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敏捷运营模式包括两部分:灵动的前端(包括各类业务突击小队,通过跨职能合作推动业务目标达成)和稳固的后端(提供前线团队实现目标所需能力,包括专业知识、数据、技术等)。这一新模式要求企业放弃传统的命令式控制模式(即自上而下逐级下达指令到前线)。新的组织模式由多个小团队组成,每个团队聚焦某个方向并拥有充分的自治权。在这种模式下,领导团队的角色从现在的下达命令转变为赋能(“服务型领导”)。在中国,腾讯、阿里等互联网企业无疑是敏捷运营的早期受益者。而蒙牛等快消品企业也正积极探索组织变革并已从中获益。
2015/12
“人工智能的很多数据来自互联网知识、航空管家这类信息,大家一定要合作,当涉及到对方的部分时,就会出现一些断点。” 赵明表示。但他认为这一部分并不着急,最重要的是前期的沟通和理解。以小米的语音交互为例,由于依赖于海量问答信息,其生态体系朝智能化发展,背后需要庞大的知识库支持。这一点百度能够提共支持。但后者应更多是将自己的技术及数据包装成产品,通过接口的方式,向用户提供标准化服务。同时会根据合作的紧密程度,做数据等其他方面的定制化处理。对大部分手机厂商而言,最终能走多远,取决于自身AI能力的大小。
2015/12
“线上线下同品同质同价”,这在十年前的中国是不存在的。最近几年,电商的快速发展、线下商业的充分竞争,以及零售通路的贯通,使得这件事第一次在中国成为可能。2017年开始,人人都谈起了新零售。新零售在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这篇文章里,我试着把它拆解成以下三个问题:中国的零售环境最近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哪些因素的出现促成了今天中国的新零售?为什么美国没有新零售?中国的新零售带来了哪些机会?谁会从中获益,谁会因此出局?所有新零售都应该具有同质同价的特征这两年流行的新零售“新”在哪里?
2015/12
不妨将这个设想再深入一步,假若未来的交通出行都是无人驾驶的车辆,无论是共享还是私人,都接入到一个中央控制系统之中,所有的出行路线都可以被设定,一旦接入新的车辆或者出行需求,系统迅速重新规划涉及的路径,将极大提高出行的效率,辅以自感知系统应对突发状况,安全也更有保障。罗兰贝格原执行总监叶亮愿意将这一套系统称为“上帝之眼”,而在一个国家范围内或许过于庞大,但在一个城市运行更为可行,部分业内人士则喜欢称它为“城市大脑”。真的要打造这样一个全知全能的“出行上帝”并不容易,中央系统的计算、处理能力短期内很难满足要求
2015/12
目前,世界上尚有一半人口无法使用互联网,偏远山区、大漠戈壁等部分区域如今依旧是通信盲区,建立全球性的卫星通信系统是弥补“数字鸿沟”、开展应急救援的重要解决方案。连上“太空WiFi”这个“隐形光纤”网络,可实现语音、视频、数据等多种应用需求的高质量通信。目前正在发展的卫星互联网技术,已经为在飞机上上网提供了条件。如今,太空早已成为延伸的公共领域,可被人类利用的轨道、频谱等资源也十分有限。国际许多研究机构与商业资本之所以对“卫星互联网”表现出极大兴趣,背后的动机是想利用“太空WiFi”逐步取代路由器光纤骨干网
2015/12
综合业内专家的观点,在AI基础研究领域,中国与美国之间还存在一定差距,但是在AI的商业化应用方面,中国正呈现出多点开花、百花齐放的态势。2017年,CSDN针对中国开发者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AI技术正与各个行业的业务融合发展,其中金融、制造业、电商、医疗等行业的AI应用落地范围最广、落地速度最快。诞生于上世纪50年的人工智能技术,在过去的60多年中经历了几起几落,现在正处于第三次浪潮之中。与之前的两次浪潮不同,AI的三大推动因素——算法、数据、计算力,完全齐备而且达到了一定高度,现在正是推动人工智能
2015/12
那“闪购”摩拜的美团呢?按照美团的高频战略,摩拜的新定位有很大可能是丰富场景的工具。从定位来说并非与哈罗单车直接对立;反而是滴滴,成了美团和哈罗单车共同的对手。有两种可能,就看美团的力量如何。把摩拜嵌入美团的场景,激活摩拜的使用频次和黏性。市场的抗衡就多了维度,不仅仅是拼投放量和运营成本。另一种可能是,如果做不成,或者又打到难分胜负,或许市场可以等来美团和阿里的再一次握手。美团要的是场景和高频,阿里要的是移动支付入口,二者合并的那一天也是有可能到来的。市场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考量。
2015/12
最近,一篇万字长文《腾讯没有梦想》在网上热传,批评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而马化腾回应称“我的理想都是如何做出最好的产品,而不是赚多少钱”,但内部人士澄清回应系杜撰;两天后,网上又曝出马化腾与抖音创始人张一鸣在朋友圈掐架的截图,后者抱怨“微信封杀、微视抄袭”,前者则称“可以理解为诽谤”。长文中的真假、口水战里的是非,总会随着时间散去热度。两个事件引发的思考却可能长久保存:对互联网巨头来说,创新和投资哪个更重要?当互联网企业规模越来越大,庞大的组织结构会不会反过来制约创新?
2015/12
白天,25岁的斯基是中关村一家技术公司的工程师。晚上下班回到家后,他是喜马拉雅FM一名拥有9.2万粉丝的主播。一个麦克风、一台电脑、一个声卡,以及一把吉他,这是斯基的全部装备。他在喜马拉雅FM更新两档节目——《声优陪你》和《陪睡的Ukulele》,时不时做声音直播。斯基的个人认证信息是“弹唱向全职声优”,2015年开始在喜马拉雅FM上录制有声书时,斯基并没有想到,这家公司能够成长为国内目前最大的音频平台,为他带来每个月超过2万元的收 入。喜马拉雅FM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公司的激活用户有4.7亿
2015/12
2016年,人工智能领域遭遇了新一轮的井喷。但是,当今年3月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击败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时候,这位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先驱已经离我们而去。很多人开始感到遗憾:如果明斯基还在,这位传奇般的人物不知会对此次人机大战做出怎样的评论?他会如何预测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不过,虽然明斯基已经离去,但他所开创的科技领域和做出的科学贡献却会一直默默地改变世界。相信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令人感到震惊的人工智能闯入我们的生活。当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时刻再次出现,我们也都会再次仰望星空,再次怀念明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