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手机下单后,服务员会来确认菜品,随即直接下单到厨房。结账时,同样扫一扫,手机就可自助买单,并且自助开取发票。萧山店是首家接入二维火系统的绿茶餐厅,田笑是最早使用这套系统的员工之一。就和玩智能手机一样,她几乎立即就学会了这套点菜和收银系统。每天下班前,她都会在收银系统上查看自己负责区域的来客人数、营业额和翻桌率,然后导出报表汇报业绩。田笑明显感觉服务的效率提升了,开业最初限号500桌的餐厅,在一个月后每天能接待近800桌。整个流程也更为简洁,除开上菜和确认菜品外,几乎不需要服务员。
2015/12
与学院派看法不同的是,曲子龙并不觉得现在到了网络安全市场崛起的风口。从业接近10年,他接触过很多互联网企业,也接触过大量的传统企业和单位。甚至遇到过哭笑不得的案例。某次一个做企业的女士找到他们,签了一个20万元的合同,但具体做什么,并没有说。因为是有朋友介绍的,曲子龙当时就签了。后来才发现,女老板是听说他们是黑客,很神秘,想找他们帮忙调查自己的老公。曲子龙说,虽然互联网企业现在强调的是系统层和代码层的安全,比如系统是否有漏洞,但传统企业和单位仍然只注意到业务安全的层面,比如发生了电信诈骗,能否帮忙溯源。
2015/12
山东省莱芜西田庄村的冯师傅,跑长途运输多年。经常是哪里有活儿就跑到哪里,全国各地一走就是几个月或更长时间。因为经常找不到回莱芜的货,所以很久才能回家一次。在中国的每个物流园区,都驻守着这样一批吃苦耐劳的货运司机。他们通过物流园区中介獲取运输信息,为此要支付每笔100元不等的中介费。他们也会去物流园区信息部排队领任务,往往还没排上,货已发完。司机们为了争取一个活儿,要在园区等候三到五天,吃住都在车上。大部分时候,司机拉着货去,却空着车回,回程的油费和高速过路费成为高昂的成本,为了多挣钱,一些司机就会冒险超载。
2015/12
如今的网络世界与26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伯纳斯在很多场合表达自己的担忧。比如人们越来越依赖信息孤岛——App 来和互联网保持沟通,比如网络对个人隐私权的践踏。因此,他领导了 Solid项目,对网络重新去中心化。同时,作为 MIT CSAIL 的去中心化信息组的主管,他致力于开发一些数据系统和隐私保护协议,用来监控隐私数据的传输并让人们可以检查他们的信息被如何使用。从完成第一个互联网web 网站,到将万维网免费交给世人使用,再到如今对网络现状的拯救,伯纳斯始终致力于推动互联网技术的标准化发展,并希望开放的 Web 成为一种公共物品和基本权利。
2015/12
两年后的今天,张勇再次对阿里作了定义:一个拥有5.07亿移动用户和3.8万亿元人民币GMV的经济体。由于网络效应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阿里的业务前景也更为明朗。同样,投资人也看好阿里的未来。在阿里巴巴的K线走势图中,自2016年12月的触底后,半年来一路上扬,跨越120美元且屡创新高。全球化的未来核心战略、云计算的稳定增长、eWTP数字中枢的不断落地、AI技术的持续投资……张勇在肯定阿里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目标。马云曾戏言,做CEO是一个苦活,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在地狱“挣扎”了两年的张勇
2015/12
他认为,对于需求方而言,自建團队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极高,且又难以找到好的中小软件外包供应商。即使找到又不懂得如何管理,很容易造成项目烂尾的结果。而软件外包行业的从业者,尤其是中小软件外包团队,生存状态不佳:一线城市生存成本高企,竞争激烈,员工归属感不足;二线城市客户质量不佳,技术水平落后,市场容量不足。他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共享经济、自由职业者、远程协同等模式逐渐被认可,未来一定会出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挟高效率低成本之优势,将软件外包需求和中小型团队整合起来。
2015/12
蒋海的目标很清晰,布比未来的发展仍然在于尽可能多地接入机构用户,让机构之间的数据流动,比如让购买了阳光保险的用户可以把保单兑换为另一个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他计划在今年接入100家机构,在未来两三年内,接入500家左右机构,其中包括200家以上的中型机构。不过,布比可能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吸引大体量公司的入驻。对于大公司而言,它们已经通过大量资金,垄断了消费场景和客户信息。你必须先写入数据,得到客户授权后,链上的其他商户才能使用数据。而数据的写入和共享,恰恰是数据垄断者、场景垄断者、流量垄断者都反感的。
2015/12
“我有一个目标,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我从来不需要非常成功的产品让我快乐,我创造苹果不是为了变得很有钱,我其实也没有想在公众视线里工作,我希望电话响是我自己来接的,而不是助理替我接的,我不希望打我的电话别人找不到我,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我每天花很多的时间通过社区媒体、邮件回复用户的问题。”和所有拥有初心的顽童一样,沃兹并不后悔自己选择的道路与人生。在离开苹果近三十年后,他的硅谷精神并没有改变,那套与商业逻辑背道而驰的极客与工程师精神—— “我喜欢当年我设计苹果II的时候,我设计了一个非常开放的产品
2015/12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科技合伙人季瑞华表示,去掉所谓中间人的能力是区块链被重视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基于区块链同时全网广播、不可篡改等特性,原本增加成本、时间,增加整个交易环节复杂度等的中间环节都可以被节省。除此之外,因为可追溯、不可篡改,还能防范如票据造假等欺诈的发生。无疑,区块链是带来价值的。但是,在区块链推进的过程中,甚嚣尘上的却是一些集中在颠覆、山寨币利好、畏难心理等言论上,让人看不清区块链真正的实践。在大会上,雷锋网AI金融评论与普华永道中国金融科技合伙人季瑞华进行了访谈,谈及“四大”之一普华永道的区块链实践经验。
2015/12
哈萨比斯诞生在一个有希腊-塞浦路斯混血的父亲和华裔新加坡籍母亲的家庭中,是3个孩子中的老大。4岁时,他就对国际象棋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8岁时,他编写了自己的计算机游戏;13岁时,他的国际象棋达到了大师水平,在一次欧洲比赛中,仅输给了一代名将小波尔加;17岁时,他作为主力程序员,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游戏之一——《主题公园》;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不久之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Elixir;从游戏界退出后,他回到科研领域,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