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裸心社:扩张中的联合办公新物种

文=刘艳

一走进裸心社,一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差不多有700多平方米的公共开放区,置身其中,像是身處一家用心设计过的生活馆。

 

这里有一些桌椅,但更多的是舒适的沙发,可以慵懒地靠在上面打个盹。这里免费供应咖啡和啤酒,不时有浓郁的咖啡香味飘来。在咖啡吧旁边,是一张乒乓球桌,也是一张会议桌,开好会后可以顺便挥拍较量几下。如果运动之后大汗淋漓,还可以去淋浴房洗个澡。这里甚至还有一间专业的录音棚,满足了越来越多的视频“发烧友”……这里就像是我们的客厅,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而不是紧张感和快节奏。有一些会员,把这里叫work home(工作的家)。裸心社倡导工作“心”定义,因而在设计上创造出大量多功能和人性化空间,让会员既可以高效工作,也可以放松、锻炼和社交。

 

回归初心的核心价值

 

联合办公空间的核心不在于硬件空间,而在于人,以及由人组成的社区带给左邻右舍的生意机会和创新氛围。联合办公空间能陪创业者跑多远,能给他们多少实际的帮助?这不仅取决于想象力和体贴的服务,还有自身科技能力的提升。

 

被称为亚洲联合办公空间“颜值担当”的裸心社近日宣布收购澳大利亚高端联合办公品牌Gravity,这意味着打开了进军澳洲市场的通路。 

 

这是在资本层面对联合办公或共享办公模式热情退却后的一次引人关注的收购。人们不难从中看到,投机者离去的联合办公市场并未真正沉寂,而是开始了新一轮的价值提升。为自己,也为会员。

 

在裸心社,不仅关注共享办公的发展,更关注共享背后的本质,正如裸心这一品牌所提倡的核心价值——回归初心,而裸心社在做的就是创造除商业之外更深层次的人文社区。

 

以中国为原点的全球布局

 

2015年裸心社在上海创业时,全球已累计有7 800多个联合办公空间,这里充满了对创业激情和无穷创新的认识,基于“亚洲需求量最大”这一现状的考虑,裸心社开始以中国上海为原点向全球高速布局,并改变了人们对联合办公空间“不过是高端酒店的商务中心”“提供网络服务的咖啡厅”的粗浅认知。

 

虽然被戏称为“挂创业羊头卖地产狗肉”,但美国的W eW ork让联合办公模式进入了主流视野。2015年11月,裸心集团启动中国的联合办公业务,短短10个月,在上海中心区域开设了8家裸心社。

 

2018年1月19日,裸心社北京三里屯办公空间开业,并迎来一个重量级伙伴——中国美国商会,它占据三里屯裸心社半层空间,接下来还将在北京布局五家联合办公空间。截至目前,裸心社在亚洲共开设(含即将开业)了46个联合办公空间,分别位于上海、北京、新加坡、香港和越南等地。

 

并购G ravity之前,裸心社在宣布收购上海R aise乐活办公空间时,就明确了进军伦敦市场及在亚洲新增40多个联合办公空间地点的全球版图扩张计划。

 

但是,与2016年“融资增长超200%”“年融资事件数超20起”时的火热相比,不仅资本市场对联合办公行业显得过于冷静,共享经济在国内也深受质疑。裸心社的加速扩张是否过于冒进?但是,裸心社首席创新官卢汉森并不这么想。

 

卢汉森说:“就像Statista数据表明的那样,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联合办公,2016—2018年预计将达到全球每年68%的增长速度。并且,我们不认为联合办公只是初创公司的孵化器,一些世界500强企业也对联合办公的兴趣越来越大。”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造物学出品人吴声表示,商业新物种的诞生正在改变着我们的消费生活和思考模式。裸心社就是其中一种,它以更灵活的方式深入整个办公领域,冲击传统办公楼。

 

和谷歌、苹果一样的工作环境

 

联合办公在国内蔓延时,90后初入职场,成为新一代的创业力量。他们追求高效的工作,也在意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方式;他们不愿意局限在传统的“格子间”里,更喜欢开放、有创意的环境,并希望在工作中建立新型的社交关系。

 

直到今天,没人说得清联合办公品牌打着共享经济的招牌,能为他们带来多大的实际价值。大多数联合办公品牌的盈利模式依然脱离不了地产及房屋租赁的基因。竞争手段透明,同质化严重。入驻后的增值服务便成为每个联合办公品牌的发力点。 

 

那么,裸心社该如何去打动年轻人和创业者呢?

