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5/12
1945年,万尼瓦尔•布什在递给杜鲁门总统的报告《科学:没有止境的前沿》中把科学形容为“会下金蛋的鹅”,并拼出了等式:“更多的基础研究=更多的技术=愈发繁荣=更有能力在冷战时期跟上敌人的步伐”。在这种思潮的催促下,科学技术很快就从自动化、互联网、大数据走进了人工智能(AI)时代,人类社会将愈发“繁荣”并超过“敌人”的步伐。从万尼瓦尔•布什的等式看,如果截止在“=愈发繁荣”处,科学之于人类无异于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如若进一步演算至“=更有能力在冷战时期跟上敌人的步伐”处,科学无疑便是那个“潘多拉的盒子”了。
2015/12
数据主义在极力强调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作用的同时,弱化或者否定了人文主义的价值,该观点在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中可窥一斑。数据主义者认为,宇宙是由数据组成的,任何现象或实体的价值就在于对数据处理的贡献。数据主义把人类归于一种算法,计算机和大数据将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认为只要有了更好的算法,人类这种生物就会自然淘汰。未来,只有1%的人将完成下一次生物进化,升级成新物种,而剩下99%的人将彻底沦为无用阶级!信息将终结人文主义并成为数据宗教。无论这种观点是危言耸听还是人类的必然归宿
2015/12
互联网带我们进入了后领土时代。领土是国家构成的要素之一。我们习惯性地认为只有陆地、领海和领空才是一个国家所要守卫的领土主权,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数据信息已经成为和林木矿藏石油一样重要的国家资源,其重要性远绝不亚于后者。从这个角度看,尽管“数据主权”的概念的利弊仍不明朗,但它使数字空间听上去更类似于领空和领海,一种接近或由物理领土衍生出来的概念。将主权和领土脱钩很难办到,特别是在斯诺登向全世界揭露了一个国家的技术触手可以伸到多远的情况下。但是,更大的教训是,在数字世界中区分国家安全和国际安全也许既不可能
2015/12
这种人为因素“刻意消减安全性”的措施,就好比要求汽车制造商有意制造有缺陷的发动机一样,是严重违反人类道德规范的行为。如果权利可以要求解锁客户数据和设备,必将损害全球数字生态系统的健康,并有可能被最残酷最危险的权利所利用。为了避免让互联网公地产生“哈丁草场”的悲剧,人类有必要制定一个共同监管互联网的规则。无疑,这个规则的制定应该全球化,而执行应该国家化,虽然互联网本质上是一个由国家而非国家行为人组成的公地,但我们有责任确保它是一个自由、开放、平等的公地,对人类起到促进和保护作用。
2015/12
技术集合通过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实现自身建构,像珊瑚礁通过微小生物自己构建自己一样。假如我们把人类活动总括为一类,并把它看成是给定的,我们就可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技术是自我创生的,它从自身生产出新的技术。”这里布莱恩虽然把技术描述成为了某种“无性繁殖”,但仍然承认了“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的事实,它使我们无法忽略人类在技术产生过程中的能动性。无独有偶,凯文•凯利在解释技术的特征时也采用了“人类是技术的生殖器”的类似观点。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人类是技术的催生者,并理所当然成为技术的监护人。
2015/12
AlphaGo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强大,能让当今最顶级的人类围棋选手纷纷落败,自愧不如呢?其实AlphaGo也是人类豢养的,主人是一个叫做德米斯•哈萨比斯的天才少年。哈萨比斯出生于1976年,自幼喜欢棋类和计算机编程,17岁时,他作为主力程序员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主题公园》游戏;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不久之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 Elixir;从游戏界退出后,他回到科研领域,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随后他创办了Deep Mind公司,迄今为止,他在人工智能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2015/12
作为一种技术,与物理世界相比,互联网除了具有连接、去中心化、自由、民主、平等的一些列特征外,其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应该是无阻滞。由于没有了万有引力,自然也就不会产生彼此之间的各种阻力和消耗,继而也就没有远近和距离感。这俨然就是一个无拘无束自由驰骋的世界了。这点与人类思维的的神经系统倒是十分相像。不难想象,倘若将人类的三魂七魄互联网化未尝不是人类精神世界的解放和革命。继而相像,作为信息交互的互联网除了可以承载人类神经系统的信息外,同样能够承载世间万物的的各种信息,使万物具有灵性。互联网时代,我们只须做好三项工作
2015/12
张爱玲说:“呵,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她在《传奇》再版时说的这番话是能准确反映出她年轻时期盼出名的急迫心情的。相比笔墨时代,现在出名的方法手段已不再那么单一了,困难了,比如网红,张爱玲是万万也不会想到的了。网红(网络红人)是互联网造就的一个新名词,也是科技改变世界的一个具体体现,按照大众心理学的解释,网红是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心理相契合的。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在利益的推动下,网络推手和网络红人出于各自的利益结合受众的心理需求联合起来上演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剧。
2015/12
任何东西都有价格。随着货币的出现,市场上所有的东西自然而然地都被标注了价格以方便彼此间的等价交换。市场和工商业者的作用在世界各地得到认可,由于各种货币得到了有效地管理和保护,人们努力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把自己生产的商品与能把其他商品做得更好的人进行交换,各种经济活动也得到了快速发展,进而实现了经济上的全球化。这时,金钱成了我们计量得失的工具,对某些东西收费也成了确保它们能继续得以生产的有效方式,经济学上的盈利动机就像每个人心中的“自私的基因”一样强烈。尽管市场似乎无往不利
2015/12
在习惯了嘀嘀打车之后,大街上又流行起共享单车来了。与传统单车不同的地方是,这些单车并非归自己所有,停在大街小巷的路边上,只要在手机上安装一个APP便可轻易找到单车的存放地,扫一下单车上的二维码或输入车牌号车锁便打开了,骑走就是了。你可以骑它去上班、去购物,或者逛街,完全是你的自由,用完之后只要放在路边锁好就行了,无人干预,当然你是少不得按时支付少许的租赁费的了。从寻车、取车、骑行、还车、锁车到计费和付费,所有这些行为过程都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自动完成的,方便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