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人工智能发展了多年,一直没有重大突破,已经让很多用户感到失望,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计算能力不足。"深度学习"也还需要一些重大突破才能掀起足以改变世界的浪潮,但从长远看,人工智能时代的降临已经不可避免。虽然事实证明日本政府对新科技的反应非常迟缓,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近年在全球科技竞争中逐渐边缘化,但日本依然不乏很多在细分市场占据顶尖位置的科技公司。日本先进科学与技术协会的人工智能小组主任纯一井说,Preferred Networks的出现相当于是一面旗帜,把这些将构成日本科技新一代主力的公司凝聚在一起。
2015/12
下一代的社交产品或者社交网络会是怎样,我们谁也不好妄下断言,但毫无疑问的是,目前中国正值城镇化转型的当口,无数人正从温饱需求的满足中解放出来,由盲目崇拜集体中心中苏醒,开始认识与发现自我,向更高层次的需求迈进。马洛斯的五大需求中,社交需求看起来属于第三维度,但显而易见应属于更多。这不仅决定了需要构建更为广阔的人脉,结识更多于己有益的人,以及快速培养起个人特有的兴趣爱好、新潮独立的思维方式,而且也决定了人由一切好奇心催生的无限渴望,指向了宇宙中心。我们期待着一款真正承载着国人创新的优秀社交产品出现的那一天
2015/12
2016 年1 月24 日,国际人工智能会的共同创始人、框架理论的创立者、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联合奠基人、图灵奖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工程科学院院士马文•明斯基(Marvin LeeMinsky)因脑溢血与世长辞,享年88岁。明斯基1927年8月9日出生于纽约市。1946年进入哈佛大学主修物理,后来放弃物理改修数学。1950年本科毕业后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深造,并于1954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留校任教3年。1958—2016年,他在MIT从事人工智能教学与研究长达近60年。明斯基对人工智能的贡献是开创性的,其科研成果涉及众多领域
2015/12
想用技术解决信任问题,却被接连卷入不信任的漩涡。在可以凭努力去提升的技术和迭代的规则之外,最难理解和解决的还是那些处于人性灰色地带、代表不确定性的X,轻松筹的故事即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抗争与突围的故事。于亮的肚子里装着一本厚厚的故事书,聊了近四个小时,他的回答由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构成,大大小小的故事间似有某种看不见的牵引,一个触发一个,旁人提起一星半点,他便能迅速调取,如数家珍。这些故事时而猎奇,时而耸动,他的声调、神情却鲜有大起大落。即便那些被他称作“神奇”的事件,旁人听得瞠目结舌,他仍是一副和风细雨的模样。
2015/12
2013年,旅行爱好者李悠正准备在一场公开活动里分享自己的旅游和作为短租平台Airbnb最早一批中国房东的经历,一封来自Airbnb总部的邮件明确要求她不要在公开场合提及自己是Airbnb的房东。当时Airbnb在中国还没有员工,李悠的主要联系人是在新加坡办公的Airbnb亚太区团队。他们都认为用户在国内公开分享关于Airbnb的经历对Airbnb有益,不明白为什么旧金山总部如此紧张。李悠推测Airbnb担心的是政府监管,当时李悠身边很少有人谈论Airbnb,它还是个新鲜事物。但李悠是典型的Airbnb用户—她旅行经验丰富,
2015/12
在一线互联网巨头BAT中,百度的国际化相对困难,因为阿里和腾讯都可以按照既有的优势产品去覆盖海外市场,但百度的核心产品是搜索引擎,搜索已失去国际化的机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百度的核心业务在海外面临非常强大的竞争,搜索和地图都难以竞争过Google,以前的事实证明其出海成本非常高,并且这些主要业务在海外市场基本已经过了时间窗口,所以百度目前只能依靠移动工具出海。以往,由于百度控制了中国互联网金字塔的顶端——流量入口,这使得百度不可能像那些专注于出海的公司一样“All in”海外,百度缺乏做海外业务的原始动力。
2015/12
2年来,柳青(Jean Liu)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一直是死敌,他们各自的企业、世界上最大的两家共乘公司,打了一场日渐激烈和昂贵的战争。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打车应用公司优步(Uber)的首席执行官卡兰尼克试图以强力突入中国市场,而柳青则是类似优步的中国企业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总裁。这场艰苦的较量让他们各自公司为了锁定市场份额并耗尽对方实力,一年花费逾10亿美元。这也是一场在很多人眼中代表硅谷男性文化的男人,与一个乍看之下似乎是“温柔”、轻言细语的中国女性理想典范的女人之间的较量。
2015/12
科学与艺术的距离有多远?爱因斯坦认为,如果一个方程看上去不美的话,那理论一定有问题。科学与艺术从表面看似完全不同,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二者以不同的角度解读未来世界的无限可能。当看似遥不可及的科技与艺术博弈时,二者又将如何诠释我们对于未来科技的幻想呢?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硬蛋,用最浪漫的艺术腔调——画硬件游戏,来“调侃”最理性的科技。“‘硬’指的是硬件,‘蛋’则指的是创业孵化。”硬蛋科技创始人康敬伟表示,“这个名字是我们花100元征集来的,非常贴切。”作为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
2015/12
在早期投资领域,罗斯是一个精明无比的渔夫,但对于公司的管理,他却不是一位称职的船长,不安分的性格成就了一位杰出的天使投资人,却在Digg 创业之初就注定了其难逃失败命运的结局。2006年,当20多岁的凯文•罗斯(Kevin Rose)登上《商业周刊》封面的时候,他的公司Digg创立才仅仅不到一年半,《商业周刊》用《这小子如何在18月内赚了6000万美金》的标题来表达江山代有人才出的惊喜,那个时候的凯文•罗斯与他的Digg被认为是代表了“媒体的未来”,重新定义了互联网时代新闻的编辑理念的Digg也成为web2.0时代最具代表性的明星产品。
2015/12
当下的世界里,各种物质的载体已经被翻译成了数码世界,任何万物都可以用0和1里替代,并被计算机识别。这不仅是一种技术革命,更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变革。沈阳机床的顾问、德国工业家葛兴福博士在与记者讨论沈阳机床的未来时,不无感叹地说:“难以想象沈阳机床将创造一个什么样的商业模式,马云是现在,关是未来!”初听这个说法未免夸张,但仔细想来,马云们创造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1.0时代,通过撮合成品交易获取了巨大红利。但沈阳机床则可以撮合创意进行交易,并通过社会化的制造能力将意变成现实,这就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2.0时代,这难道不应该是未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