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2/09
有一个字眼令亚马逊、Facebook以及谷歌的高管夜不能寐,那就是“移动”。平板电脑和智能电话大行其道,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必将对科技行业的商业模式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网络业务曾颠覆传统业务。但如今,没有哪家网络巨头能免于“移动优先”颠覆者的侵扰。著名的颠覆性网络公司——比如Facebook、谷歌(Google)、Flickr和亚马逊(Amazon)—— 现在也正受到专注于移动业务的公司挑战。
2012/09
诸如Twitter、Facebook与LinkedIn之类的社交网络已经成为颇受人们欢迎的一种生活方式,供亲朋好友(亦或陌生人)一起分享资料和增添生活乐趣。目前,许多企业也希望能够掌握这些渠道以提高员工工作效率、合作共赢与互相沟通的技巧。软件供应商,如思科系统公司、SAP公司、甲骨文公司、微软公司、IBM(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以及Salesforce.com,新创立的企业社交网络平台Yammer等等,同样也希望提供一个社交网络与企业流程的综合平台,并以此作为自己的目标定位。
2012/09
比特币的起源十分神秘,这倒是与其网络朋克的形象十分相符。这种货币的理念最初出现在一个叫Satoshi Nakamoto的人于2009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人们猜测他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日本电脑程序员。不过可以肯定这个名字是一个笔名,所以也有许多人认为隐藏在Nakamoto下的可能并非只是一个人。
2012/09
国际化是设法将铁轨铺好,找到衔接的地方,却不是把火车装进别人的货物,抛掉自己的传统。传统从来就不是死的,死的只是我们自己的眼睛。传统永远是活的,只是看你当代的人有没有新鲜的眼睛,活泼大胆的想像力,去重新发现它,认识它。 因此,在全球化排山倒海而来时,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到底我们找不找得到铁轨与铁轨衔接的地方,也就是西方跟东方,现代跟传统,旧的跟新的那个微妙的衔接点;找到那个点之后,大概就可以在全球化的大浪里,找到自己真正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2012/08
目前好像大家都认同一个观点:Facebook是Google的挑战者。事实上,两者一个是搜索引擎、一个是社交网络,开展着性质完全不同的服务。“搜索”与“社交”其实构不成竞争。尽管如此,不知道为什么Google与Facebook之间还是展开着激烈的竞争。原因在于两者在“数据方法”上的根本对立。
2012/08
自动化技术现在已经深入到我们日常的生活中,软件技术又何尝不是呢?许多的科技设备都需要依托最新的软件来运行,我们工程师们几乎整天都在对着软件进行操作,而我们对于这些工业软件又了解多少,是否100%的发挥了工业软件的效用了呢?在工业自动化领域打拼多年的工程师们,往往习惯了一成不变的“硬件式”思考,借用一句俗语“跳出盒子的指南写在盒子之外”,那么对工业软件的分析也许有助于我们跳出已有的硬件“盒子”,工业软件的魅力在于她可以为自动化工程师们打开异彩纷呈的世界。
2012/07
苏格拉底就曾对写作这种最古老的信息技术表示过担忧,他认为用阅读取代记忆可能最终会让我们变得不再聪明。类似的观点也曾在印刷媒体和打字机发明后提出过。事实上,每一项可使书面文字更易产生和更快传播的技术,都伴随着这样的恐惧,即这些技术会在某种程度上使我们的头脑退化。
2012/07
人类的大脑几乎是无限可塑的。人们以前以为我们的大脑网络——头颅中无数神经元之间形成的致密联系——在我们成年之后就基本固定了。但是脑研究者已经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神经系统学教授詹姆斯•奥兹(James Olds)说,即使是成年人的大脑,也仍然是有可塑性的。神经元会会打破旧的联系,形成新的联系。用奥兹的话来说,“大脑能够在高速运行中重新编程,改变自己运行的方式。”
2012/07
在接触大量研究生的科学论文时可以发现,他们材料占有、文献综述的速度之陕、能力之强令人惊讶,但涉及论文核心部分,也就是电脑所不能提供的综合判断部分、创造性部分,却苍白无力,甚至雷同。一开始写论文,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搜索器、某某期刊网、某某数据库,而不是自己的发现和创造性思维。这些搜索器和数据库,就像“木马”一样植入了他们的思维程序内部,渐渐形成一种“搜索器人格”或“数据库人格”。
2012/06
半个世纪以前,即20世纪四五十年代,人们普遍认为,军事领域和科学计算是计算机这个“奇迹”的主要市场,例如天文学。这种观点在当时简直无法抗拒。然而,在我们当中有个别人,实际上是极少数人在当时就提出不同的意见,认为计算机将广泛应用在企业,并对企业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