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3/10
哪怕是粗略统计,也会发现业界核心理解与认识都可被归纳到几个基础的原点中来,它们即是“信息”“关系链”、“流动”。微信、微博、QQ空间概莫能外。红利收益正是从这三个原点散发出来。就像一个简单的等式,“收益=信息×关系链×互动。”我们可以将这个等式提炼为一句话:“让信息在关系链中流动”,或者是鼓励“让人们讨论你”。 不同特点的网络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差异性,如在微信群和QQ群中 “谁的群多帮忙转发一下”、微博上“有共鸣的人请举手”,都是指向推动更多人群关注、讨论自己希望传递的信息。尤其在早期阶段,人们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网络,所能采取的动作甚至都惊人的一致。被社交网络钟爱的网站与应用,恰恰都是在三个环节中的某一个深入而领先。红利的产生源自于此。
2013/09
它使得软件从“固态”变为“气态”。在台式电脑时代,软件以固态存在,仿佛一块大石头搁在桌上,人们必须在桌边使用软件。这严重限制了人们使用软件的时间和地点,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很开心能够拥有那些“石头”。 到了手提电脑时代,软件以“液态”存在。它存在于好似河道和绿洲的咖啡馆,人们通过Wi-Fi(终端无线互联技术)这个“出水孔”获得。 直至移动智能的到来,软件终于挣脱束缚成为无处不在的气态。与访问“石头”或者在“出水孔”止渴截然相反,我们如今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气态的移动软件了。
2013/08
谷歌向公众承认,他们一直储存着每位用户曾经键入的每次搜索请求,以及每位用户随后点击访问的每一条搜索结果。看起来这是一件好事:《大数据时代》一书多次描述了疫情蔓延时,谷歌利用这些数据判断出了疫情严重的地区——搜索疫情关键词的人数暴增的地区,并优先进行了救护。这就是大数据带给人们的便利。    实际上,大数据也有其可怕的一面,比如,谷歌记住了你希望忘掉的一切:幽会时订过的汽车旅馆、得过抑郁症、曾经写过的小说。在《删除》一书里,史黛西和费尔玛德并非个例,受到大数据“迫害”的还有无数人,有无法让互联网忘记十多年前细微证据的知名大律师,也有由于在社交网络上抱怨工作无聊而从此失业的英国小姑娘。
2013/07
英国广播公司(BBC)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监视公众隐私的“棱镜”项目进行了解答。根据斯诺登披露的文件,美国国家安全局可以接触到大量个人聊天日志、存储的数据、语音通信、文件传输、个人社交网络数据。文件称,这个名为“棱镜”的项目还可以使情报人员通过“后门”进入9家主要科技公司的服务器,包括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美国在线、Skype、YouTube、苹果。这些公司的服务器处理和存放大量信息,包括个人在社交媒体的私密信息、网络聊天记录、互联网搜索记录。所有涉事公司都否认参与“棱镜”项目,“棱镜”项目的具体运作情况目前仍不清楚。
2013/06
波特认为有效的战略——要有一个独特的价值诉求(就是你做的事情和其他竞争者相比有很大差异)。要有一个不同的、为客户精心设计的价值链。而且在价值链上的各项活动,必须是相互匹配并彼此促进的。“西南航空的低成本模式、戴尔的直销和大规模定制模式为什么难以模仿?因为他们的优势不是某一项活动,而是整个价值链一起作用。”另外,有效的战略要有连续性,“任何一个战略必须要实施三至四年,如果经常对战略进行改变的话,就等于没有战略,而是赶时髦!”
2013/05
金钱没那么管用了,新的指挥棒是什么?研究者发现,驱动人们进行创造性工作的内在诱因在于三个层面:自主性(Autonomy)、掌控力(Mastery)和使命感(Purpose)。所谓自主性,是指他们为自己而做,而非不得不应付的“上头”指令。所以,要将让工作流程变得更加自主。德勤内部的社交网络YAMMER,让咨询顾问“自愿”签到,分享他们和谁见面、讨论了什么、在哪里讨论。想想那些规定必须每周登录几次、否则罚款N元的“知识管理平台”,是不是弱爆了?
2013/04
变形虫般的公司组织不应该轻易让这样的土霸王出现在地方金字塔之上。因为没有公司愿意让不能担当的人来做主管,因此免不了会出现一些比较强势的地方领导人。然而,安排一个人高坐于金字塔之顶的情形,绝不可行。各地负责人在全球组织里,往往是通过积极参与同事间依赖共同价值观所建立的人际组织,来进行领导统御。一旦有这样一个网络存在,多重沟通途径便可开展出来,而公司所有成员便可以相互接触与联系,如此一来,金字塔便不复存在,否则得重新来建。在信息流通并非权威式地单纯由上往下,而是全面开放时,上述的情形更是错不了。
2013/03
“对赌”无非是引人眼球的噱头。关于未来,大家其实都明白,并不是新世界消灭掉旧世界,也不会是旧世界抵抗了新世界,结局只能是一个:融合。 新旧世界的融合是必然,介质是谁却动态无常。 抛开一切“新旧”与“介质”的争议不论,不管是比特还是原子,用户需求才是一切的本源。正如青蛙设计创意副总监刘毅林先生所言,需要打造的是“一个桥梁,帮助用户过河,把用户带到你的品牌、服务或产品面前”。
2013/02
比一台传真机更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答案是:两台传真机。而且,传真机的数量越多,你手中这台传真机的价值也就越大。就如同可视电话一样,孤零零的一台没有任何使用价值。它们的意义,都只能在网络中得到体现。这便是信息时代与前信息时代最不同的差别之一,之前的“物以稀为贵”被已经部分取代。而在这种可见的影响之外,信息时代因为工具的使用给社会造成的影响,依然在一点一点坚固的慢慢显现。
2013/01
生活中充满了进退两难的困境,极富挑战性。高管们也面临着一些经典困境,其中包括:我们应该侧重实验还是效率?个人成就还是团队合作?成本还是质量?像这样的疑问是需要解决的难题,还是有待处理的悖论? 任何难题都会有一个解决方案,无论这个方案是好是坏。解决难题也需要有果决的领导力。而悖论,正如嘉吉公司(Cargill)总裁彭国瑞(Greg Page)给它下的定义:“它涉及到两个相互依存的对立观点。这两个观点都是正确的,但也都不完整。任何一个观点要想取得成果,就绝不可以偏废另一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