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大约在距今七八百万年前,古猿转变成两足直立行走的人类始祖,到现在人类发展如你我相见这般,说明“适者生存”才是对“进步”唯一的正解。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如同人类进化优胜劣汰。回想人们早期在BBS发帖跟帖,单一的功能却影射人们多样的需求,但通过二十年的发展,这些需求都分别形成了一些功能更为完善的网站,搜索引擎、新闻网站、电子商务、视频站点、交友平台等,此后造就了BAT的辉煌。从农业革命到工业革命再到信息革命,我们从自身的进化变成了通过互联网而改变自己,甚至因高科技控制我们身不由己。
2015/12
津加莱斯教授还有其他一些人认为,我们应回到对法律的原始广义解读,就像1890年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该法案主要是限制政治权力,特别是沿海地区富有公司和个人控制其他所有人和所有事情的能力。这个主题确实正变得更加为人熟知,硅谷正与华尔街和制药巨擘争当政治游说的最大金主,这种角色迄今受到极其轻度的监管任内其监管将会变得更宽松)。欧盟在保护数字权利方面一直比美国积极,可能会继续拓展其在该领域的思维,但哈里斯等活动家认为,这些公司能够而且应该走在监管机构的前面,因为它们可以通过改造产品迅速带来改变。
2015/12
这位美国经济学家曾在他2004年的同名著作中辩称,社会经常受到一些方便假想的支撑,例如认为企业的经营是为了股东利益,而非管理者。政治、金融和学术潮流创造了各自版本的“真理”,而不管现实如何。加尔布雷斯写道:“没有人特别有错;人们就是喜欢那些方便相信的事情。”风险在于,技术突变可能被视为我们这个时代第二个巨大的“无罪欺诈”。颇有希望的新技术(与全球化一样)能够带来巨大好处,这点很难质疑。能源、交通和医疗是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向好的方向转型的其中3个行业。但是,此类新技术还会威胁很多成熟行业、市场和就业。
2015/12
一只乱跳舞的蜜蜂可能会给整个蜂群带来灾难的后果。但我们仍要乐观,因为我们坚信:在互联网的驱动下,这种愚蠢一定会被群体智慧所修复。当下,互联网的威力只发挥了一点点。互联网未来,应该还将继续推动人类走向大统一,那样一来人类可真正地走到一个里程碑的时刻了。人类在互联网上存在的最大意义,可以归结为人类几千年来,所有科技发明的综合体,这个科技综合体,将让人类彻底走出相互残杀困境,进入一个精神高度文明,物质高度丰富的美好世界。因为互联网是人类共同发展的机遇、人类共同进步的希望,也是人类共同需要承担和完善的责任。
2015/12
最近,大部分的脑机交互科技都着力于改善瘫痪或患有严重行动缺陷的病人生命质量。近期,人机交互领域有多项科技成就发表。比如,匹兹堡大学研究人员运用大脑中记录的信号控制机器人手臂。斯坦福研究者能从瘫痪病人的大脑信号中获取动作意图,令患者可以操作无线写字板。同时,一些有限的虚拟感觉可以被传回大脑中。对于我们主要的视觉和听觉,视觉严重受损的患者早期使用的仿生眼球,早已进入商业运作。目前升级的版本正在接受人类的检验。另外,人工电子耳蜗已经成为最成功和普及的仿生植入——全球超过30万用户都在使用这项植入恢复听力。
2015/12
希望它是万能钥匙,希望它是铝制的天才,希望一个设备就能集科技、便携、时尚于一体,希望它能满足通用计算技术的所有幻想。但真正的聪明人不会用同一种工具干所有的事情,而是会为不同的用途找到最顺手的工具。用一个可以运行软件的触屏设备来完成所有的工作正开始变得荒谬可笑。诺基亚3310并不能解决移动通信、计算、数字时尚或是其他领域未来发展的问题——我们曾以为苹果手机可以——但它可以简简单单地做自己:做多样化的技术生态系统里的一份子。诺基亚设备的前景不在于这款设备,而在于它所代表的那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
2015/12
作为一个哲学家,我并不想对网络的特定应用有所褒贬。我的问题是更加思辨性的:如果网络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中心,如果它成为了“第二人生”的开发者们所设想的样子,成为了哈佛大学肯尼迪管理学院院长约瑟夫•奈依(Joseph Nye)口中的“不可抗拒的另类文化”,如果网络允许我们拥有一个虚拟的第二生命,如果我们花很大比例的时间生活在电子空间中,那么我们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超人”或“次人类”吗?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这种可能:当我们进入电子空间而放弃带有情绪和直觉的、有喜怒哀乐的、有实在性的自我,去追求人类从未有过的超凡的自由
2015/12
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在网上所表现出来的是与现实生活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真是这样的吗? 一个箱子,一只老鼠,一根操纵杆。每当小老鼠扳下操纵杆,一道电流便顺着一条细微的电极释放出来,去刺激它前额中部的某个部位。那感觉是如此的舒服,让小老鼠不停地去扳动操纵杆。研究者们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位于大脑前额的愉悦反馈神经中枢;通过这些刺激,小老鼠体验了一次又一次幸福的快感。 然而对于人类而言就没有这样的一道电闸,可以拉起摁下,从而能体验到幸福滋味。对此人们还得说句谢天谢地。因为那只老鼠在这场幸福测试中差一点儿就死掉了。
2015/12
讲到“科技转型”,首先应该探讨背后的驱动力。科技本质上没有转型的动力,毕竟自行车不会自动变成汽车。正确的说法是,在人类知识增长、科技日新月异的硬趋势背后,有人类的创意和巧思为引擎。举例来说,古文字、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活字印刷、近几十年的数字技术都是识字率增加的主要原因,足以说明第1章提到的线性变化。全球人口从大多数目不识丁,到如今的高识字率,就如民主日益普及一样,并非周期性变化,而是持续上升。随着知识的不断积累,科技不断进步,人类相互沟通与合作的能力也提高了。知识与沟通相辅相成,带动科技出现几何增长,掀起滔天巨浪
2015/12
互联网的出现已经急剧地改变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环境。互联网提供多样的选择性和可能性,但同时也带来那么多的不确定性,甚至恐惧感。互联网会引领人类走向光明,还是诱惑人类陷入黑暗?对很多人来说,这已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1990年代互联网出现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在西方,互联网几乎被视为新的全能者,赋予每一个人充分的自由、解放仍然愚昧的人们、驱逐专制而实现普世民主。当时人们觉得,人类一切美好的理想,似乎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得以实现。的确,在互联网出现之后,世界发生了巨变。信息以极其廉价和前所未有的速度,到达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