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当互联网遇上心理学

文=沈玉姗

7月21日清晨,美国摇滚乐队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贝宁顿自杀身亡的消息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粉丝扼腕之余,公众不禁生出疑问:斗士为何抑郁?

 

这已不是首度明星抑郁引发的全民关注级事件。2016年9月17日,演员乔任梁去世的消息迅速占据了各大网站、新媒体和社交网络。当晚,一篇名为《每当抑郁来临,我都为它戴上微笑面具》的微信科普文章的阅读量迅速超过10万+;微博上该话题引发了13.9亿次阅读,65.5万讨论,余音未止。

 

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最新披露的统计显示,该机构的抑郁来访者比例已从两年前的不到五成升至七成以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激烈的竞争环境,使得心理健康日益获得人们的关注。

 

资本机构的目光也随之而来。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一次业内活动上表示,中国社会当下的许多问题都可归结为心理问题。2014年4月,真格基金、硅谷教父级投资人Tim Draper与华创资本联合投资了国内一家心理服务网络平台“简单心理”,后者正是上述那篇微信科普文章的作者。

 

简单心理号称“国内首家心理咨询移动互联网平台”,主打的是连接用户和咨询师两端的专业心理咨询服务。初看之下,简单心理的模式像是综合了当下时髦的内容创业+移动O2O。创始人李真(简里里)却在接受《21CBR》采访时强调,“互联网不能改变心理咨询本质。”

 

20岁取得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心理学硕士学位的李真,在担任高校心理老师6年后,如何拿到Tim Draper、真格基金的投资?当互联网的颠覆基因遇上神秘的心理学,又将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10万+制造者

 

2012年,尚在中央财经大学任职的李真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在豆瓣等新媒体平台撰写心理科普文章、开设心理咨询电台。2013年,李真每天都能收到几十封希望寻求心理咨询服务的读者来信,“有老公家暴的,有子女教育的,找不到正规的心理咨询机构来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彼时国内的心理咨询行业体系制度不全,存在大量良莠不齐的机构。个人咨询师在找机构挂靠后,一些机构要求咨询师“卖点卡”、“背业绩”,正规机构也大多抽取七成左右的咨询费。此外,行业和机构均缺乏对咨询师的后续管理和资质审核,伪咨询师“挂羊头卖狗肉”,正规咨询师难以获得职业成长。

 

2014年,李真赴美参加了Tim Draper的创业训练营Draper University,并最终在结业课上凭借“简单心理”项目拿到Tim Draper的投资offer。回国后,李真辞去了从事6年的高校工作,正式创办“简单心理”,试图借助互联网消除行业内的信息不对称和职业伦理违背。

 

李真介绍,简单心理平台的早期内容以偏治疗、咨询性质的专业科普为主,“比如什么是心理咨询,抑郁症该怎么办等”。2016年,简单心理开始在知乎、今日头条、荔枝电台等新媒体平台建立内容阵地,将重心转向大众更关心的话题,生产有关情绪压力、亲密关系、亲子教育等“轻心理”内容。 

 

2016年6月,心理科普文章《70%以上被强奸的女性都认识攻击者》在今日头条上的阅读量破150万。当年11月,讲述配偶患抑郁症的《“如果痛苦的话,就不要努力了吧”》在微信公号获10万+阅读量。这些“爆款”文章由具备海外心理学硕士背景的内容团队,以平均两三天一条的速度持续跟新,至今简单心理在各大媒体平台的全网订阅量已超过150万。

 

与一些打着“心理学”旗号、强调流量变现的内容创业者不同,李真认为,内容到达用户,就好比在心里种下一粒种子,能够建立起用户对简单心理专业性的认可,但销售转化则取决于生活中的压力事件何时发生,现阶段平台用户来源仍主要借助类似熟人医患的口口相传。

 

不过,内容付费的东风仍然为平台探索到商业变现的可能。2017年3月,豆瓣宣布内容付费产品“豆瓣时间”上线5天后销售额过百万。5月,简单心理与豆瓣时间合作,上线讲述行为模式和人格类型的付费音频《人性皆有裂隙》,并在豆瓣后台的销量排名中蹿至第三位。

 

目前,简单心理根据心理服务需求的高低程度建立了产品矩阵,包括轻量级的内容科普、社区问答到在线问诊、个体咨询等专业级服务,提供面对面咨询和远程视频两种咨询形式。至今,简单心理的付费咨询人次超过10万人次,复购率60%以上,单月流水达数百万元,成为国内成交量最大的心理咨询服务平台,“种子”的威力初见成效。

 

非典型变革

 

在简单心理的平台上,付费咨询的用户画像表现出这样的一些特征:北上广深四地占整体来访者数量的70%,其中女性占74%,年龄集中在18-35岁、本科以上学历占79.7%。除学生以外,来访者多从事IT/互联网、金融、文化传媒等领域工作。2015年12月,一位前辈告诉李真,如果社会上开始有大批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年轻女性开始接受心理咨询,可视为一个风向标,代表所谓的“心理咨询文化”正在慢慢形成。

 

2016年,李真参加了卫计委组织的几次产业调研,明显的感觉是,政策风向标也在加速形成。当年8月,习近平主席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要做好心理健康知识和心理疾病科普工作,规范发展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等心理健康服务”。同年10月,北京市34个社区心理咨询服务纳入医保。12月,22个部委联合发文出台《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

 

在李真看来,简单心理的商业模式更像是医院,不同之处在于简单心理的“医生”并非全职雇佣,而是多点执业。因此,简单心理参考美国心理学会(APA)标准,制定了咨询师筛选及管理制度。除了国家法律规定的执业资格,还包括2年以上系统训练,1000小时以上个案经验等。咨询师为此需要提交材料、接受资质审核及督导面试,前后花费一个多月时间,通过率在14%以下,还要在入驻后持续接受督导和平台组织的年审。

 

反过来,平台也为咨询师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来访者预约管理、支付工具等行政事务和市场推广、法律对接等,目的是让咨询师“专心接个案”,平台则从心理咨询费用中抽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这也构成了当前简单心理的主要收入。

 

今年,李真的一大任务是做好面向咨询师及心理学习者的“簡单心理Uni”平台(Uni=University),提供在线授课、基础训练及实习从业等资源和支持。事实上,2016年全国持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大约有95万人,但由于机构抽成过高、来访者数量不稳定、行业缺乏清晰制度标准,实际全职执业者不到3万人。简单心理试图通过布局产业链各端,为咨询师规划职业成长路径。

 

李真自认为属于投资人眼中“比较靠谱的创业者”,“清楚要做什么,痛点在哪,而且已经解决了一些问题”。她看到了互联网的介入对心理学行业带来的典型性变革:既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产品,同时有助于行业制度和规范的建立。她也坚持认为,专业心理服务的医疗属性决定其不会被直播、VR等技术手段所影响,“心理咨询是个特殊的行业,就好像手术必须在无菌环境下操作一样。如果在战场上,当然还是要做,但是本质不会改变。”信息化周刊

 

摘自:《21世纪商业评论》2017年8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