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5/12
作为一种技术,与物理世界相比,互联网除了具有连接、去中心化、自由、民主、平等的一些列特征外,其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应该是无阻滞。由于没有了万有引力,自然也就不会产生彼此之间的各种阻力和消耗,继而也就没有远近和距离感。这俨然就是一个无拘无束自由驰骋的世界了。这点与人类思维的的神经系统倒是十分相像。不难想象,倘若将人类的三魂七魄互联网化未尝不是人类精神世界的解放和革命。继而相像,作为信息交互的互联网除了可以承载人类神经系统的信息外,同样能够承载世间万物的的各种信息,使万物具有灵性。互联网时代,我们只须做好三项工作
2015/12
张爱玲说:“呵,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她在《传奇》再版时说的这番话是能准确反映出她年轻时期盼出名的急迫心情的。相比笔墨时代,现在出名的方法手段已不再那么单一了,困难了,比如网红,张爱玲是万万也不会想到的了。网红(网络红人)是互联网造就的一个新名词,也是科技改变世界的一个具体体现,按照大众心理学的解释,网红是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心理相契合的。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在利益的推动下,网络推手和网络红人出于各自的利益结合受众的心理需求联合起来上演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剧。
2015/12
任何东西都有价格。随着货币的出现,市场上所有的东西自然而然地都被标注了价格以方便彼此间的等价交换。市场和工商业者的作用在世界各地得到认可,由于各种货币得到了有效地管理和保护,人们努力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把自己生产的商品与能把其他商品做得更好的人进行交换,各种经济活动也得到了快速发展,进而实现了经济上的全球化。这时,金钱成了我们计量得失的工具,对某些东西收费也成了确保它们能继续得以生产的有效方式,经济学上的盈利动机就像每个人心中的“自私的基因”一样强烈。尽管市场似乎无往不利
2015/12
在习惯了嘀嘀打车之后,大街上又流行起共享单车来了。与传统单车不同的地方是,这些单车并非归自己所有,停在大街小巷的路边上,只要在手机上安装一个APP便可轻易找到单车的存放地,扫一下单车上的二维码或输入车牌号车锁便打开了,骑走就是了。你可以骑它去上班、去购物,或者逛街,完全是你的自由,用完之后只要放在路边锁好就行了,无人干预,当然你是少不得按时支付少许的租赁费的了。从寻车、取车、骑行、还车、锁车到计费和付费,所有这些行为过程都是在移动互联网上自动完成的,方便得很。
2015/12
信息权力的构成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信息能力代替信息权力成为互联网影响力的最主要特征。互联网技术为信息传播提供了一个更大、更快、更有效率的平台,有利于分散于全球资源的再分配,降低了交易成本。由于网络技术发展,信息转换瞬间就能完成,所有的信息都成为可数字化的,而所有的数字化信息可及时为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所用。在获取信息方面,不同地域存在的巨大差异将会消失。由此可见,互联网时代是信息透明的时代。“透明”照射“黑箱”,必然是黑箱经济的终结。在信任与欺骗之间,互联网时代为众筹模式下的众筹参与者们立下规矩。
2015/12
在《触点管理——互联网+时代的德国人才管理模式》中提到,“一个人如果想要和其他人建立联系,就必须‘接触’他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在互联网时代“能否赢得客户的决定因素并不是雄心勃勃的企划书,也不是装帧精美的用户手册,而是客户在单个触点的“真实时刻”切实的感受。”相传,爱神丘比特的箭有两种:金箭和铅箭。被金箭射中的人会深深地忘我地爱上看见的第一个人;而被铅箭射中的人则会厌恶并拒绝第一个看见的人。可见,爱神丘比特之箭也是充满爱恨情仇的,我们应该努力学会创造“爱的印记”,避免留下“恨的印记”。
2015/12
不可否认,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革命确实把世界变得越来越平坦了,它消除了物理的关隘和政治的分歧,使以跨地域协作成为可能和现实,实现全球经济一体化,这似乎是一件不争的好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世界是多样性的,正因为有了山河湖泊崇山峻岭各个国家地区才有了屏障和保护,也才有了多种多样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形态,彼此才得以相安无事,虽然技术推动了人类进步,但人类生存的形态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因此,生活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时代的我们在享受互联互通的便利的同时,也要时刻勾画出彼此的数字边界。
2015/12
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不需要改变,总有一些公司认为自己强大到永远不可能倒闭,如果一切运转顺利,为何要费力折腾呢?许多公司只有在不得不创新、不得不改变时才会有所行动。换句话说,他们总是等到事情发生后才去探究,然后努力创新,以期待让一切回到原状。可悲的是这往往是悲剧的前奏,这不是创新,而是“苟延残喘”。成功的组织应该未雨绸缪,在事情进展顺利时就谋求主动改变,努力超越现状,当其他组织在勉强维生时,它们却在成长和创新。简单地说,不思考和规划未来的公司是没有前途的。事物总是处在不断变化之中的,即使我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定义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2015/12
人工智能也绝非少数几个数字巨头之事,智能时代将是每个政府、企业乃至个人共同参与的时代。虽然智慧云端势必由少数几个大的企业来构建统一的服务平台,不是也不必要很多企业各自搭建,但作为提供公共服务的智慧云平台仍然离不开众人的参与互动,否则便无智慧可言。另一方面,从终端的使用角度来看,智能终端的研制开发市场将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市场,缺少了终端的接入与使用的情景是不完全的智能社会。正如传真机的出现与发展一样,孤立的一台传真机是无法实现传真的功能的,接入传真网络的传真机数量越多越方便越有力量。
2015/12
机器有部件,企业有部门,我们建立起一套组织的模型,把工作分解成一个个小的单元,比如生产部、财务部、销售部和运营部,并为其设计一套工作流程,以便把输入转化为输出:把材料变成产品,把潜在客户变成客户,把客户的抱怨变成解决方案。也正是如此,我们天然地把企业的业务分隔开来,形成分裂的企业,员工无法了解企业的全貌和参与全局的生产活动。他们会很擅长某一项工作,却与大局失之交臂。他们离客户越来越远,也和企业的整体业务越来越远。在传统企业中,我们确立了严格的制度和流程,以保证员工在高效工作的同时又不影响别人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