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前两年各手机企业学习小米模式,这两年手机企业学习vivo、OPPO模式。vivo的线下渠道被认为是抬升手机销量的关键因素。的确,无论你走入哪一家vivo实体店,里面店员都对产品非常熟悉,不厌其烦地讲解,很多用户原本只是去逛一下结果就变成了vivo用户。“我们现在取得这么一个结果,大家都说是地推什么的。其实我们把渠道也归结到营销里面。我们其实非常清楚,什么是雪中送炭,什么是锦上添花。营销对于我们一直是锦上添花。产品、服务是雪中送炭。”倪旭东称,公司一直都有一个概念,产品服务是1,营销是后面的0,没有1
2015/12
据说他已经悄悄买下了中国半个互联网。他看到项目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狼一样,或者像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他听到一点风声他就会去拼抢,就会去追踪。都知道红杉资本、如家连锁酒店、携程网,可是没几个人知道这几家公司的创始人是沈南鹏。他是《欢乐颂》完美男神谭宗明的人物原型,据说他的朋友圈价值2.6万亿,他与西毒阎炎、南帝靳海涛齐名中国VC界四大高人,他就是红杉中国创始、执行合伙人,东邪沈南鹏。红杉资本到底投了多少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恐怕连沈南鹏自己也不知道。近几年,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背后频现红杉中国的身影。
2015/12
一款橙红色、没有车筐,设计简洁的单车最近穿梭于北京、上海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成为人气爆款。它被命名为“摩拜单车”,是一款由科技公司自主设计并运营的公共自行车。它的使用跟目前主要由政府运营公共自行车确实有些不同:首先,使用它只需要下载App并存入299元押金即可;其次,它不需要停在固定停车桩内。你可以通过位置查询在附近的单车,预约后,车辆将保留15分钟。找到车辆后,扫描车上的二维码就可解锁。手机会记录骑行的公里数与时间,目前有两种摩拜单车在运营,经典版传统摩拜单车每半小时扣费1元
2015/12
他认为现在的“百播大战”如同当年的“百团大战”,“新的格局两个月内就能见分晓”。基于小咖秀靠全国“对嘴”事件、秒拍靠“冰桶挑战”起来的经验,韩坤说他和团队现在也在等一个契机,让一直播发酵爆发。韩坤说,如果没有微博的支持,自己肯定不会做直播。一下科技主做移动视频,产品包括为人们所熟知的小咖秀、秒拍。它真正跻身独角兽俱乐部,是旗下产品“秒拍”完成D轮融资,估值达10亿美元之时。最近直播成为全民话题,一下科技也趁这个风口和投资它的微博合作,推出了新的直播产品——“一直播”。
2015/12
2015年12月,中国最著名“说书人”罗胖推出了一个付费订阅的内容平台“得到”,不到一年时间,平台上推出的几个产品就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比如“李翔商业内参”上线仅3个月,已获得7万订阅用户,产生了1, 400万元营收;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专栏“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短短1个月订阅量突破5万,收入达到1, 000万元;看起来相对小众的“雪枫音乐会”在48小时内订阅了2万份,迄今订阅数已经突破4万。在“免费”大行其道的互联网大环境中,罗振宇做成了一件之前很多人做过但都没做成的事。
2015/12
最初的工作是加工手表玻璃。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周群飞认为当初的工艺实在太简单。“一片普通的玻璃原料,再切割、仿形、抛光就可以出货了……”那家企业规模很小,“一栋小三层,不到一千平米,设备全是旧机器翻新的,工艺也不齐全,员工吃、住、工作都在那栋小楼里。”做到第三个月的时候,周群飞便觉得那里“没有东西给我学”。她迫切地期望转型,于是写了人生第一封辞职信。岂料,这封信却真的成为了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厂长找到周群飞,要求她留下,并给她升职,主管正在筹备的新部门:丝网印刷部。没有谁可以教周群飞
2015/12
回到纽约之后,我加入了FitTime的微信训练营。群里的其他人似乎是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包括身在艾奥瓦州的教练。我们首先是要做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把穿弹力紧身衣的自拍照发给陌生人,第二件事则有些尴尬,每次吃饭前都要拍照,还要一只手在盘子旁边握拳,好作为参照物展示餐盘大小。如果幸运的话,教练会发过来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符号。她经常要提醒我遵守规定:比如不能吃泡菜,因为盐分太多,容易胀气。整件事都让人有一丝尴尬。但另一方面,我减掉了几磅体重,我还知道中文里“奇亚籽”三个字该怎么写了。而且,我现在天天上徽信。
2015/12
新IT的理念正在戴尔的终端客户中获得推广,但同时戴尔也看到传统IT领域仍然存在很多需求,一些关键应用将更加依存于传统的、成熟的技术框架。另外,IT基础架构,无论是物理的,还是虚拟的基础架构,对于平台可靠性和性能的要求正变得更高。戴尔发布最新的4路服务器,就是为了更好地满足上述需求。近几年,戴尔企业级业务发展迅猛,即便是在竞争激烈的当代,戴尔的市场表现也非常不俗。在今年第一季度的IDC市场报告中,无论是服务器的销售台数,还是营收市场份额,戴尔都重新回到第一名。
2015/12
抛了这些外号,马斯克给自己的定位是工程师。他认为,“细节决定成败,任何产品的细节一定要做对,这很重要。有一些东西说是好的,不错,和一些棒极了的产品,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所以,你能再多投入一点,使得两者之间的差别得到弥补,我觉得是值得的。”这种专注在特斯拉得以彰显。马斯克试图通过任何一个精细的细节让用户有一个良好的体验。靠近门把手就会自动浮出,它没有发动机、没有变速箱,它完全充电的时间和手机充电一样快。尽管用户未必了解它所有的细节,但他在无意当中意识到很喜欢这辆车。这就是马斯克要的效果
2015/12
谢尔盖进入大学后,不久就对搜索引擎产生了兴趣,他曾独立或与他人合作发表了许多关于信息收集和关键字索引的论文,也曾经写了一些小的测试性程序。1995年3月斯坦福大学的新生欢迎会上,谢尔盖负责带领新来的研究生拉里•佩奇利用周末时间认识校园,这也是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在一次访问中,谢尔盖开玩笑地说:“我们俩都有些令对方厌恶。”两人似乎在大多数课题项目上都持不同意见,但在共同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两人就“在智力上惺惺相惜,成为了亲密的好友”。当时,谢尔盖专注于开发资料探勘系统而佩奇把重心放在了推广从一篇学术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