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技术也正在加快这样的选择多样性。共享打车服务本来就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一个创新;而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Hyperloop、甚至伊隆•马斯克异想天开的地下高速交通线也可能在未来几十年中将这种选择多样性变得更加丰富。这样想来,即使Uber没有出那么多幺蛾子,它对自己品牌的忽视长远看来也是有问题的。因为可以替代它的不仅仅是Lyft或者滴滴出行,还有其他交通服务提供者:不管是在政府推动技术加持下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还是像共享单车或者ReachNow这样的创新者。除此之外,有野心的创新企业们,也许会越来越在“出行组合方案”上寻找机会。
2015/12
粉丝扼腕之余,公众不禁生出疑问:斗士为何抑郁?这已不是首度明星抑郁引发的全民关注级事件。2016年9月17日,演员乔任梁去世的消息迅速占据了各大网站、新媒体和社交网络。当晚,一篇名为《每当抑郁来临,我都为它戴上微笑面具》的微信科普文章的阅读量迅速超过10万+;微博上该话题引发了13.9亿次阅读,65.5万讨论,余音未止。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心最新披露的统计显示,该机构的抑郁来访者比例已从两年前的不到五成升至七成以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激烈的竞争环境,使得心理健康日益获得人们的关注。
2015/12
我们总以为人工智能是在复制人的思维方式。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机器和人类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机器不会疲倦。它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中国最牛的虚拟人物——别人家的孩子,一个勤奋的、听话的、完美的小孩。你在打游戏的时候,他在学习,你在休息的时候,他还在学习。2016年3月,AlphaGo在和李世石下围棋的时候,五局只输了一局。它输了的那天,李世石在接受采访和吃饭睡觉,而AlphaGo在干什么?它又独自下了100万盘棋。这又一次完美地诠释了这个时代最悲情、最无奈的那句话: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这是机器思维和人类思维的一个重大区别。
2015/12
五年后,他在日内瓦TED演说,承认“我错了!”他发现:“社交媒体只在传播错误信息、放大言论,并散播仇恨言论。”他看不到埃及民主开花,反而目击自己国家一步步走回独裁统治。若问:媒体的本质是什么?新闻记者是做什么的?三度获普立兹奖、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佛里曼在台北答复过这个问题:“记者要不偏不倚(without fear, without favorite)。”我们也有过“新闻记者信条”,其中第八条:“新闻事业为最神圣事业,参加此业者,应有高尚品格。誓不受贿、誓不敲诈、誓不谄媚权势、誓不落井下石、誓不挟私报仇、誓不揭人隐私。凡良心未安,誓不下笔。”
2015/12
在资本决定资源的时代,“快”成为唯一的制胜法则,“慢商业”正在变得日益困难。想要通过漫长的精细化运营来实现后发制人,是小蓝单车赢得了口碑却没有赢得市场的原因之一。没有人愿意等待漫长的经营,对于PE和VC们来说,要拿出勇气去和创始人一起加入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赌局,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况且,像小蓝单车这样的公司,还不是行业的独角兽。资本青睐寡头的趋势这些年呈现得越发明显。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资金日益集中到头部企业。一级市场上,创业细分领域的巨头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崛起;网约车的厮杀
2015/12
在互联网上传播的虚假信息,影响了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然,影响程度无法精确估量,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个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喷子制造厂”(troll farm)——“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付出了巨大规模的恶意努力,试图左右美国舆论。最近美国国会听证会上曝光的情况,应该让关心民主体制的所有人深思。这些情况包括,Facebook承认1.5亿美国人(包括Instagram用户)可能看到了至少一条来自这家俄罗斯机构的假新闻,该机构总共投放了3000则付费广告。这一数据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媒体版图的发展演变。
2015/12
从原始计算机,网络和大规模存储系统渗透到复杂,智能和有点单一的市场实体,这个市场的演变将会影响到超越金融的社会。它会波及到我们存在的每一个方面,那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和市场的健康是密不可分的。虽然很容易做出假设,智能市场的危害可以被忽略,因为我们过去一直都能够解决新事物进展中碰到的问题,但我们必须记住,这样的前提依赖于假设未来与过去有相似的历史。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也可能是例外的,那就是科学技术的过去和未来会有所不同。因此,当我们释放这个令人敬畏的技术“怪咖”时,我们必须不断地对其进行审查和自我评估
2015/12
这个世界怎么能这样呢?我们进化了几百万年,就为了浑身插满管子一动不动地躺那里等死?这好像跟马克思许诺的终极解放有些差距呀,我以为免费鸡蛋才是我们开拓未来的动力呢。虽然说科学是“中立”的,它起到什么作用完全取决于人类自己的选择,可是它的出现、它的发展,就像伊甸园里的苹果一样,人类怎么可能禁得住它的诱惑。现在我们看的电视、上的网、用的iPod,坐的飞机……这一切,其实都是“一小撮”科学家设计发明的,他们越聪明,民众就越白痴。人类的智能,就像人类的财富一样,越来越向金字塔顶尖的一小撮人集中,这真叫我忧心如焚。
2015/12
回不去了,没有科技,生活空间辽阔的日子。我也不想回去,毕竟被抛在人群后面,比身在人群里活得不自在更难忍,这就是无法脱离群体生活的人类。日前到曼谷放假,从机场到市区的地铁上,冷气微弱,窗外阳光直射进来,感觉阳光粒子缓缓渗进皮肤。一出地铁,深吸一口夹杂一点油污和潮湿味的风。到了国外,感官突然全部打开,对周遭一切事物特别敏锐。在原来的生活久了,五感难免迟钝甚至麻木。也许,这是在拥挤的城市和纷扰中,钝化自己的感官是一种自我保护。接上网络的手机传来一则则讯息,当中有不少其实跟自己无关。
2015/12
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共同特征是科技创新居于主导地位,是时代前进的决定性力量。在普遍联系的网络中,国别政策或许能够应对税收、贸易、就业等经济民生问题,甚至移民、反恐等国际敏感问题, 但对日行千里乃至万里的科技创新所带来的深刻变化明显应接不暇。任何基于一时一地的政策,其效应在科技织就的全球系统内往往转瞬消弭于无形。人类的发展史有言在先:凡事皆有两面性,既然有好的一面,就会有不好的一面,矛盾始终存在,只是以何种方式、何种程度相互转换并展现出来而已。那么,科技在显著增进人类福祉的同时是否会带来新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