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作为一个哲学家,我并不想对网络的特定应用有所褒贬。我的问题是更加思辨性的:如果网络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中心,如果它成为了“第二人生”的开发者们所设想的样子,成为了哈佛大学肯尼迪管理学院院长约瑟夫•奈依(Joseph Nye)口中的“不可抗拒的另类文化”,如果网络允许我们拥有一个虚拟的第二生命,如果我们花很大比例的时间生活在电子空间中,那么我们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超人”或“次人类”吗?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这种可能:当我们进入电子空间而放弃带有情绪和直觉的、有喜怒哀乐的、有实在性的自我,去追求人类从未有过的超凡的自由
2015/12
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在网上所表现出来的是与现实生活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真是这样的吗? 一个箱子,一只老鼠,一根操纵杆。每当小老鼠扳下操纵杆,一道电流便顺着一条细微的电极释放出来,去刺激它前额中部的某个部位。那感觉是如此的舒服,让小老鼠不停地去扳动操纵杆。研究者们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位于大脑前额的愉悦反馈神经中枢;通过这些刺激,小老鼠体验了一次又一次幸福的快感。 然而对于人类而言就没有这样的一道电闸,可以拉起摁下,从而能体验到幸福滋味。对此人们还得说句谢天谢地。因为那只老鼠在这场幸福测试中差一点儿就死掉了。
2015/12
讲到“科技转型”,首先应该探讨背后的驱动力。科技本质上没有转型的动力,毕竟自行车不会自动变成汽车。正确的说法是,在人类知识增长、科技日新月异的硬趋势背后,有人类的创意和巧思为引擎。举例来说,古文字、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活字印刷、近几十年的数字技术都是识字率增加的主要原因,足以说明第1章提到的线性变化。全球人口从大多数目不识丁,到如今的高识字率,就如民主日益普及一样,并非周期性变化,而是持续上升。随着知识的不断积累,科技不断进步,人类相互沟通与合作的能力也提高了。知识与沟通相辅相成,带动科技出现几何增长,掀起滔天巨浪
2015/12
互联网的出现已经急剧地改变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环境。互联网提供多样的选择性和可能性,但同时也带来那么多的不确定性,甚至恐惧感。互联网会引领人类走向光明,还是诱惑人类陷入黑暗?对很多人来说,这已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1990年代互联网出现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在西方,互联网几乎被视为新的全能者,赋予每一个人充分的自由、解放仍然愚昧的人们、驱逐专制而实现普世民主。当时人们觉得,人类一切美好的理想,似乎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得以实现。的确,在互联网出现之后,世界发生了巨变。信息以极其廉价和前所未有的速度,到达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人。
2015/12
不再复刻美国。在人工智能这个被视为未来竞争关键因素的技术领域,中国人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径。近日,《纽约时报》发文对比了中美两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水平,认为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美国已经不再具备战略性垄断优势。与此同时,文章称赞了中国企业在人工智能商业化取得的进展,并认为百度将成为人工智能的全球领导者。被一向以科技霸主自居的美国人夸奖,中国人似乎还有些不适应,但这种情况今后只会更多。以人工智能领域为代表,中国企业正以令人惊讶的发展速度与成果,一步步改变着世界科技的秩序与格局。
2015/12
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它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然而,只是在不到一个世纪以前,科技革命大发展,人工智能从虚构变成非常合理的现实。大家普遍认为,英国数学家和二战电码译员阿兰•图灵,是1950年首批提出机器会思考的人之一。他甚至创建了图灵测试,以测定机器像人一樣“思考”的能力,该测试迄今仍在使用。虽然他的想法在当时受到嘲笑,却推动了人工智能的发展。“人工智能”一词也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图灵死后,为公众所了解。美国认知科学家马文•明斯基,接过人工智能火炬,于1959年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创建了人工智能实验室。
2015/12
如果看到机器人的内部,就会发现它们的组成元件其实并没有性别之分,正如马达、齿轮也没有男女之分一样。性别机器人终究无法代替人类,不仅是情感方面,它们也无法完成繁衍后代的艰巨任务。那机器人的性别意义到底何在呢?机器人的性别似乎只存在表象上,但我们也不该低估外表的影响力,就像帅哥、美女总是会吸引大众的目光。研发拟真机器人的目的在于通过追求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性,反过来了解什么是人类的本质。也就是说,当机器人模拟人类到了极致之后,那些机器人怎么努力也达不到的部分,就是我们人类无法被取代的独特本质。
2015/12
问及著名的左翼思想家Matt Bruenig的想法时,他解释说,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不应该试图阻止自动化。“机器人的问题不在于它们的制造和应用——实际上这对生产力有好处,”他说。“问题是它们属于富人,这意味着流向机器人的收入会流向那一小撮富人”。换言之,只要机器人创造的繁荣惠及面广泛,那这些杀死工作的机器人就是好的。乐施会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八位最富有的人占世界人类财富的一半。想象一下,如果自动化加速,这份数字会是什么样子。在某种程度上,一小撮亿万富翁可以控制接近百分之百的社会财富。
2015/12
孤独是人生常态,而莉迪亚的生活呢?既不是现代童话,也不是可怕的地狱。在垃圾袋的包围中度过的那天,已经过去半年了。那段时间,孤独如同一个老虎钳一样牢牢抓住她的心。她坐在电脑前记录下自己的空虚、恐慌、绝望、噩梦和曾长期折磨她如今再次复发的抑郁症,写着她对尽快结束这种状况的渴望。当天,在莉迪亚发出求助信号的论坛上,就有人回复了她。她不再孤独。那是一个陌生人,莉迪亚对此感到高兴。她可以脆弱,可以撒谎,可以成为她想成为的人。被一般人认为是最大痛苦的大城市和网络的匿名性,居然成了她的救赎。
2015/12
R想,万一自己走红了,千万得低调,毕竟自己不像同事老王那样谨小慎微,连副教授被不小心叫成教授都会严肃地纠正过来,R从小到大污点太多,帮人代考过、洗过文、换女友的频率太快次数太多……这些黑纪录的任何一样被扒出来的话,将如何辩解?影响了生活怎么办?生活?到那时候,出版、热销、代言……生活圈子是不是早已经换了?R任自己脑洞大开,恍恍惚惚地坐过了站!慌慌张张往门口挤的时候被狠狠地踩了一脚,他忿忿地想:如果自己红了,谁也没机会推搡自己了吧?最近流量包用完了,这半天没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