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互联网伦理,是全球性的难题

文=仲昭川

承蒙王益民先生信赖,第一次推荐国外的著作,深感责任重大。互联网伦理,是全球性的难题。本书中文版的翻译,功德无量。

 

互联网的本质,是关系。

 

人们在现实中的关系,与在互联网上的关系无法逐一对应,甚至并无直接关系。

 

伦理的作用,是借助无形的关系,在人人都寻求方便的时候,彰显什么是正确。

 

因此,伦理是建立自觉,而不是说教。

 

互联网的用处,是发生关系。

 

这还是伦理问题。它是约定俗成的一种平衡:顺应人心,约束人性。

 

一切互联网都是人联网,人心万变,人性不变。伦理未及约定俗成,互联网就已全面作用于人类社会。故而,这是一部伦理学新篇,也是人类学的拓展。

 

伦理是生物界的课题,不限于人类,它是生存规范,犯规是有代价的。

 

可是,包括所谓的互联网英雄,网上犯规者并不清楚是否犯规、需要支付什么代价。科技的发展,只在胁长作弊心理。玩弄世人的欲望,也被视为成功。伦理遭遇了全面挑战。

 

互联网是生态的,是多元共生。探索基于全球互联网的伦理,可谓荆棘遍地,举步维艰。

 

比如,数据挖握纵容入侵,而网络安全禁止窥探,那个更合乎伦理?开源,也是个悖论。

 

再如,用现实世界的方式去管理互联网,还是个悖论。时刻都有几亿人在发布内容,为防止社会危害,理论上需要几亿人负责审查。技术手段难以识别语意暗示、图片激发,最终仍要消耗社会人力资源。这合乎伦理吗?

 

从行政角度,是职责所在,也是社会义务。在市场角度,互联网的价值是用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怎么用互联网是所有人的事,怎么管互联网是部分人的事。这是博弈,少数人对所有人,千古不变。这便突出了两个问题:

 

现实伦理和互联网伦理是什么关系?

 

社会如何承载接受两套并行的伦理?

 

在人心上,充满了悖论,难以自圆其说。在人性上,根本没有悖论,一切取其方便。

 

互联网带来的是方便,而不是正确。这又是悖论,直接叩问人类的理性。

 

本书从一开始,就展示了哲学上各种相对的伦理参照,帮助读者从平衡中寻求理性的支点。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然而,现实逻辑的演绎和归纳,赖于琐碎的事例和情景,本就不胜其烦,再套用到虚拟世界中,会有哪些相似或不同呢?

 

比如书中所及知识产权的伦理,本是利益博弃,到了互联网上,业态变生态,再作别论。

 

各种就事说理的铺述,显示了作者功力,极尽可能地在生态新时空里寻找是非善恶的坐标。

 

对常人而言,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单凭这点,本书的阅读,便是一次寻宝或探险,颇有风光。

 

互联网有三种基本属性:科技的、人文的、自然的。

 

因此,物伦、人伦、天伦,是三个不同的伦理体系。

 

物伦,是基于数理的科学体系,一切可度量、可比较。所以在认知上,人人信奉进化论。

 

基于功利,物伦不易受到质疑。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就属于物伦。

 

每一次物伦的变迁,人类社会都在方便上飞跃一大步,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效率的提高,并痴迷于此。伦理,恰要在此时复苏人类的心智。

 

人伦,是人文的。

 

我们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局部的,美国人也一样。任何科学研究,也都是局部的,并且不断在细分。逻辑文明,就是无限的细分,最终目标就是寻找真假对错。

 

突破人文的地域局限,找到普遍的价值,需要道心的支撑。

 

这就涉及天伦。普天之下,人同此心。这个心,是道心。

 

在正常的交互中,即便不是人,一只狗也能知道基本的好坏。这是灵性。它是生物的自然属性,也是互联网的自然属性。

 

自然的伦理,只能去认知,而不是建立。人世间的混乱,就在于把天伦纳入人伦的轨道,进行各自的设计。

 

互联网的妙处,在于为人类的思维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行为上,却完全是两码事。

 

于是,探索天下共识的互联网伦理,就有了非凡的价值和意义。

 

这本书涉及了互联网的方方面面,堪称百科全书式的结构。

 

伦理,代表众生利益。但是,全球化从来都是瓜分,而不是共荣,互联网从来都是局部的,而不是整体的。这与人们的愿望相反,出乎意料。至少截至目前,世界范围都是如此。

 

以我在西方生活的经验,很多人为了消除文明落差,不得不穿越思维的隔膜,去啃国外的书。这不是为了享受知识的益趣,而是在克服对无知的恐惧。倒有一个好办法:顺着读,反着理解。逻辑是对称的,真理也是。否则这个世界不成立。

 

尤其美国人的书,偏重一丝不苟的方法论。中国读者不仅要有东方视野的自信,还要有生成自己的真知。人家说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事儿,咱不能总把自己当美国人。

 

有些无法借鉴的东西,可以忽略。正如中国发展中的生态破坏,面对西方各自完整的经验教训,也只能视而不见。我们的取舍习惯,看起来不大合乎伦理,只因“真假对错”与“尊卑荣辱”,是两个不同的知行体系。

 

最后,需要再次强调:伦理跟道德大不相同。

 

伦理的最终效果,是平衡,而不是正确。所以,伦理无法用于表演,也无法用作武器。伦理更多是作用于自身,而不是他人,因此也没有制高点,它是一种基于灵性的默契。

 

互联网伦理不是标准,却是每人心中共有的标尺。迟早,人类会拥有它。作者写书、读者看书,只是分工不同,伦理的使命,最终是一起来达成的,不分东方西方、男人女人。阴阳合一,方为太极。一切都是圆的,这是宇宙观。

 

因此,在互联网混沌初开的当今,著述伦理纲论,是在为上帝分忧。

 

互联网是陌生人世界,贸然置喙,不敢算作序言,只是向作者致教。信息化周刊

 

摘自:《互联网伦理:信息时代的道德重构》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