c

联合办公成新常态

文=Christine Negroni

当李·罗森(Lee Rosen)年纪最小的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之后,他和同事们决定在其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市的家里运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以省下每月3.5万美元的房租。律师们开始在他家厨房操作台和家附近的图书馆里写案情摘要。对他们来说,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有一件事除外。

 

“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人们通常喜欢从案件代理之初就和律师面对面交流。”罗森说。所以他的事务所租了一些按月付租金的会议室,一年下来总共租了12个会议室,总花费只有过去租办公室时的1/3。使用联合办公空间再也不是个人独资公司、创业公司和年轻专业人士的专利了。

 

随着联合办公空间日渐受到欢迎,WeWork等公司已经赚到了钱,个人和公司可以在里面按小时、按天或者按月租用办公空间。在技术的帮助下,拿着笔记本电脑从一个房间换到另一个房间便可以更改办公地址,所以其他类型的专业人士也开始利用起联合办公空间 来。

 

Jones Lang LaSalle是一家全球性的房地产服务公司,它的区域研究负责人汤姆·卡罗尔(Tom Carroll)表示,Jones Lang LaSalle预计,到2030年,办公租赁市场中将有30%被灵活办公空间所占据。而人们对联合办公空间兴趣的提升,正在迫使商业地产开发商重新思考该如何投资兴建物业。

 

卡罗尔说:“传统办公空间不再适合今天的环境 了。”

 

在联合办公空间中,价格比较低廉的是最基本的“公用办公桌”,租户可以付费使用任何一张可以使用的桌子。而比较高端的联合办公空间,则是专属私密办公室。位于这两类空间中间的,是可以短期灵活租赁的办公空间。

 

还有一种虚拟办公室,客户可以付费使用一个独有的专属办公地址,但根本不用占据什么空间。其附带服务包括一部当地电话、行政事务支持以及会议室的使用权。

 

当简·巴拉特(Jane Barratt)的客户搜索她印在名片上的地址时,他们会看到高耸的纽约世贸中心。现在,她在一张公用办公桌上运营针对年轻人的投资工具GoldBean。她和Servcorp签的协议可以让她租到位于世贸中心85层的会议室,这样可以给客户留下个好印象。Servcorp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专门提供虚拟和实体办公室空间,以及相关信息技术服务。

 

巴拉特在提到Servcorp时说:“我觉得它们填补了一个细分市场,靠宏伟的建筑和超棒的技术为客户创造了一种身份感。实体空间和虚拟服务相结合,是它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

 

Servcorp的首席运营官马科斯·穆法里奇(Marcus Moufarrige)说,通过在商业地产业主和个人租户中间担任中介,Servcorp实际上成了“专业租户”。Servcorp先把办公空间租下来,然后再分成小块租给许多小公司。此外,Servcorp还提供了一般业主和传统办公空间无法提供的3样东西:租户服务、协作技术和创造人脉的机会。

 

穆法里奇表示:“在业主和租户中间其实存在断层,我们签了租约之后,业主就消失了,而我们的机会来了。”尽管技术可以让人们随时随地连线,但联合办公空间的租户依然想要获得行政事务方面的帮助。 

 

當挪威航空(Norwegian Air Shuttle)2013年开通美国航线时,其美国分部传播总监安德斯·林德斯特罗伦(Anders Lindstrom)决定在曼哈顿中心区域的WeWork租一个联合办公空间。他喜欢那里年轻、有创造力的氛围,以及方便的迁入手续。现在,他已经在WeWork提供的办公空间里工作两年了。

 

林德斯特罗伦说:“我们可以使用各种大小的会议室,以及厨房、打印机等其他基本设施。”

 

穆法里奇说,像Servcorp这样的公司可以比业主更加周到地提供这些服务。“我们有150个办公空间,但我们却能像运营一座办公楼一样运营好它们。”

 

其他联合办公空间的供应商也在努力为租户营造一种社区的感觉。房地产开发商、位于曼哈顿的联合办公空间Harlem Collective的创始人哈维尔·马丁内兹(Javier Martinez)发现,只靠口口相传的小租户赚不到钱,所以他找了4个大规模租户来提供稳定的收入,同时用零散客户来填补称之为“流动空间”的小工位。

 

马丁内兹说:“现在外部环境不大好,你要是创业或者办公司,情况就更糟糕了。”

 

最近一天早上,珠宝设计师卢兹·奥尔蒂斯(Luz Ortiz)到位于152街的Harlem Collective转了转。她在曼哈顿的钻石区租了办公室,但正在寻找更便宜的地方。她不喜欢Harlem Collective所在的楼层缺乏自然光的样子,但院子里的花园让她感到很惊讶。

 

Harlem Collective的经理亚历克斯·曾(Alex Tsang)说,奥尔蒂斯可以试试先按月租赁,这样就不必像传统办公室那样一下子拿出好多钱来。

 

亚历克斯·曾表示:“对于经常要换地方的自由职业者和跟着工作走的社交媒体营销人员来说,这种月租模式是很完美的,他们只要打好包,就能去另一个国家工作 了。”信息化周刊

 

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32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1 人投票 1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