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我相信你可以通过任何你热衷的方式赚钱,并且不依靠政府或大型企业,这是史无前例的,只要有互联网连接就可以做到。激情才是你可以依赖的东西,一旦发现了你的激情所在,你做什么工作都是极好的。当你精于你所做的,技术已经消除了所有可能阻拦你的屏障。资金不再是起步的障碍。金融是为那些知道如何得到它的人而存在。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哪段时间你可以像今天这样主宰自己的生活。在过去的几年中,七项创新的出现已经完全改变了规则。我把这些创新叫作七大颠覆性技术。因为这些技术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5/12
拥有特定目标的机器通常也会拥有其他属性,比如,我们在讨论有生命的物体时常说到的:保证自己的生存。对于机器来说,这种属性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由人设计的。这个目标是一种逻辑上的必然,因为如果它死掉,就无法完成最初安排的目标了。如果我们开发了一套仅仅用来端茶递水的智能机器,它很可能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采取一系列极端手段,确保目标能够完成。比如,让自己的关机键失灵,或者干掉干扰它执行任务的人。如果我们不够谨慎,很可能面临一场全球性的“国际象棋比赛”:以真实的世界为棋盘,对抗意志坚定的、目标与人类有冲突的超级智能机器人。
2015/12
四个多世纪前,威廉•莎士比亚的一句“整个世界是一座舞台”如今言犹在耳,只是这句话在当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显真实。如果你有话要说,无论是通过博客、研讨会、一本书、一首歌、一个剧本、一次布道,或者是一出戏剧,你都身至舞池;如果你有东西要卖出,无论是一对一销售,还是一对多的公众行销,抑或是通过互联网,同样,你是在舞台上。但是这个舞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拥挤,如果仅仅是站在上面而灯光却没有在你身上聚焦,或者台下观众席空空如也,一切毫无意义。我希望帮助你驾驭属于自己的舞台,并赢取远远超乎你想象力之上的关注。
2015/12
在今年3月,Moo又推出了一款名为Monogram的手机App,它允许用户添加自己的个人信息及作品集,制作成一个电子名片,之后再通过电子邮件或手机号码分享给对方。“这样就像在给对方讲自己的故事,向对方展示一个更鲜活立体的自己,而不是像传统名片那样传递冷冰冰的信息。”詹宁斯说。在中国经商的米凯利尼注意到,不少中国人开始用微信二维码取代名片:一方用智能手机扫描另一方生成的微信二维码,便可快速添加对方的微信账号。米凯利尼说,这种相识方式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添加对方账号后,将确保你能长期与对方取得联系。
2015/12
这条存在“种族歧视”意味的段子,被她170名“粉丝”中的一人推送给了一个拥有1.5万名“粉丝”的传媒记者。就这样,在她关机飞行的11个小时里,这条消息闪电般地扩散,点击量成了推特之首。在她完全没有能力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人们开始疯狂地“人肉”贾斯汀的私生活,骂她、诅咒她,希望她的公司开除她。她的公司为了自保,也在推特上发表声明,在没有和当事人进行任何交谈的情况下,就解雇了她。是的,就在她睡觉的时候,亿万的陌生人正在为摧毁她的生活而狂欢,她为这句自以为是的“美式幽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2015/12
中国传统银行数字化程度处于世界领先,银行业的IT支出即将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三(Gartner2015报告,前两名为美国与日本)。众多银行正迅速升级服务形式以及业务种类。例如,推出银行网站和手机应用软件,为客户提供更多管理财富与账户的途径。然而,银行往往是在现有基础设施上新增数字化功能。而在电子商务、社交媒体创新以及金融科技(FinTech)弄潮儿的引领下,纯数字银行日益引发关注。客户希望银行能提供更简洁友好的界面以及一系列快捷无忧的服务,首先就是真正的在线银行开户。目前中国纯数字银行
2015/12
传统商业伦理中的并购多寻求互补,即追求1+1>2,但滴滴并购Uber中国的有趣之处在于,其并购公式恐怕是1+1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也将加入滴滴出行董事会。滴滴出行将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从舆情看,外界除了有一点“补贴要少了甚至没有”的惆怅外,基本认定这是“天命不可违”。因为这在过去互联网圈的并购里,滴滴与快的、美团与大点、58与赶集们所表现出来的特征,有迹可循。
2015/12
60年前的那个夏天,麻省理工学院几个计算机系的教授,第一次提到了人工智能这个词。近期出版的《MIT技术评论》更是为我们画了一张未来人工智能造福人类的“大饼”:我们乘坐的交通工具将全部用人工智能来制造;我们吃的食物将完全由人工智能来生产,我们生活中所用的每一个电器也将充斥着人工智能的影子……未来人工智能将无处不在,将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将为我们的生活提供各种便捷。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摆在各国科学家面前的一个现实是:现如今我们还不知道该如何编译能让机器完全理解的语言,而这将成为研究人工智能技术的“绊脚石”。
2015/12
千百年来,人类认为权力来自神。然后,到了现代社会,人文主义才逐渐将权力从神转移到人。卢梭发现它们存在于“我的内心深处,由天性决定,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抹去。我只需要问自己我想做什么;我感觉是好的东西就是好的,我感觉是坏的东西就是坏的。”卢梭这样的人文主义者使我们相信,我们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是意义的最终来源,我们的自由意志具有最高的权力。现在,一个新的转变正在发生。正如神的权力由宗教神话合理化,人的权力由人文主义思想认可,现在,高科技“大师”和硅谷“先知”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教条,让算法和大数据的权力合理化。
2015/12
如今,新兴金融科技公司剑指传统银行,它们提供的标准服务价格更低,要求的纸质材料更少。一些互联网科技新贵还推出全新服务,例如,美国初创企业Digit的顾客可根据自己的消费行为预留小部分资金作为储蓄。我们的调查显示,在亚洲发达市场,超过80%的顾客愿意将一部分资金转移到能够提供可靠数字业务的银行。在亚洲新兴市场,该类顾客比例超过50%。各类银行账户均如此,储蓄存款为35%~45%,信用卡余额为40%~50%,投资资金为40%~45%(比如互惠基金)。全球而言,到2018年在英国和西欧等数字银行最发达的地区和客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