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孤独是人生常态,而莉迪亚的生活呢?既不是现代童话,也不是可怕的地狱。在垃圾袋的包围中度过的那天,已经过去半年了。那段时间,孤独如同一个老虎钳一样牢牢抓住她的心。她坐在电脑前记录下自己的空虚、恐慌、绝望、噩梦和曾长期折磨她如今再次复发的抑郁症,写着她对尽快结束这种状况的渴望。当天,在莉迪亚发出求助信号的论坛上,就有人回复了她。她不再孤独。那是一个陌生人,莉迪亚对此感到高兴。她可以脆弱,可以撒谎,可以成为她想成为的人。被一般人认为是最大痛苦的大城市和网络的匿名性,居然成了她的救赎。
2015/12
R想,万一自己走红了,千万得低调,毕竟自己不像同事老王那样谨小慎微,连副教授被不小心叫成教授都会严肃地纠正过来,R从小到大污点太多,帮人代考过、洗过文、换女友的频率太快次数太多……这些黑纪录的任何一样被扒出来的话,将如何辩解?影响了生活怎么办?生活?到那时候,出版、热销、代言……生活圈子是不是早已经换了?R任自己脑洞大开,恍恍惚惚地坐过了站!慌慌张张往门口挤的时候被狠狠地踩了一脚,他忿忿地想:如果自己红了,谁也没机会推搡自己了吧?最近流量包用完了,这半天没上网
2015/12
在厨房里打开新世界,或是将厨房变成一个更开放的社会空间,是下厨房这样的共享菜谱社区有意无意间做到了的事情。西方研究家庭的社会学家就把家庭厨房看作一个具有强烈社会属性的空间。截至2016年7月,下厨房上的用户总共创建了55.2052万个菜谱。从下厨房积累的大量用户菜谱中,已经可以看到厨房里正在发生的变化。如果统计从2012年到2015年的这段时间内每个月100道最流行的菜谱,提取用户为它们加注的标签以及这个菜谱的跟做量,你会发现“蛋糕”变得越来越热门,而“家常菜”则不再像过去那么受追捧了—4年间
2015/12
与一些经济学家交谈,他们几乎肯定会告诉你,疲弱的生产率增长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灾难。另一方面,舒服地靠在一些首席执行官的豪华轿车的后座上,他们会热情洋溢地诉说新技术正如何改变企业生产率。与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专家谈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喋喋不休地说着我们正濒临一场生产率革命。如果我们达到技术奇点(当电脑智慧超过人类智慧时),生产率增速将呈指数式加快。从那一刻起,电脑超级智能将迅速发现留待发现的一切。正如华盛顿大学计算机学教授、《主算法》一书作者佩德罗•多明戈斯所说,这个主算法将成为人类的最后一个发明。
2015/12
人类的经济史,某种程度上就是技术不断改变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历史。从蒸汽机、热机到电脑都是如此,而近几年最新的变化则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他人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根据经济学的原理,交易成本会限定交易的界限,阻碍交易进行,所以,当信息技术的不发达,高昂的交易成本就会阻碍分享经济的出现,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出现,极大的降低交易成本之后,分享经济则在最近几年飞速发展,并成为一种新的经济趋势。
2015/12
心理学家把这种人多反而降低个体活动积极性的现象称为“社会懈怠效应”。大约一个世纪以前,法国工程师林格曼发现:两匹马一起拉一驾马车,效率并非是一匹马的两倍。这一结果令他感到十分意外,遂将他的调查延伸到人类活动。他让许多人一起拉一根绳子,测量每人释放出的力量。结果发现,两个人一起拉一根绳子,平均每人只投入其力量的93%;如果是3个人一起拉,每人只投入85%;8个人一起拉时就只剩下49%了。与“团结就是力量”的普遍观念恰恰相反,实际上,在群体中,群体成员的努力程度反而较小。而随着群体规模的增大,个体所付出的努力程度会越小。
2015/12
大企业纷纷搭建平台管理供应商、联系客户、方便内部交流和信息共享。 一些为内部专用,但规模最大、最出名的仍是开放平台: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和数字化媒体平台不断扩展,联系着亿万名全球用户。这些开放平台蕴含着可观的客户基础,使企业直接与客户互动,同时打造透明高效的全球市场:消费者只需轻点鼠标,便可获取产品、服务、价格和全球各地供应商的详细信息。减少了中间环节和中介,大幅提高了市场效率。此外,得益于数字化平台,主营数字化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无需实体网点,也能进军新的全球市场。数以百万中小型企业得到新的出口渠道。
2015/12
孩子们应该从几岁起拥有一部手机,什么时候可以使用,什么时候不能使用,有必要设定禁用手机的时间段吗?在家里、课堂上和办公室中,正确使用手机的策略以及它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都是热烈讨论的焦点。尤其是在孩子全天都待在家里的寒暑假,这些问题更是迫在眉睫。手机占据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注意力,通过不断发出铃声和震动,将一天分割成越来越小的碎片。而家庭正是和这种新的交流工具做斗争的前沿阵地。家庭中可能有哪些手机问题和风险,父母们是否找到了解决方案,《明镜周刊》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以及专家们的建议和警告。
2015/12
流行完健身和马拉松,标榜健康和环保的中产阶级下一步该骑自行车上班了吧?跟大多数在创业苦海里熬夜的人不同,张向东是在纳斯达克敲过钟的,然后辞职创办了自行车创业项目700Bike。他是互联网行业里出名的自行车爱好者,有若干辆好车,比如具有欧洲绅士气质的意大利公路车Bianchi、配置顶级的美国公路车TREK、属于街头的自行车fixed Gear。从热气腾腾的互联网世界里告别,加入看似已经风光不再的自行车行业,所以,这是一个“他在纳斯达克敲过钟,却辞去总裁职务,隐居在胡同里造起自行车”这样10万+标题的情怀故事吗?
2015/12
在传统媒体主导的传播环境中,传统媒体确实能在很大程度上预测和影响大选结果。传统媒体主导时代,对于总统候选人而言,“得媒体受众者得天下”。过去的总统大选,传统媒体能通过民调数据形成预测报告,然后将其观点和倾向,通过预测报告和相关新闻报道传达出去。在媒体发展的初级阶段,媒体能对受众产生很大影响,并且因为信息传播渠道的单一和沟通机制的有限,普通受众往往只能通过传统媒体获取信息,这些信息往往又是经过有意筛选的,并且他们难以了解其他受众的想法,由此受众很容易受到媒体观点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