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2015年12月,中国最著名“说书人”罗胖推出了一个付费订阅的内容平台“得到”,不到一年时间,平台上推出的几个产品就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比如“李翔商业内参”上线仅3个月,已获得7万订阅用户,产生了1, 400万元营收;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专栏“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短短1个月订阅量突破5万,收入达到1, 000万元;看起来相对小众的“雪枫音乐会”在48小时内订阅了2万份,迄今订阅数已经突破4万。在“免费”大行其道的互联网大环境中,罗振宇做成了一件之前很多人做过但都没做成的事。
2015/12
最初的工作是加工手表玻璃。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周群飞认为当初的工艺实在太简单。“一片普通的玻璃原料,再切割、仿形、抛光就可以出货了……”那家企业规模很小,“一栋小三层,不到一千平米,设备全是旧机器翻新的,工艺也不齐全,员工吃、住、工作都在那栋小楼里。”做到第三个月的时候,周群飞便觉得那里“没有东西给我学”。她迫切地期望转型,于是写了人生第一封辞职信。岂料,这封信却真的成为了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厂长找到周群飞,要求她留下,并给她升职,主管正在筹备的新部门:丝网印刷部。没有谁可以教周群飞
2015/12
回到纽约之后,我加入了FitTime的微信训练营。群里的其他人似乎是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包括身在艾奥瓦州的教练。我们首先是要做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把穿弹力紧身衣的自拍照发给陌生人,第二件事则有些尴尬,每次吃饭前都要拍照,还要一只手在盘子旁边握拳,好作为参照物展示餐盘大小。如果幸运的话,教练会发过来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符号。她经常要提醒我遵守规定:比如不能吃泡菜,因为盐分太多,容易胀气。整件事都让人有一丝尴尬。但另一方面,我减掉了几磅体重,我还知道中文里“奇亚籽”三个字该怎么写了。而且,我现在天天上徽信。
2015/12
新IT的理念正在戴尔的终端客户中获得推广,但同时戴尔也看到传统IT领域仍然存在很多需求,一些关键应用将更加依存于传统的、成熟的技术框架。另外,IT基础架构,无论是物理的,还是虚拟的基础架构,对于平台可靠性和性能的要求正变得更高。戴尔发布最新的4路服务器,就是为了更好地满足上述需求。近几年,戴尔企业级业务发展迅猛,即便是在竞争激烈的当代,戴尔的市场表现也非常不俗。在今年第一季度的IDC市场报告中,无论是服务器的销售台数,还是营收市场份额,戴尔都重新回到第一名。
2015/12
抛了这些外号,马斯克给自己的定位是工程师。他认为,“细节决定成败,任何产品的细节一定要做对,这很重要。有一些东西说是好的,不错,和一些棒极了的产品,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所以,你能再多投入一点,使得两者之间的差别得到弥补,我觉得是值得的。”这种专注在特斯拉得以彰显。马斯克试图通过任何一个精细的细节让用户有一个良好的体验。靠近门把手就会自动浮出,它没有发动机、没有变速箱,它完全充电的时间和手机充电一样快。尽管用户未必了解它所有的细节,但他在无意当中意识到很喜欢这辆车。这就是马斯克要的效果
2015/12
谢尔盖进入大学后,不久就对搜索引擎产生了兴趣,他曾独立或与他人合作发表了许多关于信息收集和关键字索引的论文,也曾经写了一些小的测试性程序。1995年3月斯坦福大学的新生欢迎会上,谢尔盖负责带领新来的研究生拉里•佩奇利用周末时间认识校园,这也是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在一次访问中,谢尔盖开玩笑地说:“我们俩都有些令对方厌恶。”两人似乎在大多数课题项目上都持不同意见,但在共同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两人就“在智力上惺惺相惜,成为了亲密的好友”。当时,谢尔盖专注于开发资料探勘系统而佩奇把重心放在了推广从一篇学术论文
2015/12
“网红”这个词在中国,也随着年初Papi酱一炮而红,成了被讨论至今的热词,不仅自媒体,甚至一向严肃正经的传统媒体都关注起这个似乎潜力无限的人群。事实上,10年前,美国人就开始研究如何打造网络红人了,“让‘网红’落地变现”是最重要的一个课题。而如今美国变现能力最强的“网红”就是卡梅伦•达拉斯——21岁的他,网络“粉丝”总数超过2000万。近日,他登上美国奢侈品牌Calvin Klein广告,成为第一位以“网红”身份代言高端奢侈品的人,阳光笑容和6块腹肌吸睛无数,广告视频点击量迅速破百万。
2015/12
茵曼(汇美)之所以在这一阶段获得巨大成功,关键是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充分利用了电商的流量红利期。电商之所以能够迅速地影响或干掉线下,是因为电商让很多人能够买到原先不知道到哪里去买的东西,价格也比线下便宜,此外淘宝、天猫和京东等平台也做了很多宣传推广,因此吸引了大量的流量。而网络平台上的商家数量在早期还不是很多,大量的流量分给了这些商家,且获客成本较低。由于对趋势的敏感,茵曼创始人方建华果断投入,抓住了电商巨大的流量红利期,短短几年就成功创建了茵曼这一互联网品牌。然而,从2015年起,随着网店不断增加
2015/12
中国上海,一位写字楼女白领饥肠辘辘地等待着在外卖O2O上订购的快餐,抱怨送餐员总是迟到;而在千里之外的印度孟买,一位银行职员打开了准时收到的午餐盒,享用着妻子亲手做的家庭餐,还能感觉食物刚起锅的热度。当所有快递公司都在穷尽一切技术手段提高效率时,一群被称为“达巴瓦拉”的印度送餐工却依靠一套“人肉”操作系统,每天准时把20万份午餐正确送到顾客手中,差错率仅有1/800万。单从统计数据来看,达巴瓦拉的效率已经超过了象征品质管理的六西格玛标准,完胜众多快递巨头。事实上,达巴瓦拉已经存在120年了。
2015/12
过去5年来,Adobe Systems已成功转型为一家云技术公司。Adobe以往的做法是定期发布其设计和出版的独立包装的软件工具包,用户需要一次性支付永久版权费方可持续不断地使用其软件。而在现在的业务模式下,用户只需注册该公司在线发布和设计软件包的创意云,即可获得经常性的软件升级以及一系列新的仅在线提供的移动服务。Adobe公司命运的转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向云技术的转型。自转型以来,公司股价已经超过原来的3倍,总收入增速从5年前的个位数提高到目前的两位数,主营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从2011年的19%增至目前的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