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那“闪购”摩拜的美团呢?按照美团的高频战略,摩拜的新定位有很大可能是丰富场景的工具。从定位来说并非与哈罗单车直接对立;反而是滴滴,成了美团和哈罗单车共同的对手。有两种可能,就看美团的力量如何。把摩拜嵌入美团的场景,激活摩拜的使用频次和黏性。市场的抗衡就多了维度,不仅仅是拼投放量和运营成本。另一种可能是,如果做不成,或者又打到难分胜负,或许市场可以等来美团和阿里的再一次握手。美团要的是场景和高频,阿里要的是移动支付入口,二者合并的那一天也是有可能到来的。市场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考量。
2015/12
最近,一篇万字长文《腾讯没有梦想》在网上热传,批评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而马化腾回应称“我的理想都是如何做出最好的产品,而不是赚多少钱”,但内部人士澄清回应系杜撰;两天后,网上又曝出马化腾与抖音创始人张一鸣在朋友圈掐架的截图,后者抱怨“微信封杀、微视抄袭”,前者则称“可以理解为诽谤”。长文中的真假、口水战里的是非,总会随着时间散去热度。两个事件引发的思考却可能长久保存:对互联网巨头来说,创新和投资哪个更重要?当互联网企业规模越来越大,庞大的组织结构会不会反过来制约创新?
2015/12
白天,25岁的斯基是中关村一家技术公司的工程师。晚上下班回到家后,他是喜马拉雅FM一名拥有9.2万粉丝的主播。一个麦克风、一台电脑、一个声卡,以及一把吉他,这是斯基的全部装备。他在喜马拉雅FM更新两档节目——《声优陪你》和《陪睡的Ukulele》,时不时做声音直播。斯基的个人认证信息是“弹唱向全职声优”,2015年开始在喜马拉雅FM上录制有声书时,斯基并没有想到,这家公司能够成长为国内目前最大的音频平台,为他带来每个月超过2万元的收 入。喜马拉雅FM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激活用户有4.7亿
2015/12
2016年,人工智能领域遭遇了新一轮的井喷。但是,当今年3月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击败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时候,这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先驱已经离我们而去。很多人开始感到遗憾:如果明斯基还在,这位传奇般的人物不知会对此次人机大战做出怎样的评论?他会如何预测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不过,虽然明斯基已经离去,但他所开创的科技领域和做出的科学贡献却会一直默默地改变世界。相信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令人感到震惊的人工智能闯入我们的生活。当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时刻再次出现,我们也都会再次仰望星空,再次怀念明斯基。
2015/12
記忆其实是储存在DNA之中的。只有这样,记忆才可以在不同个体之间相互传递。格兰兹曼属于少数派,他的这套理论并没有被主流科学家认可,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他的理论也许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耶路撒冷大学的几名科学家通过分析小鼠大脑内的基因表达,发现不同的记忆类型对应着不同的表达模式,他们甚至可以通过分析基因表达模式倒推出小鼠究竟记住了什么,是兴奋的感觉还是恐惧的回忆。如果这一理论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人类就真的有可能通过基因疗法来治疗失忆症,甚至定向消除某种不愉快的记忆。
2015/12
如果把整个中国消费市场看成一个大蛋糕,为了尽量多地抢夺份额,扫码支付和银行传统支付都在不断推陈出新,扫码支付由于其本身就是顺应潮流、借助现代商业网络而诞生的产物,其业务发展有着银行不可比拟的优势,而银行面对扫码支付的步步紧逼,往往只能被动创新转变。可以预计,扫码支付在未来几年还将保持不断增长的势头,而伴随着扫码支付业务的高速发展,银行的传统支付模式也将不断被打破、调整,业务创新也将不断加快,双方未来的发展,必将是一种竞争合作、博弈互动、融合渗透的复杂多样的态势,而廣大消费者无疑是这场竞争的最大受益方。
2015/12
冰箱、电灯开关、电源插排、灯泡、音箱、扫地机器人、卫星电视盒、电视机、安全摄像头、门锁、空气净化器、洗衣机、干衣机、汽车等等,应有尽有。当我们在家中大量使用此类能够随时听取或观察用户言行的设备时,电子隐私与执法机关之间的冲突将会发生得更加频繁。“目前尚无相关法律管辖这块,”格芬说,“我们尚未出台相应的法律来处理这些日渐增多的信息:我们在家中的一举一动,我们在冰箱里存放的物品,我们所消耗的能量,我们在家中的任何对话。”敬爱的立法者们:物联网正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也许这事值得你们管管。
2015/12
如果谷歌算法同报纸一样,也必须遵从某些标准,就会面临一些问题。在一项经典的新闻编辑室的客观性研究中,社会学家盖伊•塔奇曼指出,新闻业之所以客观公正,就是因为担心会导致诽谤中伤的后果。记者不报道自己的观点,而是报道其他人的观点,由此规避了人们指控他们的报道带有个人偏见的风险。谷歌的自动补全算法提供的搜索项是基于数千名甚至几百万名用户之前的搜索记录而生成的,因此,该算法提供的也不是自己的观点,而是引述他人的观点。但是,由于没有对这些搜索项加以审查,算法没有做到明显的客观中立,谷歌公司还是受到了诽谤和中伤他人的指控。
2015/12
物联网将在2018年之前每年产生多达400 ZB(或400万亿兆字节)的数据。尽管物联网设备数据量巨幅增长,只有少量(8.6 ZB)数据被发送到数据中心进行存储和后续分析,“数据废气”远远大于实际用于分析获取洞见的数据。不过,范围更大、功耗更低的物联网连接,体积更小、成本更低的传感器,以及有人工智能(AI)的云计算和边缘计算,这些方面的快速改进能使更多数据废气不仅可以用于分析获取新洞见,还可以转化为实时行动。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无人驾驶汽车,通过收集大量传感器数据,从每个新场景和环境学习安全且高效的驾驶行为。
2015/12
本吉奥认为,“简单的解决办法是不存在的”。只有创立一种新的学习模式,由人类刻意训练人工智能去理解图片的内容,人工智能才会也去学习图片中的物体到底是什么,以及它们在现实世界中是如何互相关联的。到目前为止,它识别图像的过程还只是按图索骥。要实现这个目标,人工智能必须能从抽象概念的层面去理解事物:桌子怎样才算桌子?乌龟怎样才算乌龟?对此,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研究员弗朗索瓦•乔莱特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让人工智能学会理解抽象的事物太难。“这是人工智能最大的问题,”他在推特中这样简短地写道,“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