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当身体成为“黑客”的平台

文=杨翘楚

“未来5至10年,人体将成为技术改造的主要平台。”这句话有点耸人听闻,而说这话的人叫汉尼斯·萨布拉德(HannesSjoblad),瑞典技术公司Epicenter的首席创意官,他也是一名“生物黑客”(biohacker)。

 

“生物黑客”指的是一群认为生理学规律存有bug的极客。他们自己动手开发先锋的技术、机械甚至药物,试图冲破那些人体限制。比如用分舌器将舌头分成两半,或者食用自研药物。这群“疯狂”的生物黑客,希望像20世纪的数字黑客一样,用新技术颠覆现有的生理秩序。

 

而瑞典,是对生物黑客最宽容的国家之一,萨布拉德则是瑞典生物黑客中的激进者。他所在的Epicenter,今年4月在其150名员工的手背中植入了一枚米粒大小的芯片。这颗价值150美元的芯片固定在人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位置,能记录一个人几百K的基本信息。

 

挥一挥手,植入者可以用芯片刷开公司门禁、进入健身房甚至搭乘火车,萨布拉德甚至希望,未来这枚芯片还能够发动汽车、接入物联网与智能设备相连。当然,公司也可以用芯片更精确地记录每个员工的考勤。

 

同样来自瑞典的Biohax公司为Epicenter提供了植入服务。这是一家专门从事皮下注射纳米级微型芯片的公司,该公司会将芯片放置在特制的针筒内,轻轻一按,两枚芯片就稳稳地固定在了人的虎口处。植入过程安全无痛,对于热爱在身上打洞的瑞典人来说,或许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为了鼓励愿意尝鲜的员工,Epicenter特意设置了“芯片聚会”,时不时地,这些“勇士”们就会一起畅饮欢聚。

 

植入人体的芯片架构很简单,采用的是已经非常成熟的RFID技术。这种中文叫作射频识别的技术,使用无线电信号识别出特定目标后读写数据。以常见的被动式RFID为例,标签—也就是植入人虎口的芯片,是一张写有特定信息的电路板,它没有供电电源,换言之,可以终生植入手里而不用担心充电。

 

当人们挥一挥手,读写器会发出射频信号,在标签上产生感应电流。利用这一点能量,标签回传信息,接收相应信息的读写器和计算机会立刻作出判断,比如打开门禁或者扣除费用。如果没有靠近接收信息的裝置,体内的芯片会处于休眠状态。在Epicenter看来,这枚芯片更类似一把钥匙。

 

RFID起步于1940年代的雷达研究,二战后开始商用和普及。伴随成本的下降,RFID成为不少零售企业标记货物的标配。本世纪初,美国军方为每一件军事物资都打上了RFID标签。几乎同时,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每一件医疗器械也都要用RFID做标记。事实上,心脏起搏器就是目前最常见的一种植入人体内、并搭载RFID技术的设备。

 

通过改造自己让人类变得更强大也不是这个世纪的专利。1960年代,科学界就提出了“赛博格”(cyborg)的概念。在那个计算机还只是军用设备的年代,科学家和科幻作家们就梦想有朝一日能让机械组件融入到人体中,打通大脑与机械的界限。

 

进展首先出现在康复领域。英国艺术家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天生色盲。2004年,他在自己的颅骨下安装了一根名为“earborg”的天线,控制天线的软件可以将光的频率转化为大脑能够理解的电波,甚至把本不可见的红外线和紫外线也转换成哈比森可以理解的“颜色”。英国政府本不允许哈比森佩戴天线拍摄证件照,但在反复争取下,政府最终妥协,这也被视作人类历史上首次承认“赛博格”的合法性。 

 

与治疗色盲相比,机械手的突破更为公众所知。2014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批准了美国军方研制的“卢克手臂”。这种假肢内部配备了一种特殊的马达,可以反馈不同对象的阻力大小。借助传感器,假肢能够准确地收集佩戴者的肌肉电信号,再指挥假肢关节完成动作。2016年年底,这种假肢首先在截肢的美军士兵身上得到应用。然而,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并非没有风险。2018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召回了一批心脏起搏器,理由是其搭载的RFID可能会被黑客劫持。

 

Biohax公司表示,他们植入人体虎口的芯片功能简单,还不足以受到这样的威胁,如果升级它的性能,需要将芯片从手中取出来。但有媒体报道,瑞典已经出现植入芯片者在用手刷门禁时,却额外显示出其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的信息的情况。

 

但“意外”不足以浇灭瑞典人的热情,他们对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似乎有着自己的理解。瑞典是全球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只有2%的交易由现金完成,而在美国现金交易的比例高达33%。瑞典人很少会为信用卡设置密码,个人信息高度透明。

 

瑞典人的共识是,个人信息应来自所有人、为所有人共享。只需要一通电话,你去应聘的公司就可以了解到你的住址、收入,甚至可以联系你的母校,轻松获取你在校期间的成绩—这么多隐私都已是公开的秘密,瑞典人并不担心手上植入的小玩意儿会泄露更多。

 

Epicenter的“同道”还有不少。在人口只有1000万的瑞典,已经有超过3000人在自己的身体里植入了芯片。官方背景的瑞典铁路也在推出可植入芯片客票,在推出的第一年中,共有130人购买了这项服务。

 

在捷克,已有人用可植入芯片发起了比特币交易。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西雅图,创业公司危险事物(Dangerous Things)则推出了从39美元到249美元不等的预制芯片包,包内备有芯片、注射器和纱布,生物黑客自己在家就可以搞定植入工作。

 

相比之下,Biohax的技术算不上先进,它的突破更多在于社会层面:仅为了生活更方便,就将人体改造为融合机械的“赛博格”,是否会带来伦理问题?当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赛博格”,人类还是通常意义上的人类吗?

 

目前,尚没有哪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过法律界定。得益于完善的隐私保护体系和仍算简单的芯片架构,瑞典的生物黑客正在无忧无虑地疾速前进。但正如电脑黑客的发展一样,到一定阶段,生物黑客的伦理与规范将超越技术,成为讨论的重点。信息化周刊

 

摘自:《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29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