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上世纪60年代,未来主义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繁荣,风头之盛远超今天的雷•库兹韦尔,人们在展望未来时表现出的超理性乐观大多源于这个时期。创新清单中的每一项顶都让人期待。但清单中的很多构想直到今天都没有变成现实,无噪音直升机根本就没有出现,自然也就谈不上取代出租车;人造月亮没能在夜空闪耀,人们甚至还不知道人造月亮的科学原理是什么;星际航行依然遥不可及,人类至今还没能第二次踏上月球;我们的寿命距离150岁还有相当长的距离,而这种距离因为很多退行性疾病的出现而充全没有缩短的迹象。在美好的憧憬下,人们显然经常低估创造这种美好的难度。
2015/12
虽然这个设想的确可以解决现在人类的很多问题,甚至可以实现人类“长生不老”的终极理想,但是也会带来很多道德上的问题。哲学家们为这个还没有实现的新技术已经开始争吵,甚至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人马。其中反对派认为:你如果要上传你的大脑到一台机器里,那么“你”就跟一台容器没有区别,你不再是现在的你。而支持派则认为反对派的观点太过狭隘,他们认为人类的思想和智慧不论是以什么形式承载,你还是你,这些思想不会变,你所谓的个人特质不会变。那么你支持哪一派呢?如果在你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大脑上传技术的实现,你会去尝试一下吗?
2015/12
这样一来,人工智能预测死亡时间这件事,就真的跟算命差不多了。但问题是,人类真的会甘愿听从人工智能,用我们不能理解的方式预测我们的生死吗?这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更是个伦理难题。人类普遍信奉“我的命运我做主”,我们不愿意将自己的生命权交由外物决定——难道AI就行吗?事实上,人工智能预测死亡时间,预示着人类正在丧失对自身的自主权。在未来,AI也许能像预测病人死亡时间一样,预测你最适合学什么专业、干什么工作甚至找一个什么样的配偶。而其算法却是个“黑匣问题”,你永远无法知道AI为何这样吩咐
2015/12
电灯是冷静和稳定的,缺乏火焰的那种诱惑力,它不具有迷惑力或令人心旷神怡,只有功能性的作用,它把光明变成一种工业商品。1944年,一位德国人在晚上遇到空袭时被迫只用蜡烛而不能开电灯。他被蜡烛和电灯的差异所打动,于是在日记中写道:“我们注意到,在蜡烛‘昏暗’的光线下,物体有一种不同的、更鲜明的轮廓,一种‘真实’的特性。但在电灯光之下,这一特性消失了;物体(似乎)更清断了,但实际上显得平了。电灯带来太多的光明,使物体失去了主干部分、外形、内容——总之,失去了本质。”烛芯产生的火焰对我们仍有吸引力,我们有时会点起蜡烛
2015/12
我们可以看出,金融行业在运用区块链技术时着重其去中心化特色,实现点对点的对接,从而在大大降低交易成本;金融行业未来创新发源地就是当前中心化方式无解之处,如区块链在跨境支付领域上的应用,由于各国之间天然缺乏信用中介,无法方便地中心化清算,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智能化的世界不仅需要计算机视觉、智能学习等,还需要区块链。目前不少网站和APP数据鱼龙混杂,但区块链技术通过记录一切的分布式账本解决了数据可信度的问题。区块链的到来,意味着一个可信任社会的到来,区块链+各种行业的本质也是解决行业信任的问题
2015/12
需要强调的是,在“区块链+”的进程中,没有普适的方法和路径,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创新的领域。现阶段对于区块链的定义以及特征的概括,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实践的验证,或许将重新界定。只有深度了解行业,在充分分析行业特征基础上的区块链应用,才能发挥真正的价值。目前,我们看到的不少应用尚处于试验或者概念阶段,无论在技术层面或应用層面都有待提升,筛选入书的案例也一样,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方向和目标。在前行过程中,一千个人或许会找出一千个路径,当最终达到终点时,我们可能会欣喜发现,不同的尝试引领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
2015/12
通信技术是Android下电子书阅读器的衍生功能之一,该功能不是电子书阅读器的核心功能,但可以优化阅读器的使用价值,阅读器应用的通信技术包括无线和有线两种。比如人员在互联网中选取某电子书,但没有完成阅读,准备将其下载到设备中,可以通过电子书阅读器的功能模块发出下载请求,阅读器内部进行有线通信,下载请求指令被传输至控制中心,再由控制中心利用无线通信的方式建立远程连接,进行电子书下载。通信技术与电子书阅读器的联合使用可以提升设备的使用价值,也应在研发的工程中给予重视,实现功能的优化。
2015/12
不过两人也都承认,人类医生有医疗聊天机器人所无法超越的优势。“他们有同理心,可以看见你,通过接触你的身体进行诊断——检查你的呼吸、眼睛和耳朵,并且给你验血等。”贝鲁奇说道。也有很多人对医疗App持怀疑态度,特别是很多医疗App是不受监管的。“患者不应完全依赖这些医疗应用软件,有很多情况是这些软件无法处理的。”英国医疗对策中心主任凯伦•泰勒说道。英国医学会全科医生委员会的代理主席理查德•法特雷说道:“虽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App可以识别信息、并综合做出诊断,但我还是觉得我们需要训练有素的医生或医疗专家来研究现有的疾病。”
2015/12
“我们希望当我们说到智能助手时,大家聊的是它给我们带来的便利,而不是我们的隐私正在被侵犯,”来自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帕森斯说,“为了打消公民的顾虑,这些公司需要更加透明化。” 滑铁卢大学的研究团队正在设计一种新的解决方案。他们的设想主要围绕如何“运用”人工智能系统,或者是智能语音助手,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设备本身。这种设计定位将限制公司在互联网上发送大量个人用户数据,而且在必要时,这些数据可以被拦截。他们说:“我们正试图利用这些回路复杂的大脑,并将它们填满,这将有助于减少部分风险。”
2015/12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民俗学家蒂姆•唐荷林尼(Tim Tangherlini),曾通过美洲民间故事和神话的母体地理分析,来呈现美洲移民分布和迁徙的路线。“有时候,你无法直接辨别出一些神话传说里的潜在关系模式。受过良好训练的读者通过思考可以分析出来,但对其进行客观阐述的方式却比较有限。”他开设的是计算民族习性的学科,它是基于新技术才产生的一些人文学术的新方向。关于神话史诗,为什么有些人要在此时此地,用他们的方式来书写一个故事?唐荷林尼说,“这是人性。”而更基于人性的社交网络,也许正是解锁那些远古故事的最佳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