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不再复刻美国。在人工智能这个被视为未来竞争关键因素的技术领域,中国人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径。近日,《纽约时报》发文对比了中美两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水平,认为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美国已经不再具备战略性垄断优势。与此同时,文章称赞了中国企业在人工智能商业化取得的进展,并认为百度将成为人工智能的全球领导者。被一向以科技霸主自居的美国人夸奖,中国人似乎还有些不适应,但这种情况今后只会更多。以人工智能领域为代表,中国企业正以令人惊讶的发展速度与成果,一步步改变着世界科技的秩序与格局。
2015/12
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它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然而,只是在不到一个世纪以前,科技革命大发展,人工智能从虚构变成非常合理的现实。大家普遍认为,英国数学家和二战电码译员阿兰•图灵,是1950年首批提出机器会思考的人之一。他甚至创建了图灵测试,以测定机器像人一樣“思考”的能力,该测试迄今仍在使用。虽然他的想法在当时受到嘲笑,却推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人工智能”一词也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图灵死后,为公众所了解。美国认知科学家马文•明斯基,接过人工智能火炬,于1959年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创建了人工智能实验室。
2015/12
如果看到机器人的内部,就会发现它们的组成元件其实并没有性别之分,正如马达、齿轮也没有男女之分一样。性别机器人终究无法代替人类,不仅是情感方面,它们也无法完成繁衍后代的艰巨任务。那机器人的性别意义到底何在呢?机器人的性别似乎只存在表象上,但我们也不该低估外表的影响力,就像帅哥、美女总是会吸引大众的目光。研发拟真机器人的目的在于通过追求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性,反过来了解什么是人类的本质。也就是说,当机器人模拟人类到了极致之后,那些机器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的部分,就是我们人类无法被取代的独特本质。
2015/12
问及著名的左翼思想家Matt Bruenig的想法时,他解释说,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不应该试图阻止自动化。“机器人的问题不在于它们的制造和应用——实际上这对生产力有好处,”他说。“问题是它们属于富人,这意味着流向机器人的收入会流向那一小撮富人”。换言之,只要机器人创造的繁荣惠及面广泛,那这些杀死工作的机器人就是好的。乐施会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八位最富有的人占世界人类财富的一半。想象一下,如果自动化加速,这份数字会是什么样子。在某种程度上,一小撮亿万富翁可以控制接近百分之百的社会财富。
2015/12
孤独是人生常态,而莉迪亚的生活呢?既不是现代童话,也不是可怕的地狱。在垃圾袋的包围中度过的那天,已经过去半年了。那段时间,孤独如同一个老虎钳一样牢牢抓住她的心。她坐在电脑前记录下自己的空虚、恐慌、绝望、噩梦和曾长期折磨她如今再次复发的抑郁症,写着她对尽快结束这种状况的渴望。当天,在莉迪亚发出求助信号的论坛上,就有人回复了她。她不再孤独。那是一个陌生人,莉迪亚对此感到高兴。她可以脆弱,可以撒谎,可以成为她想成为的人。被一般人认为是最大痛苦的大城市和网络的匿名性,居然成了她的救赎。
2015/12
R想,万一自己走红了,千万得低调,毕竟自己不像同事老王那样谨小慎微,连副教授被不小心叫成教授都会严肃地纠正过来,R从小到大污点太多,帮人代考过、洗过文、换女友的频率太快次数太多……这些黑纪录的任何一样被扒出来的话,将如何辩解?影响了生活怎么办?生活?到那时候,出版、热销、代言……生活圈子是不是早已经换了?R任自己脑洞大开,恍恍惚惚地坐过了站!慌慌张张往门口挤的时候被狠狠地踩了一脚,他忿忿地想:如果自己红了,谁也没机会推搡自己了吧?最近流量包用完了,这半天没上网
2015/12
在厨房里打开新世界,或是将厨房变成一个更开放的社会空间,是下厨房这样的共享菜谱社区有意无意间做到了的事情。西方研究家庭的社会学家就把家庭厨房看作一个具有强烈社会属性的空间。截至2016年7月,下厨房上的用户总共创建了55.2052万个菜谱。从下厨房积累的大量用户菜谱中,已经可以看到厨房里正在发生的变化。如果统计从2012年到2015年的这段时间内每个月100道最流行的菜谱,提取用户为它们加注的标签以及这个菜谱的跟做量,你会发现“蛋糕”变得越来越热门,而“家常菜”则不再像过去那么受追捧了—4年间
2015/12
与一些经济学家交谈,他们几乎肯定会告诉你,疲弱的生产率增长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灾难。另一方面,舒服地靠在一些首席执行官的豪华轿车的后座上,他们会热情洋溢地诉说新技术正如何改变企业生产率。与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专家谈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喋喋不休地说着我们正濒临一场生产率革命。如果我们达到技术奇点(当电脑智慧超过人类智慧时),生产率增速将呈指数式加快。从那一刻起,电脑超级智能将迅速发现留待发现的一切。正如华盛顿大学计算机学教授、《主算法》一书作者佩德罗•多明戈斯所说,这个主算法将成为人类的最后一个发明。
2015/12
人类的经济史,某种程度上就是技术不断改变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历史。从蒸汽机、热机到电脑都是如此,而近几年最新的变化则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他人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根据经济学的原理,交易成本会限定交易的界限,阻碍交易进行,所以,当信息技术的不发达,高昂的交易成本就会阻碍分享经济的出现,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出现,极大的降低交易成本之后,分享经济则在最近几年飞速发展,并成为一种新的经济趋势。
2015/12
心理学家把这种人多反而降低个体活动积极性的现象称为“社会懈怠效应”。大约一个世纪以前,法国工程师林格曼发现:两匹马一起拉一驾马车,效率并非是一匹马的两倍。这一结果令他感到十分意外,遂将他的调查延伸到人类活动。他让许多人一起拉一根绳子,测量每人释放出的力量。结果发现,两个人一起拉一根绳子,平均每人只投入其力量的93%;如果是3个人一起拉,每人只投入85%;8个人一起拉时就只剩下49%了。与“团结就是力量”的普遍观念恰恰相反,实际上,在群体中,群体成员的努力程度反而较小。而随着群体规模的增大,个体所付出的努力程度会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