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PLM应用始于数字化工具的应用,如今PLM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更广泛的数字化转型目标。产品研发型企业希望通过大规模定制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但要实现大规模定制并获得盈利,必要条件是企业具有很高的配置管理水平和解决方案。同时,企业也希望通过配置-定价-报价(CPQ)系统来加速投标或订单交付流程,但这同样需要企业具备数字化配置产品能力,能够准确核算产品成本,从而合理定价。很多企业正在向服务化转型,由卖产品转向卖服务,这些企业的收入是基于服务的绩效。要确保能够通过服务盈利,企业需要尽早对设计的产品进行评估
2015/12
科学是文化的一部分,它并不与人文学科天然对立。如果说人文学者关注的是人类的情感、信仰这些“非理性”领域,那么今天的人文学者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之一正是人在技术时代的处境。互联网时代不但提供了各种迅速汇聚信息的搜索引擎,也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带来前人难以想象的便利,在中国更是兴起了以马云为成功典范、全民狂欢式的O2O(Online to Offline 线上线下模式)的电商经济。这是我们的时代,它造就了我们的生存方式。然而,对于互联网时代的批判与反思都尚且无法尘埃落定之际,阿尔法狗大败李世石的棋局也让全世界对人类未来有了更新的认知
2015/12
目前掌握数据最多的公司应该是谷歌,但谷歌意识到,即使拥有海量的数据,他们也无法了解人类和人类的动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奇普•希思说,大数据不会激发深刻的见解,因为创意通常源自将—两个以前不相融的物体结合起来,而大数据通常以数据库的形式存在。再者,数据重分析,轻情感。在《哈佛商业评论》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几位作者总结道,如果数据和分析属于“思维”,内容、设计和产品开发属于“行动”,那么市场人员关注消费者参与和互动,就属于“感觉”范畴。他们认为,三种范畴都很有必要。简言之,成功的营销需要大数据与小数据的结合。
2015/12
以后还会不断有人挑战图灵测试,可以想象,如果真有一天有机器能通过图灵测试,这将是人工智能的一场狂欢,是一次质的突破。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一词,是1956年于Dartmouth学会上提出的,比图灵提出图灵测试的时间迟,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包含非常多的学科和领域,如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语言识别、自然语言理解、控制系统、仿真系统等,并且仍在不断扩展之中。总的说来,人工智能的目的就是让计算机能够像人一样思考。
2015/12
无论情况好坏,我们这些旧媒体中的人都要关注新媒体并且尝试着学习甚至窃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也许传统报刊杂志里面空洞和僵化的东西将逐渐消失,也许博客的优点——直接性和不拘形式,将积极地影响我们。不用说,前景可能越来越糟。资金一向难以周转的同时象征着文学、技巧和商业的新闻业——就像纳博科夫评论伟大小说那样,集合了“魔术、故事和教训”——仍然像以前一样成本高昂,难以完成,只是读者却更少了。新媒体从业者更少像传统媒体那样报道那些支持社会公正,揭露不法行为的新闻,而这两个方面是传统新闻最大的价值所在。
2015/12
正如人们期盼的那样,充足的共享停车场,随取随停的灵活方式已经开始在欧美国家变成现实。对于传统的租车公司,都拥有固定的停车点,使用者需到停车点提车,使用完毕后还需还到原来的停车地点。另外,还有如Zipcar,Car2GoBlack等是向政府、商业停车场、公寓等购买地面车位或地库车位。除了固定停车地点之外,还有一类则是更为灵活的无固定停车点,即Free-floatingcarsharing(自由流动式汽车共享)。使用者还车时可以在城市已定区域内的任意公共停车位停放。Autolib自助租车服务模式就是如此,使用者无需将汽车送回原地,或者只使用单程。
2015/12
由此可見,在智能商业时代,企业越来越不像是固守在某一行业中、偏安一隅的玩家,而更像是一个连接器——连接许多不同行业的资源与数据。这种连接不仅仅是简单的流量转换,而是基于数据智能基础上的产品与服务的组合,其最终的价值在于更加精准地满足用户的需求。无论是产品层面的“从交易价值到使用价值”、市场层面的“从大众市场到人人市场”、数据层面的“从个体价值到群体价值”还是行业层面的“从边界约束到连接跨界”,都要求企业走出已有的商业范式,重新思考自己在新生态系统中的定位,并做出改变。
2015/12
人工智能中的神经网络技术在图片上的应用潜力还有很多。比如美国康奈尔和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研究者今年就成功用深度学习的方法,高度还原了带有马赛克的图片。他们让系统学习了加上马赛克和不加马赛克的图片之间对应的关系,经过大量的样本训练,系统看到一张带有马赛克或者做过模糊处理的新图片后,就有可能估计出低分辨率区域的真实图像。一旦这种技术识别的准确率不断提高,它就可以用到公共安全等领域,当然,相应的,普通人的隐私也可能由此受到越来越大的威胁。孙哲南认为,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技术比较有价值的应用领域是社交网络的广告投放
2015/12
所以有了这样的方法论,人工智能可以做的事情便多了。就连人类自己创造并引以为豪艺术领域,也逃不过人工智能的魔爪。所以我们可以想象的是,如果把每一种职业都看做是一项和围棋一样有规则、过程和结果都可以量化的游戏,人类从业者和人工智能互为对手,那么像“阿尔法狗”那样通过“学习/自我学习-分析-总结规律-选择最优解决方案”模式运作的人工智能,只要有足够的数据样本、运算能力和合适的程序参数设置,人能解决的问题对运算能力与日俱增的人工智能来说便不难了。毕竟,你看现实生活中,有多少工作会比成为一个顶尖的围棋棋手还难?
2015/12
人们对于心灵感应有另外的理解,并不只是花费70多分钟之久,通过想象手脚移动,用西班牙语打声招呼。可是电话时代的开端尽管稍微有趣些,不也一样很微小吗?1861年10月26日,在法兰克福的一个礼堂前,“马不吃黄瓜沙拉”这句话被对着麦克风话筒讲了出来,以电流的形式传到礼堂里,由电话发明者约翰•菲力浦•雷斯在目瞪口呆的观众面前重复了出来。雷斯是否想过,150年后的人们在散步的时候,无需电线即可打越洋电话呢?脑脑交流和读心术会延续相似的历史吗?我们以后也会像回忆马和黄瓜沙拉一样,回顾来自印度锡鲁万纳塔普拉姆的“Hola”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