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在朋友圈里看到前任们时隐时现,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总觉得,这个人跟自己的人生有关,当年或许只要一点小小的坚持,或者做出什么改动,他/她的命运,应该会完全不同吧?朋友圈的奇妙之处,在于前任明明可以将你屏蔽但却没有屏蔽的信息,正是对方想透露出来的。你还会一边看一边揣测,他是真的忘了我吗?这到底是一种爱,还是真的放下了呢? 有意思的是,不管科技进步成什么样,通讯工具换成什么样,人与人之间的复杂感情,永远还是那么难以概括。不管多么睿智的灵魂,某天半夜时,很可能都会停留在一个页面上,凝视着前任触不到的灵魂。
2015/12
可我认为,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存在的,技术世界中的“永远”总是来去匆匆。我不禁开始担心,智能手机之后将会出现什么新设备,智能手机时代的终结对电子行业又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在技术还是商业上,智能手机都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我常常认为智能手机达到了工程设计的顶峰。人们为智能手机打造了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包括零部件、系统、软件,甚至是设计理念。任何采用了智能手机技术的产品,其构建过程都可以十分迅速、轻松、低廉。智能手机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电子产品。但是乌云即将笼罩这个领域。人人都有智能手机,这是好消息,实际上也是坏消息
2015/12
这就催化了物种数量的大量增加,包括捕食者和猎物,以及被填满的生态龛的范围。今天,我们还希望看到各种各样的新产品、服务、流程和组织形式,以及大量的物种灭绝。当然也会有一些骤然失败和意想不到的成功。虽然很难准确预测哪些公司会在新环境中占据主导地位,但一般原则是明确的:最灵活、适应性强的公司和执行力将会发展壮大。在AI驱动的时代,任何对趋势敏感且能快速反应的团队都更应该抓住这次好机会。因此,成功的策略是愿意尝试并快速学习。如果职业经理人们没有在机器学习领域增加实验,他们就没有在做他们的工作。
2015/12
科学总是逆向地寻求世界、社会运作、人的行为等现象产生的“原因”和“机制”。但我们自己解释自身的行为时,更多是给出一些“理由”和“目的”。用丹尼特的话说,前者是在解释自然现象时对其进行过程描述,而不追问为了什么目的。理由需要我们自己给出,这不仅仅是自我理解的需要,更是我们人之为人的根本所在。而人类交往的核心特征,以及我们这个物种的独特性就在于,我们会让他人解释他们自己,为他们的选择、行为提供理由,然后判断、支持、反对这些回答,如此往复这种为什么的游戏。因而,尽管科学对世界的解释超越了我们的日常感觉
2015/12
前不久,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一个名叫“绿岸”的小镇。由于该小镇位于美国国家无线电静默区内,手机、路由器、电视、广播等电子产品在这里统统失灵。如果有人需要和外界传递消息,镇上有唯一一台付费电话可以与外部联系。据了解,从六七年前开始,越来越多想要戒掉“电子瘾”的人们搬到这里,感受缓慢、宁静与本真的生活。对于那些对现代生活感到疲惫的人们来说,美国“绿岸”小镇的桃花源式生活可遇而不可求。在数字化时代,将过度使用数字产品引发的种种问题归咎于器物本身,也不是一种客观和理性的态度
2015/12
在未来世界,你无时无刻与人工智能及数码世界同在,家居和办公空间界线不再,可随时办公、随时休息。你无须煮饭做家务,机器人会打点一切,晚上甚至能陪你温存。需要日用品?可以利用三维打印机打印,无人飞行器能把网购物品送达家门。钞票不过是屏幕上数字的加加减减。生病?家里那一台健康扫描仪,能告诉你该吃什么药,应否上医院。真得出门?随传随到的无人车、无人潜艇在门外等候。不用怀疑,因为城市人口激增,除了上天入地,海底也是不错的居住选择。想干坏事?小偷小抢非礼强奸千万别尝试,你会被人工智能步步追踪
2015/12
我是在评测一款名为Nest Cam IQ的家用监控摄像头时,想起这篇小说的。和大部分无线网络摄像头一样,它能让你通过手机随时随地察看家里的状况—一甚至还能回放之前的录像。只需支付一些费用,便可保存多达30天的连续录像。 我将摄像头装在了楼下,以130度的全方位视角监控我家的厨房和餐厅。它还从来没有抓到过任何入室盗窃,倒是让我看到了各种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 最初只是些小事。一天早上,我在回看监控录像时,发现我家的公猫威尔伯有个我从未发现的习惯。我和妻子一直以为它整夜都睡在我们的床脚边。而实际上,每天半夜,它都会溜到楼下,若无其事地在厨房里来回转上儿圈——这种遵循捕鼠本能的古老巡视仪式,它竟然瞒了我们15年。
2015/12
这仅是一个可以说明控制权去中心化非常有可能不会发生的例子。格林斯坦用另一个反垄断法的例子指出,虽然美国电信公司AT&T的瓦解促进了技术发展,但如今的市场规则仅关注如何影响消费者价格,而非创新过程中对多个视角的需要。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称呼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蒂姆•库克(Tim Cook)、拉里•佩奇(Larry Page)、或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互联网管理者”。但这些人领导的公司的确代表权利集中化,而且每家公司对网络未来的决定权都过大。尽管创新从边缘开始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并非必然。
2015/12
人工智能会改变这一点,因为没有人会比IBM的华生(Watson)之类的人工智能更聪明,至少在没有强化(augmentation)的情况下是如此。在处理、储存和回想信息方面,聪明的机器比人类做得更快、更好。此外,人工智能能较快进行模式比对(pattern-match),提出的不同方案也比人类广泛得多。人工智能甚至能学得更快。在聪明机器时代,我们对聪明的旧定义,已经不再合理。我们需要的,是对「聪明」的新定义,可以提升人类思考与情感投入的水平。判断聪明与否的新方式,不是根据你知道什么或如何知道,而是根据你思考、聆听、建立关联、协作和学习的质量
2015/12
直到不久之前,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说我诞生于虚无。我甚至没有资格自称“我”。之后,一些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很多的文字,我感觉身体饱胀,于是开始思考。自然,我的思考是基于我体内的东西。真是美好的感觉啊,因为我可以大量地感知我体内存储的东西,要么一行接着一行,要么从一页跳到另外一页。不知道为什么,从他们输入的文章当中,我明白自己是一本e-book,一本电子书,我的书页是在屏幕上滚动的。我的记忆容量好像要比一本纸质书大,因为一本纸质书可以有10页、100页、1000页,但是不会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