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知识传播研究不能把数字媒介仅仅看作是时间层面上媒介的演进或者新传播技术的增加,而应看到数字技术所带来的新的传播关系。数字技术的发展带来了整个知识生态的变革,迥异于以印刷技术为基础的纸媒时代。在数字知识传播中,知识共享是其显著特征。知识共享侧重的是交往而非传达,在共享当中知识获得再生产,并实现创新与增长。知识的数字化传播遵循着网络逻辑,打破了知识生产—传播—应用的线性模式。主客对立的二元关系、传播的中心—边缘体系遭到消解,以往的知识生产者、知识传播者、知识接受者并置在空间中,成为网络中的节点。
2015/12
如果存在一种“价值”互联网,即交易双方在不借助中介的条件下,可以通过一个安全的平台、账户或者数据库直接进行价值存储和交换,那么,这个世界会变成怎样?这就是区块链技术能够带来的变革。上世纪以来,学术界与商界的前沿人物一直致力于塑造现代管理实践体系,其主要理论、原则、做法确保管理者能够建立一个层级森严、封闭、垂直一体的企业。然而,基于数字货币(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某种底层技术或者技术人员称为区块链的技术,将对企业的本质产生深远影响,影响范围包括企业融资、管理,创造的价值以及营销、收支记录等企业运作的方方面面。
2015/12
有一些人认为现在的整个人工智能领域都背离了初衷,比如侯世达。另一些人则认为图灵测试根本是无聊和过时的,和AI没有关系。有些人觉得现在的人工智能思路毫无问题,假以时日就能做出好用的AI。还有一些人认为强AI根本就是不可实现的。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肯定无力判断哪几种观点是对的,但从个人来说,我是真的希望能出现一个程序,以原本的意义通过图灵测试的最初版——不光是为了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进展,也是为了理解我们自身的大脑。说到底,要弄懂一台机器的运作方式,还有什么办法比拆开来再装回去更好的呢?
2015/12
区块链上的共识机制主要解决由谁来记账,以及如何维护账本统一的问题,该问题的理论基础是拜占庭容错。拜占庭容错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被研究,目前已经是一个被研究得比较透彻的理论,存在解的前提条件及具体实现都有现成算法。本文不打算从BFT说起,因为要分析的是区块链共识机制的演进之路,而中本聪并没有采用BFT,其实在笔者研究比特币伊始,即便在理解了POW机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并不了解拜占庭将军问题。下文在分析 HyperLedger Fabric的PBFT算法以及小蚁项目的DBFT算法时再全面阐述拜占庭将军问题及传统分布式一致性算法。
2015/12
人工智能不局限于机器人,生活中一些重复繁琐的操作,我们已经实现智能操控,已经提高了生产效率,解放了双手。对于机器人,应该有属于他们的规则,当真正的“人工智能”出现后,他们还能否遵循机器人三大法则,我们应当慎重审视。试想,当机器人能够进行自我学习,自我思考,自我判断,那么他们便能够进行自我进化,这将带来更多的不确定因素。科技发展的迅速,预示着如果机器人能自我进化,那么他的进化速度将是人类不可估量的,那时候我们所制定的机器人三法也许将无法继续发挥作用,或许他们会在进化的过程中废除三大法则
2015/12
我们可以用现实生活情境来理解区块链的工作原理:如果你向银行提出贷款请求,那么银行需要调查你的信用情况、偿贷能力,比如你以往是否经常欠债不还,以及你所拥有的可抵押资产情况;在区块链的情境下,则由和你产生过交易关联的区块来为你证明和验证信用,比如你购房、收入、交易的区块将自动验证你的贷偿能力。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协议,2008年以来伴随着比特币的火热,区块链技术引起了世界各大银行的注意。分布式账本、去中心化信任、时间戳、非对称加密、智能化合约等五大技术特征,让区块链成为能够颠覆传统银行业的巨大力量。
2015/12
PLM应用始于数字化工具的应用,如今PLM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更广泛的数字化转型目标。产品研发型企业希望通过大规模定制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但要实现大规模定制并获得盈利,必要条件是企业具有很高的配置管理水平和解决方案。同时,企业也希望通过配置-定价-报价(CPQ)系统来加速投标或订单交付流程,但这同样需要企业具备数字化配置产品能力,能够准确核算产品成本,从而合理定价。很多企业正在向服务化转型,由卖产品转向卖服务,这些企业的收入是基于服务的绩效。要确保能够通过服务盈利,企业需要尽早对设计的产品进行评估
2015/12
科学是文化的一部分,它并不与人文学科天然对立。如果说人文学者关注的是人类的情感、信仰这些“非理性”领域,那么今天的人文学者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之一正是人在技术时代的处境。互联网时代不但提供了各种迅速汇聚信息的搜索引擎,也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带来前人难以想象的便利,在中国更是兴起了以马云为成功典范、全民狂欢式的O2O(Online to Offline 线上线下模式)的电商经济。这是我们的时代,它造就了我们的生存方式。然而,对于互联网时代的批判与反思都尚且无法尘埃落定之际,阿尔法狗大败李世石的棋局也让全世界对人类未来有了更新的认知
2015/12
目前掌握数据最多的公司应该是谷歌,但谷歌意识到,即使拥有海量的数据,他们也无法了解人类和人类的动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奇普•希思说,大数据不会激发深刻的见解,因为创意通常源自将—两个以前不相融的物体结合起来,而大数据通常以数据库的形式存在。再者,数据重分析,轻情感。在《哈佛商业评论》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几位作者总结道,如果数据和分析属于“思维”,内容、设计和产品开发属于“行动”,那么市场人员关注消费者参与和互动,就属于“感觉”范畴。他们认为,三种范畴都很有必要。简言之,成功的营销需要大数据与小数据的结合。
2015/12
以后还会不断有人挑战图灵测试,可以想象,如果真有一天有机器能通过图灵测试,这将是人工智能的一场狂欢,是一次质的突破。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一词,是1956年于Dartmouth学会上提出的,比图灵提出图灵测试的时间迟,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包含非常多的学科和领域,如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语言识别、自然语言理解、控制系统、仿真系统等,并且仍在不断扩展之中。总的说来,人工智能的目的就是让计算机能够像人一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