 

进入裸心社,迎面而来的是一面郁郁葱葱的植物墙。和有些联合办公品牌不同,裸心社里所有的植物都是“活的”。还专门设计了一套水循环系统来浇灌植物,裸心社室内空气的纯净度比室外高很多。

 

“那些‘拎包入驻’的公司在这里拥有的是和苹果、谷歌一样的工作环境。至少在上海,裸心社已经证明,与传统模式相比,联合办公确实在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好的办公体验。”卢汉森说。

 

据裸心社的真实用户数据显示,一间位于上海的传统办公室月均花销是联合办公固定座位费用的200%,是联合办公移动办公桌费用的335%。

 

卢汉森说:“我们更在意打造社区平台,让公司与公司可以建立联系、寻找到新客户和商业伙伴。共享经济的本质就是打造一个社区。当100个公司共享一个公共会客厅空间、一个食物储藏间与饮水机时,交往就会发生。”

 

正如Bon A pp创始人所说“创业是疯狂的,更是孤独的”。不论是创业者、大小型公司,还是自由职业者。他们选择在联合办公空间落脚,不仅仅是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更渴望彼此分享信息、达成合作。

 

提供電商解决方案的嘿店是裸心社最早的一批租客。它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博表示,和裸心社有相似的价值观,都认为与人建立长久的联系至关重要。

 

“我们的业务因为入驻裸心社而获益,现在已经与50家左右入驻裸心社的公司有了业务合作。”他说。

 

靠想象力、服务与科技能力陪跑创业者

 

所有的数字和逻辑背后,真正显现的是人的需求。超过一半的裸心社员之间正在进行的商业合作,让我们看到,获得一方办公空间不是他们愿意聚在一起的原因。让每幢办公楼都成为彼此连接的社区,社区里的人都在沟通、交流和合作,才是对办公场景的创新和打造。

 

在对社区价值不断深入发掘的过程中,让“社员”难以割舍,是裸心社区别于其他联合办公空间企业最大的不同。

 

卢汉森说:“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提升用户体验。构成区别于其他联合办公品牌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的创新和技术能力。”

 

他们原有的运营管理系统是一个封闭的老系统,裸心社将它转移到新的云系统上,和微信、支付宝等相连,让用户能够通过多种渠道预订产品并支付。 

 

不仅如此,祼心社还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为办公楼租户设计的支持共享和社区沟通的A pp。45名来自滴滴打车、阿里巴巴、欧特克、饿了么和优士网等互联网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组成的团队负责开发、维护。

 

在预定会议室、开门、裸心币钱包、会员福利等实用功能模块之外,这个App为世界各地的会员提供商业需求发布。针对会员的需求提供解决方案及建议,促成线上线下的合作,进一步巩固社员们在线下的真实社交关系。

 

据卢汉森介绍,裸心社A pp的专属C A A S(社区服务软件系统)已经走入更广大的地产市场,为世界各地地产商采用,构建以建筑为中心的移动社交网络和后端平台来连接租户,为共享工作空间及场地空间提供平台。

 

卢汉森说:“曾有位用户说,‘你可以定义联合办公,却很难定义裸心社。’我们相信分享会创造更多崭新的机会,但是联合办公空间能陪创业者跑多远,能给他们多少实际的帮助,这不仅取决于想象力和体贴的服务,还有自身科技能力的提升。”信息化周刊

 

摘自:《科学之友》2018年4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1 人投票 1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