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我国还应借鉴欧盟经验,建立被遗忘权,在一定条件下用户有权以通知方式,要求企业删除并不再储存个人信息,这一方式与《侵权责任法》下的“通知—删除”规则精神一致,在实践中并不难以实行。并且对于极端重视个人信息的人而言,是一条重要的救济渠道。阿里巴巴和腾讯掌握了足够多的用户数据,但现有阶段,拥有个人信息数据最多的主体仍是政府。与阿里巴巴等商业机构不同,政府采集、存储、使用、分享公民个人信息,应主要靠法定规范,即“法有授权方可为”。目前尚未看到,政府部门收集、存储、加工和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何等条件
2015/12
区块链的数据虽说很难被篡改,但是只要支持者的算力超过全网总和的50%就可以实现。在以太坊的这次硬分叉事件中,尽管争论激烈:反对者认为“不可篡改”是“圣经”,是区块链的生命;但是支持者认为新生事物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有纠错机制。最终支持者占据了优势,以太币成功实行了硬分叉,一分为二,发展出两种数字货币。讽刺的是,以太坊的出现就是为了防篡改,现在居然自己去改代码。区块链技术的设计理念中极为重要的一项就是数据难以被篡改,从而使得信用得以建立,现在这一神话被打破,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个系统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中心,不可被控制。
2015/12
交易效用指的是实际支付的价钱和参考价格之差,而参考价格是消费者的期望价格。如果是正的交易效用,你会觉得很划算;如果是负的交易效用,你会觉得被人敲了竹杠而感到不快。消费者会迷上交易效用所带来的兴奋感。在面对巨大的折扣时,我们会觉得捡了大便宜,而划算的交易很容易引诱我们购买没有用的商品。但想要断掉人们期待划算交易的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泰勒总结说:“对消费者来说,希望在‘购物节’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是理所当然的,精明的消费者可以从中节省下不少钱。但是,我们不应该上交易效用的当,仅因为东西太划算,就去购买根本不需要的东西。”
2015/12
快到年底,当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词时,我才意识到晚了。我的丈夫对此十分失落:“以后孙子问你:‘奶奶,比特币还便宜的时候你怎么不买?’你如何回答?”我试图挽回尊严,开始刻苦钻研。一个词横挡在眼前:区块链。据说,这是虚拟货币组织形式的本质,有较广泛的应用,因此也有不可限量的价值。2013年,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炒币和挖矿,我没听说过区块链这个概念,只能找一位正在比特币海洋里游泳的朋友求教。“区块链就是一种数据块链条,每个数据块包含前一个的哈希值。” “哈希值是什么?”“是一种散列函数,能够从任何数据中创造出‘指纹’。”
2015/12
不能为了追求方便和快捷,就用打字课取代了孩子们原本的写字课,这对孩子的成长发育没有好处。手写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之外,还能让人放松,舒缓神经。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曾说过,让他感到最舒服的事情,就是拿着笔漫无目的地在稿纸上涂涂写写。这就像东方文化中的书法一样,是一种在书写的过程中获得的愉悦感,东方人认为,练习书法能够让人的心情平静下来,修身养性,提升专注力。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我们的眼睛、思绪总是在各种网页之间穿梭,注意力不断地被分散,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提起笔写写字,让躁动的心安定下来。
2015/12
在目前劳动生产率并没有因为新的技术革命产生质的飞跃,人工智能还未在人类社会全面普及替代人类从事基础生产劳动的前提下,人依然还是现有社会劳动生产的主体。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市场的增长仍然需要依靠新的技术革命、新形态的产品,更具附加值的体验来实现。现有社会条件下,大规模推进共享经济,靠消耗经济存量红利来实现野蛮替代,实体经济终究会有承受不了共享经济裂变的一天。当实体经济怦然倒下,习惯了便宜,不付费,不符合商业规则消费的我们和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都将为这场疯狂的快感买单。
2015/12
黑洞是现代广义相对论中,宇宙空间内存在的一种密度无限大、体积无限小的天体。黑洞的引力很大,使得视界内的逃选速度大于光速。1916年,德国天文学家卡尔•史瓦西(Karl SchwarzschiId)通过计算得到了爱因斯坦引力场方程的一个真空解,这个解表明,如果特大量物质集中于空间一点,其周围会产生奇异的现象,即在质点周围存在一个界面——“视界”。一旦进入这个界面,即使光也无法逃脱。这种“不可思议的天体”被美国物理学家约翰•阿奇巴德•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命名为“黑洞”。科学家猜测,穿过黑洞可能会到达另一个空间,甚至是另一个时空。
2015/12
这些都可以取代教室,打破面对面的讲授方式。会令大学老师担忧的是,未来的研究除非是具有震撼性的创新,否则都可以由人工智能来完成。只要给一个研究题目,即可跨越文字的障碍,瞬间进行文献搜集与整理,选择方法与进行分析更是如鱼得水,弹指间即可完成西方科学典范中的「论文」!此外,商店数量会变少,雇用的人不断缩减,工厂更是如此,许多的服务业也都可以智能化!这些现象在未来廿年中陆续实现,现在我们该如何准备呢?或许更应该问,未来「谁」来运作这个新世界?笔者认为,答案在于「谁能培养出最优秀的下一代?」!
2015/12
很多谷歌人对自己工作的热情都是惊人的。他们的动力来自于一个信仰:创造特别的、改变世界的、酷的东西。为什么行善事的商业模式就不能是好的商业模式呢?难道只关注积极方面不幼稚吗?拉里大力要求的乐观主义难道不天真吗?也许吧。因为技术发展和整个数字世界的两面性我们都不能简单地置之不理。所有崇高的目标都只不过是伪装吗?谷歌全球销售和运营副总裁菲利普-辛德勒说:“一开始人们都说‘这些伟大的目标不过是公关手段,一个谎言,他们事实上只想挣钱’
2015/12
毋庸置疑,比起现代的城市社会,农耕边缘社会允许的个人隐私要少得多。在今天,一个小的农村城镇所允许保留的隐私,也要比大城市的来得少。诗人、小说家,还有社会科学家告诉我们,比起那些如同无名氏一样存在的城市居民,生活在小城镇里的人们或是家庭,就像一本打开了的书,静静地等着别人去认真阅读。诚然,小镇里的人们对隐私的淡定,是因为他们有信心保持对隐私的控制。因为他们处在一个需要面对面交流的世界,在那里不负责任的行为能够被发现,并要求负责。相反,冷冰冰的数据系统,以及无需面对面的信息使用者,往往只能在理论上对别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