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不能为了追求方便和快捷,就用打字课取代了孩子们原本的写字课,这对孩子的成长发育没有好处。手写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之外,还能让人放松,舒缓神经。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曾说过,让他感到最舒服的事情,就是拿着笔漫无目的地在稿纸上涂涂写写。这就像东方文化中的书法一样,是一种在书写的过程中获得的愉悦感,东方人认为,练习书法能够让人的心情平静下来,修身养性,提升专注力。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我们的眼睛、思绪总是在各种网页之间穿梭,注意力不断地被分散,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提起笔写写字,让躁动的心安定下来。
2015/12
在目前劳动生产率并没有因为新的技术革命产生质的飞跃,人工智能还未在人类社会全面普及替代人类从事基础生产劳动的前提下,人依然还是现有社会劳动生产的主体。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市场的增长仍然需要依靠新的技术革命、新形态的产品,更具附加值的体验来实现。现有社会条件下,大规模推进共享经济,靠消耗经济存量红利来实现野蛮替代,实体经济终究会有承受不了共享经济裂变的一天。当实体经济怦然倒下,习惯了便宜,不付费,不符合商业规则消费的我们和这个社会中的所有人都将为这场疯狂的快感买单。
2015/12
黑洞是现代广义相对论中,宇宙空间内存在的一种密度无限大、体积无限小的天体。黑洞的引力很大,使得视界内的逃选速度大于光速。1916年,德国天文学家卡尔•史瓦西(Karl SchwarzschiId)通过计算得到了爱因斯坦引力场方程的一个真空解,这个解表明,如果特大量物质集中于空间一点,其周围会产生奇异的现象,即在质点周围存在一个界面——“视界”。一旦进入这个界面,即使光也无法逃脱。这种“不可思议的天体”被美国物理学家约翰•阿奇巴德•惠勒(John Archibald Wheeler)命名为“黑洞”。科学家猜测,穿过黑洞可能会到达另一个空间,甚至是另一个时空。
2015/12
这些都可以取代教室,打破面对面的讲授方式。会令大学老师担忧的是,未来的研究除非是具有震撼性的创新,否则都可以由人工智能来完成。只要给一个研究题目,即可跨越文字的障碍,瞬间进行文献搜集与整理,选择方法与进行分析更是如鱼得水,弹指间即可完成西方科学典范中的「论文」!此外,商店数量会变少,雇用的人不断缩减,工厂更是如此,许多的服务业也都可以智能化!这些现象在未来廿年中陆续实现,现在我们该如何准备呢?或许更应该问,未来「谁」来运作这个新世界?笔者认为,答案在于「谁能培养出最优秀的下一代?」!
2015/12
很多谷歌人对自己工作的热情都是惊人的。他们的动力来自于一个信仰:创造特别的、改变世界的、酷的东西。为什么行善事的商业模式就不能是好的商业模式呢?难道只关注积极方面不幼稚吗?拉里大力要求的乐观主义难道不天真吗?也许吧。因为技术发展和整个数字世界的两面性我们都不能简单地置之不理。所有崇高的目标都只不过是伪装吗?谷歌全球销售和运营副总裁菲利普-辛德勒说:“一开始人们都说‘这些伟大的目标不过是公关手段,一个谎言,他们事实上只想挣钱’
2015/12
毋庸置疑,比起现代的城市社会,农耕边缘社会允许的个人隐私要少得多。在今天,一个小的农村城镇所允许保留的隐私,也要比大城市的来得少。诗人、小说家,还有社会科学家告诉我们,比起那些如同无名氏一样存在的城市居民,生活在小城镇里的人们或是家庭,就像一本打开了的书,静静地等着别人去认真阅读。诚然,小镇里的人们对隐私的淡定,是因为他们有信心保持对隐私的控制。因为他们处在一个需要面对面交流的世界,在那里不负责任的行为能够被发现,并要求负责。相反,冷冰冰的数据系统,以及无需面对面的信息使用者,往往只能在理论上对别人负责
2015/12
解铃还需系铃人,规避“算法歧视”的工作必须由人去做。比如,有些大型IT公司已经成立了道德委员会,这标志着负责任的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有些组织则致力于解决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安全和隐私问题,并推动开源,从而为全社会共享。我们不仅应建构必要的伦理道德规范体系,还应增强智能算法的透明性。正如丹妮拉•济慈•西特伦在其论文《技术正当程序》中所指出的,“鉴于智能算法日益决定着各种决策的结果,人们需要建构技术公平规范体系,通过程序设计来保障公平的实现,并借助于技术程序的正当性来强化智能决策系统的透明性、可审查性和可解释性”。
2015/12
按照一些专家的总结性说法,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狭义人工智能”或称“弱人工智能”阶段。其特点是,我们赋予了人工智能一定的或某些方面的人类能力,赋予它们特定的技能,以便完成特定的任务。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二个阶段,是“广义人工智能”或称“强人工智能”。它同狭义人工智能的最大区别,是它可以得到全面的人类能力,除了有自我学习、自我改进的能力,还能够确定目标,甚至有繁殖的能力——它可以制造很多后代,改进了的、比自己更强的后代。这个阶段何时到来?人工智能界内有少数人认为需要几百年
2015/12
技术也正在加快这样的选择多样性。共享打车服务本来就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一个创新;而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Hyperloop、甚至伊隆•马斯克异想天开的地下高速交通线也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中将这种选择多样性变得更加丰富。这样想来,即使Uber没有出那么多幺蛾子,它对自己品牌的忽视长远看来也是有问题的。因为可以替代它的不仅仅是Lyft或者滴滴出行,还有其他交通服务提供者:不管是在政府推动技术加持下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还是像共享单车或者ReachNow这样的创新者。除此之外,有野心的创新企业们,也许会越来越在“出行组合方案”上寻找机会。
2015/12
粉丝扼腕之余,公众不禁生出疑问:斗士为何抑郁?这已不是首度明星抑郁引发的全民关注级事件。2016年9月17日,演员乔任梁去世的消息迅速占据了各大网站、新媒体和社交网络。当晚,一篇名为《每当抑郁来临,我都为它戴上微笑面具》的微信科普文章的阅读量迅速超过10万+;微博上该话题引发了13.9亿次阅读,65.5万讨论,余音未止。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最新披露的统计显示,该机构的抑郁来访者比例已从两年前的不到五成升至七成以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激烈的竞争环境,使得心理健康日益获得人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