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刊首语
2012/02
实际上,企业面临的整个价值创造空间,不只是一个点,一条链,一个平面,一个柱体,而是一个立体的价值球。价值球中,存在着各个企业不同的价值囊的群落积聚,形态纷呈。我们如果只把分析的眼光聚焦到某种人为界定和关注的狭窄链条上的话,则可能忽视了有关企业价值创造的更加丰富的总体图像或者关键背景。
2012/01
数据主动参与决策?对大部分企业来说,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企业的运营中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几乎所有的管理者都知道,这些数据里蕴藏着巨大的金矿。但是,如何挖掘金矿,却又是大部分企业的困惑。因此,一方面数据继续“沉睡”,另一方面,企业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凭感觉和既往经验向前走。在市场发展空间足够大的时候,靠这样的摸索还能生存,但一旦市场竞争加速,这种拍脑袋、凭经验的决策,就有可能带来企业的颓势。
2011/12
一家企业能活多久?对企业家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有些敏感的问题,但同时又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在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中,企业面一临着无数的不确定性,任何变化都会影响企业的命运。1900年入围道琼斯指数的12家企业,绝对是当时叱咤风云的巨掣,但却只有通用电气一家笑到现在。而十余年的财富500强中,将近40%的企业已销声匿迹。中国更是如此
2011/11
在几乎所有的组织里,三个主要问题阻碍了研发与创新活动全球化的努力。第一个障碍本质上是极端政治化的。这是一个一小撮人或人群与公司整体利益不一致的问题。譬如说,很多雇员可能因外协研发而感到直接受威胁—通常这并非没有理由。没有其他活动比创新对于公司的目标和实体更核心了。所以很多雇员,哪怕是并非直接受影响的人担心,一旦这些关键活动也移到国外,就算是一小部分,那就没有什么实质还留在家里了。这些人为因素使得高层受到很多不让转移的压力,尽管有潜在的好处。
2011/10
三国里的第一句话“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用这句话来形容IT企业和计算机,也符合这个规律。合是什么时代?上世纪 60年代,所有的计算都以IBM主机为主,就是合。当时IBM提出一个口号,说,全世界一共需要4家IBM主机就够了,再不需要别的了,因为IBM的主机把所有世界上计算的能力都解决了。70年代之后,硅谷有一群人不信这个邪,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机器,每个人都应该有个IBM。这时候个人计算机的革命开始了,创造了美国的财富,创造了苹果、微软、英特尔等很多今天如雷贯耳的企业,也创造了今天大家所用的互联网、移动通讯,所有这些基础都是跟那场PC革命有关。所以从IBM的合到PC的分,分了30年了,现在又一个合要开始了,这个合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云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