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喜马拉雅FM和它的主播们

文=张睿

01 喜马拉雅FM的主播斯基。

 

白天,25岁的斯基是中关村一家技术公司的工程师。

 

晚上下班回到家后,他是喜马拉雅FM一名拥有9.2万粉丝的主播。一个麦克风、一台电脑、一个声卡,以及一把吉他,这是斯基的全部装备。他在喜马拉雅FM更新两档节目——《声优陪你》和《陪睡的Ukulele》,时不时做声音直播。

 

斯基的个人认证信息是“弹唱向全职声优”,2015年开始在喜马拉雅FM上录制有声书时,斯基并没有想到,这家公司能够成长为国内目前最大的音频平台,为他带来每个月超过2万元的收 入。

 

喜马拉雅FM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激活用户有4.7亿,主播规模达到500万,市场占有率为73%。像斯基一样想通过声音展现自我的人,已很难忽视这个平台。更重要的是,喜马拉雅FM已经逐渐搭建起来一套商业变现体系,通过广告、知识付费以及直播等形式,让入驻的主播们以及平台都能获得收 益。

 

5月25日,喜马拉雅FM天使投资人、证大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戴志康在出席一场公开活动时,透露它的估值已经达到200亿元人民币,并计划于明年在A股上市。公司官方随后否认了上市传闻,但如果与几家视频网站上市公司做个比较——爱奇艺市值25亿美元、哔哩哔哩市值5.4亿美元——喜马拉雅FM的估值不可谓不高。

 

自媒体脱口秀《罗辑思维》的主讲人罗振宇提过一个“国民总时间”的概念,指网民总数和网民最高日均上网时间的乘积,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CEO余建军在2016年年底的一次演讲中引用了这个概念,他说:“我们的应用越来越丰富,但是我们的总时间越来越有限,所以将来能帮用户省时间的内容会越来越有价值。”

 

音频作为获取信息的方式之一,与图文、视频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伴随性——用户开车、通勤、运动的碎片化时间都可以被利用。喜马拉雅FM上的内容几乎已经无所不包,20个大类328个小类涵盖了有声书、亲子、商业、人文、娱乐等领域。

 

艾媒咨询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达到3.48亿,预计2019年用户规模将达4.86亿。

 

就像图文形式的微信公众平台、微博,视频形式的爱奇艺、优酷,喜马拉雅FM正在建立一个音频形式的内容生态,不仅满足人们随时随地获取知识或娱乐的需求,还满足人们分享自己的声音或知识,获得粉丝认可实现商业价值的需求。有足够多的主播提供优质内容,并提供良好的内容变现渠道,是现阶段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喜马拉雅FM最重要的任务。

 

现在回过头来看,2015年这一年无论是对于作为音频主播斯基,还是作为平台的喜马拉雅FM,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年。

 

那时的斯基是一名配音专业的大三学生,打算利用专业能力赚点外快,经人介绍,他了解到喜马拉雅FM正在招募有声读物的主播。就是在同年6月,喜马拉雅FM上线了“有声化平台audio+”,之前零散的有声读物试音任务被统一纳入这个平台。有声化平台上的待录播任务,以每小时80元的价格公开招募主播,申请者提交试音,喜马拉雅FM审核之后会选出一人合作录制。

 

一个月后,阅文集团宣布战略投资喜马拉雅FM。由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成立的阅文集团,拥有国内最大的数字内容版权库。在投资入股的同时,双方还签署了文学作品有声改编,以及文学IP衍生发展的合作协议。从此,阅文成为喜马拉雅FM最重要的版权内容来源之 一。

 

事实上,从创立网站之初,喜馬拉雅FM的创始团队就意识到,版权内容池会是这家公司的命脉。

 

“他们打算用融资额的一半购买版权。”创世伙伴资本主管合伙人周炜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回忆说,“长期有效的内容价值是巨大的,比如经典的书。”2014年第一次见到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时,周炜的身份是凯鹏华盈创投基金主管合伙人,后来这家基金成为喜马拉雅FM2014年的A轮融资的投资机构之一。2015年,喜马拉雅FM拆除VIE结构,凯鹏华盈退出,周炜创立创世伙伴资本之后再次投资了喜马拉雅。

 

据喜马拉雅FM有声书负责人姜峰介绍,喜马拉雅FM目前已经有数万本书的版权,未来还会持续引进。这些版权有的被一次性买断,有的版权方会参与付费产品的后续分成。“这些互联网平台会在分成中拿大头,特别是大平台。”一位出版从业者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比如一本有声书卖10块钱,它们拿7块钱,出版社和文字作者共拿3块钱。”

 

 02 喜马拉雅有声图书馆里的“耳机森 林”。

 

但是至少在2015年这个时点,巨大的版权投入什么时候能够产生实质的商业回报,答案并不明晰。喜马拉雅FM与国内其他几家互联网音频创业公司,都或多或少处于版权纠纷不断、市场竞争激烈、商业化前景不明的困境中。

 

