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当李•罗森(Lee Rosen)年纪最小的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之后,他和同事们决定在其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市的家里运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以省下每月3.5万美元的房租。律师们开始在他家厨房操作台和家附近的图书馆里写案情摘要。对他们来说,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有一件事除外。“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人们通常喜欢从案件代理之初就和律师面对面交流。”罗森说。所以他的事务所租了一些按月付租金的会议室,一年下来总共租了12个会议室,总花费只有过去租办公室时的1/3。使用联合办公空间再也不是个人独资公司、创业公司和年轻专业人士的专利了。
2015/12
“真是招不来人!”刚刚结束招聘的大刘感慨。前段时间受命给测试团队招人,大刘立刻打开BOSS直聘软件在网上勾搭有志青年。一共找了137个人,“回复的只有一半,有一半压根儿就不搭理你。”这一半里有10个人愿意来面试,真正出现在办公室的只有8人,面试下来选了2个。最终,来入职的只有1人。从137到1,大刘服气了。另外一个同事负责找JAVA开发,都说JAVA应该是主流的产品和应用,招人相对容易,其实也不见得。他联系了1200多个人,到了面试轮只来了几十个,最终只剩4个。“现在还都没有谈薪水,只是愿意聊,能符合条件再去谈薪水问题。”
2015/12
不管喜不喜欢,在职场生活上,建立人际关系都是必要的事。为此,本文提出以下四大策略:专注在学习上、找出共同利益、广泛思考你能给予什么、找个更崇高的目的。如此一来,即使是再厌恶经营人脉的人,也能有效做到。“我讨厌经营人脉。”我们不时听到企业主管、专业人士,以及企管硕士班学生讲这句话。他们告诉我们,经营人脉让他们感到不舒服,觉得自己虚假,甚至龌龊。虽然也有些外向的人喜爱社交,并藉以踏上发达之路,他们天生热爱经营人脉,许多人却认为经营人脉是逢迎拍马、剥削利用、虚伪不实,这是可以理解的。
2015/12
在非洲以东1500英里、澳大利亚以西4000英里的印度洋中有一个小岛,葡萄牙人称它为“圣阿波洛尼亚岛”,英国人称它为“波旁岛”,法国人则一度称它为“波拿巴岛”。而今它的名字是“留尼汪岛”。在圣叙藏——留尼汪岛最古老的城镇之一——矗立着一座铜像。它所展现的是一个1841年的非洲男孩,从衣着上看仿佛是要去教堂做礼拜——单排扣夹克,蝴蝶领结,无褶裤堆在地面上。他没有穿鞋,右手伸出,不是为了打招呼,而是将大拇指和其他手指都蜷在掌上,也许正要掷一枚硬币。他名叫爱德蒙,是个十二岁的奴隶孤儿。非洲裔奴隶儿童的雕像在这个世界上十分少见。
2015/12
我要从徐家汇赶去机场,于是匆匆结束了一个会议,在美罗大厦前搜索出租车。一辆大众发现了我,非常专业的、径直的停在我的面前。这一停,于是有了后面的这个让我深感震撼的故事,象上了一堂生动的MBA案例课。为了忠实于这名出租车司机的原意,我凭记忆尽量重复他原来的话。 "去哪里……好的,机场。我在徐家汇就喜欢做美罗大厦的生意。这里我只做两个地 方。美罗大厦,均瑶大厦。你知道吗?接到你之前,我在美罗大厦门口兜了两圈,终于被我看到你了!从写字楼里出来的,肯定去的不近~~~" "哦?你很有方法嘛!"我附和了一下。
2015/12
说到基础设施,我们通常想到的是国家行使职能和蓬勃发展所需要的种种设施和体系——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和铁路。坑洼的路面和摇摇欲坠的高楼能让我们清楚地看到,提醒我们有必要采取措施。但是,知识同样也是一种基础设施,而且现阶段亟须得到关注。科学与技术是现代经济的基础,也是解决诸多重大环境、社会和安全问题的关键。受好奇心、自由和想象力驱使的基础研究,为所有应用研究和应用技术建立起了根基。就像我们必须打破对公路铁道小修小补的无尽循环一样,对知识的长期投资也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工程。
2015/12
泰勒的贡献不止于此。根据唯物史观,当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一生产力得到发展后,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也将得到相应的改观。在泰勒之前,由于工业革命的结果,造成了社会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两大阶级的对峙。生产力的发展,使得体力工作者收人大幅增加,其工作强度和时间大幅下降,社会地位上升,由无产阶级变成了中产阶级,并且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前者的“哑铃型社会”充满了斗争与仇恨,后者的“橄榄型社会”则相对稳定与和谐—体力工作者生产力的提升,彻底改变了社会的阶级结构,缔造了我们所说的发达国家。
2015/12
过去,时间管理专家会建议将工作分为A、B、C三级,概念是先做A级、再做B级、最后做C级的工作。如果优先级有所不同了,就是改变A、B、C的顺序。这样一来,只要你遵守着某些基本的时间管理规则,看起来就能做完这个职位的所有工作。到了2007-2009的经济衰退期,这种想法也画下句点。从2008年1月到2010年2月,有880万个职位消失。但虽然职位不见了,要做的工作还是一样多。于是教师的每个教室里孩子人数增加;客服人员要接的电话数变多;而在工作分组数减少后,每个经理要管的人数反而也增加。不论什么职位,要做的事都变多了。
2015/12
这些年,我听过的最励志的谎言就是:你可以兼顾事业和家庭。搞得好像事业和家庭不双丰收,就是你努力不够能力不行似的,特别是对于女人而言。如果你看了事业女性人手一本的鸡汤《向前一步》,被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完成洗脑,摩拳擦掌,准备勇敢地去拼事业和家庭的完美平衡时,你也不妨同时看看月之暗面——美国普林斯顿的女院长安妮-玛丽•斯劳特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一切》。安妮以前也认为事业和家庭是可以达到平衡的。但是,当她接受了希拉里给她的offer——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
2015/12
前几天,我在下城也看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景象:一位街友靠着墙角,对着某位假想仇人咆哮,而不远之处站着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也在大声的自言自语。只有当西装男侧过头来时,才看见他耳朵上塞了个小小的蓝牙耳机。的确,我们现在的许多行为,古人看来一定会觉得像是疯子。我们会对着一个小小的盒子哭笑;一群人坐在地铁的车厢里,却没有任何眼神的交集,甚至连好奇的眼光都没有;一群年轻人围着餐桌,有男有女,每个人低着头,手指很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