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这就是这个节日狂欢的精神:总是在假装理性的时候流露出格外神经质的一面。我不是消费主义的信徒,不觉得购买能有多大的力量,只是单纯赞叹:人类个体不可言说、不可测量的感受,可以汇聚成令人惊叹的群体行动力。在这一层面上,“双11”凝聚的人类活动不亚于修建长城和金字塔——我们想到了,于是我们就去做了。没啥特别的原因,就是乐意。当1682亿元人民币被抛洒在电子海洋里时,《自然》杂志不声不响地刊登出一篇论文,引发了震动。一支国际团队发现了迄今为止爆发程度最剧烈、爆发方式最奇特的超新星。
2015/12
良滨告诉嘻哈财经,他的初心是“金融衍生品+区块链”,而不是“区块链+金融衍生品”。方图这个项目,并不是一群人握着区块链这个铁锤满世界去找钉子。他们选择做方图,并不是因为选中了区块链,而是因为选中了金融衍生品这个入口,作为征战的起点。刚刚好,金融衍生品这个市场的几个核心瓶颈与痛点,和区块链的技术体系与经济思想非常适配。于是,方图诞生了。方图创始人良滨,毕业于耶鲁大学。毕业后,曾在纽约、伦敦、香港、上海、杭州等地从事金融行业各个细分领域的业务,包括投资银行、供应链金融、私人银行等。也因为幸运的原因
2015/12
这家店叫“德威小屋”,位于伦敦市南部一处小院里。2017年4月,巴特勒开始筹备。为了通过网站审核,巴特勒需要提交手机号码。他用10英镑买了一部一次性手机。填写资料时,必须填写地址。严格来说,“德威小屋”连个门都没有……如果填写了详细地址,就会有人上门,那就穿帮啦!巴特勒想了想,保留了神秘感,只写上附近街道的名字,备注“我们家只接受预约”。高档餐厅没有官网,那就太没水平了。巴特勒注册了域名,做了一整套“极简风”的官网,而且菜单“有图有真相”。店里的每道菜,都用一种情绪来命名,有的叫“舒适”,有的叫“开心”
2015/12
2017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同时,它还“干掉”苹果,成为全球最赚钱的企业。在全球,三星依旧是最大的手机制造商。除了手机,三星在电视、存储器、面板等近20种产品上都是全球NO.1。在韩国,三星的影响力更是“一手遮天”,其营收占韩国GDP的20%。有人调侃,韩国人一生有三件事情无法避免,死亡、税收和三星。除此之外,三星还是韩国第一大军火商、全球三大造船厂之一,会造飞机、坦克,迪拜塔、台北101、吉隆坡双子塔都是它盖的。最逆天的是,它控制着全球手机产业链的命脉。
2015/12
据了解,从2016年起,车库咖啡在全国各地布局设点,截至2017年8月,车库咖啡已经在全国14个主要城市布局开设分公司。2016年一年,仅车库咖啡中关村店就累计服务超过1 000个创业团队。梁馨月透露,2017年年底,将会完成全国20座城市的铺点布局。“我们是抱着一颗为创业者服务的心,抱着一颗让创业者走得更远的心做事的。”回忆起服务创业团队的经历,梁馨月说:“看到一个项目从萌芽阶段走到后期成功的阶段,我们真的很激动。”她反复强调,“不要为了做孵化器而做”,要本着为创业者服务的理念,孵化器才能够发展得更好。
2015/12
但形而下的所有形式都在消融之中,任何东西都可以是艺术,而艺术也可以是任何东西。文化更是如此。科学和文化,是互相诠释的两面,技术时代的文化判断,建立在人类文明的空前总结上,建立在人类终极而积极精神之上,互联网的技术创新无疑会产生更强的文化辐射力。至2017年截止现在,在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有7家是科技互联网公司,美国五大公司加中国的腾讯和阿里巴巴,科技公司全面超越传统公司。这意味着科技已成为社会最重要的推动力和发展力,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前夜,当技术普及和更新到达一个空前的局面,一场文化变革也在所难免。
2015/12
2000年新年伊始,美国一对新人正在计划他们的夏威夷婚礼,新郎忽然接到了史蒂夫•乔布斯的通知。乔布斯希望他俩可以推迟婚礼,这样新郎就能出席当年1月5日开幕的苹果相关产品展销会。不过,这对新婚夫妇并未改变婚期,只是给展销会发去了一段视频。这位拒绝乔布斯邀约的牛人,正是游戏界的传奇人物约翰•卡马克。1970年出生的卡马克是在美国堪萨斯州长大的。学生时代的卡马克就表现出了其过人之处。7岁时,他在各种各样的考试中基本上都得了满分,学习能力够得上九年级学生的水平。12岁时父母的离异给卡马克的性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2015/12
皮萨诺说。他的哈佛同事史兆威(Willy Shih)补充道,这种模式不但有助于企业投入一些抱负更远大的研究项目,还有助于更快淘汰平庸或差劲的研究项目。他说:“实验室的人员流动,自然有助于淘汰那些经不起新观点检视的构想。”兰格说:“我希望处理可以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问题。这是我一辈子从事科学工作一贯的宗旨。我协助创立的公司,看来是这种追求的自然附带结果。我希望自己的工作成果能贡献给世界,这是我追求的意义。”企业若能参考兰格实验室的价值观和运作模式,就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并在这个过程中赚得厚利。
2015/12
某一天,当你走进商场,看中了某件物品,直接拿东西就走,不用现金,不用APP,也不用扫二维码,“刷脸”即可。曾经的“黑科技”正在一步一步走进现实。蔡新发认为,不远的将来,这也许会如同如今的扫码支付一样普及。这是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做的一项工作。2016年10月,当蔡新发从平安证券调往平安银行的时候,他很清楚地知道,将要前往的不再只是一家单纯的金融机构,而是一家科技公司。这一个月,平安银行开始大规模换血,从上而下,谢永林、胡跃飞分别接任董事长和行长。如此巨大的变化,是为了加速平安银行的转型步伐。
2015/12
朱峻修出身于教师家庭,祖上三代均从事教师职业,朱峻修自己也毕业于师范类大学,对教师这个群体有着天然的敏感。他认为在共享经济的背景下,人的知识结构和内容经验将发挥巨大的价值。 与此同时,朱峻修发现“微课”已经成为线上教育的高频场景,尤其是在微信的环境体系下。然而,一方面微信群本身其实是一个社交产品,而并非一个知识分享平台,另一方面,当时市面上可供选择的YY等游戏网红直播平台又不太具备知识和教育属性。于是朱峻修创办千聊,讲师可以在千聊上以语音、图文分享、短视频等方式授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