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日本需要滴滴吗

文=沐兰

滴滴要进日本其实早已不是新闻了。去年10月30日,日本最主流的财经媒体《日本经济新聞》就在头版头条发布了新闻,还说第二年春天就要在东京市区实现业务落地。然而这都已经7月了,并没有任何动静。连出租车合作都实现不了,怎么可能开放私家车接客营运?我问起身边的日本同事朋友,大家全都是等着看笑话的心态——“我们不需要什么叫车App。”这时我才意识到,也许滴滴开拓日本市场最大的阻力并不是政策法规,而是如何获得日本消费者的心。

 

做VC这么多年,看了不知多少商业模式。我渐渐坚定一个信念:好的商业模式是发现市场需要然后迅速去满足它,而不是去发明市场需要来套自己的商业模式。叫车App在日本到底有没有市场需要呢?我可以先谈谈自己在东京搭乘出租车的体会。

 

都说出租车是一个城市的名片,东京的出租车绝对是最体面的一张。所有的车都极度干净,从外到内饰都如同新车一样。车门都是自动开关,完全不用乘客动手。不少车配白色蕾丝窗帘。司机穿着体面,西装领带极为常见,还戴着手套,恍然让人觉得这是豪宅标配的专职司机。车也开得极稳当。我的日本同事在上海、香港坐当地出租车简直要吓出心脏病。有位男同事一上车就系紧安全带,一脸紧绷,大部分时间咬牙闭眼,好像坐的不是出租车而是过山车。我们中国人坐同一辆车依旧谈笑风生。最近我的一位香港同学坐出租车遇到车祸,严重骨折,发来事故现场照片时发现出租车的车头都几乎撞瘪了。日本同学表示不可思议:出租车司机难道不应该是最稳最有技术的一类司机吗?据说日本的出租车司机的驾照要特别考取,难度非常大。再考虑到日本人那极度追求安全的性格,就算滴滴真让日本普通私家车主上街载客了,我估计也没有什么日本人敢乘坐吧。

 

在日本要开出租车,不仅驾照难考,出租车的“牌照”更难拿到。日本出租车公司极为保守,严格控制出租车数量。至于“个人”的出租车牌照就更为稀少,几乎只有到某辆出租车的司机老死,这块牌照才会流通到市场或者再发放一张。不过,出租车公司的车和个人的车差别并不在于收入。即使是加入日本出租车公司,司机也并不需要向公司交份子钱。相反,公司会给司机每个月发放固定工资,金额大概相当于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也就是足以维持基本生活。在此基础上,根据出租车司机的运营收入,按比例给司机发放奖金。同样是多劳多得,但司机没有“份子钱”的压力,所以可以专心把“安全、舒适”放到首位,而不至于要为抢客人抢红灯而横冲直闯。更神奇的是,公司一般会安排司机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当然这样就更加保障了司机驾驶的安全系数。所以,个人承包出租车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可以工作更多时间吧,不用“强制性”隔天休息。而且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年龄限制是75岁,个人出租车司机就没有年龄限制了,因为日本的驾照是没有年龄上限的。当然,出现一定级别的交通违规记录就不能继续开车了。

 

