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人物
2015/12
一方面,他是备受争议的同性恋,死因蹊跷;另一方面,他又是人人仰慕的科学巨匠。他既是聪明绝顶的数学天才,也是著名的逻辑学家和密码学家;他“二战”时期帮助盟军破解了德国的著名密码系统,24岁的他描绘出图灵机模型,并奠定了计算机理论基础;他提出了著名的图灵测试,发表了名为《机器能思考吗》的著名论文,并赢取了“人工智能之父”的美誉。他的一生比电影还要精彩。1956年夏天,一场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召开的会议上,以约翰•麦卡锡和明斯基为代表的一批人工智能学者聚集在一起,他们提议将“人工智能”确立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2015/12
生于法国的乔治斯•多里奥特,每天早晨的同一时间都要穿过波士顿公园,风度翩翩地走向他的工厂。他穿一套黑色西服,翻领上别着法国总统颁发的荣誉勋章绶带,西服前胸口露出的手绢恰到好处,里面穿一件白色衬衫,头戴一顶黑色的翘边帽。多里奥特为人谨慎,即便今天阳光灿烂,他也一如往常地带上一件折叠整齐的外套。由于他把职业生涯奉献给了艰巨的冒险事业,因此,在个人生活中尽量规避风险也就不足为奇了。事实上,他所经营的风险企业,是世界上第一家公开经营的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其总部位于波士顿商业区。
2015/12
如果人们连去哪吃饭、看什么电影都需要大家的帮助再做决定,为何在选择去哪家公司工作、要求多少薪水这样重要的人生问题上,却往往一筹莫展?2007年创建于美国加州的Glassdoor想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难题。通过提供雇主薪资、福利、雇员评价、公司环境等信息,Glassdoor希望能够帮助求职者或者准备跳槽的人找到心仪的工作和公司,而雇主也可以发布招聘信息并且物色最佳的招聘者。看似只是消费点评网站模式在职场领域的移植,但Glassdoor却让求职者、雇主广告商和投资人都趋之若鹜。2015年1月,Glassdoor获得了7 000万美元的F轮融资
2015/12
他好像对全世界都不满,发言总是那么刻薄毒辣:“比尔•盖茨?那可是一种非常有名的病毒!”“只有其他人都失败,才是真正的成功!”“罗马帝国都会垮,凭什么微软不会?”“每当IBM展示他们的大型机速度跑得有多快时,他们往往把自己的数据库扔到垃圾箱里,而使用甲骨文的数据库。”“买微软产品的人是很傻的,他们的产品是25年前他们的祖父编写的!”但他确实是一个天才性的人物,自从1977年创立了“甲骨文”,不过26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软件制造商。所以,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狂人,注定备受争议。
2015/12
50年前的这一周,1947年12月23日午餐时间后不久,数字革命便诞生了。它诞生于新泽西一个细雨淅沥的周二下午,两位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制出了以条状金箔、半导体材料、弯曲回形针为原料的微型装置。实验室同事的眼神中满是惊讶与妒羡,两位科学家演示了这个名为晶体管的新发明,它既可接收电流,还可将电流放大,并作电控开关使用。这场数字革命正在改变20世纪末这个时代,就如同19世纪末那场工业革命带来的改变一样。现如今,硅片上能蚀刻上百万只成本不及订书钉的晶体管。通过这些微芯片,全球的信息与娱乐资讯都能以数字形式被存储与处理
2015/12
在资本寒冬中,互联网企业刮起了合并风。联姻之后,两个CEO共同管理企业,也由此催生出联席CEO制度。但“好景不长”,滴滴与快的、去哪儿与携程、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联席CEO中的一位最终都选择了离开。最近“分手”的一对是58同城的姚劲波和赶集网的杨浩涌。11月25日,58赶集集团在媒体沟通会上宣布:在合并7个月后,杨浩涌将辞去58赶集联席CEO,保留集团联席董事长的职位。集团旗下的瓜子二手车网拆分出去,成为独立公司,由杨浩涌担任CEO。杨浩涌一走,姚劲波无疑成了58赶集最受关注的人。
2015/12
生命不能只有这些苟且,还要有诗和远方。幸运的是,陈年18岁那年,小学最喜欢的女生结婚让他“肝肠寸断”,跑到县城里买了三本书其中有一本《九叶集》,命运的巧合让他看到了《赞美》这首诗,陈年开始喜欢上了诗人穆旦喜欢上了诗歌。如果让2016年的陈年回望当年,他应该看到的不仅有诗,还有远方。陈年和他的凡客不那么急了,甚至他的脾气也好了很多,跟他多年的老员工说陈年以前就是个典型的“既要还要都要”的老板,现在公司的人说,一件事压力有点大,他就主动表示,那我们慢慢做,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多数人的沉默如同共鸣的咆哮,少数派的坚持成就闪亮的招牌
2015/12
当人们对扎克伯格的印象还停留在Facebook创始人上的时候,他却“迷上”了VR(虚拟现实)。一直以来,扎克伯格对虚拟现实技术表现出强烈的兴趣,称之为“下一个重要的计算及信息平台”。扎克伯格认为VR不仅是新的社交平台,还会是智能手机之后的计算平台。“先有PC,然后是网页和手机,而VR和AR会是下一个平台。”换句话说,VR是我们与计算机互动的新方式,与世界互动的新方式。Facebook于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设备制造商Oculus VR,引发了包括谷歌和微软在内的科技巨头斥巨资投资虚拟现实行业的热潮。
2015/12
1月24日,在波士顿去世的马文•明斯基(Marvin Minsky)的身后,有一长排让人肃然起敬的称号:人工智能之父、世界上首个人工智能实验室——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计算机领域顶级奖项图灵奖的获得者、虚拟现实先驱等等等等。但明斯基最重要的遗产,是神经网络技术。没有明斯基,今天大部分的科技应用,或许和你根本无缘。《纽约时报》在讣告中,引述明斯基的同事、计算机科学家艾伦•凯(Alan Kay)的评价:“马文在计算领域中具有罕见的卓识,他把计算机从花瓶般附属机器的定位中解放出来,并意识到计算机的使命,是成为有史以来,人类能力最强大的放大器。”
2015/12
“在别人看来,一个域名只是一个网络应用产品,在我看来,好的域名是有生命的,好的域名应该得到好的归属、好的应用。”许扬解释,这种想法其实并不虚幻,“一个好域名假如得到好应用,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成为大家上网的帮手,就体现了价值,一个好域名没被用好,可能慢慢就作废了,甚至永远不得翻身。”“让域名投资证券化,让域名应用和风险投资结合起来,这是域名领域未来的方向。”按照许扬的设想,域名资产证券化以后,将可以成为普通投资者新的投资产品,进而还可以与风险投资相对接,使证券化的域名资产进一步转化为投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