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怎么会有“胡说八道”?

文=王力行

2017年9月,哈佛女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G. Faust)在开学典礼上宣告:教育的目标是确保学生能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她认为大学四年,同学应会通过挑战和被挑战、异议和分歧,学习这种辨别力,找到自己的道路。

 

哈佛大学名列世界大学前茅,有一流学者教授,取最拔尖的青年;学术地位崇高,社会声望让人望尘。怎么会让校长在如此庄严的场合,说出首要目标是“确保能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

 

自媒体时代的危机:新闻虚实难辨

 

2017年12月,美国Buzzfeed新闻网站执行长佩雷蒂(Jonah Peretti)公开指责:网络巨亨Google和Facebook,是让媒体陷入危机的元凶;“他们抢走大部分的广告业务,回报给内容原创者太少。”让用心认真产出高质量内容的人怯步,却鼓励了假新闻、低俗内容、盗版影音肆无忌惮散播。

 

两则看似不同的讯息,反映同一现象:科技带来的媒体颠覆,让社会弥漫“胡说八道”的言论、知识、行为和价值观。

 

也在12月初,200位新马媒体人齐聚,讨论媒体如何拒绝假信息,让文字承载正能量。

 

高希均教授在会中指出台湾媒体乱象:

 

•  把“坏”消息当成能卖的“好”新闻

 

•  把做坏事的“恶人”当成“名人”

 

•  把翻云覆雨的“政客”当成“英雄”

 

•  把信口开河的“对答”当成“专家”

 

•  把违反道理的“叛逆”当成“好汉”

 

•  把坚守原则的“君子”当成“傻瓜”

 

这种媒体现象并不局限台湾;在网络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人人都是总编辑。一位新加坡媒体人告诉我,设在澳洲的“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网站,就时常发出虚假和煽动性新闻,他说:“不是批评他反对政府,而是根本与事实不符”。例如他们反对新移民,凡是社会发生坏事,他们第一时间就指向是新移民所为,“这样有意地分裂社会,是违反伦理道德的。”

 

这使我想起2011年,那场由网络社交媒体掀起的埃及革命。当时在开罗任职Google的小伙子戈宁,拿起手机,走进Facebook世界,投身革命。五年后,他在日内瓦TED演说,承认“我错了!”他发现:“社交媒体只在传播错误信息、放大言论,并散播仇恨言论。”他看不到埃及民主开花,反而目击自己国家一步步走回独裁统治。

 

若问:媒体的本质是什么?新闻记者是做什么的?三度获普立兹奖、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佛里曼在台北答复过这个问题:“记者要不偏不倚(without fear,  without favorite)。”我们也有过“新闻记者信条”,其中第八条:“新闻事业为最神圣事业,参加此业者,应有高尚品格。誓不受贿、誓不敲诈、誓不谄媚权势、誓不落井下石、誓不挟私报仇、誓不揭人隐私。凡良心未安,誓不下笔。”

 

这样的信念,怎么会有“假新闻”?怎么会“胡说八道”?信息化周刊

 

摘自:远见华人精英论坛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