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网红”泛滥,这个词不仅指一张张审美趋同的美女脸,还有网红咖啡店、网红食物、网红打卡地点。最近有个新闻,短视频软件带红了杭州的粉黛乱子草,阿姨辛辛苦苦种了3年,3天就被赶来拍照的“网红”踩得七倒八歪,彻底毁了。这乌泱乌泱赶来举着相机的人,比蝗虫还吓人。人们喜欢管这种行为叫“无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赶一波热点再说。比“网红”更可怕的,是背后那些“无脑”的追随者。这种从众的习惯直接带动了一个产业:水军;贡献了一个新词:带节奏。通常在一个事件下,大家都给排名第一的点赞,呈现不同观点的评论越来越少,除了“粉圈”对骂
2015/12
大数据技术这新鲜玩意,怎么听都和衣袖翩翩的汉朝没半毛钱关系。可东汉王朝建立之后,朝廷最头疼的就是数据问题。国家有多少土地,有多少纳税人口,全国人民的人口结构是啥,养老金是不是发得出,皇上只有一笔糊涂账。账目糊涂就得查,好在汉代全民普及《九章算术》,识数的人并不难找。麻烦的是各个豪强不但数学好,私心也重,每家都准备了两本账,一本的封面上写着“给皇上看的”,一本的封面上则写着“永远不要给皇上看的”。躲在洛阳的皇上要看到第二本账,的确难。然后刘秀拿“算筹”一算,按照第一本账统计上来的全国土地数据
2015/12
假如有一个朋友说他有急事,需要向你借1000元。你会借给他吗?假如这个朋友向你借的不是1000元,而是1193元呢? 心理学家发现,虽然1193元比1000元更多,却能让人更加心甘情愿地掏腰包。精确的数字,让人更愿意埋单。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马诺伊•托马斯和他的团队研究了这个问题。他们分析了2.7万个二手房的交易数据后发现,如果卖家一开始的开价更加精确,例如322万元,而不是300万元,最后的成交价格反而更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第一,精确的数字让你觉得更可信。1193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像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2015/12
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不从需要改变,总有一些公司认为自己强大到永远不可能倒闭。如果一切运转顺利,为何要费力折腾昵?许多公司只有在不得不创新、不得不改变时才会有所行动。换句话说,它们总是等到事情发生后才去探究,然后努力创新,以期让一切回到现状。可悲的是,这往往是悲剧的前奏,这不是适应,而是"苟延残喘"。。成功的组织在事情进展顺利时主动改变,努力超越现状;当其他组织在勉强维生时,它们却在成长和创新。简单地说,不思考和规划未来的公司是没有前途的。如果你读完这本书后仍然认为还可以再等等,那么很遗憾
2015/12
新零售的本质就是一场效率革命。对于效率,大家都在各个领域寻找突破,诸如数据算法、支付、物流配送、建仓、创造场景等,好不热闹。但任何一场商业变革,都要抓住一个“核心原点”。究竟该提升什么效率?又该如何提升这些效率?这才是当下整个零售业要集体攻克的难题,零售企业们需要做到“知道自己不知道”。为此,重构零售实验室(RRL)作为一个拥有10万+零售人的知识社群,发布了“重构零售三段论”,通过“解构→重构→创构”三步,对“重构零售效率”提出系統的方法论与落地执行体系。“重构零售三段论”是新商业底层模型
2015/12
可以预见的是,苹果、微软、谷歌、阿里、腾讯等互联网科技企业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被新型的数字科技企业所取代,即便现在也被戏称为古典互联网企业,沦为数字经济的新型基础设施。随着科技对生活和工作越来越深入的渗透,未来的经济必然会掌握在为数不多的新科技企业手中,而这些新科技企业则被少数科技精英所掌控,科技逐渐成为像宗教、政治一样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力量!新科技企业所带来的颠覆与变革是无法想象的。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如同传统企业一样,基于人性本身和资本逐利的本性,新科技企业商业利益最大化也将产生许多危害更大的新问题
2015/12
马克从小就是全班最聪明的孩子之一,长大后职涯发展也一帆风顺。但他现在上脸书(Facebook)时,会看到一些过去在校成绩不如他的人,现在的成就比他高。公司里也有些同事晋升速度远超过他。他有时候不禁会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听起来很熟悉吗?你可能觉得自己跟马克一样,或是有某位员工或亲友也苦于这种感受。聪明当然是重大资产,但并不是只有聪明就够了。而且有时候,天性聪明的人未能达到自己期望的成就,是因为他们在一些小地方破坏了自己的发展。如果你也处于这种情况,好消息是,你若能看出这些小问题,就能加以克服
2015/12
年轻的时候,我的思维方式与计算机算法的清晰逻辑如出一辙,也让我与人工智能产生共鸣。当时,我把生活中的一切事物(友情、工作和家庭)都转化成算法的变量,然后输入我的“人生算法”,求取结果。这套算法是为了实现自身的职业规划而开发的,目标是使工作时间、社会名声和职业地位呈现最优的形态。而我的家庭生活只能以函数优化的方式“被处理”:以尽可能少的时间去实现预期效果。每项职业成就都为我内心的火苗添加了更多燃料,它们推动我更加努力地工作,我甚至向威千上万的年轻人推广这种生活方式。
2015/12
在家工作可能是一项令人羡慕的福利,让你能选择避免交通巅峰时段的塞车,排除繁琐平庸的办公室生活。但它也会让你无法参与可能会激发新见解的自然随兴互动;这是梅莉萨.梅尔(Marissa Mayer)取消雅虎(Yahoo)远距工作政策那个知名决定的部分原因。而且,独自工作有时可能会导致孤立感,或是觉得自己在工作上被众人排除在外。你若是在家全职工作,要如何对抗孤独感,并与同事建立正向的关系?我从2006年创办自己的顾问和演讲事业之后,便一直在家工作。我发现下列这三项原则,能有效避免孤立感、维持生产力,而且让自己周遭围绕一小群能激励人心的同事。
2015/12
实验的结果是,员工到了办公室后不知道该待在哪儿,于是就走了。哪怕没走,也找不到坐的地方——因为没有固定的办公桌,人们不得不把没做完的工作塞进他们的寄存柜里,很快柜子就不够塞了,有人带了辆玩具手推车到办公室,以便四处运送自己的东西。就像准备考研时抢占自习室座位一样,住在公司附近的人会起个大早先来趟办公室,将电脑藏到寄存柜里,回家再睡几个小时,然后回到办公室开始工作。人们开始翘班,经理们逐渐找不到员工……恰特的实验失败了。亲历实验的人表示,不可能有完全平等的办公室,这是人性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