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两年后的今天,张勇再次对阿里作了定义:一个拥有5.07亿移动用户和3.8万亿元人民币GMV的经济体。由于网络效应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协同效应,阿里的业务前景也更为明朗。同样,投资人也看好阿里的未来。在阿里巴巴的K线走势图中,自2016年12月的触底后,半年来一路上扬,跨越120美元且屡创新高。全球化的未来核心战略、云计算的稳定增长、eWTP数字中枢的不断落地、AI技术的持续投资……张勇在肯定阿里的同时也提出了新的目标。马云曾戏言,做CEO是一个苦活,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在地狱“挣扎”了两年的张勇
2015/12
他认为,对于需求方而言,自建團队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极高,且又难以找到好的中小软件外包供应商。即使找到又不懂得如何管理,很容易造成项目烂尾的结果。而软件外包行业的从业者,尤其是中小软件外包团队,生存状态不佳:一线城市生存成本高企,竞争激烈,员工归属感不足;二线城市客户质量不佳,技术水平落后,市场容量不足。他认为,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共享经济、自由职业者、远程协同等模式逐渐被认可,未来一定会出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挟高效率低成本之优势,将软件外包需求和中小型团队整合起来。
2015/12
蒋海的目标很清晰,布比未来的发展仍然在于尽可能多地接入机构用户,让机构之间的数据流动,比如让购买了阳光保险的用户可以把保单兑换为另一个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他计划在今年接入100家机构,在未来两三年内,接入500家左右机构,其中包括200家以上的中型机构。不过,布比可能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吸引大体量公司的入驻。对于大公司而言,它们已经通过大量资金,垄断了消费场景和客户信息。你必须先写入数据,得到客户授权后,链上的其他商户才能使用数据。而数据的写入和共享,恰恰是数据垄断者、场景垄断者、流量垄断者都反感的。
2015/12
“我有一个目标,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我从来不需要非常成功的产品让我快乐,我创造苹果不是为了变得很有钱,我其实也没有想在公众视线里工作,我希望电话响是我自己来接的,而不是助理替我接的,我不希望打我的电话别人找不到我,从公众的视线里消失,我每天花很多的时间通过社区媒体、邮件回复用户的问题。”和所有拥有初心的顽童一样,沃兹并不后悔自己选择的道路与人生。在离开苹果近三十年后,他的硅谷精神并没有改变,那套与商业逻辑背道而驰的极客与工程师精神—— “我喜欢当年我设计苹果II的时候,我设计了一个非常开放的产品
2015/12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科技合伙人季瑞华表示,去掉所谓中间人的能力是区块链被重视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基于区块链同时全网广播、不可篡改等特性,原本增加成本、时间,增加整个交易环节复杂度等的中间环节都可以被节省。除此之外,因为可追溯、不可篡改,还能防范如票据造假等欺诈的发生。无疑,区块链是带来价值的。但是,在区块链推进的过程中,甚嚣尘上的却是一些集中在颠覆、山寨币利好、畏难心理等言论上,让人看不清区块链真正的实践。在大会上,雷锋网AI金融评论与普华永道中国金融科技合伙人季瑞华进行了访谈,谈及“四大”之一普华永道的区块链实践经验。
2015/12
哈萨比斯诞生在一个有希腊-塞浦路斯混血的父亲和华裔新加坡籍母亲的家庭中,是3个孩子中的老大。4岁时,他就对国际象棋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8岁时,他编写了自己的计算机游戏;13岁时,他的国际象棋达到了大师水平,在一次欧洲比赛中,仅输给了一代名将小波尔加;17岁时,他作为主力程序员,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游戏之一——《主题公园》;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不久之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Elixir;从游戏界退出后,他回到科研领域,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
2015/12
在《至关重要的关系》中,他极力推崇约翰•皮尔蓬•摩根,这位20世纪初期的杰出投资银行家到去世时竟然身为24家不同协会的会员。硅谷与华尔街一样,随时都在发生关系,但无论为了生意、爱情还是友情,一切都建立于可靠的关系。PayPal黑帮是硅谷创业家社区的一个样本。《经济学人》在年初的科技特刊《白垩纪》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硅谷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家生态系统。创业者、律师事务所、投资人各司其职,又彼此协作,造就了一个复杂又可靠的关系网。在哈佛商学院教授汤姆•艾森曼看来,关系网促成了类似Facebook的网络效应
2015/12
想象下这样的世界: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使用智能手机访问熟悉其学习风格的个人导师,以便提高学习成绩;机器人可根据你的描述判断病情,以便医生为你提供更高效迅捷的诊断;在你下达指令前,出租车已经知道你身在何地,你何时需要到达某地等。这就是Uber联合创始人、独立创业家奥斯卡•萨拉查(Oscar Salazar)描述的未来世界,他认为人工智能将帮助我们实现这些愿景。萨拉查对人工智能的发展非常乐观,他计划在未来5到10年间,向人工智能领域大量投资。萨拉查最近接受采访时称:“自从我记事起,总会听到各种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
2015/12
携程在2012年前后曾变得臃肿与缓馒,差点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掉队。如今,虽卸任携程CEO一职,梁建章继续任携程董事会主席,并且在战略层面管理携程。现在每天早上,梁建章依然保持与孙洁举行10分钟-15分钟早会的习惯,言简意赅,孙洁则负责把这些战略蓝图转化成可执行的路径。最近,攜程进行了一系列国内、国际收购,从收购标的可以看出,携程未来将往两个主要方向发力:国际化和深耕三四线城市,再加上OTA(在线旅行社)战局稳定后提升利润率,以及往旅游产业链上游拓展,这四件事将是后梁建章时代,孙洁与所有事业部CEO们所要做的。
2015/12
人工智能发展了多年,一直没有重大突破,已经让很多用户感到失望,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计算能力不足。"深度学习"也还需要一些重大突破才能掀起足以改变世界的浪潮,但从长远看,人工智能时代的降临已经不可避免。虽然事实证明日本政府对新科技的反应非常迟缓,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日本近年在全球科技竞争中逐渐边缘化,但日本依然不乏很多在细分市场占据顶尖位置的科技公司。日本先进科学与技术协会的人工智能小组主任纯一井说,Preferred Networks的出现相当于是一面旗帜,把这些将构成日本科技新一代主力的公司凝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