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4/05
“众筹”虽然不似智能手机、流媒体一样家喻户晓,但它距离我们日常生活已越来越近。比如,你的一位朋友最近打算开始一个项目,希望你也可以出点钱;又如,你也许经常可以听到类似Pebble智能手表,美剧《美眉校探》破纪录地筹到了多少钱这类的新闻;或者你自己打算做点什么。目前,通过互联网向朋友或者陌生人筹集资金用于创业的活动空前高涨。 而困惑各方的问题是,什么样的众筹活动算得上成功,因为现实情况是,半数以上的众筹并未达到预期目标。美国在线网站的10个项目共向10万支持者筹集了1200万美元。10个项目的成功经验会告诉你如何更好地利用公众构筑的平台筹集资金。
2014/05
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我们所有使用的任何产品都能通过物联网对我们的行为进行感知及预测。比如冬日的早晨,房间能够通过你的智能手环感知到你醒了,于是自动提升房间的温度,关闭安保系统,并贴心地为你煮上一杯咖啡,这靠的就是预计算。隐形的按钮以及其他相关的信息可以使得这些智能设备不仅可以满足你的需求,还能预测你的需求。Google Now就是展现这个技术潜力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你开始使用它时,你的邮件、联系人、日历、社交媒体、浏览记录和位置等信息都会被Google加以利用分析,进而向你推送你身边发生的新闻,或者是你正在看的电视节目的信息。还有一些公司通过追踪用户的日常生活轨迹从而得到他们在不同时间最容易出现在什么地方,跟广告商合作可以实现广告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的精准推送。
2014/04
微博有它的好处,它让信息不再容易被封锁,让言论更加自由,在一些非常时刻总是只剩它能用。但同时,它让我们置身虚妄,如果哪天说句什么话或者摘录了个段子被转发了几万次,你会觉得满大街都在传诵你的名句。赶上个什么事件,人们总是情不自禁投身其中,而且会以为沙漠里的仙人掌都在讨论这事。如果沉迷其中,除了一点点启发和在其他地方也能看到的资讯,你收获的全是情绪;如果你想保持客观冷静,又会在甄别各种消息里花费太多时间。你刷了半天,觉得知道了不少大道小道的消息,结果第二天全忘了,反倒是和朋友的一次长谈、和家人的一次聚餐、和女儿的一次外出,更能触动你。微博的生态和中国社会其实差不多,千分之一的人本来就有点身份和话语权,千分之四的人在用心经营自己,剩下的千分之九百九十都是草民,风吹草动一地沙子,乐观的草会以为自己是风,悲观的草会觉得自己是沙
2014/03
科技作为人类改造自然的手段,已经成为人类肢体和头脑的一种延伸。但她一旦成为人与自然界之间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之后,便逐渐脱离了人类的控制,开始沿自身特点独自发展。最终她对人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以致于在强大效能的技术世界面前,人们在手段和目的的选择中,不由自主的发生了逆转。人们逐渐被强有力的技术世界所支配,人们在某些时候甚至于成了环境的附庸,科技的奴隶。正如马克思所说:“随着人类愈易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易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卑劣行为的奴隶。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我们的一切发现和进步,似乎结果是物质力量具有理智生命而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
2014/02
开启大数据宝藏的第五把密钥是灵敏。灵就是智慧,由于智慧而增强活力,称之为敏,合在一起,就是SMART。国资委把中国企业方向,从做大做强(俗称做恐龙),扭转为做强做优,已有多年。这个优,就离不开灵敏。我个人称做优为做活。这个做活,可以理解为增强企业活力。一是指基业常青,即可持续发展的活;二是指低成本差异化意义上的活(即活而经济);三是指敏捷意义上的活。这是指生产方式意义上的增强活力,针对的是工业病;不同于生产关系上的增强活力。我承认中国的工业化还没有完全完成,因此提反对工业病(僵化迟钝)要慎重,但更看中历史前进方向。大数据最终将引领人们从工业化生产方式,转向更先进的信息化生产方式。
2014/01
