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这就催化了物种数量的大量增加,包括捕食者和猎物,以及被填满的生态龛的范围。今天,我们还希望看到各种各样的新产品、服务、流程和组织形式,以及大量的物种灭绝。当然也会有一些骤然失败和意想不到的成功。虽然很难准确预测哪些公司会在新环境中占据主导地位,但一般原则是明确的:最灵活、适应性强的公司和执行力将会发展壮大。在AI驱动的时代,任何对趋势敏感且能快速反应的团队都更应该抓住这次好机会。因此,成功的策略是愿意尝试并快速学习。如果职业经理人们没有在机器学习领域增加实验,他们就没有在做他们的工作。
2015/12
科学总是逆向地寻求世界、社会运作、人的行为等现象产生的“原因”和“机制”。但我们自己解释自身的行为时,更多是给出一些“理由”和“目的”。用丹尼特的话说,前者是在解释自然现象时对其进行过程描述,而不追问为了什么目的。理由需要我们自己给出,这不仅仅是自我理解的需要,更是我们人之为人的根本所在。而人类交往的核心特征,以及我们这个物种的独特性就在于,我们会让他人解释他们自己,为他们的选择、行为提供理由,然后判断、支持、反对这些回答,如此往复这种为什么的游戏。因而,尽管科学对世界的解释超越了我们的日常感觉
2015/12
前不久,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一个名叫“绿岸”的小镇。由于该小镇位于美国国家无线电静默区内,手机、路由器、电视、广播等电子产品在这里统统失灵。如果有人需要和外界传递消息,镇上有唯一一台付费电话可以与外部联系。据了解,从六七年前开始,越来越多想要戒掉“电子瘾”的人们搬到这里,感受缓慢、宁静与本真的生活。对于那些对现代生活感到疲惫的人们来说,美国“绿岸”小镇的桃花源式生活可遇而不可求。在数字化时代,将过度使用数字产品引发的种种问题归咎于器物本身,也不是一种客观和理性的态度
2015/12
在未来世界,你无时无刻与人工智能及数码世界同在,家居和办公空间界线不再,可随时办公、随时休息。你无须煮饭做家务,机器人会打点一切,晚上甚至能陪你温存。需要日用品?可以利用三维打印机打印,无人飞行器能把网购物品送达家门。钞票不过是屏幕上数字的加加减减。生病?家里那一台健康扫描仪,能告诉你该吃什么药,应否上医院。真得出门?随传随到的无人车、无人潜艇在门外等候。不用怀疑,因为城市人口激增,除了上天入地,海底也是不错的居住选择。想干坏事?小偷小抢非礼强奸千万别尝试,你会被人工智能步步追踪
2015/12
我是在评测一款名为Nest Cam IQ的家用监控摄像头时,想起这篇小说的。和大部分无线网络摄像头一样,它能让你通过手机随时随地察看家里的状况—一甚至还能回放之前的录像。只需支付一些费用,便可保存多达30天的连续录像。 我将摄像头装在了楼下,以130度的全方位视角监控我家的厨房和餐厅。它还从来没有抓到过任何入室盗窃,倒是让我看到了各种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 最初只是些小事。一天早上,我在回看监控录像时,发现我家的公猫威尔伯有个我从未发现的习惯。我和妻子一直以为它整夜都睡在我们的床脚边。而实际上,每天半夜,它都会溜到楼下,若无其事地在厨房里来回转上儿圈——这种遵循捕鼠本能的古老巡视仪式,它竟然瞒了我们15年。
2015/12
这仅是一个可以说明控制权去中心化非常有可能不会发生的例子。格林斯坦用另一个反垄断法的例子指出,虽然美国电信公司AT&T的瓦解促进了技术发展,但如今的市场规则仅关注如何影响消费者价格,而非创新过程中对多个视角的需要。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称呼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蒂姆•库克(Tim Cook)、拉里•佩奇(Larry Page)、或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互联网管理者”。但这些人领导的公司的确代表权利集中化,而且每家公司对网络未来的决定权都过大。尽管创新从边缘开始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并非必然。
2015/12
人工智能会改变这一点,因为没有人会比IBM的华生(Watson)之类的人工智能更聪明,至少在没有强化(augmentation)的情况下是如此。在处理、储存和回想信息方面,聪明的机器比人类做得更快、更好。此外,人工智能能较快进行模式比对(pattern-match),提出的不同方案也比人类广泛得多。人工智能甚至能学得更快。在聪明机器时代,我们对聪明的旧定义,已经不再合理。我们需要的,是对「聪明」的新定义,可以提升人类思考与情感投入的水平。判断聪明与否的新方式,不是根据你知道什么或如何知道,而是根据你思考、聆听、建立关联、协作和学习的质量
2015/12
直到不久之前,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说我诞生于虚无。我甚至没有资格自称“我”。之后,一些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很多的文字,我感觉身体饱胀,于是开始思考。自然,我的思考是基于我体内的东西。真是美好的感觉啊,因为我可以大量地感知我体内存储的东西,要么一行接着一行,要么从一页跳到另外一页。不知道为什么,从他们输入的文章当中,我明白自己是一本e-book,一本电子书,我的书页是在屏幕上滚动的。我的记忆容量好像要比一本纸质书大,因为一本纸质书可以有10页、100页、1000页,但是不会再多。
2015/12
当这近5千万人的用户数据被泄露给Cambridge Analytica后,后者加上了自己的所谓Psychographic Profiling (心理轮廓)分析工具,可更精准地发送竞选信息及广告,据称成了川普团队2016总统竞选中的一个秘密武器。当这些个人数据被用于政治宣传,很可能就违背了Facebook用户起初同意提供(或采集)个人数据的初衷。这场隐私风波为Facebook带来了不小打击,在公众及媒体舆论抨击下,Facebook市值从2017年最高点削去了近500亿美元——相当于损失了一个Starbucks的市值。而且CEO Mark Zuckerburg还得去美国国会接受质询。
2015/12
自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揭露美国国安局监控全球公民和领导人以来,美国掀起了一场关于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和自由之间的恰当平衡的争论。这场争论最新的焦点是加密技术:科技公司是否应该开发加密用户信息的程序,让除了传送对象之外的所有人——哪怕是政府——都无法读取这些信息。这场争论全世界各国政府和公民都应该关注。毫不奇怪,美国政府国家安全部门反对美国科技公司进行充分加密,指出如果有关部门得不到“后门”——让它们窥探信息的代码——美国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软件工程师将后门称为“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