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艾文•雅各布:绕不开的独裁者

文=龙真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蛰伏着一家让企业“闻风丧胆”的公司。它几乎洗劫了所有的移动运营商、移动设备制造商和终端厂商,它是整个移动通信产业幕后最大的“黑手”,也是所有相关厂商无法绕开的一座“高山”。这是一家坐拥标准,依靠出售知识产权积累起巨额财富的公司,它在一片打压声中扶摇直上,以令所有顶尖企业艳羡的方式生存,在世界500强里自得其乐。这家公司就是高通。

 

提起高通,人们常常用“敬畏”一词来形容对这家公司的第一感觉。在标准专利化的时代,对于第一次扮演纯粹的专利“食利者”和知识经济时代真正的“知本家”角色的人、高通的创始人艾文·雅各布,我们除了“折服”还有什么更好的词么?

 

伟大的预言家

 

也许令人难以置信,艾文·雅各布最初在大学里读的竟然是酒店管理专业。还好,这位技术天才只读了三个学期,就毅然转向了兴趣所在的电子工程学。他还分别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科学硕士和博士。在创建高通之前,雅各布在电信行业已经颇有名气。他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部教授电子工程学,1982年成为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1985年4月,51岁的雅各布宣布退休,但雅各布的退休只持续到同年7月份,他和六位合作伙伴共同创建了Quality Communications公司,即现在的高通公司。

 

雅各布一直对CDMA技术十分了解,CDMA概念已经出现很长时间。CDMA最初主要用于军事通信,但雅各布一个有关“军转民”的创意造就了高通今天的辉煌。

 

民用和商用的想法和实践固然重要。但雅各布有了一个更大的野心:把CDMA变成被全世界采用的全球移动通信标准。CDMA技术在雅各布之前,曾被很多人注意过,但是没有人产生过如此疯狂的念头。

 

高通当时清一色的技术人员也许并不深谙经营之道,但是雅各布带领他们做了最重要的两件事:第一,把高通的CDMA技术提交到美国标准组织TIA和世界标准组织ITU,申请被确立为世界移动通信标准;第二,高通把CDMA研发过程中所有大大小小的技术一股脑儿都申请了专利。

 

当时所有的通信巨头为争夺流行的GSM专利激战正酣,巨头们对于这个小公司和它所专注的CDMA技术都置若罔闻,自然也就没有人去和高通抢专利。但是,当GSM的既得利益者回过头来,猛然发现半路里杀出来了个CDMA时,一方面对高通之小表示不屑,一方面更对CDMA的关键专利居然都已落到高通手上感到万分惊讶。

 

雅各布所做的更令业界震惊的一个里程碑的事件是在上个世纪末逐渐剥离系统设备生产和终端生产的业务,当时正是CDMA发展高歌猛进之时。高通依靠CDMA专利授权费用来生存,这被视作技术类公司生存技巧的最高境界。也正是这种独特的经营思路,形成了如今独特的高通模式——高通本身并不生产设备或手机,而是通过专利技术许可的方式,让全世界100多家通信设备生产商和众多的移动电话制造商为它“打工”,其中包括摩托罗拉、爱立信这样的跨国电信巨头。中国电信企业也同样“难逃厄运”。

 

如果雅各布仅仅满足于这些,那他就不再是雅各布了。这个奇人“白手起家”创建了CDMA这个庞大的产业。现在,三大3G标准WCDMA、CDMA2000乃至TD-SCDMA无不是基于CDMA技术,而CDMA更是遍及全球的各个角落。当人们认为高通只是专注于CDMA2000时,其实它正在朝着WCDMA芯片50%市场份额的目标迈进;当人们认为高通只是芯片提供商时,高通创立的BREW平台正将越来越多的软件企业团结在身边⋯⋯

 

残酷的暴君

 

收获有三种可能:劳而无获;劳而有获;不劳而获。如果把劳动定义在产品范畴,高通目前的状态就是不劳而获。但是想要让别人甘心情愿让你“不劳而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的艰辛只有雅各布自己才能说得清。

 

1985年,雅各布初创高通时,CDMA还是一个试验室的想法。但他坚信CDMA技术的先进,而且他坚信CDMA可以走出实验室,并流行于世界。当时提出的这个理念本身就有“劳而无获”的巨大风险。但雅各布把这一理念坚持了20年,这也是他能做到劳而有获,进而不劳而获的前提。

 

“从老雅各布时代开始,高通就是一个不得不拼命抗争以被业界接纳的公司。”2005年出版的《高通方程式》作者戴夫·莫克(Dave Mock)说。

 

微软和英特尔是两家伟大的公司,它们分别在IT产业的软件和硬件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因此饱受敌视。而高通做的更为彻底,它在移动通信领域扮演的角色是“微软+英特尔”。一方面高通严格控制了核心芯片的生产,同时,他拥有与全部CDMA无线通信标准相关的关键专利权。这些专利几乎封杀了这个领域里的核心技术和外围技术。任何一个想进入该领域的企业,都必须向其支付高昂的“标准费”。中国大唐电信和德国西门子推出的TD-SCDMA也同样绕不开高通的纠缠。

 

高通公司在三个层次上收取“标准费”:首先,手机生产商若想取得CDMA手机开发授权,必须交纳标准授权费。按照高通公司的规定,全世界不管是生产CDMA系统设备还是手机的公司,都要交纳大约1亿元人民币的“入门费”,才能进入这一行业。其次,生产CDMA手机时,需要购买高通公司的芯片,必须按销售额给高通公司提成。高通公司在每台手机中收取6%的技术使用费。此外,为了升级支持芯片的软件,CDMA手机生产商每一次都要支付几十万美元的授权费。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是,高通利用专利已经从韩国企业中提走了一半的利润。

 

“我们的技术就像地基,是任何建筑都不能或缺的。”高通公司负责专利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曾经这样说。更可怕的是,高通目前仍正在以每季度200项的速度提交新专利申请。

 

高尚的慈善家

 

高通在世界上几乎得罪了移动通信领域的所有厂商,各大厂商面对这个霸道的上游厂商敢怒不敢言。不过,人们对于这家强势公司的董事长雅各布却尊崇有加。

 

年届七旬的雅各布温文谦和,如果在人群中你很难看出就是这位看上去像个退休教授的老人,把高通打造成了一家让一向以垄断著称的电信运营商都俯首帖耳的翘楚公司。这位在商场上任意宰割移动通信厂商们的老者,在生活中却极富仁爱之心。

 

他和他的妻子琼安是世界著名的慈善家,在《商业周刊》2005年的慈善家排名中名列第22位。《商业周刊》估计,他们夫妇一生的捐款将达到4.9亿美元。雅各布夫妇以对高通公司总部所在地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的慷慨捐献闻名于世。

 

雅各布夫妇私人财产中相当大的比例都贡献给了他们所相信的将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事业上。他们将1.2 亿美元捐赠于圣地亚哥交响乐团,1.1亿美元捐赠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雅各布工程学院。此外,雅各布夫妇还向圣地亚哥社区的收养儿童赠送计算机,更为圣地亚哥市的艺术和教育领域做出了广泛贡献。作为长期的公民领袖,雅各布夫妇经常向他们所居住的社区以及他们在国外访问时所参观的社区进行捐赠。

 

而近来,他们也将慈善事业转向了亚洲。在中国,他们也进行过大笔的捐助。雅各布夫妇的愿望是像艾文的祖父母一样,为他人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在雅各布的孩童时代,他的祖父母就将他们多余的硬币存入一个蓝色的小盒子中,然后捐给当地的慈善团体。信息化周刊

 

摘自:《当代经理人》2008年10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