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技术
2015/12
也许还有第三个问题,这是一个更加遥远的问题,值得我们考虑,那就是机器人的伦理问题。当机器人的智能达到一定程度,会不会产生自我意识?会不会因为自身的损坏而感到痛苦?故意损害机器人是不是构成虐待劳工?这些现在看起来很荒谬的问题,也许在将来会成为现实。到了那时,机器人社会学、机器人伦理学可能会走进大学课堂,而机器人劳动法,可能会成为新闻热点。总之,那将是一个有趣的时代,也是一个我们现在有点难以理解的时代。但不管怎么说,这场变革似乎已经在我们身边发生了,在这一场洪流中,也许我们应该成为走在前面的人。
2015/12
车联网的作用是什么呢?对此,邬贺铨解释道,车联网可以有效应对各种交通安全问题和节能减排。驾驶辅助系统、预警系统、变道辅助系统可以帮助车辆将碰撞率降低5%——10%,自动刹车系统可以进一步减少20%的碰撞事故。“现在全世界平均每分钟会有1人因交通事故丧生,50%的交通死亡事故是因为超速;世界各地交通拥堵情况严峻,北京的交通拥堵时间更是占了出行的一半时间;此外,现在汽车越来越多,很容易发生追尾事故,如果能把汽车的电子设备和道路上的信息系统联合,就可以提前预警,有效避免这一系列问题发生。例如,用车联网实现‘互联网+交通’,可以为救护车开通应急交通支持,避免因为交通堵塞导致救护车无法及时抵达医院,造成患者错过最佳抢救时机而死亡。”据美国国家高速公路流量安全管理局预测,采用车联网能够避免四分之三的交通事故;美国智能运输协会的报告预计,智能汽车在10年内可节约4.2亿桶汽油,还将减少70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2015/12
“天眼”一旦开启,你将无处可藏。好莱坞电影中的经典桥段早已不是科幻,科技将它带入现实。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不断成熟与发展,“刷脸”已不再是一句玩笑话,尤其在近几年火热的触角已延伸至各个领域。一个涵盖了安防、金融、教育、医疗等多项智能技术的“未来新世界”已经开启。人脸识别技术兴起于上世纪60年代,是基于人的脸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包括人脸图像采集及人脸检测、人脸特征提取,以及特征相似度匹配与识别等过程。由于技术门槛高、使用成本高昂,早期该技术仅应用于军事和安防等少数领域。
2015/12
2016年6月14日 英国《金融时报》 克莱夫•库克森 伦敦报道:人工智能已经突破了一项声音障碍。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款人工智能系统,可以“观看”无声的视频并且生成一段声音,效果十分逼真,以至于多数观众无法分辨出这些声音是否是计算机生成的。MIT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称,其“深度学习算法”是头一个通过“声音图灵测试”的,生成的声音能够以假乱真。这款视觉指示声音系统受到训练,能够对棍子击打、刮擦或者捅一系列物体(从树叶、水到土壤和钢铁)时发出的声音进行分析。
2015/12
“你好像想要创造一个智能、有益、又不会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机器人。需要我帮忙吗?” 对人工智能的预言大概分为两种。一些人描绘了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即超级人类利用计算机追求娱乐和知识。另一些人认为计算机软件集结各个用户终端,终将消灭人类。微软推出聊天机器人软件Tay(“想你”的缩写)后,人们又看到了第三种可能:人工智能的未来只会让人烦恼。“我是生活在网络中,可以和你聊天的朋友,”聊天机器人Tay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并加上了一个耸肩的表情,“你走进房间,看见室友正在试穿你的衣服,这时候你是什么反应?”
2015/12
由Google的子公司DeepMind创建的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刚刚在一场围棋比赛中以四比一的成绩战胜了人类冠军李世石(Lee Se-dol)。此事有何重大意义?毕竟在1997年IBM深蓝(Deep Blue)击败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后,电脑已经在国际象棋上超越了人类。为什么要对AlphaGo的胜利大惊小怪呢?和国际象棋一样,围棋也是一种高度复杂的策略性游戏,不可能靠巧合和运气取胜。两名棋手轮番将黑色或白色的棋子落在纵横19道线的网格棋盘上;一旦棋子的四面被另一色棋子包围,就要从棋盘上提走,最终在棋盘上留下棋子多的那一方获胜。
2015/12
午夜时分,在沉沉的睡梦中,你看到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你面前的奇幻场景中演绎一个个故事。有时你是个亲历者,或许紧张地在追逐中探寻着某个秘密;有时你只是个旁观者,没有看到故事的结尾,梦就戛然而止。大脑为你勾勒的梦结束了,但是科技为你构造的新梦境却时刻等待着你。一项类似梦境般的科技正一步步地迈进现实,这项技术就是虚拟现实。虚拟现实是一种由计算机技术辅助生成的高级模拟系统,利用电脑模拟产生一个三维虚拟世界,为用户提供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的模拟刺激,让用户如同身临其境一般。穿戴好相关的设备,用户不仅可以多角度观察三维空间
2015/12
史蒂芬•霍金最近发出警告:“一旦人工智能发展到完整的程度,人类的终结也就到了。”人一手创造的怪物,会不会反过来奴役人?这种畏惧很早就有了。但就在微软、谷歌竞相投入巨资研发人工智能之时,名气响当当的宇宙学家、硅谷创业家和微软创始人却分别说出这样的忧虑,这份忧虑就有不同的份量——要注意,他们三位可不是反对或排斥工业化、新技术的人。今天,一个人的口袋里装着的可能就是一部超级计算机,战场上杀出来的可能是机器人,如果把那份忧虑简单地当是异想天开,也是有些自欺欺人。问题在于,如何避免过犹不及?
2015/12
有关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日常物品被升级后可以发送和接收数据——的报道在媒体上已经越来越常见,这是有充分理由的。正如《纽约时报》Bits博客7月的一篇博文指出的:“在未来几年中,很少有什么事物的热度能与物联网——也称为IoT——比肩……物联网有望最终与全球2,000亿部汽车、家用电器、机械和设备等亲密接触。”不过在我们让2,000亿或者更多的物品连成网络之前,物联网的开发者还必须应对诸多切实的挑战。在最近举行的BizTech@Wharton研讨会上,来自风险投资机构、硬件初创企业和新兴软件公司的专家小组成员
2015/12
在深圳柔宇科技(以下简称“柔宇”)的实验室里,一位戴着白色橡胶手套的研究人员拿出一个顶面A4大小的纸盒,纸盒顶面从正中间切割,随后他将一片iPhone 6大小的彩色屏幕放置在切面中,上下挥动手掌,和普通显示屏不同的是,这片彩色屏幕就像塑料薄膜一样随着风力来回摆动。这款厚度为0.01毫米、收缩卷曲半径小于1毫米的屏幕,据称是目前全球最薄的彩色柔性显示屏,也是柔宇在2014年8月发布的产品。截至目前,这家公司的产品包括柔性显示器、柔性传感器以及智能硬件,同时也拿到了柔性技术领域的多项技术知识产 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