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坐在北京海淀区软件园二号路的总部办公室里,35岁的程维开始打他创办滴滴以来的第四场仗。这一次的对手,比以前要更难缠。此前三次,打摇摇招车、打快的、打Uber,几乎每一场仗,都关系到这家公司的生死。最紧张的时候,他感觉像是坐在一辆超速汽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还是要深踩油门。一旦速度降下来,公司就会死。“一路走来九死一生,到今天也不觉得有所谓的安全”,程维接受采访时曾如此说道。接连三次,程维都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不但打倒对手,还赢得了用户欢呼。凭借这些胜利,他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帝国,掌控着2100万司机和4.5亿用户
2015/12
关于理想中的人工智能技术,他认为重要的一点是使其具备常识性知识,而不仅仅是对图像和语音的模式识别。在他看来,人工智能应当类似于人脑,而“人类解决问题的方式首先是具备大量常识性知识”。随后,他还希望能实现《情感机器》一书中描述的思维体系结构,使人工智能在各种思维方式间切换。 行业的发展并没有按照明斯基的设想去推进。现在基于深度学习对图像和语音的判断识别受到人们的热捧。业内普遍认为,深度学习技术帮助人工智能研究在视觉和语音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在硅谷,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认为,深度学习将最终带来“强人工智能”:机器的智慧水平将超过人类。
2015/12
很多人听说李志刚,是因为他写了两本书:《创京东》是刘强东认可的官方传记,《九败一胜》书写了王兴的创业十年,都是中国创业者、投资人必读的教科书。如果继续做畅销书作家,李志刚也能名利双收,但他却在2016年初一头扎进了创业的洪流,创办了北京三厚科技有限公司,新经济100人便是该公司旗下品牌。而李志刚也随之获得了多项标签:“巨头挖掘机”“创业老中医”“人肉人工智能”…… 与媒体公司或传统创投服务平台不同,新经济100人做的事情是探寻并挖掘未来有望做成超百亿美金公司的CEO,在早期就与他们建立连接并帮助他们取得成功
2015/12
目前,O2O成为不可逆的行业趋势,从外卖开始持续升级到“零售+餐饮+外卖”的创新型融合业态。星巴克与阿里巴巴集团于2018年8月正式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官方外卖正式上线,以应对包括瑞幸咖啡在内的互联网品牌崛起带来的竞争压力,以及堂食业绩下滑带来的隐忧。而国民火锅品牌海底捞的外卖业务则布局得更早:2010年,独立的外卖品牌“Hi捞送”成立,继承了海底捞从产品到服务的优势。“Hi捞送”发展至2017年已达到近2.2亿元的营收规模,占整体收入2.1%。它不仅成功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还进一步强化推广了海底捞品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2015/12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将霍金埋葬在牛顿墓旁最为合适。他的位置正在牛顿墓和达尔文墓的中间。牛顿在1727年死后8天埋在此处。天文学家赫歇尔1871年和达尔文1882年埋在附近,牛顿墓旁是法拉第和麦克斯韦的地面纪念碑。附近还有发现第一个基本粒子电子的J.J.汤姆孙和发现原子核的卢瑟福之墓,他们是分别于1882年和1937年安葬。1995年,此处为霍金的卢卡斯数学教席前任狄拉克建了地面纪念碑,西敏寺特意请霍金从剑桥前来致辞。西方科学家多在墓碑上雕刻墓主生前最重要的公式或贡献,如阿基米德的圆柱内切球模型(已经泯灭)
2015/12
“不管说你有没有天赋,有没有贵人扶持,这都是以坚持为前提的。没有坚持,所有东西都无从谈起。”紫襟说。即使已经成为最成功的有声书主播,如今紫襟仍然深居简出,坚持着自律低调的生活。“火不火对我来说没什么感觉,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留言多得回复不过来。”紫襟说。除了发表有声小说,他还喜欢在喜马拉雅FM的“动态”功能中分享自己的日常,这个功能类似于微博,他会发新的故事、录制的感悟、还有女儿的照片。紫襟最近发了一条动态:“突然想放个假,好累,主要是贪吃了烧烤,上火舌头疼。”但是同一天,他又更新了20条音频。
2015/12
40岁的傅盛说话轻声细语,曾经是一名软件设计师,自2010年猎豹移动成立以来一直领导该公司。对他而言,这场战役是一个“突破点”,他用这场战役来阐明了如何让一家公司集中精力。他称,“清理大师(Clean Master)是我们的锦州。”清理大师是一款用于删除手机垃圾文件的App,它是傅盛取得海外成功的秘诀。可以让手机运行更快、避免病毒感染和清理杂乱文件的实用程序,一直为美国和欧洲软件开发商所忽视——因此,当2012年清理大师在美国推出后,它在第二年就成为谷歌商店(Google Play Store)下载量排名第6的App。
2015/12
记者从ofo小黄车方面得知,6月4日至8日,退押金对于ofo现金流的影响在1亿元以上。其公司CTO于信向《财经》记者透露,正在与政府协商,设立押金准备金率,确保账上永远有一定比例的押金供用户退款使用,这样基本可防止押金挤兑的风险。类似小鸣单车留下的押金黑洞问题,也可能在每一个存续的共享单车平台上出现。6月28日,深圳市交通委员会发函,要求悦骑公司将遗留在深圳市的自行车全部回收。“并不是简单地把产品放在市场上就好,它所带来的后续问题是乘几何倍数增加的。”2015年底,邓永豪接受财视media采访时曾这样说。孰料此语成谶。
2015/12
尽管如此,杨伟东认为优酷还需要在剧集和综艺上继续投入。一方面这是用户的刚性需求,另一方面,只有不停地努力,才能观察和抓住对方“出现昏招”的机会,“你不拼命往前跑,机会出现时也抓不住”。从调查数据看,三家的用户都无所谓忠诚度,哪家节目好看就装哪家的APP,没有好节目就卸载,这也是三家都不敢懈怠的原因。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异军突起,尤其是当下正火的抖音,让很多人疑虑长视频是否还能保住现有市场,杨伟东也有自己的判断。他对记者坦言,短视频的火爆是符合用户消费习惯和社会发展趋势的
2015/12
机器人换人是富士康迈向工业互联网的重要一步。那一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其中自动化生产制造是核心。“希望各位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清华的选修课上向学生强调,“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但要撕掉代工廠的标签并不容易,尤其时至今日,富士康也是苹果公司最重要的Buy and Sell,也就是苹果先采购芯片、内存、触摸屏等核心零部件,然后卖给富士康组装完,再卖回给前者。而根据财报披露,在收入上规模最大的还是组装iPhone的鸿海集团,2017营收约为工业智造的“工业富联”的2.9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