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我想要开一间纯粹的一人食餐厅,和我在日本的生活有关。在东京我一直自己住,远离父母,繁忙的学业以及非常封闭的圈子,一度让我患上了社交障碍,去看了许多心理医生,最后医生告诉我最好休学一年……在那段时间里,我去韩国旅行散心。在当地一家一人食餐厅,每个隔板间都有三面木板,其中一块木板上有一个屏幕,当你吃饭的时候,屏幕会自动弹出文字:‘希望有人能与我共进美食,yes or no?’如果双方都选择了yes,正前方的那块隔板会自动拉起来,对面坐的正是一个同样来吃饭的陌生朋友。如果两人中有一人选了no会怎么样呢?
2015/12
在西安举办的《全球程序员节》评选上,王永民实至名归,在评出的全国10名“功勋程序员”中荣登榜首。作为一个平凡的75岁老人,每月可领取河南省发给的4850元退休金,还有国务院津贴每年几千元。他说,不抽烟,不喝酒,不穿名牌,足矣!足矣!他知足常乐,终日里依然很忙:读书、写书、散步、练书法、拉二胡,吃药治病,时时搞些小发明,参加个什么活动,乐此不疲。安祥地过着平淡的、不被人关注的、略显寂寥却精神非常富有的生活。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向一个有着大智慧大胸怀的科学家致敬
2015/12
数学的形态是最最精准的,在精准的意义下,也是最易达到共识的。如果你看整个宇宙最深刻的奥妙之处,那么物理学中关于整个宇宙的最核心的公式和标准模型,也是用非常非常精妙的数学来描写的,其中绝大部分的数学也是杨振宁先生所开创的。既然大自然最根本的规律是用数学来描写,我们是不是能够使得人类社会的规则和信任也建立在数学的区块上呢?公钥和私钥的组合,就是建立在数论上面,而且是建立在一个更高层的数论上面,叫椭圆曲线。大家可能知道,数学里面曾经最大的一个猜想:费马大定律,最近被证明了,这个证明就是建立在椭圆曲线上
2015/12
马斯克出生于南非的比勒陀利亚。小时候他一直沉迷于科幻小说,喜欢与电有关的一切事物,而“电”也是目前他风险投资的完美平台。17岁时,马斯克搬到加拿大学习物理和经济学,后在1992年前往美国继续深造。马斯克在博士课程开学两天后便休学,并成立了在线报纸平台Zip2。之后他卖掉了这家公司,成立了PayPal的前身。当eBay在2002年以15亿美元收购这个企业时,马斯克从中赚取了1.35亿美元,当时他31岁。有钱之后呢?虽然马斯克没有创办特斯拉,但他的名字却与这个公司紧密相连。在收到出售PayPal所得的款项后
2015/12
房间里有几百个屏幕,闪动着颜色不一的图片,每个人都在框选同样的内容:垃圾桶、梯子、茶几、地毯……这是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家叫千机数据的公司,房间看起来像一个网吧,在网络神曲伴奏下,年轻的员工们窝在柔软的沙发里,不停地拉框。马萌利是最后的审核员,她和同事要检查所有人拉的框,以保证每个画框都严丝合缝地贴着目标的边缘,图片里所有目标都要被框出来,不能有任何遗漏。马萌利每天要检查至少1000张图。手头这个单子已经干了两个月,同事们标注了上万个垃圾桶、梯子、茶几、地毯……29岁的马萌利知道,这些标好框的图片汇总后
2015/12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外设产业已走到末路的时候,罗技在新任全球CEO布莱肯•达雷尔的带领下开始转型自救。布莱肯认为,罗技重生的关键是从对PC的重度依赖中解脱出来,跳出只生产键鼠的窘境并丰富产品线,向电子消费品类多元化方向转变。另一方面,PC时代的另一个后遗症是消费群体的老化。破局之法是建立以年轻人为目标群体的崭新品牌,这正是罗技“多品牌、多品类”转型战略的由来。得益于新战略在欧美市场的实行,罗技股价止跌回升。时至今日,罗技已不再是单纯的键鼠生产商,而是转型为涵盖电脑周边、游戏、音乐、视频会议、智能家居业务的综合电子消费品公司。
2015/12
这间会客室此前平淡无奇,公司味儿十足——塑料桌、灰地毯、黑色网面办公椅——但2014年艾尔•戈尔的一次到访改变了这一切。希斯特罗姆说,这位前副总统对会客室里的陈设嗤之以鼻,“这难道就是Instagram的会客室?”戈尔走后,他就打电话向旧金山的一位设计师朋友求助,后者为他提供渠道,使他能够买到1970年代风格的绿色椅子和一张巨大的白色大理石桌。这位设计师朋友还帮他定制了墙纸,上面印有Instagram公司员工的指纹,以及由Instagram团队拍摄的,希斯特罗姆钟意的照片。2010年夏天,26岁的希斯特罗姆在墨西哥海边小镇托多斯桑托斯度假
2015/12
任正非在华为内部被称为“老板”。这和在其他公司里习惯性称呼直属领导“我老板”不同,“老板”就是“老板”,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高管们都清楚,具体业务不一定需要听“老板”的,甚至可以强烈反对。但价值观方面,一旦成为公司共识,不可挑战。“老板”有时候不懂具体业务,也不懂技术细节,但没有人质疑他的思想,因为“老板”靠思想管理公司,“思想”的具象化就是华为“价值观”。但是价值观具体是什么?这又变成了一个似乎需要冗长回答的问题。在外企的话语体系中,往往对应为“Value Proposition”,如果直译过来,可以叫做“价值主张”
2015/12
而Docker就试图用一种名为“集装箱”的技术实现以上所有目标。集装箱将应用连同其所有的代码库和可执行文件打包进一个容器,这些容器就跟现实中的集装箱一样,处处适用,可供应用开发者快速调换,只消几分钟或数小时便可通过验证并上线使用。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一直在使用内部版本的集装箱,且已经使用多年。但Docker将工具变得更加简单,从而使其他人都可以使用。在短短两年内,建立在Docker免费集装箱软件内的应用被下载5.35亿次。约有150,000个在线应用靠Docker集装箱运行,其中包括高盛、亚马逊和IBM等公司的应用
2015/12
《网络审查员》是关于一些外包工人如何决定平台内容去留的问题;但这种商业导向、简单粗暴的反馈机制,已经不可逆转的影响和伤害到了现实世界的社交结构。究竟谁有权决定全球网民看到的内容?内容的决策难道只该是简单的“忽略”和“删除”吗?脸书上越来越多的假新闻,真的可以用“增加审核人员的数量”来解决吗?斯坦福大学科技史学家莱斯利•柏林说了句公道话:“长期以来,硅谷都享受了全美国敞开怀抱的接纳;而现在每个人都在说,硅谷是不是把我们骗了?扎克伯格正在处理的问题是:脸书应该成为20亿人对真理和体面的仲裁者吗?从没有人面对过这么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