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而卡兰尼克第二定律是,哪怕前路上没有墙,也要找堵墙撞一撞。优步公司成立初期,优步的产品经理们倾巢而出,到世界各地进行疯狂的扩张。卡兰尼克也没有闲着,他在舆论战场上不遗余力地捍卫优步以及他自己“颠覆者”的形象。他四处挑战质疑优步的人,通过演讲和视频在社交网络上发表针对出租车行业、监管机构、竞争对手甚至司机、乘客的批判言论。他还毫不掩饰地向媒体透露自己会破坏竞争对手Lyft的融资活动,他喜欢要挟投资人:“你们知道,优步也要融资,在你们决定投资其他公司前,应该知道我们将在他们融资后立即融资。”
2015/12
2016年12月末,凤凰入局。ofo创始人戴威宣布,与凤凰合作生产2万辆自行车,投放海外市场。电商来时,凤凰率先转型电商;小黄车来了,凤凰可不可以也玩一次共享?季小军的答案是“NO”。据他所言:如果抛弃品牌,放弃市场和用户,过度加入共享单车,等到共享单车收手了,凤凰会一无所有。目前,凤凰既在与共享单车积极合作,又在提防,避免沦为代工厂。两者之间,一场暗中角力悄然上演。这意味着,凤凰正浴着“三昧真火”。重构传统产业、整改渠道网络、借力共享单车,一个简单的市场,正面临着复杂的思考。
2015/12
雷文涛是计算机专业出身,但是从小就喜欢文学。在创办有书之前,雷文涛有过两次创业经历。2006年雷文涛第一次创业,做了一个教育行业的门户网站,做到了百万UV级别。2011年到2013年,他又跟风做了团购电商的项目,但这次踩了一些坑,于是决定不再追随热点,听从自己的内心,继而创办了有书。当初雷文涛创办有书的初衷是解决阅读贫困,提倡终身阅读。方向确定后,在实践探索的过程中,雷文涛试过很多错。一开始,雷文涛选择用O2O图书共享的方式来解决用户图书来源的问题,之后又转向了线上线下的主题式社群运营
2015/12
“……必须承认,他受到的是非常不公正的对待……承认图灵是英国最著名的一位恐同偏见受害者,可以说是我们向平等又迈进了一步,虽然这一步迈出得实在太晚。”2013年12月24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宣布,赦免20世纪50年代因同性恋行为被定罪的数学家、密码学家、“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图灵以他的非凡成就和特立独行,写完了他短暂而灿烂的人生传奇,以他贯穿一生的思考,为人类开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今天,当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无法离开计算机和智能手机的时候,我们应该记住,是图灵创造了这一切。
2015/12
手机下单后,服务员会来确认菜品,随即直接下单到厨房。结账时,同样扫一扫,手机就可自助买单,并且自助开取发票。萧山店是首家接入二维火系统的绿茶餐厅,田笑是最早使用这套系统的员工之一。就和玩智能手机一样,她几乎立即就学会了这套点菜和收银系统。每天下班前,她都会在收银系统上查看自己负责区域的来客人数、营业额和翻桌率,然后导出报表汇报业绩。田笑明显感觉服务的效率提升了,开业最初限号500桌的餐厅,在一个月后每天能接待近800桌。整个流程也更为简洁,除开上菜和确认菜品外,几乎不需要服务员。
2015/12
与学院派看法不同的是,曲子龙并不觉得现在到了网络安全市场崛起的风口。从业接近10年,他接触过很多互联网企业,也接触过大量的传统企业和单位。甚至遇到过哭笑不得的案例。某次一个做企业的女士找到他们,签了一个20万元的合同,但具体做什么,并没有说。因为是有朋友介绍的,曲子龙当时就签了。后来才发现,女老板是听说他们是黑客,很神秘,想找他们帮忙调查自己的老公。曲子龙说,虽然互联网企业现在强调的是系统层和代码层的安全,比如系统是否有漏洞,但传统企业和单位仍然只注意到业务安全的层面,比如发生了电信诈骗,能否帮忙溯源。
2015/12
山东省莱芜西田庄村的冯师傅,跑长途运输多年。经常是哪里有活儿就跑到哪里,全国各地一走就是几个月或更长时间。因为经常找不到回莱芜的货,所以很久才能回家一次。在中国的每个物流园区,都驻守着这样一批吃苦耐劳的货运司机。他们通过物流园区中介獲取运输信息,为此要支付每笔100元不等的中介费。他们也会去物流园区信息部排队领任务,往往还没排上,货已发完。司机们为了争取一个活儿,要在园区等候三到五天,吃住都在车上。大部分时候,司机拉着货去,却空着车回,回程的油费和高速过路费成为高昂的成本,为了多挣钱,一些司机就会冒险超载。
2015/12
如今的网络世界与26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伯纳斯在很多场合表达自己的担忧。比如人们越来越依赖信息孤岛——App 来和互联网保持沟通,比如网络对个人隐私权的践踏。因此,他领导了 Solid项目,对网络重新去中心化。同时,作为 MIT CSAIL 的去中心化信息组的主管,他致力于开发一些数据系统和隐私保护协议,用来监控隐私数据的传输并让人们可以检查他们的信息被如何使用。从完成第一个互联网web 网站,到将万维网免费交给世人使用,再到如今对网络现状的拯救,伯纳斯始终致力于推动互联网技术的标准化发展,并希望开放的 Web 成为一种公共物品和基本权利。
2015/12
两年后的今天,张勇再次对阿里作了定义:一个拥有5.07亿移动用户和3.8万亿元人民币GMV的经济体。由于网络效应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阿里的业务前景也更为明朗。同样,投资人也看好阿里的未来。在阿里巴巴的K线走势图中,自2016年12月的触底后,半年来一路上扬,跨越120美元且屡创新高。全球化的未来核心战略、云计算的稳定增长、eWTP数字中枢的不断落地、AI技术的持续投资……张勇在肯定阿里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目标。马云曾戏言,做CEO是一个苦活,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在地狱“挣扎”了两年的张勇
2015/12
他认为,对于需求方而言,自建團队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极高,且又难以找到好的中小软件外包供应商。即使找到又不懂得如何管理,很容易造成项目烂尾的结果。而软件外包行业的从业者,尤其是中小软件外包团队,生存状态不佳:一线城市生存成本高企,竞争激烈,员工归属感不足;二线城市客户质量不佳,技术水平落后,市场容量不足。他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共享经济、自由职业者、远程协同等模式逐渐被认可,未来一定会出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挟高效率低成本之优势,将软件外包需求和中小型团队整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