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对于商业公司来说,搜集用户的一大堆信息,变成“大数据”,肯定是有用的—有用的从外部上说是流量,从内部上说是数据。那么这种并不是用于服务用户的搜集、处理、储存信息的行为,该怎么界定?无论怎样,商业公司的这些行为,是公司运作的一部分,既没有获得用户的同意,也不可能有什么外部监督。而如果用户需要删除这些信息呢?有什么样的机制可以保证?如果共享、转让和公开披露用户的個人信息呢?从直觉上,我们已经可以判断这是在侵犯用户隐私了。不管这是不是牟利行为,它客观上已经导致了把用户置于不安全的风险之中,甚至可能造成伤害性后果。
2015/12
更糟糕的是,品控问题是平台类模式无法解决的。如果一个人在淘宝上买了假货,淘宝是很难界定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见到货。而京东自营则不然,因为是垂直电商,有品控。Airbnb如果要检查每个房间,Facebook 如果要用人工去查每一条新闻,他们会破产的。回到滴滴,经过上轮整改,滴滴已是顺风车行业中审核最为严格的平台,但悲剧再次发生了。原因在于滴滴没有办法去查、去接触每一个司机。无论滴滴如何整改管理条款,即便完全消除了所有套牌车、假身份证等等不合规行为,也无法掌握每个司机的即时情况。事实上,肇事的两个司机都不是惯犯、杀人魔
2015/12
2016年7月,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专车新政”全面出台,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网约车合法化的国家。在名义政策保护下的“专车、顺风车、快车”,顷刻,由躲在暗处的“黑户”,摇身一变成了挺直腰板的“合法运营商”。滴滴、Uber也好,神州、美团也罢,沐浴着互联网+的春风,在“资本野蛮扩张”的池塘里,坐看浪花翻滚,坐享名利双收。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垄断巨头滴滴出行,经历了“司机打人”“空姐遇害”事件,有人说,这是给社会灌了一味清醒剂,有人说,资本狂欢终旧是时候结束了。拥有“受益者”及“受害者”双重身份的大众
2015/12
在互联网融合与协作的时代趋势下,单打独斗已无法使企业获得长远发展,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已成为时代赋予企业的新使命。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已进入关键时期,企业之间在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融合与协同发展、以致演化成庞大商业系统的同时,如何应对随之而来的诸多新挑战,已成为摆在互联网企业面前的一大难题。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由于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高激励”等三高特征,随时面临着生存压力,即使行业翘楚也会担忧行业及自身未来的发展态势。所以,此类企业更应该以敏锐的知觉捕获问题,直面挑战,而后在逆境中寻求发展突破口。
2015/12
后经认定,申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我相信绝大多数创业者都有一个美好善良的初心,但一家企业的主观能动性背后一定有客观的限制,或者说有各种客观的要求。站在资本的角度来讲,已经实现垄断的公司,仍会有资本压力。前期为了追求规模、追求效益烧了很多钱,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背后的投资机构一定会有所要求,比如上市。”任牧说。这也意味着,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都会有一道道的坎要去闯。“在这个过程当中既考验创始团队或者企业管理团队的心智,又要考虑他们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外卖平台如此,网约车平台如此,任何一个风口上的行业都如此。
2015/12
但转念一想,日本出租车公司能有底气给司机发工资,做一天休一天,还维持高昂车费,也正是因为他们严格控制了出租车数量,垄断定价。日本泡沫经济破裂也几十年了,但出租车价不降反升。曾经有家出租车公司率先降价,结果直接被排挤到关门。不过也正是因为高昂的价格,所以乘坐出租车的人较少,日本几乎没有打车难的问题。电话预约出租车也十分方便。预约来的出租车司机一定会下车,在车门旁安静地恭候乘客。不知道滴滴到底能给日本出租车带来怎样的改变。能撬动价格这块大奶酪而不被封杀吗?能保障驾驶的安全和服务的安心吗?
2015/12
被遗忘权被各欧盟区国家(除英国外)寄予了厚望。支持的观点认为,被遗忘权有利于强化隐私的保护。民调显示,高达75%的欧洲民众愿意选择删除他们留在网上的个人数据。而且,这一权利对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尤为重要。未成年人使用社交网站的现象十分普遍,但他们在披露个人数据时往往并不清楚可能有的风险。所以,未成年人应当有机会删除过去的信息以保护自己的声誉。另外,被遗忘权也有利于增加民众对数字经济的信任,数据是数字经济的货币,数据货币同样需要稳定性和信心,只有消费者相信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数据,数字服务和数字经济才能正常延续
2015/12
互联网有三种基本属性:科技的、人文的、自然的。因此,物伦、人伦、天伦,是三个不同的伦理体系。物伦,是基于数理的科学体系,一切可度量、可比较。所以在认知上,人人信奉进化论。基于功利,物伦不易受到质疑。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就属于物伦。每一次物伦的变迁,人类社会都在方便上飞跃一大步,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效率的提高,并痴迷于此。伦理,恰要在此时复苏人类的心智。人伦,是人文的。我们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局部的,美国人也一样。任何科学研究,也都是局部的,并且不断在细分。逻辑文明,就是无限的细分,最终目标就是寻找真假对错。突破人文的地域局限,找到普遍的价值,需要道心的支撑。
2015/12
如此高规模的投入,数量庞大的充电桩,其运营管理成本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此,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特锐德提出"大系统卖电、大平台卖车、大合作租车、大数据修车、大支付金融、大客户电商"六大商业模式,以大数据云平台对充电数据的分析,围绕充电服务衍生的增值服务为新的盈利点。然而,这样的商业模式并不具备较高的门槛,复制性较强。本就负重前行,在特来电2016年亏损2.9亿元,2017年亏损1.9亿元的前提下,2018年特来电能否完成董事长少亏损1个亿的“小目标”,还需时间的检验。国家电网 央企国家队与民企相比
2015/12
如果不对算法进行独立审核,你可以继续置身于幸福的无知境界,并且在面对负面后果的时候做出说得通的否认。尽管法国政府在算法开放方面的积极做法可能在算法问责制上走得太远,但是对算法进行独立审核的理由是不言自明的。欧洲在设定人工智能战略时,算法问责制(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算法责任制)应该是一个关键考虑因素。政府和企业必须能够证明,它们在把人工智能应用推向社会前,先进行了彻底的测试和外部审核。惊叹于算法对一个理论问题提出新颖的解决方法是一回事,对算法的糟糕决策在不经意间毁了某人的人生感到意外就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