Kelly关掉微博的页面,重金属般的音乐还在嘶吼,似乎浏览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浏览微博上大大小小的心情,再然后是QQ、微信……Kelly不知道到底要看的是什么,时间久了你会依赖上这种习惯,潜移默化地想看看别人在干什么,想发条心情告诉别人我去了哪里,就像《后窗》里杰弗瑞那根长长的望远镜。现在Kelly不需要望远镜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偷窥她想知道的一切,而事实是大多时候我们都是旁观者,偷窥的起始只是满足内心的好奇,以旁观者的身份去了解别人的事情,有时还会跟着事件的发展愤愤不平,感叹,伤感。但这毕竟是他人的事情,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旁观还是旁观。
2013/12
这是个古老的问题。为什么成功的科技公司爬到顶点后却难免失足?像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宝丽来(Polaroid)和雅达利(Atari)这类的传奇曾在各自的产业中领先,但最终在自己曾开创的技术领域中败下阵来。这种变化的发生速度正在加快。2008年,移动研究公司(RIM)的黑莓征服了手机产业,公司价值到达800亿美元。但不到5年之后,他们的设备已经过时,股价跌去90%。如今的微软、诺基亚,甚至苹果都要警惕类似的厄运。创造出新颖且有价值的东西是一种突破。不确定性是突破的天性,也带来了挑战。随着公司的成功和发展,不确定性就是敌人。公司设法消除变数,提高效率,找到最好的实践和设计标准,最佳的运营流程。这能让一个公司极其高效地完成当前的业务,但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逃避创新,这将销蚀一个公司的灵魂。
2013/10
从小我就为数字而着迷,尤其是那些难以统计的数字,比如人的一生中有多少时间花在等交通灯上,有多少时间花在排队等候付款上?人在童年时,总觉得时间是一种无限资源,至少看起来如此。可它当然不是。在我们一生的时间分配当中,25年在睡觉、15年在工作、6年在吃饭、1年在上厕所,甚至还有8年的时间在发呆;一生中要花费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刷牙才能杜绝口腔问题,并可以因此延长几周的生命;人的一生中花在接吻上的时间大约是四周…… 当然这些列表上的时间还需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更新。比如,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在生命中的相当大一部分时间里都在和互联网打交道。一项新近的研究表明,目前人一生中至少有五年时间用于上网,更确切地说,是在“网上冲浪”。
2013/10
哪怕是粗略统计,也会发现业界核心理解与认识都可被归纳到几个基础的原点中来,它们即是“信息”“关系链”、“流动”。微信、微博、QQ空间概莫能外。红利收益正是从这三个原点散发出来。就像一个简单的等式,“收益=信息×关系链×互动。”我们可以将这个等式提炼为一句话:“让信息在关系链中流动”,或者是鼓励“让人们讨论你”。 不同特点的网络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差异性,如在微信群和QQ群中 “谁的群多帮忙转发一下”、微博上“有共鸣的人请举手”,都是指向推动更多人群关注、讨论自己希望传递的信息。尤其在早期阶段,人们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网络,所能采取的动作甚至都惊人的一致。被社交网络钟爱的网站与应用,恰恰都是在三个环节中的某一个深入而领先。红利的产生源自于此。
2013/09
它使得软件从“固态”变为“气态”。在台式电脑时代,软件以固态存在,仿佛一块大石头搁在桌上,人们必须在桌边使用软件。这严重限制了人们使用软件的时间和地点,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很开心能够拥有那些“石头”。 到了手提电脑时代,软件以“液态”存在。它存在于好似河道和绿洲的咖啡馆,人们通过Wi-Fi(终端无线互联技术)这个“出水孔”获得。 直至移动智能的到来,软件终于挣脱束缚成为无处不在的气态。与访问“石头”或者在“出水孔”止渴截然相反,我们如今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气态的移动软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