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儿童时期在互联网上看到大量的震撼和耸动的图片和视频,会让人脑发生一种“脱敏”的效应,他们由此对恐怖的事情不再敏感;同时,互联网又无法训练基本的共情能力。在人类的历史上,绝大多数时候,人们是面对面交流的,而人脑也是能够将各种非语言的信息(手势、面部表情、语气、语速等)纳入考虑。而一旦到了互联网上,所有这些非语言的线索都被消除掉了。研究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人从远古时期留下的本能就开始发挥作用:在不确定对方的意图的时候,我们会把他当成威胁。另一方面,研究者还发现,人们在物理上的距离越近,他们就越不会很尖刻。
2015/12
对欧洲银行业来说,它们在2016年面临的是一场无声却令人难以置信的革命。欧洲立法机关已经迫使公共铁路和电信垄断企业开放其基础设施,以开展市场竞争。紧接着,欧洲立法机构颁布支付服务指令,规定银行需要为第三方提供应用程序接口来展示收入和账户余额,但最重要的是可以借助第三方进行转账。人们经常用“银行即服务”来描述这种方式。面对这些以及其他挑战,在分析了现状后,我们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来说,它们有机会成功地抵御新兴的商业模式和强大的竞争吗?这听起来似乎难以置信,但相信的唯一理由是它们在数量和规模有一定的优势,而非质量。
2015/12
在卡拉哈里沙漠的坤桑采集狩猎者中,当两个男人,也许是睾丸激素的刺激,发生了争执,女人就会拿走他们的毒箭,使这些武器不会用来互相伤害。今天,我们的毒箭能够破坏全球的文明也可以灭绝整个人类。现在道德上的模糊不清所造成的代价太高了。因为这一点——而不是因为获取知识——科学家们必须承担高度的伦理责任,非同一般的、前所未有的伦理责任。我希望培养研究生的科学计划能够清楚地、系统地向尚缺乏经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提出这些问题。而且,有时我在想,在我们的社会中,是否妇女——和儿童——最终也将把我们的毒箭置于安全之处呢?
2015/12
如果整个宇宙所凭依的钉子钉错了地方,就用科技把整颗钉子拔出来,钉到别的地方去。但究竟要钉在哪儿?如果寰宇四方均能落钉,我该挑哪里?又为什么该挑那里呢?人文主义的戏剧,多半是以某个令人痛苦的欲望展开。例如,蒙太古(Montague)家族的罗密欧,爱上了凯普莱特(Capulet)家族的朱丽叶,可两家却是世仇,于是双方都非常痛苦。科技对这种情节的解法,就是确保让我们不会有令人痛苦的欲望。如果罗密欧和朱丽叶服个药丸或是戴个头盔,直接把那些对彼此造成不幸的爱意给消灭掉,不就没事了吗?
2015/12
互联网的兴起恰逢其时,助力中国保险业的发展和创新,其推动力主要通过以下四方面体现:提高信息的透明度。相比“看得见,摸得到”的快消品,保险产品相对复杂,一般消费者不易理解,互联网能帮助消费者更好挑选险种。打造去中介化的网络直销平台。线下代理人及中介模式依然是目前国际成熟市场的主流。然而,电商已成为其他行业的主流渠道,保险的线上直销也是发展势头喜人。中国市场较年轻,新平台自然前景广阔。满足更多新的需求。众安等保险科技企业充分发挥敏捷平台、流量大的优势,推出了退货险、航班延误险等创新产品,满足了更多新需求。
2015/12
时至今日,人类社会已经在相对比较和平的环境中发展了许多年,工厂里生产出越来越多的东西。直到某一天,世界上的一部分人发现,我们生产出的某些东西已经远远大于我们的需要,只不过这些东西因贫富不均而分配到了不同的人手中。所以,我们也许不需要生产更多的东西,只需要把已经存在的东西重新分配,就可以让每个人的情况都变得更好,这样,社会也随之发展了。此时,物品的“拥有权”和“使用权”可以分离,拥有一件物品的人和使用这件物品的人可以不是同一个人。这样物资就可以得到更加合理的分配,从而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2015/12
沙德博尔特认为,下一场扑面而来的革命将是关于赋予消费者对其数据的控制能力。考虑到智能手机的处理能力和存储容量不断增加,他相信新的数据收集模式和更为本地化的数据使用不久将更受欢迎。一个例子是美国退伍军人使用的“蓝色按钮”(Blue Button)服务,该服务让个人得以保管和更新自己的病历。沙德博尔特说:“这被证明是真正革命性的一步。我想我们会越来越多地看到这种重新赋权。”按照这一观点,我们可以利用数据来创建一个更智能的世界,而无需牺牲宝贵的权利。如果我们真的相信会有这样一个良性未来,那我们最好抓紧时间去打造它。
2015/12
到现在为止,人类仍然是决策者,人类仍然可以决定使用还是不使用人工智能。也就是说,现在的智能仍然由人工产生,人仍然是主人。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即由人工产生的智能将控制人本身。就技术发展历史来看,这个趋势不可避免。像谷歌这样的技术公司不可避免会成为欧洲文明的终结者。欧洲文明把人推高到至高无上的地步,现在则把人变成了技术的奴隶。或许人们会说,正如今天的反全球化运动一样,总有一天,人类也会起来反技术进步。不过,人类的反抗会是无效的,反技术就会像今天反全球化那样毫无作用。
2015/12
支持付费阅读的读者会认为,任何一篇原创文章的版权都是作者所有的,作者如何处置其知识成果是他的自由。对于没有广告收入、粉丝群体的内容生产者而言,他们可以通过付费阅读的方式让劳动成果直接变现;付费阅读同时也会倒逼作者不断提升其内容水平,如果读者感到读到内容的价值不及支付的价格,很可能就会选择不再关注,作者的盈利自然就会受损;如果读者感到所读内容的含金量远超文章价格,后期还将继续付费阅读。从互联网的发展来看,内容付费将大幅提升作者创作的积极性,也将为互联网创造出更多的优质内容,是一种进步的表现。
2015/12
是否转型,怎样转型,与移动出行平台确立什么样的关系,都需要有审慎的思考和前瞻性的眼光。戴姆勒•奔驰并不是唯一决定做移动出行平台车辆供应商的车企。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著名汽车品牌决定走这条路。但一旦把无人驾驶汽车交给优步,就等于是把用户交到了共享平台手中。这会是他们走向依赖出行平台的第一步。《法兰克福汇报》的报道在结尾写了一则故事。戴姆勒公司首席执行官迪特尔•泽谢(Dieter Zetsche)曾造访硅谷的新兴移动平台企业。访问结束后,他祝对方好运,结果对方吃惊地回应:“好运?恐怕这是你们需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