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趣店上市:市值能否洗白“原罪”?

文=郑砚农

伴随着这次上市的并非只有喜悦和祝福,关于罗敏和趣店的争议与质疑再次发酵,以及舆论全方位的审视。

 

34岁的罗敏穿着藏蓝色的西服,黑色衬衫,两颗纽扣随意地敞开着。他是周围欢呼的投资人和员工中,唯一没有系领带的人。他得体而克制地伸出右手大姆指,露出微笑的表情。

 

美国东部时间10月18日,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科技登陆纽交所,上演了新一轮的造富神话。这家公司的股价在上市后两个交易日中上涨45%。在10月19日的交易结束后,趣店的市值已经达到115亿美元。至此,趣店成为在美上市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远超宜人贷和信而富。

 

作为趣店创始人,罗敏第一次提起去美国敲钟,是在十年前。那时,罗敏一行人去南戴河放孔明灯,每个人都在孔明灯上写心愿,罗敏写的是“我们要去纳斯达克敲钟”,随着孔明灯升至月夜当空,只有罗敏一个人瞎激动。

 

如今,按当日市值计算,罗敏个人持股市值达21.7亿美元(约合143亿元人民币),部分投资人的回报率甚至达到令人咋舌的1000倍。不过,伴随着上市的并非只有喜悦和祝福,关于罗敏和趣店的争议与质疑再次发酵。

 

“如果不行,哥儿几个就散了”

 

过去十年,罗敏几乎闯入过渐次而来的每一个创业风口:校园网,团购,在线教育,汽车团购,社交网站,外卖App……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趣店早期投资人朱天宇,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对罗敏的第一印象是“饥饿感”。那时罗敏正做着总裁助理的工作,他一见朱天宇便抛出一堆问题,这些问题直白且具有进攻性。比如他会直接让朱天宇评价某位圈内创业者。

 

2014年3月21日,罗敏将希望放在只做了一星期就上线的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趣店前身)上。按照这之前的项目淘汰速度,如果每周的数据在初期不能成倍增长,那这个业务模式也将会被无情淘汰。趣店是罗敏最后的孤注一掷,“如果不行,哥儿几个就散了”。

 

罗敏觉得以大学生为主的年轻人分期购物是个空白市场。而且这部分人的信用审核需要线下团队像扫街扫楼一样一个个去做,这是传统银行信用卡部门和基于大数据的电商平台都不愿做的鸡肋市场。而罗敏觉得自己的团队正好有这个能力。

 

趣分期并不是最早入局校园贷市场的创业公司,却是跑得最快的那个。成立之初,他们像国内大多数电商和其他校园网贷平台一样依靠促销吸引用户,价格与市场价持平,部分商品还能享受免息优惠。但这种保守的方式没有帮助趣分期打开市场:一来线上流量难以获取,二来学生对于这类创业公司尚抱有警惕之心。

 

于是,效仿美团和饿了么的激进地推,成为罗敏的杀手锏,并逐渐被其他家竞品效法。趣分期在每个城市都设有一名城市经理,每所学校有一到两名校园经理。城市经理薪酬由每月的基础工资、绩效奖励和公司补助组成,而校园经理等一线地推人员多劳多得,按注册人数赚取提成。系统派单地推人员上门面签能拿到10元签单费,而说服一个新用户注册就有50元的推广费(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标准是70元)。也就是说,如果按每单50元的推广费计算,一个兼职地推的在校生每天可以拿到至少5000元的提成。

 

为了支持如此庞大的现金支出,从2014年3月到2016年7月的短短两年半时间里,趣分期以惊人的速度完成7轮融资,其中包括2016年7月份金额高达3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而用户数和账上现金流也因此急速增长。

 

当年自断“命根”

 

这原本是一个华尔街和投资人都爱听的故事——一个连续创业者“九死一生”。然而,趣店赖以起家的校园分期贷业务,却一直悬着一把监管之剑。

 

起初,趣分期设置了一套看似严格的风控框架,比如对全职校园经理培训,要求他们对学生声明风险,并监督其填写正确信息等。如果后期电话抽查时发现与真实信息不符,或者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找不到该学生的信息,注册就会被驳回。

 

罗敏曾在采访中表示,趣分期的风格是“先执行,快速扩张,再快速纠错”。然而,激进地推的副作用很快显现。为了赚更多的推广费,地推员工与学生之间联合造假或放松验证,一些风险意识薄弱的学生甚至铤而走险,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和审核漏洞套现。

 

2016年3月9日,一位21岁的河南学生因欠下网贷平台本金加利息60万元无法偿还,在青岛跳楼自杀。每个平台都对每个学生限制了信用额度,他却成功借用28名同学的身份信息向多个网贷平台借款,最终使欠款達到一个他无法偿还的金额。

