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5/12
这种人为因素“刻意消减安全性”的措施,就好比要求汽车制造商有意制造有缺陷的发动机一样,是严重违反人类道德规范的行为。如果权利可以要求解锁客户数据和设备,必将损害全球数字生态系统的健康,并有可能被最残酷最危险的权利所利用。为了避免让互联网公地产生“哈丁草场”的悲剧,人类有必要制定一个共同监管互联网的规则。无疑,这个规则的制定应该全球化,而执行应该国家化,虽然互联网本质上是一个由国家而非国家行为人组成的公地,但我们有责任确保它是一个自由、开放、平等的公地,对人类起到促进和保护作用。
2015/12
技术集合通过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实现自身建构,像珊瑚礁通过微小生物自己构建自己一样。假如我们把人类活动总括为一类,并把它看成是给定的,我们就可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技术是自我创生的,它从自身生产出新的技术。”这里布莱恩虽然把技术描述成为了某种“无性繁殖”,但仍然承认了“人类发明家这个中介”的事实,它使我们无法忽略人类在技术产生过程中的能动性。无独有偶,凯文•凯利在解释技术的特征时也采用了“人类是技术的生殖器”的类似观点。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人类是技术的催生者,并理所当然成为技术的监护人。
2015/12
AlphaGo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强大,能让当今最顶级的人类围棋选手纷纷落败,自愧不如呢?其实AlphaGo也是人类豢养的,主人是一个叫做德米斯•哈萨比斯的天才少年。哈萨比斯出生于1976年,自幼喜欢棋类和计算机编程,17岁时,他作为主力程序员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主题公园》游戏;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不久之后,他创办了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 Elixir;从游戏界退出后,他回到科研领域,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随后他创办了Deep Mind公司,迄今为止,他在人工智能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2015/12
作为一种技术,与物理世界相比,互联网除了具有连接、去中心化、自由、民主、平等的一些列特征外,其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应该是无阻滞。由于没有了万有引力,自然也就不会产生彼此之间的各种阻力和消耗,继而也就没有远近和距离感。这俨然就是一个无拘无束自由驰骋的世界了。这点与人类思维的的神经系统倒是十分相像。不难想象,倘若将人类的三魂七魄互联网化未尝不是人类精神世界的解放和革命。继而相像,作为信息交互的互联网除了可以承载人类神经系统的信息外,同样能够承载世间万物的的各种信息,使万物具有灵性。互联网时代,我们只须做好三项工作
2015/12
张爱玲说:“呵,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她在《传奇》再版时说的这番话是能准确反映出她年轻时期盼出名的急迫心情的。相比笔墨时代,现在出名的方法手段已不再那么单一了,困难了,比如网红,张爱玲是万万也不会想到的了。网红(网络红人)是互联网造就的一个新名词,也是科技改变世界的一个具体体现,按照大众心理学的解释,网红是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心理相契合的。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在利益的推动下,网络推手和网络红人出于各自的利益结合受众的心理需求联合起来上演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剧。
2015/12
任何东西都有价格。随着货币的出现,市场上所有的东西自然而然地都被标注了价格以方便彼此间的等价交换。市场和工商业者的作用在世界各地得到认可,由于各种货币得到了有效地管理和保护,人们努力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把自己生产的商品与能把其他商品做得更好的人进行交换,各种经济活动也得到了快速发展,进而实现了经济上的全球化。这时,金钱成了我们计量得失的工具,对某些东西收费也成了确保它们能继续得以生产的有效方式,经济学上的盈利动机就像每个人心中的“自私的基因”一样强烈。尽管市场似乎无往不利
2015/12
在习惯了嘀嘀打车之后,大街上又流行起共享单车来了。与传统单车不同的地方是,这些单车并非归自己所有,停在大街小巷的路边上,只要在手机上安装一个APP便可轻易找到单车的存放地,扫一下单车上的二维码或输入车牌号车锁便打开了,骑走就是了。你可以骑它去上班、去购物,或者逛街,完全是你的自由,用完之后只要放在路边锁好就行了,无人干预,当然你是少不得按时支付少许的租赁费的了。从寻车、取车、骑行、还车、锁车到计费和付费,所有这些行为过程都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自动完成的,方便得很。
2015/12
信息权力的构成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信息能力代替信息权力成为互联网影响力的最主要特征。互联网技术为信息传播提供了一个更大、更快、更有效率的平台,有利于分散于全球资源的再分配,降低了交易成本。由于网络技术发展,信息转换瞬间就能完成,所有的信息都成为可数字化的,而所有的数字化信息可及时为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所用。在获取信息方面,不同地域存在的巨大差异将会消失。由此可见,互联网时代是信息透明的时代。“透明”照射“黑箱”,必然是黑箱经济的终结。在信任与欺骗之间,互联网时代为众筹模式下的众筹参与者们立下规矩。
2015/12
在《触点管理——互联网+时代的德国人才管理模式》中提到,“一个人如果想要和其他人建立联系,就必须‘接触’他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在互联网时代“能否赢得客户的决定因素并不是雄心勃勃的企划书,也不是装帧精美的用户手册,而是客户在单个触点的“真实时刻”切实的感受。”相传,爱神丘比特的箭有两种:金箭和铅箭。被金箭射中的人会深深地忘我地爱上看见的第一个人;而被铅箭射中的人则会厌恶并拒绝第一个看见的人。可见,爱神丘比特之箭也是充满爱恨情仇的,我们应该努力学会创造“爱的印记”,避免留下“恨的印记”。
2015/12
不可否认,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确实把世界变得越来越平坦了,它消除了物理的关隘和政治的分歧,使以跨地域协作成为可能和现实,实现全球经济一体化,这似乎是一件不争的好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世界是多样性的,正因为有了山河湖泊崇山峻岭各个国家地区才有了屏障和保护,也才有了多种多样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形态,彼此才得以相安无事,虽然技术推动了人类进步,但人类生存的形态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因此,生活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时代的我们在享受互联互通的便利的同时,也要时刻勾画出彼此的数字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