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我们总以为人工智能是在复制人的思维方式。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它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中国最牛的虚拟人物——别人家的孩子,一个勤奋的、听话的、完美的小孩。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2016年3月,AlphaGo在和李世石下围棋的时候,五局只输了一局。它输了的那天,李世石在接受采访和吃饭睡觉,而AlphaGo在干什么?它又独自下了100万盘棋。这又一次完美地诠释了这个时代最悲情、最无奈的那句话: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这是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2015/12
五年后,他在日内瓦TED演说,承认“我错了!”他发现:“社交媒体只在传播错误信息、放大言论,并散播仇恨言论。”他看不到埃及民主开花,反而目击自己国家一步步走回独裁统治。若问:媒体的本质是什么?新闻记者是做什么的?三度获普立兹奖、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佛里曼在台北答复过这个问题:“记者要不偏不倚(without fear, without favorite)。”我们也有过“新闻记者信条”,其中第八条:“新闻事业为最神圣事业,参加此业者,应有高尚品格。誓不受贿、誓不敲诈、誓不谄媚权势、誓不落井下石、誓不挟私报仇、誓不揭人隐私。凡良心未安,誓不下笔。”
2015/12
在资本决定资源的时代,“快”成为唯一的制胜法则,“慢商业”正在变得日益困难。想要通过漫长的精细化运营来实现后发制人,是小蓝单车赢得了口碑却没有赢得市场的原因之一。没有人愿意等待漫长的经营,对于PE和VC们来说,要拿出勇气去和创始人一起加入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赌局,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况且,像小蓝单车这样的公司,还不是行业的独角兽。资本青睐寡头的趋势这些年呈现得越发明显。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资金日益集中到头部企业。一级市场上,创业细分领域的巨头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崛起;网约车的厮杀
2015/12
在互联网上传播的虚假信息,影响了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然,影响程度无法精确估量,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喷子制造厂”(troll farm)——“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付出了巨大规模的恶意努力,试图左右美国舆论。最近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曝光的情况,应该让关心民主体制的所有人深思。这些情况包括,Facebook承认1.5亿美国人(包括Instagram用户)可能看到了至少一条来自这家俄罗斯机构的假新闻,该机构总共投放了3000则付费广告。这一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媒体版图的发展演变。
2015/12
从原始计算机,网络和大规模存储系统渗透到复杂,智能和有点单一的市场实体,这个市场的演变将会影响到超越金融的社会。它会波及到我们存在的每一个方面,那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和市场的健康是密不可分的。虽然很容易做出假设,智能市场的危害可以被忽略,因为我们过去一直都能够解决新事物进展中碰到的问题,但我们必须记住,这样的前提依赖于假设未来与过去有相似的历史。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也可能是例外的,那就是科学技术的过去和未来会有所不同。因此,当我们释放这个令人敬畏的技术“怪咖”时,我们必须不断地对其进行审查和自我评估
2015/12
这个世界怎么能这样呢?我们进化了几百万年,就为了浑身插满管子一动不动地躺那里等死?这好像跟马克思许诺的终极解放有些差距呀,我以为免费鸡蛋才是我们开拓未来的动力呢。虽然说科学是“中立”的,它起到什么作用完全取决于人类自己的选择,可是它的出现、它的发展,就像伊甸园里的苹果一样,人类怎么可能禁得住它的诱惑。现在我们看的电视、上的网、用的iPod,坐的飞机……这一切,其实都是“一小撮”科学家设计发明的,他们越聪明,民众就越白痴。人类的智能,就像人类的财富一样,越来越向金字塔顶尖的一小撮人集中,这真叫我忧心如焚。
2015/12
回不去了,没有科技,生活空间辽阔的日子。我也不想回去,毕竟被抛在人群后面,比身在人群里活得不自在更难忍,这就是无法脱离群体生活的人类。日前到曼谷放假,从机场到市区的地铁上,冷气微弱,窗外阳光直射进来,感觉阳光粒子缓缓渗进皮肤。一出地铁,深吸一口夹杂一点油污和潮湿味的风。到了国外,感官突然全部打开,对周遭一切事物特别敏锐。在原来的生活久了,五感难免迟钝甚至麻木。也许,这是在拥挤的城市和纷扰中,钝化自己的感官是一种自我保护。接上网络的手机传来一则则讯息,当中有不少其实跟自己无关。
2015/12
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共同特征是科技创新居于主导地位,是时代前进的决定性力量。在普遍联系的网络中,国别政策或许能够应对税收、贸易、就业等经济民生问题,甚至移民、反恐等国际敏感问题, 但对日行千里乃至万里的科技创新所带来的深刻变化明显应接不暇。任何基于一时一地的政策,其效应在科技织就的全球系统内往往转瞬消弭于无形。人类的发展史有言在先:凡事皆有两面性,既然有好的一面,就会有不好的一面,矛盾始终存在,只是以何种方式、何种程度相互转换并展现出来而已。那么,科技在显著增进人类福祉的同时是否会带来新的风险
2015/12
一位20年前退休的朋友告诉自己:「所有新东西都不碰,那些年轻人的玩意儿我这辈子也用不上。」他不用手机,不上网,不懂FB、LINE。后来他发现:不用这些科技产品,就变成孤独老人。时光巨轮从不停滞,科技创新在巨轮转动中,把人类带入另一个世界。2000年时,访问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他说:「未来凡是投注大量人力,主宰新科技的国家,将成就非凡;凡是迅速学习适应,使用新信息和知识的人,将大有斩获。」阿里巴巴负责人马云近年来不断演讲出书,说「未来已来」,意思是在分秒中现在已成过去。「过去的30年,我们把人类变成『机器』
2015/12
我们一直能够影响司法体系,但从当众鞭笞被取缔算起,一百八十多年来,我们第一次有权决定某些惩罚的力度:所以,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什么样的力度才是恰当的。我个人已经不再参与公开谴责他人的行为,除非那个人确实对别人造成了伤害。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一定会插手。我有点怀念那种乐趣了。这就像我刚开始吃素的时候,会怀念牛排的味道,但没有预想的那么强烈。不过,我再也无法屏蔽屠宰场了。迈克尔•菲尔迪克在伍德赛德乡村酒吧里说的一些话,常常在我脑海中盘旋,他说:“最大的谎言是‘互联网以你为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