这也是许多人惊讶的地方,为什么日本的出租车司机都是老人?其实不是老人去开出租车,而是日本的出租车司机一直开到了老。20世纪70年代日本就有出租车了,八九十年代日本泡沫经济时代,人人挥着万元日币大钞在路边抢出租车。那时候正当年的出租车司机一直工作到现在,可不就都白发苍苍了嘛。这也是我听说滴滴要进日本后的第一反应:滴滴要怎么教会这一批连智能手机都没有的老爷爷司机们学会使用App呢?我还遇到连GPS都不用的司机,当时我要去的地方他不知道,他居然打电话到服务台由人工指路,这在中国都得是二十年前的服务了吧?上周有个朋友打车来我家,先打电话给我,说我发给她手机上的地址司机看不清楚,眼睛太老花了。我就发了个GPS的地址过去。过了一会她又电话我,说司机看不懂GPS,开错路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带着哭腔问我:“沐兰,他的手一直在抖,他有多老了啊!我坐这车还安全吗?”当时又是暴雨,估计也难再打车,我就请她把电话交给司机,刚开口说了我这栋楼的名字,司机就骄傲地说:“我知道了!”几分钟后我下楼去接她,正看到司机冒着暴雨帮她把行李搬下来,还得意地嚷嚷:“你早点告诉我名字就行了,整那么多稀奇玩意儿没用啊!”言下之意就是我虽然老了,但我是活地图啊!我又赶紧安慰闺蜜,结果闺蜜说,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这位司机一直在安慰她,而且还主动抹掉了开始走错路的那一段车费,这样好的服务,她还计较什么呢。“反正他的手一摸上方向盘就不抖了。”

 

这也是日本出租车司机虽然年纪大,却赢得一致称赞的原因:安全,安心。在日本坐出租车,丢了东西是绝对不用担心的。只要有小票,百分之两百能找回来。不管是手机、钱包,还是一信封的现金。这些都是我和我朋友的亲身经历。就算没有小票也不是找不回来,无非就是要多花时间去找到底是哪辆车罢了。我自己有一次打车去坐机场快线,手机忘在出租车上。当时我也不会日语,就找了车站工作人员,把小票给了他们然后就忙着改签机票。结果五分钟内,工作人员把我手机拿回来了,简直不可思议。工作人员说,司机很快就发现我落了手机,猜到我是要去机场的外国人,所以就把车开到进站口等我。那一瞬间我的眼泪真的要流出来了。还有一次坐出租车,车里的电视正在讲上海病死猪肉流入市场。司机突然问我是哪里人,我说中国人。司机就默默地换了个频道。至于司机送纸巾送糖果送小玩具的经历就说不完了。所以我一位日本朋友有底气说:“如果滴滴能保障他们的司机也有这样的服务,那我倒是很佩服。”

 

虽然说了不少打车的经历。但其实同绝大多数东京人一样,我的出行主要靠电车和地铁,坐出租车绝对是奢侈。东京出租车费确实昂贵。起步价就是差不多人民币30元。从电车站到我家步行12分钟,坐出租车就是人民币40多元。基本上坐一趟出租车至少花掉一两张人民币百元大钞。日本的公共交通虽然方便,但是毕竟比不上出租车舒服。尤其是最近我光脚穿凉鞋,两次在车上被人狠狠踩了一脚,疼到要掉眼泪。但是踩到我的罪魁祸首都九十度鞠躬地道歉,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含着眼泪自认倒霉,然后默默呼唤滴滴快进入市场,我也能回到国内那种随时叫车出发的潇洒劲儿。至于遇到电车故障,附近又完全打不到出租车的时候,我就更怀念滴滴叫车的方便了。

 

但转念一想,日本出租车公司能有底气给司机发工资,做一天休一天,还维持高昂车费,也正是因为他们严格控制了出租车数量,垄断定价。日本泡沫经济破裂也几十年了,但出租车价不降反升。曾经有家出租车公司率先降价,结果直接被排挤到关门。不过也正是因为高昂的价格,所以乘坐出租车的人较少,日本几乎没有打车难的问题。电话预约出租车也十分方便。预约来的出租车司机一定会下车,在车门旁安静地恭候乘客。

 

不知道滴滴到底能给日本出租车带来怎样的改变。能撬动价格这块大奶酪而不被封杀吗?能保障驾驶的安全和服务的安心吗?或许,等这一批司机都老到退休,新一批司机才是滴滴最大的机会吧。信息化周刊

 

摘自:《财经天下周刊》2018年15期

电子杂志阅读

微信扫一扫

 

 

 

 

 

 

评分
( 0 人投票 0分 )

提交评论(不超过8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