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猎豹移动的硬件野心

文=汤姆•汉考克

他创立了一家少有的中国科技公司,因为该公司的海外收入超过国内市场。为了解释自己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猎豹移动(Cheetah Mobile)的创始人傅盛(见文首照片)用共产党的军事史作了一个类比。

 

1948年,当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与蒋介石(Chiang Kai-shek)领导的国民党军队作战时,毛泽东下令拿下东北城市锦州。锦州战役的胜利使共产党军队取得战场主动,最终在一年后赢得内战。

 

40岁的傅盛说话轻声细语,曾经是一名软件设计师,自2010年猎豹移动成立以来一直领导该公司。对他而言,这场战役是一个“突破点”,他用这场战役来阐明了如何让一家公司集中精力。他称,“清理大师(Clean Master)是我们的锦州。”

 

清理大师是一款用于删除手机垃圾文件的App,它是傅盛取得海外成功的秘诀。可以让手机运行更快、避免病毒感染和清理杂乱文件的实用程序,一直为美国和欧洲软件开发商所忽视——因此,当2012年清理大师在美国推出后,它在第二年就成为谷歌商店(Google Play Store)下载量排名第6的App。在中国以外的地区,约有4.5亿人使用该公司免费下载的App,其中大部分用户在美国。

 

他称,“在中国,人们有更多选择。核心是当时的竞争不那么激烈。”

 

傅盛表示,首席执行官的职责是制定明确目标。就猎豹而言,当时的目标是全球化。“我的目标是拥有世界第一的软件产品,”他说。

 

去年,猎豹创造了49.7亿元人民币(合7.31亿美元)收入,而海外用户贡献了其中的67%。这一成就使得在纽约证交所(NYSE)达到13亿美元市值的该公司有别于腾讯(Tencent)、阿里巴巴(Alibaba)和百度(Baidu)等中国科技巨头,后几家的海外收入仅占各自总收入的一小部分。

 

猎豹的策略已经被一波中国软件公司效仿。根据咨询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App在海外创造了约3.7亿美元收入。

 

其中一些App得到了傅盛的支持。猎豹是上海研发的对口型应用Musical.ly的早期投资者,该款App在美国和欧洲吸引了6000万用户,其中主要是青少年。去年,猎豹将其股份出售给了中国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e),交易价值近10亿美元,净收益1.2亿美元。

 

傅盛决定进军海外之前,猎豹曾经历过一段艰难的时期,当时该公司仍然专注于为中国市场打造App。然后在2009年,他参观了硅谷(Silicon Valley)。

 

他得出结论认为,美国和中国科技公司之间的主要区别是战略和雄心,而不是技术能力。他称,“他们领先得并不太多,尤其是在安卓(Android)上。”

 

傅盛曾有过在中国最大的杀毒软件公司奇虎360(Qihoo 360)工作的经历,但在猎豹研发团队的一名成员发现在谷歌商店里“清洁”的搜索量超过“安全”后,该公司推出了一款垃圾清除App,作为其第一款国际产品。

 

这家公司在几乎没有任何海外员工的情况下征服了国外市场。傅盛会说英语,但并不流利。他说自己从北京一所大学聘请了几名学生来帮助翻译其中国产品,然后通过梳理用户在谷歌商店里留下的反馈信息来指导改进。

 

2014年,当猎豹在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时,其庞大的海外用户群引起了人们的兴奋。不过,尽管在猎豹上市时大多数客户都在中国以外的地区,但这些客户贡献的收入占比不到15%。

 

该公司专注于在App上针对海外用户增加广告,与谷歌和Facebook等平台合作——2015年海外收入首次与国内收入持平。市场以股价翻倍回报了这家公司。

 

不过,猎豹自那以来一直难以增加收入,去年其顶线增长放缓至区区6%,尽管其利润率增长至近70%,结果是股价暴跌,目前股价比IPO发行价低了三分之一。

 

分析人士表示,与那些提供音乐和电影等内容的App相比,该公司一直受制于用户在实用程序上花费时间较少的限制。傅盛表示,获得新用户越来越难,而海外竞争变得日益激烈。

 

Facebook在2015年调整了算法,以帮助广告商了解其广告在猎豹等第三方App上的表现如何——此举打击了该公司对广告商的吸引力。去年,谷歌收紧了对侵入性广告的限制,比如在用户手机锁屏屏幕上的广告。

 

傅盛称,“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新目标。”新目标是把猎豹每年约5亿美元的利润及其约5亿美元现金储备投入一个全新的领域——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

 

该公司在研发人工智能软件方面已经支出了逾5000万美元,在北京雇佣了数百名研究人员。部分是押注于中国可以在AI技术中领先世界——因为中国拥有海量数据和较廉价的软件设计人才等优势。

 

他表示,“由于我们的教育体系需要改进,人工智能研究的巨大进步更有可能来自美国。但在日常生活中应用人工智能方面,中国将领先于美国。”

 

该公司知道自己缺乏硬件方面的经验,但已经研发出五款机器人,设计用途包括与儿童玩耍、迎接和问候到访办公室的人、移动自动售货机以及一款能够制备饮品的机械臂。

 

3月,傅盛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游泳场馆举行的记者会上展示了纵身跃入未知领域的重要性:当时他身着牛仔裤和T恤,在引述了场馆墙上贴着的德国哲学家尼采的名言“但凡不能杀死我的,都会使我变得更强大”(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后,他跳入泳池中。

 

夸夸其谈的产品发布会已经成为了中国科技行业的常态,但即使按照此类标准,这一噱头也是不寻常的。他称,“游泳相对容易吸引关注……在中国,会游泳的人较少。”

 

从软件到硬件的转向,源于傅盛认为技术不断飞跃的观点。曾经成功的商业模式可能变得无关紧要。

 

“我知道,只要坚持我们现有的服务,我们至少三年内还可以提高利润,”他表示,“但是如今的开发具有颠覆性。因此,长远视野要比只关注股价更重要。”信息化周刊

 

摘自:FT中文网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