 

与此同时,伴随着大学生“裸条事件”在舆论场上引起轩然大波,有关校园贷平台推广和催款方面的灰色操作也浮出水面。之后监管层迅速介入,出台限制性文件。2016年8月,银监会发文强调校园贷采取“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终于使得原本甚嚣尘上的校园贷市场归于沉寂。

 

在校园贷负面舆论的裹挟中,2016年9月5日,趣店集团宣布退出校园分期市场,趣店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趣店自2015年就已经在谋划转型升级之路,如今已经升级为消费金融公司,未来将更加关注蓝领、白领市场。“相比学生而言,拥有固定收入的群体更具有消费和偿还能力,而获客的成本也相对更低。”趣店的这一举动被业界列为校园贷市场标志性事件。

 

背靠“阿里爸爸”洗白

 

当趣店宣布退出其赖以起家的校园分期业务时,很多人认为趣店已经没什么想象空间。但事实上,趣店已经找好了靠山。

 

2015年8月,趣店在引入股东蚂蚁金服,以及这家股东为其带来的流量。

 

趣店目前漂亮的财报,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因于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招股书显示:2016年趣店将业务转向线上后,就一直在接受支付宝的零费用渠道导流。正是有支付宝白送的流量,趣店才得以获得如此大的用户流量、活跃借款人和交易额,进而撑起巨额利润。趣店2016年全年就已取得5.77亿人民币净利润,而今年光是前6个月就有9.73亿人民币净利润。

 

然而,与蚂蚁金服的合作确实是一把“双刃剑”。趣店除支付宝之外,并没有其他获客来源,这相当于趣店的成本结构由其机构投资方蚂蚁金服全权决定。就连趣店也在招股书中承认“如果失去这一战略关系,将会对我们的业务造成负面影响”。

 

趣店在依赖蚂蚁金服这个强势玩家的过程当中,还丢掉对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来说最重要资产的控制和掌握:数据。用户在趣店的借款需要支付宝和芝麻信用授权,借款人借款和还款的资金来往都在个人的支付宝账户和趣店支付宝账户之间进行,趣店催收团队还需要将20天以上的用户逾期行为汇报给蚂蚁金服。最重要的是,这种开放是单向的——即趣店需要向蚂蚁金服开放数据,相反,趣店只会得到支付宝提供的一个风险评估结果。

 

虽然趣店依靠“阿里爸爸”得到免费流量,但其核心竞争力并未得到提升,甚至依旧没有办法洗白自己的“原罪”。

 

据《新京报》报道,趣店退出校园贷市场,只是将地推团队解散,已有学生用户仍然留在平台之上,并能从趣店及其现金贷产品来分期中获得借款。趣店在系统中对学生用户依然没有作任何区分,这使得趣店后来的新增借款人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

 

此外,趣店在招股书中承认,59.5%的借贷交易中,年利率都超过36%。一旦这些交易的利率全部控制在36%,那么趣店在2016年的收入将会减少3.07亿元,占2016年总收入的21%。

 

关于现金贷的规定也日趋严格,需严格执行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趣店的未来有“趣”吗?

 

终于,纽交所的钟声“洗白”了趣店。罗敏已经成为新的创业偶像,“三年半”、“百亿美金市值”,逆袭神话包装全身。

 

趣店第二大股东周亚辉在敲钟之后洋洋洒洒写了一万多字,评价罗敏:“100亿美金的CEO的评分至少可以评8分,毕竟他做到了,但是不是能打满分,让我们3年之后再来看。因为罗敏今天告诉我,他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

 

罗敏背后,则是中国飞速增长的消费金融市场。

 

根据Oliver Wyman报告,中国在线消费贷款预期年复合增长率将达54.3%,规模将從2016年的超过1万亿,增长至2021年的超过10万亿。

 

然而,罗敏是否给趣店设定了一个清晰的未来?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根据招股书,趣店对IPO所获的资金的用途是:市场开拓、用户获取、战略并购以及一般性的公司开支。但是同时也指出,这笔资金并不会马上用于以上用途,而是短期内先支付一些利息支出等费用。而且,未来,这些钱的实际用途可能与招股书所列不同,而是根据市场情况灵活调整。

 

上市成功后,罗敏表示将捐出520万股趣店ADS股票,按收盘市值约十亿人民币当日成立慈善基金,方向为帮助中国贫困青少年助学,帮助中国一些大学专项课题研究及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等。

 

不知罗敏有没有意识到,他资助的贫困学子,总有一天也会成为他正在收割的群体中的一员。信息化周刊

 

摘自:《看天下》2017年29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1 人投票 1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