此外,喜马拉雅FM上线了广告分成系统和听友打赏系统,以帮助主播们增加收入。斯基录制完第一部书《鬼藏町》,喜马拉雅FM向他支付了1000多元的录制费,而这本有声书随后免费提供给用户下载收听,内容页面上的广告和打赏,能让斯基每个月再挣一两百元。

 

在执行免费策略的几年中,喜马拉雅FM的有声书产品收获了黏性极强的一批用户。直到现在,有声书的用户量虽然只占到喜马拉雅FM总用户量的16.9%,却贡献了整个平台超过50%的流量。活跃用户日均听书时长超过3个小时,以至于有声书产品的收听总时长占据平台用户收听总时长的60%。而这批忠实的有声书听众,当喜马拉雅FM日后推出付费有声书产品和付费会员模式时,也成为付费意愿最强的那部分用户。

 

“有声书算是有一定门槛、但是门槛没那么高,有更多趣味性和易于传播的品类。”姜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一本有声书平均会有200多名主播报名参加海选,目前参与过有声书节目录制的主播已有2万多人。

 

在姜峰看来,在喜马拉雅FM上发布声音的“主播”可以分为3种:第一种是普通大众用户将平台当成声音发布和分享的工具,比如家庭用户可以建立家庭电台;第二种是声音有特点的人演播有声书,表现自己的才华;第三种是有某种专长的人,比如律师、会计师、美容师等,通过音频这种形式分享自己的知识。

 

多年来一直喜欢在喜马拉雅FM上收听历史和科幻内容的周炜认为,虽说智能手机有麦克风、摄像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有一个创作的工具,但好的音频内容不可能全指望通过UGC这种模式获得,而应该至少是由“半专业人士”创造,也就是SPGC(Semi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模式。

 

目前喜马拉雅FM付费有声书收入最高的主播—紫襟,在成为全职主播之前,确实是周炜所说的“半专业人士”。这位出生于1990年的年轻人,大学专业是计算机,后来因为爱好而自学播音。他最初是在YY上视频直播讲故事,2013年开始会顺手把录下的音频上传至喜马拉雅FM。

 

紫襟擅长讲惊悚悬疑类的故事,在当时规模尚小的喜马拉雅FM上非常活跃。“发作品之后,他会在粉丝群里不断地吆喝,鼓励大家去听他的作品,鼓励大家传播,自己炒作自己。”姜峰回忆说,“刚开始的演绎还是比较稚嫩,但他录的量特别大,特别快,作品也越来越好,所以在这种互动的过程中慢慢成长起来。”

 

2014年,喜马拉雅FM开始邀请有潜力的主播与官方签约,紫襟成为最早加入的主播之一。“当时很多人叫我不要签,觉得会限制自由,我倒是觉得他们让我运营自己的内容和粉丝,还有流量扶持,挺好的。”紫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就像斯基一样,很长一段时间紫襟的收入主要来自有声书录制费。与喜马拉雅FM平台签约之后,他有更多的机会挑选到适合自己的版权书籍。姜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签约主播不再需要从有声化平台找任务,“喜马拉雅根据他们粉丝的情况、声音的情况、演绎水平,定向排作品,签约主播有不同类型,悬疑、情感、都市、历史等,我们有不同的作品给他们排期。” 

 

成为全职签约主播的紫襟非常勤奋,仅2015年他就录播了12本书,其中包括多达461集的《藏地密码》和235集的《诡案组》。每天他会在家里的录音棚坚持录音4个小时,很少間断,每个月的录制收入大约在1万元左右。

 

在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的2016年,喜马拉雅FM和其平台主播找到了最好的变现方式。2016年上半年,喜马拉雅FM推出付费有声书。6月6日,喜马拉雅FM上线精品付费区,为这个重要转折点筹备多时的明星产品,比如限时售价198元/年、由马东团队制作的《好好说话》,果然如期成为“爆款”,在上线第一天就售出了25731份,销售额突破500万元。

 

紫襟的第一部付费有声书《采珠勿惊龙》,定价0.3元一集,总计31集,累计付费播放量超过54万次。到目前为止,紫襟一共发布了21部付费有声书,在官方统计的有声书畅销榜中前10名中,他的有声书有6 部。

 

现在,他的粉丝数已经超过400万,每个月除去给版权方、喜马拉雅FM的分成,收入超过100万元。他成为喜马拉雅FM平台上从草根主播到明星最成功的代表。在有了影响力之后,一些版权方会主动提出合作,点名要求紫襟录制。

 

“我就是那个被风口吹起来的猪。”紫襟用这个玩笑来描述自己从兴趣转向职业的过程。

 

同年12月,喜马拉雅FM举办首届“123知识狂欢节”,这个活动可以类比为专门针对内容付费产品设立的“双11”—在各种促销轰炸的强刺激下,喜马拉雅付费节目的单日销售额冲到了5088万元,而这个数字,刚好与阿里巴巴的“双11”首年成绩持平。

 

这一年,国内几大移动音频平台开始在战略选择上出现分化—荔枝FM延续原先的UGC内容推出语音直播,考拉FM则着重发展车联网内容平台,与喜马拉雅FM竞争最激烈的蜻蜓FM还在谨慎观察,它直到2017年6月才推出付费内容,好在《蒋勋细说红楼梦》和高晓松的《矮大紧指北》等独家内容为蜻蜓FM完成了“守城之战”。

