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5/04
能容纳数千人的场地,无数的掌声、疯狂的尖叫、光怪陆离的声光效果、有节奏的呼喊此起彼伏……所有这一切都直接点燃了现场热情…… 但,这并不是娱乐圈里的演唱会、见面会现场,也不是时尚秀场,而只是某款新产品的发布现场;台下的观众并不是为了偶像明星而来,他们关注的焦点是汽车、手机、皮包等产品。这些看似冰冷、毫无生命力的产品,却聚集了一群为之疯狂的“粉丝”。他们毫不吝啬对自己钟爱产品、品牌的喜爱之情,乐于分享自己的感受,愿意体验新产品,通过各种渠道不断扩散自己的使用心得,并且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的人。
2015/03
移动互联与社交网络以“人的行为为核心”的信息组织方式,赋予了用户前所未有的力量和权柄。这并不是说单个的用户是强大的,而是说用户结成的网络是强大的。分散的用户因快速、实时、紧密、无处不在的网络连接而成为一个强大的整体,使居于优势地位的企业组织成为相对弱势的一方。这就像希区柯克的经典作品《群鸟》中所呈现的意象:单个的飞鸟是微弱而不起眼的,而无边无际的群鸟聚集一处的疯狂攻击,却可以让小镇里很多原本比“鸟”强大得多的“人”陷入灾难和恐慌。因移动社交网络合为一体的“用户”所拥有的市场权利越来越大。
2015/02
以前,世上还没有全球航海图时,航海家们每次探沟壑都是一次冒险:你沿一片水航行,两岸渐窄,你不知道你正航行在一条海峡上——通向另一片海——还是航行在一条河流上。最笨的法子是这样的:船长指派一个水手,隔一段就捞点水起来喝一口——若是淡水,那就说明他们已经航行到了一条河上;若是咸水,水手就一边恶心干呕自认倒霉,一边跟船长喊:“是一条海峡!”以前,世上还没有手机、电话和视频聊天工具时,女孩子会很愿意相信梦境——就好像睡着时大脑打开一个视频窗口,现场直播意中人的一举一动。湘黔川边境的水手,告别了姑娘坐船去下游,姑娘们就会谈论、探听、做梦。
2015/01
宏碁集创办人施振荣先生早在90年代提出的微笑曲线,为台湾制造业蓬勃发展的时期作了最好的批注。低毛利、高产量的制造能力,曾经为台湾创造许多世界第一,包括笔记本电脑、主板、光驱等。近几年在劳力密集的制造业外移趋势下,台湾厂商不断往曲线的左方(研发)努力,包括深化技术能力、加强专利布局;也有更多企业朝曲线的右方(通路)发展,比如增加业务团队的培训、提高品牌营销的预算等。
2014/11
社交网络工具让我们能以更快的速度接触到更多的人,如果我们愿意,这些工具还能帮助我们进行比较详细的接触。我在Twitter上能接触到9万名粉丝,但是,我该怎么委婉地说呢,他们不是我的朋友。这些新科技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但并无明显迹象显示它们能让我们得以扩展真朋友的数量。布鲁诺•贡萨尔维斯(Bruno Gonçalves)、尼古拉•佩拉(Nicola Perra)和亚历山德罗•韦斯皮尼亚尼(Alessandro Vespignani)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查看了Twitter用户间的2500万次对话,发现人们可能进行几次相互对话的社交网络大概包含100到200人——这又印证了邓巴数字。
2014/11
西班牙巴塞罗那有一个报亭。它诞生于上世纪40年代,是卖报人亚历山大的祖产,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曾是它的主人。在这70多年里,这个报亭“1米都没有挪动过”,就像是这座城市的老朋友。当然,它还不够老,亚历山大说,和巴塞罗那那些留存了上百年的报亭相比,自己这个只能算是小字辈。美国密西西比大学有一个叫胡斯尼的教书匠。他喜欢游历世界,每到一个国家,他总要与当地的报刊亭合影留念。他将这个小小的角落,视为当地文化的一种投射。“有什么是比到其他国家的报刊亭转一转更激动人心的事儿呢?我真想不出其他选择。”他是个怪人,所以人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作Mr. Magazine。
2014/10
事物皆有两面,慕课也有不符合教育特性的地方,比如,离开了教室和老师的管束,学生的自觉性就难以保证了,尤其对于一些成长中的孩子,世界对于他们皆是奇花异草,要求一个孩子把精力专注于某个点上实在有困难,岂止孩子,即使已经有了相对阅历与定力的成年人也同样有问题,这是未来MOOC必须面对的一个命题。此外,人类获得知识的方式多种多样,无论MOOC的情境多么生动逼真也还是无法替代教室中师生间的那种情真意切水乳交融的互动的。其实我最为担心的还是那时每年的教师节该怎么过呢?!
2014/09
曾有研究发现,美国人每天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平均在5小时以上。手机上瘾有害健康,为此,美国《赫芬顿邮报》2013年11月23日载文,盘点出“手机依赖症的15个信号”,如果你有超过一半的症状,说明有潜在的手机瘾。1.视力模糊。长时间盯着手机屏幕容易导致视力模糊和干眼症。2.没有安全感。一旦手机没在身边就会产生莫名的恐惧感。3.频繁发短信。无论工作还是闲暇时,总爱使用手机频繁收发电子邮件或短信,甚至给近在身边的人发。4.头痛。长时间使用手机会引起头痛、疲劳乏力,甚至会导致“老痴”(短时记忆丧失等)。
2014/07
曾经追忆高考的青葱岁月时,吐槽那时能做三角函数,背化学元素表,知道小孔成像等等,而现在就是个文盲,那是时间惹的祸。可是我们曾几何时到陌生地也能摸索找到要去的旅游景点,知道做饭的时候要放多少盐,看电影的时候能够自己判断是不是喜欢,出门判断该穿棉袄还是半袖,熟记最亲的朋友的生日。可现在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不去请教一下专门的APP。就似乎没有这种决断力。发发狠多放半勺盐不会毁了一锅汤的,就算分不清东西南北,动动嘴皮子也能找到路,但是现在你拒绝思考。因为你知道不去做也会有手机帮你做到,人的惰性真是可怕。
2014/07
比如说,软件会让光标消失几秒钟,然后根据用户显示光标的鼠标动作分类,有的人顺时针,有的人逆时针,有人画大弧有人画小弧。瑞弗纳说,软件可以通过建立一个用户对于“挑战”的反应模型,并监控网上办理银行业务或者购物时的行为,就可以在敲击几下键盘的时间内分辨出当前用户是否为登记用户。他认为我们将摆脱大量的密码,比如个人识别号码(PIN码),验证码和其他登陆方法。移动技术方面也进行着同样的进步。触摸行为,包括手指压力、滑动速度和角度、陀螺仪和加速计读数都可以用来鉴定用户身份,柯蒂斯根说:“智能手机有非常多的行为参数可以用于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