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马化腾,没有梦想怎么再出发

文=易生

如果时代的发展总有阴晴雨雪,那么“企业”往往是最敏感的温度计。

 

最近,一篇万字长文《腾讯没有梦想》在网上热传,批评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而马化腾回应称“我的理想都是如何做出最好的产品,而不是赚多少钱”,但内部人士澄清回应系杜撰;两天后,网上又曝出马化腾与抖音创始人张一鸣在朋友圈掐架的截图,后者抱怨“微信封杀、微视抄袭”,前者则称“可以理解为诽谤”。

 

长文中的真假、口水战里的是非,总会随着时间散去热度。两个事件引发的思考却可能长久保存:对互联网巨头来说,创新和投资哪个更重要?当互联网企业规模越来越大,庞大的组织结构会不会反过来制约创新?这些追问看似聚焦于一家企业,背后实则有更深刻的焦虑和反思:“创新”对于今天的中国企业意味着什么?当中国企业在规模上比肩国际巨头,是否拥有与之匹配的价值追求和文化内核?

 

在专门讲述失败的《大败局》一书中,上世纪90年代风光一时的秦池酒、脑黄金等品牌,在短时间内走向衰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刚起步,老一辈创业者很难汲取足够的知识和资源,也没多少经验可循。他们敢闯敢干,却形单影只,最终只把失败的身影留给后人。反觀今天,腾讯一家企业就能收获如此关注,在如日中天时能引来批评和质疑,未尝不是时代的进步。

 

实际上,摸爬滚打20多年的马化腾早就明白,无论是面对市场竞争中的刀光剑影,还是一场场唇枪舌剑,想要伫立潮头,就必须先翻过浪头。

 

2000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裂,马化腾一度想以60万的价格卖掉QICQ,当时的核心问题在于“钱从哪来”:2010年前后,“3Q大战”爆发,腾讯赢了官司却输了人心,当时的核心问题在于“怎样建立用户意识”;今天,面对梦想之问,马化腾和他的腾讯接受的是一场灵魂拷问: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而奋斗?从“积累资本”到“培养意识”再到“追寻价值”,腾讯的发展正是中国企业追赶时代的缩影。

 

今天,无论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目标和愿景,还是世界范围内逆全球化思潮泛起、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环境,都在提醒中国企业家:没有新的行动和想法,最终难免沦为下一本《大败局》的素材。

 

今天,中国企业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阔的舞台。比如不久前,在海南岛建自贸区、自贸港的消息就鼓舞了创业者。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持续扩大对外开放、优化营商环境、充分应用网络和信息技术红利,已成共识。再加上广阔的消费市场、勤奋的劳动精神等固有优势,中国企业的未来大有可为。而只要企业欣欣向荣,就能反过来为市场和社会注入活力。

 

无独有偶,在地球另一端,巴菲特与马斯克,一老一少两位企业家也打了场嘴仗。在马斯克看来,巴菲特经典的“护城河理论”已经老旧.被动守成显然难有作为,而“创新节奏”才是今天企业竞争的核心要素。

 

这样的争论,放在中国的语境中已没多少新意,网络上早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在互联网时代,你永远不知道将要打败你的是哪一家企业,甚至不知道它将来自哪个领域。”经过40年发展,成长壮大的中国企业面,临着与美国顶尖企业相同的时代命题:“护城河”已无法阻挡颠覆性的创新和技术,激烈的竞争下企业如何脱颖而出?一条新的起跑线已经被划下,下一个赛段究竟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信息化周刊

 

摘自:《环球人物》2018年10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