 

先对手一步培养起一定用户付费习惯的喜马拉雅FM,在原有付费内容的基础上,于2017年6月顺势推出了“会员”模式—月度会员18元,年度会员188元,交纳会员费的用户可免费收听大部分付费内容,同时购买平台新推出的付费产品还享受折扣。喜马拉雅FM在首个“会员日”活动中,一次性就招募到342万付费会员,并因此获得6114万元会员费收入。

 

在喜马拉雅C轮融资前就入局的那些投资人,当初只觉得这个平台最终会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他们不曾乐观估计到,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会这么快就进入“付费订阅”时代。在周炜看来,订阅模式代表着长期稳定的忠实用户在贡献收入,是比单个内容付费更好的形式。

 

易观发布的《中国知识付费行业发展白皮书2017》显示,2017年的畅销付费内容57%来自喜马拉雅FM,得到和蜻蜓FM分列二三位,各自的畅销付费内容的比例为15%和9%。

 

但是,喜马拉雅FM想要维系付费会员“物有所值”的产品体验,就得在付费内容产品的供应上保持水准并不断制造惊喜,因此它与其他同类平台之间针对优秀主播资源和KOL的争抢也注定会不断加码。

 

2018年年初,喜马拉雅FM又一次性发布了郭德纲、王耀庆、杨澜、姚明、郝景芳、梁冬、蒙曼等20个超级IP。“头部产品是最重要的部分,一拳打出去要让别人记住你。反过来,每一个头部内容的生产者都希望拓展一个新的渠道,希望他的内容在不同的门类里站住脚。”喜马拉雅FM副总裁周晓晗在这次针对超级IP的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

 

头部内容目前仍是喜马拉雅FM上所有知识付费产品中收入占比的最高。喜马拉雅FM持续公示的“付费精品榜”前100名中,除了有声书,排名靠前的都是蔡康永、余秋雨、冯仑等名人大咖,以及知名学者教授的节目。

 

但是周晓晗也强调,目前从全平台来看,“内容数量上更大的是处于中腰部的主播”。喜马拉雅FM意识到,这些主播具备可持续生产能力,但缺少资金和流量,所以平台要做的,就是扶持这些主播,使他们有朝一日也能跻身于“头部”名单中。

 

2018年年初,喜马拉雅推出“万人十亿新声计划”,通过资金、流量及创业孵化,扶持1万个收入破万元的创作者。姜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受扶持的主播中将有4000名是有声书主播。

 

每个主播当然都想借助平台走红,卖作品挣钱,或者是流量变现。但他们面对喜马拉雅FM为他们搭建的“成名致富”之路,心态不 一。

 

作为理财投资领域的达人,百合这样回忆她在喜马拉雅FM的第一个付费节目上线前的情形:“喜马拉雅FM了解到我们在理财投资教育领域做得还不错,就主动联系我们,邀请去它那边开课。”

 

百合2012年開始做理财投资,而后又加入了一家专门做理财投资培训的公司,所以她经常会通过各种互联网媒体渠道发布这类培训内容。在加入喜马拉雅FM平台前,双方就课程受众、课程大纲、内容定价等反复沟通,喜马拉雅FM还要求百合提供试播课程,最终名为《一听就能用的理财课》的付费课程在2017年年初上线,定价9.9元。

 

讲话带着四川口音的百合,倒没有过多地为音频形式担心。“他们(平台运营人员)会给一些建议,比如用什么设备效果好,每分钟说多少字。毕竟不是专业播音,只要清晰地说出来,内容有趣就可以了。”百合说。《一听就能用的理财课》获得超过2万次付费订阅。看到效果不错,百合和同事在两个月之后又推了一个新的付费课程《新手理财:有钱就是这么简单》,定价提升为19.9 元。

 

然而配音专业出身的斯基,在录完3本有声书之后,便决定转型做直播弹唱聊天类的节目,因为他觉得喜马拉雅FM有声化平台的录制费这么多年依旧是80元一集,广告分成和用户打赏的收入也非常有限,普通主播可以从付费有声书得到10%的分成,但这类作品也不一定能卖得很好,“会受到自身名气、书籍的内容、推广的资源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和影响”。

 

所以斯基将精力转向了直播。喜马拉雅FM的直播功能在2017年年初上线,周晓晗在2018年年初曾透露,直播业务每月的收入能达到几千万元。

 

在喜马拉雅FM做脱口秀节目的兔小慧曾被平台方分配过植入广告合作机会,当时依照自己粉丝数量及节目影响力,她提出的广告报价是4万元,最终到手的收入却只有5000元。所以,在做了一年主播之后,她转向了娱乐明星的视频访谈节目,主要传播渠道是微博,而喜马拉雅FM积累的听众成为她视频节目最早的粉丝来源。

 

“原著内容、演播水平、平台推广,哪个更重要?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我觉得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不存在比例。”喜马拉雅FM最当红的有声书主播紫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信息化周刊

 

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21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