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前沿
2015/12
8月1日下午,滴滴出行正式宣布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双方相互持股,滴滴出行创始人兼董事长程维将加入Uber全球董事会。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也将加入滴滴出行董事会。滴滴出行将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从舆情看,外界除了有一点“补贴要少了甚至没有”的惆怅外,基本认定这是“天命不可违”。因为这在过去互联网圈的并购里,滴滴与快的、美团与大点、58与赶集们所表现出来的特征,有迹可循:第一,核心业务外表光鲜,内里高压。打车出行和食品外卖都是高频、刚需业务,市场容量就放在那儿,谁都见得到。
2015/12
我们拥有的大多数东西都会有闲置下来的时候。一些人热衷于分享空房间甚至沙发。Airbnb和HomeAway是众多新兴公司中的成员,它们正在联系数百万名房主,使之将房屋租给未来的住户。Airbnb于2008年上线,仅三年后,就有11万有效房屋信息发布在网站上,并且以每天1 000间房屋的速度快速发展。迄今为止,300万Airbnb客户在横跨192个国家的33 000个城市预订过1 000万个房间。2012年,预订量以每年500%的速度迅猛增长,亳不夸张地说,这是令全球任何一个连锁酒店都嫉妒的增长曲线。2014年,Airbnb每晚在全球范围内租出更多的房间
2015/12
技术的进步只会增加问题的复杂程度,比如当车内传感器的敏感度足以分辨一个戴了头盔的和一个没有戴头盔的摩托车驾驶者,如果撞车无法避免,那么汽车是否应该撞向戴头盔者以降低受伤的风险呢?这样的话,我们惩罚的将是采取更多防护措施的人。在一定程度上,基础“道德”问题不会涉及偶发的灾难性交通事故,而是关注在引入新技术时如何达到一个平衡点来拯救生命。毕竟美国每年有超过3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对于怎样才是足够安全的,每个人都能给出自己的答案,这些自动驾驶汽车存在撞车的可能,这是公司和公众都需要去接受的。”
2015/12
这是一间窗明几净、摆设考究的单身公寓,空气中飘浮着许多钻石形状的符号。如果你专注地盯着某个符号,它就会自动展开,显示旁边商品的详细信息。如果消费者遇到心仪的单品,只需目不转睛地看着它,并敲击头上VR头盔的侧边,眼前就会出现“加入购物车”的选项。上文描述的VR购物体验表明,人们足不出户,便可到商店完成采购或到新开的商场购物。VR技术甫一问世,就引起了广泛关注。最初,电子游戏和电影行业对这种将人“传送到另一个世界”的技术感兴趣。而近期零售行业的一系列动作显示,VR技术还有更加广阔的应用空间,并将改变我们的生活。
2015/12
过去的几千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未来,面对面交流这种形式仍会存在,但它的比重、角色将发生变化。虚拟现实和物理现实的交汇,将极大地提高人的工作效率,让交流更简单,有限时间内可交流的人与事更多。通过平行控制、平行管理、平行计算,通过知识自动化、智能软件与物理机器人,各个领域被打通了,网络世界将被充分利用起来,人不可能触及的网络世界的各个角落,可以通过各种虚拟机器人到达。虚拟世界将不再是“壳”,而是信息和知识的机场、车站和港口,从一个点迅速而方便地到达其他地方。
2015/12
可坏消息是,骗子的技术,也在更新换代。卧底盗刷团伙的记者就发现,银行在更新技术,推行芯片卡,但是盗刷团伙也在破解这种技术,据称盗刷芯片卡的复制器也已经生产出来了。4G卡也存在同样问题,据葛健介绍,伪基站已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专门把你的4G降频,你信号不好的时候,就降频了,4G降成3G,3G就变成2G了。这个时候你也会容易收到伪基站的短信”。这一场骗子与各大机构的安全攻防战,结果如何,实难预料。更令人忧虑的是,曾经泄露的那些个人信息,依然在黑市流传,谁也不清楚自己的信息是否包含其中。
2015/12
互联网让世界天涯若比邻,但你选择将信息源锁定在封闭的微信朋友圈。每天大家探讨的话题都出奇一致,朋友圈和“10万+”一起,决定着整个城市的话题。你越来越无法忍受严肃的长篇阅读,渐渐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你在鸡汤、八卦、吐槽、搞笑与养生的海洋中,得到指点江山的良好感觉。红包党、点赞党、晒幸福党、国外度假党、鸡汤党、谣言党、养生党、营销党、健身党、隐身党……你总有志愿要加入某个“党”。于是圈子越来越多,朋友却越来越少;营销越来越多,真相却越来越少。中国式社交到了今天,朋友圈从饭局转移到了微信
2015/12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表达对朋友圈的反感和腻味。近几日,微信朋友圈被“科比”、“友谊的小船”的段子刷屏后,有人反思,这样的信息是否有价值,社交工具是否真的便利了社交。事实上,“微信之父”张小龙在今年年初就已表达对用户的担心,希望他们远离微信,去忙自己的事。跨国调研公司凯度集团今年1月发布的调查显示,认为“社交媒体给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人在持续减少,15%的受访者认为“社交媒体让他们的生活变差了”。也难怪,当湖南卫视节目主持人汪涵被好友在微博晒出“古董”手机照,一句“电话接打就够了,自己要过得简单点”,引发众多共鸣。
2015/12
这里面也有陷阱。几年前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有人做了个自动聊天的软件(聊天机器人),并把它放在社交网站的聊天室使用。聊天机器人可根据几种不同的个性形象进行自动化的谈话,从“浪漫情人”到“性侵犯者”。它可以根据聊天者的个人爱好和个性与他或她滔滔不绝地聊天,聊天者会很快把自己的情感陷入进去,以为真的遇到了他或她的恋爱对象。它可以在30分钟内与多达10个“对象”进行交流,每次轻松地收集到聊天者的各种个人隐私资料。尽管拥有情感的机器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但是,只要防范措施到位及技术的进一步完善,这样的机器一定还是值得人们去爱它。
2015/12
“破坏性创新”是克里斯坦森教授那本著名的《创新者的窘境》书中提到的概念。他告诉我们,创新在一个既已成功的主体中是多么难以发生。1800年代,当时世界上最盈利的企业是那些经营帆船的公司,它们已经成为全球性企业。随后蒸汽船被发明了,没有帆,靠蒸汽轮机发动。蒸汽船出现伊始,是一种体验很糟的交通工具--跟大帆船相比又小又短,制造价格非常昂贵,可靠性也很差。当时的大船运公司都没有把它放在眼里。然而,尽管种种的不靠谱,但蒸汽船有一个优势,就是可以逆流前进,这改变了人类几千年只能“顺流而下”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