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2017年5月,20国青年评出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新四大发明时,中国人很高兴,歪果仁很服气,但不到一年摩拜卖身,ofo度日维艰,迅速退去光环坠落凡间。共享单车确实烧钱,但这在中国创业圈里很常见,从打车到外卖都干过,雷布斯也语重心长,“创业还是要有烧不完的钱”,只不过共享单车烧得既没品味,也没技术含量,最后还引火烧身,几十亿美元落得这个结局,谁都没想到。以前摩拜和ofo相爱相杀,每到季末就拼数据,现在虽然消停了,但两家公司的日活仍有500多万,在漫天的唾沫星子中保持着足够的用户触点,为什么就不能把优势变为胜势?
2015/12
而到了2013年,人们只能聚焦8秒。人类的注意力正在萎缩,但绝大多数科技产品赖以生存的基础,就是用户的注意力。所以,一个成功产品经理的职责,就是在一个又一个8秒内不断地释放新的刺激点,锁住用户的注意力。这一切细微设计,从医学角度看,简直就是一出悲剧。在正常状态下,人类的眼睛每分钟要眨15到20下,也就是说,每隔3秒钟左右,眼睛有一次不自主的眨眼,这个过程被称为“瞬目过程”。每一次完全的瞬目过程,上下眼睑完全覆盖眼球表面,让泪液均匀分布在角膜和结膜上,保持它们的湿润,并且让眼球得到至少0.2秒的休息。
2015/12
这让震惊世界科技的“间谍芯片”案再生谜团。此前10月4日,彭博社旗下《彭博商业周刊》发表封面深度报道:中国特殊部门通过向超微公司在中国的制造商施压,使其在为超微生产的主板中偷偷嵌入一枚像削尖的铅笔芯尖端一样大小的所谓芯片,而这一伪装成“信号调理耦合器”的芯片随着主板进入超微组装的服务器,销售入近30家美国公司、机构,受影响的包括苹果、亚马逊、一家大银行和政府承包商。报道称,尽管这一芯片非常微小,其包含代码数量也很少,但其却拥有足以发动黑客攻击的存储、网络联通以及计算能力,可以指示服务器开放对外部的修改指令
2015/12
有数十个在线教学,说明黑客如何在公共Wi-Fi上动手脚,其中一些的浏览量达数百万次。最常见的攻击方法称为「中间人」(Man in the Middle)。这种简单的技巧,是在用户的装置和目的地之间拦截流量,让受害人的装置以为,黑客的机器就是因特网存取点。另一种类似但更邪恶的方法,称为「邪恶双胞胎」(Evil Twin)。它的运作方式如下:在饭店房间登入免费Wi-Fi,认为自己连上的是饭店网络。但在附近某个地方,有名黑客从他的笔记本电脑,发射更强的Wi-Fi讯号,并标示饭店名称,骗你去使用它。你为了节省几块钱,而且看到饭店名称,于是不疑有它,连上黑客的网络
2015/12
不久前,一封言辞恳切的公开信传遍网络。写信人是浙江台州的王女士,她家中失窃,亡夫的手机和电脑也在被盗之列。她向小偷致信,表示不会追究现金等财物的去向,只求对方将手机和电脑中的文件拷到U盘里归还。那里面有她丈夫的照片、工作资料,有“他为之奉献过的青春、汗水和心血”,也是5岁女儿接近和了解爸爸的途径。“对我们来说,您拿走的不是普通的物品,而是我们一家人的灵魂安息所在。”令人稍感宽慰的是,警方很快破案,物品归还原主。类似的新闻并不少见,有人焦急地搜寻存有儿子生前录音的手机,有人买了好多块电池给亡母的旧手机续航
2015/12
一夜之间,很多人站了出来,开始反问自己:我到底在社交媒体巨头脸书上分享了多少个人数据?我是否真正授予了这家公司收集和储存这些数据的权力?另外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我是否不经意地将朋友的数据也储存到了脸书的服务器上?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我自己发现的事实让人震惊。在过去的周末里,我尝试找到自己留在脸书上的数据。这很简单,你点击设置,然后在账户设置里点击下载我的数据就行了。大概一个小时后,我收到一封邮件,点开里面的一个链接后,我下载了一个675MB的文件夹,里面以时间排序的方式罗列了我从2007年注册脸书后留下的数据。
2015/12
一个崭新的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对此,我们文化人采取什么态度去迎接它的到来?是拒绝它呢还是接受它呢?是拥抱它呢还是背过脸去呢?实际上,我觉得现在文化人的态度,不见得那么统一。很多人实际上根本还没有领悟到互联网作为颠覆性的一种工具,对整个社会的重大的影响。互联网时代实际上也是一种新的文明形态,跟工业文明既有联系,又有质的区别。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到互联网文明,我觉得要提到这么一个高度来认识。两个文明转化,确实有很多话题可以谈。回顾当年,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古国,中国人对工业文明的到来缺乏思想准备
2015/12
人类使用科技发明创造的机械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想,现在与以前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的科技环境不同了。过去人们只是在从事某项工作时使用到机器,而如今互联网、智能手机这些科技让人们时刻在与机器打交道。回首过去十年,因为这些机器,人类的交流、沟通和行为方式都在发生变化。我试着在书中以科技和哲学的视角去呈现,这些科技如何改变我们人类,其中哪些对我们有益,哪些对我们不利。因为现代科技更新得太快了,人们总是急于接受下一个新鲜的玩意儿,但是在接受之前,却不曾有一秒钟想一想,这是我要接受的吗?
2015/12
泡沫是令人伤感的事物——谎言和乐观想法如同旋涡,掩盖了无数未能实现的渴念。比特币会崩盘,原因就是它理当如此。泡沫总会破裂。原本从事房地产和运动员管理那些人被打回原形,而信奉者会坚持下去,彼此碰面,策划新的市场。这可能要几年乃至十年时间,但区块链狂人脑子里已经设想了整个世界,而他们一定要等到那番景象变成现实才会甘休。我们这些同样活在世上的人则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怀着嫉妒之情。不是嫉妒信奉者可能获得的财富,因为那样的财富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过是镜花水月。我嫉妒的是他们将会体验这一切
2015/12
最后,技术的应用信仰问题。在社会的发展过程当中,信仰不仅是伦理层面的问题,也应该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在文化与道德层面的综合体现。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着诸多的信仰体系,其中就涵盖着技术层面的信仰。对互联网技术的信仰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虽然从客观的角度来看,这种对于技术层面的信仰,会从整体上推动整个技术发展迈向一个更大的发展平台。但是,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没有所谓的善良与邪恶之分,如果在其具体的应用过程当中,缺乏具有适合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来进行指导,那么其所带来的结果将会是极为负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