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2/10
未来的办公,可能根本无须在办公室进行。随着虚拟团队的盛行,我们正在形成这样一种文化:“工作”意味着你在家里登录所在公司的在线项目管理网站,或者与那些在其本地的共同办公场所里为不同团队工作以及担任不同角色的人员进行协作。企业的“总部”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概念,而不是一栋实实在在的建筑物。并且,随着地理位置重要性的淡化,企业可以聘请最适合的人才而不必考虑他们身处何方。
2012/10
印度有一则古老的寓言,是关于盲人摸象的故事。一个人摸到象腿,认为大象高大壮实;还有一人摸到象尾,认为大象瘦长结实;而另一个摸到象牙的盲人则认为大象润泽光滑。每个人都做出了各自经验范围内正确的判断,但都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 在我看来,IT世界也存在一头大象,它代表着未来即将经历的重大变革。现在的“云计算”、“大数据”及“面向服务架构”等热词不过是盲人对IT这头大象的描述—模糊、有一定道理、比较片面,但都试图描述至今无人真正理解的IT世界的某一方面。
2012/09
不犯错误——非常了不起。如果外包服务商的业务流程能比金融、人力资源或采购流程的效率更高,而成本却比企业内部完成该流程时削减20%到50%的话,就做得相当出色了。而且,企业还能利用这些优势效应,节约劳动力成本并改进流程。现在,企业一般会问外包服务商这样一个问题:“你还能为我提供什么?”
2012/09
谷歌(Google)宣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后,又迎来与英特尔的新盟约;雅虎辞去巴茨;惠特曼入主惠普,她的嘴里还含着那尚未分拆出去的PC部门;在苹果公司iPhone4s推出的第二天,硅谷那位被称为“教主”的人过世了……IT业一直是一个不折腾毋宁死的行业,即便如此,自8月以来发生的种种新闻,依然可以让一个老极客看得瞠目结舌。
2012/09
有一个字眼令亚马逊、Facebook以及谷歌的高管夜不能寐,那就是“移动”。平板电脑和智能电话大行其道,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必将对科技行业的商业模式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网络业务曾颠覆传统业务。但如今,没有哪家网络巨头能免于“移动优先”颠覆者的侵扰。著名的颠覆性网络公司——比如Facebook、谷歌(Google)、Flickr和亚马逊(Amazon)—— 现在也正受到专注于移动业务的公司挑战。
2012/09
诸如Twitter、Facebook与LinkedIn之类的社交网络已经成为颇受人们欢迎的一种生活方式,供亲朋好友(亦或陌生人)一起分享资料和增添生活乐趣。目前,许多企业也希望能够掌握这些渠道以提高员工工作效率、合作共赢与互相沟通的技巧。软件供应商,如思科系统公司、SAP公司、甲骨文公司、微软公司、IBM(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以及Salesforce.com,新创立的企业社交网络平台Yammer等等,同样也希望提供一个社交网络与企业流程的综合平台,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目标定位。
2012/09
比特币的起源十分神秘,这倒是与其网络朋克的形象十分相符。这种货币的理念最初出现在一个叫Satoshi Nakamoto的人于2009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人们猜测他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日本电脑程序员。不过可以肯定这个名字是一个笔名,所以也有许多人认为隐藏在Nakamoto下的可能并非只是一个人。
2012/09
国际化是设法将铁轨铺好,找到衔接的地方,却不是把火车装进别人的货物,抛掉自己的传统。传统从来就不是死的,死的只是我们自己的眼睛。传统永远是活的,只是看你当代的人有没有新鲜的眼睛,活泼大胆的想像力,去重新发现它,认识它。 因此,在全球化排山倒海而来时,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到底我们找不找得到铁轨与铁轨衔接的地方,也就是西方跟东方,现代跟传统,旧的跟新的那个微妙的衔接点;找到那个点之后,大概就可以在全球化的大浪里,找到自己真正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2012/08
目前好像大家都认同一个观点:Facebook是Google的挑战者。事实上,两者一个是搜索引擎、一个是社交网络,开展着性质完全不同的服务。“搜索”与“社交”其实构不成竞争。尽管如此,不知道为什么Google与Facebook之间还是展开着激烈的竞争。原因在于两者在“数据方法”上的根本对立。
2012/08
自动化技术现在已经深入到我们日常的生活中,软件技术又何尝不是呢?许多的科技设备都需要依托最新的软件来运行,我们工程师们几乎整天都在对着软件进行操作,而我们对于这些工业软件又了解多少,是否100%的发挥了工业软件的效用了呢?在工业自动化领域打拼多年的工程师们,往往习惯了一成不变的“硬件式”思考,借用一句俗语“跳出盒子的指南写在盒子之外”,那么对工业软件的分析也许有助于我们跳出已有的硬件“盒子”,工业软件的魅力在于她可以为自动化工程师们打开异彩纷呈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