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迭代:聪明人的笨功夫

文=古典

李昌镐:只求51%的效率

 

下围棋的人都知道韩国棋手李昌镐,他16岁就夺得世界冠军,被认为是当代仅次于吴清源的棋手,巅峰时期横扫中日韩三国棋手,号称“石佛”,是围棋界一等一的高手。 

 

李昌镐下棋的最大特点是,很少有妙手。

 

妙手就是指围棋中精妙的下法,有时候,一着妙手或解开困境,或扭转败局,甚至可一子制胜。《天龙八部》里虚竹随手破解珍珑棋局,就是以一着妙手帮他扭转人生,使他成为武林中内力最深厚之人。厉害如李昌镐,为什么没有妙手?

 

一名记者曾问过他这个问题,他憋了很久说:“我从不追求妙手。”

 

“为什么?妙手可是最高效率的棋啊!”

 

“每手棋,我只求51%的效率。”

 

记者愣住了,只求51%的效率?众所周知,行棋的效率越高越占优势,高效行棋,自古以来就是棋手追求的目标。

 

李昌镐又说:“我从来不想一举击溃对手。”

 

记者再追问,他沉默了。

 

为什么世界第一的棋手,每子只追求51%的效率?

 

职业围棋选手之间,即使有段位之差,胜负也只是在二三目之间。一般的围棋有200~300手,每手51%的效率,即有一半以上的成功率,150手51%的效率累积到最后也会让行棋者稳操胜券。李昌镐最使对手们头痛的恰恰就是“半目胜”,一局棋几百手,最后清盘——赢半目。

 

妙手很美,从另一个角度看则是陷阱。人追求一击致命的时候,正是自己最不冷静的时候,成功了不免沾沾自喜,失败了心神摇晃,下一步最容易一脚踩空。全力之后,必有松懈;大明之后,必有大暗。

 

反倒是51%,每次都稳稳当当,日拱一卒,最后准赢。

 

妙手有个重大缺陷:不能迭代,无法刻意练习。

 

因为每一次棋局都不同,所以每次妙手都是心电一闪的灵感,这样你永远无法打磨手艺,只能“等灵感来”。哪一天灵感用完,生涯也就走完了。

 

灵感没法刻意练习,没法打磨手艺。灵感没有护城河。

 

有人问郭德纲,您这说相声,万一有一天江郎才尽了怎么办?郭德纲说:“我们说相声,学的是技术,练的是手艺啊。这和炸油条一样,一个炸油条的会担心自己江郎才尽吗?把相声当手艺,不当才气;才气会尽,手艺只会越来越精进。”

 

许多作者第一本书写得好,之后就再无佳作;有些乐队的第一张专辑被惊为天人,后来却每况愈下。还有很多艺术家要借助毒品寻找灵感,他们总觉得自己缺乏灵感,其实是缺少能打磨的一门手艺。

 

反观李宗盛、周杰伦这种词曲创作出身的歌手,因为原来就需要大量生产音乐,没法靠灵感,反而得以持续出新,歌坛长青。

 

李昌镐的“围棋十诀”中第一条就是,不得贪胜。

 

玩德州扑克——据说德州扑克是最接近真实人生的一种博弈游戏——的人常有这种体验。新手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把钱押在中等的牌上,结果最后总是比别人差一点,几次下来就输光了。老手如果没有好牌,就一直喊过,一旦遇到机会,就全部押进。

 

因为新手看胜负,高手看概率。高手知道,所有的大胜都是细小优势的持续积累形成的。

 

曾国藩:结硬寨,打呆仗

 

李昌镐的绝招是51%哲学,而晚清名臣曾国藩称这种战略为“结硬寨,打呆仗”。

 

曾国藩的一生分为三段:第一段是文人生涯,从6岁读书到27岁中进士,一直做到大学士,是当时的学术领袖;第二段是军人生涯,在平定太平天国运动中,他组建湘军,缠斗13年,愣是把悬崖边上的大清王朝给拉回来续了命;第三段是引入西方科学文化,他组织建造了中国第一艘轮船,建立了第一所兵工学堂,引入第一批西方书籍,送出去第一批留美学生(留学培训行业可不拜关公,而拜曾国藩)。

 

前后两段都是文人的事,但一介书生怎么战胜当时战斗力强劲的太平军,这是个有趣的研究课题。

 

曾国藩打仗的心法就是“守拙”,不取巧,不搞四两拨千斤。他不懂兵法,于是就用最笨的办法“结硬寨,打呆仗”。

 

什么叫作“结硬寨”?

 

比如说今天一个湘军首领接到任务:“命尔领军十万,速速拿下南京城!”这个首领跑到南京城下,不進攻,先扎营,勘察地形,最好是背山靠水。之后无论寒暑,立即修墙挖壕,且限一定时辰内完成。墙高八尺厚一尺,用草坯土块筑成。壕沟深一尺,以防步兵,壕沟中挖出来的土必须要搬到两丈以外,防止敌人用挖出来的土回填。壕沟外是花篱,花篱要高五尺,其中两尺埋入土中,花篱有两层或三层,用来防马队。

 

看,这还没有进攻呢,三防先做好了。这就是“结硬寨”,湘军本来执行的是进攻命令,但他们把进攻转变成了防守。

 

“结硬寨”的打法搞得太平军很痛苦。说实话,太平军算是清末骁勇能战的部队了,但是碰到这种打法,一点儿招都没有。

 

你这里一腔热血,希望跟湘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大战三百回合,一决生死!

 

一看人家湘军,埋着头呼哧呼哧挖坑呢,勤劳的小汗珠挂一脸,根本不准备和你一决生死。一旦进攻过来,就一轮火枪打退。一看不进攻了,就继续挖坑。

 

扎一天营就挖一天的坑,慢慢往前拱。所以湘军攻打一个城市,不是诸葛亮那种一天两天智取豪夺,而是用一年两年,不停地挖沟。一道加一道,圆圈套圆圈。一直到城市弹尽粮绝,然后轻松克之。这种打法就是微小优势的持续叠加,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做时间的朋友。

 

打武昌,胡林翼挖了一年沟;打安庆,曾国荃挖了5个月。要是哪个城市湘军打下来得特容易,那么整个城外的地貌都变了。

 

湘军与太平军缠斗13年,除了攻武昌等少数几次有超过3000人的伤亡,其他时候,几乎都是以极小的伤亡,获得战争的胜利,这就靠曾国藩六字战法的后三字:打呆仗。

 

《孙子兵法》中说:“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所谓“结硬寨,打呆仗”,简而言之,就是先占据不败之地,然后慢慢获得微小优势,和李昌镐的51%哲学异曲同工。

 

极品的妙手,就是看破妙手的诱惑后,落下的平凡一子。一个人看清楚自己在迭代什么,就找到了自己的护城河。在当今社会,只要你愿意用时间打磨一门手艺,就会有自己的护城河。信息化周刊

 

摘自:《跃迁:成为高手的技术》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