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5/12
随着互联网技术出现,互联网就像一把锤子不断敲击解构现有的中心化体制以挣脱现实世界的束缚。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愈来愈“支离破碎”,一个“碎片化”的世界正在形成,中心化世界逐渐消失。这时人类已经意识到中心化体制时代百试不爽的工作模式和社会关系准则愈来愈变得不再适应。于是人们开始思考世界是否一定要有中心,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世界是不是会更合理更具效率呢?面对世界的演变,人类尝试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并试图将区块链技术作为这种思想的载体,人类试图用区块链构建一个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新体制。
2015/12
剑桥分析利用脸书的漏洞收集用户信息并影响美国选举,尽管扎克伯格向公众承认错误并道歉,但用户信息安全问题却日益凸显。此外,由于系统的漏洞和预留后门等引发的黑客攻击和公共安全问题也层出不穷,仅去年爆发的勒索病毒就给全球500多万台电脑造成巨大损失。尤其恐怖的是随着章莹颖案件的曝光,一个令人恐惧的暗网瞬间浮出水面。有别于我们日常使用的标准互联网的暗网采用剥洋葱式的路由技术机理可以隐藏IP从而躲避监管与追踪,让人以无名氏的身份在暗网里从事缺乏道德和法律规范的丑恶活动。“为了钱我可以做任何事。
2015/12
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大数据、云计算乃至人工智能正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生产方式,因而也催生了新的人际信任机制的诞生——区块链。毋庸置疑,在未来的互联网社会中,世界虚拟化与信息复杂化加大人际信任成本,人们无法对网络中虚幻的场景和屏幕对面的事物做到可预测、可依赖、产生信念。应运而生的区块链技术颠覆了传统观点对信任模式的理解即信任的建立基于历史信任积累,如人们对大型权威机构的信任。作为一种分布式记账方式,区块链正在努力尝试着成为新的人际信任机制,为人们提供一种全新的不可篡改的记账模式。
2015/12
技术依附人性呈现善和恶的一体两面。比如枪炮、核弹一旦用于杀戮便背离了维护自身安全的善意而走向作恶,信息技术也是如此。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我们一直被它的“善良”所迷惑——自由、平等、民主、连接、无边界……尽管谷歌宣称“不作恶”,脸书也试图帮助人们实现彼此间的连接与分享,但这都无法阻止人性的善恶仰仗技术手段的释放。因此,必须因循人类道德规范和普世价值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法律规范和技术规范,给互联网套上缰绳,让道德驾驭互联网这匹野马,进而造福人类。面对剑桥分析事件,尽管扎克伯格已经道歉,我们必须说:停止分析!不再推送!
2015/12
人可以相像千里之外千年以前和千年以后的事情,但这并不是说人的大脑由此就可以脱离开脑壳,而是说人的想象力的无限性。人类区别于动物的而成为智人的根本就是人类具有想象力,而动物没有。长期以来,借助科技进步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不断提高,大航海使得人类了解到我们生活在一个球体上而非平面上,太空技术让我们了解了地球之外的空间和进一步的想象外太空的样子。当然,互联网也不例外,它在物理世界之外又映射出了虚拟的世界,以至于我们人未动而心先动,甚至有时让我们搞不清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精神分裂”了。
2015/12
我们受电影和媒体的影响,总会自然和不自然地认为人工智能就是电影中的怪兽、会下围棋的阿尔法狗,或者没有方向盘的自动驾驶汽车,……当然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产物,但它们属于那种让我们心惊肉跳的强人工智能类别(AGI),总有种要取代我们人类或者让我们颜面扫地的感觉,AGI给人的印象不舒服,令人恐惧。其实人工智能并非总是和人类作对,像其他技术一样,更多的还是造福人类的。这里我们要说的首席人工智能官(CAIO),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其职责便是帮助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开展业务,提升企业的运营能力和水平,进而服务客户和社会。
2015/12
扔掉方向盘我们将如何驾驶汽车?可如今大家都在憧憬着自动驾驶时代的来临。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坐在(当然也可以躺着,随便什么姿势都行)一辆足够豪华的汽车里,车顶是透明的,也可以是不透明的,其透明度可以随意调整,而且色调也可以任意变换。车里弥漫着帕瓦罗蒂演唱的《我的太阳》,“多么辉煌那灿烂的阳光,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清新的空气令人心仪神旷。……”总之,车里的情境设定完全取决于你的喜好,让你心旷神怡。除此之外,车子还配备有最先进的通讯系统使得你可以方便连接世界上的任何位置。
2015/12
1945年,万尼瓦尔•布什在递给杜鲁门总统的报告《科学:没有止境的前沿》中把科学形容为“会下金蛋的鹅”,并拼出了等式:“更多的基础研究=更多的技术=愈发繁荣=更有能力在冷战时期跟上敌人的步伐”。在这种思潮的催促下,科学技术很快就从自动化、互联网、大数据走进了人工智能(AI)时代,人类社会将愈发“繁荣”并超过“敌人”的步伐。从万尼瓦尔•布什的等式看,如果截止在“=愈发繁荣”处,科学之于人类无异于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如若进一步演算至“=更有能力在冷战时期跟上敌人的步伐”处,科学无疑便是那个“潘多拉的盒子”了。
2015/12
数据主义在极力强调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作用的同时,弱化或者否定了人文主义的价值,该观点在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中可窥一斑。数据主义者认为,宇宙是由数据组成的,任何现象或实体的价值就在于对数据处理的贡献。数据主义把人类归于一种算法,计算机和大数据将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认为只要有了更好的算法,人类这种生物就会自然淘汰。未来,只有1%的人将完成下一次生物进化,升级成新物种,而剩下99%的人将彻底沦为无用阶级!信息将终结人文主义并成为数据宗教。无论这种观点是危言耸听还是人类的必然归宿
2015/12
互联网带我们进入了后领土时代。领土是国家构成的要素之一。我们习惯性地认为只有陆地、领海和领空才是一个国家所要守卫的领土主权,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数据信息已经成为和林木矿藏石油一样重要的国家资源,其重要性远绝不亚于后者。从这个角度看,尽管“数据主权”的概念的利弊仍不明朗,但它使数字空间听上去更类似于领空和领海,一种接近或由物理领土衍生出来的概念。将主权和领土脱钩很难办到,特别是在斯诺登向全世界揭露了一个国家的技术触手可以伸到多远的情况下。但是,更大的教训是,在数字世界中区分国家安全和国际安全也许既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