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史密斯要求查看这些科学家的电子邮件和笔记,希望从中找出欺诈行为的证据。科学家们提供了可以验证他们结论的数据与方法,但是拒绝提供电邮内容。专家在讨论时常常会站在和自己所持立场相反的角度上——这正是质疑精神的精髓所在——所以很容易在他们的电子邮件里找到很多材料,用于断章取义,误导世人的认知。真正能够证实一个论点正误的,是将它与实际的观察结果进行比对——通过实验去重现它。我们常常要探索过许多条死胡同,才能最终找到正确的答案,而且往往需要别人来指出一项研究中的谬误之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2015/12
如果采取以上做法之后,发现上司再次骗了你,也许就该考虑离开了。我的一位朋友曾告诉我,上司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很支持她的模样,但背地里其实很常批评她。简单来说,那位上司其实是她的敌人,但他一直在说谎。她很快就了解到,无论是找她上司当面说这件事,或是提出指控,对她都没有好处,所以她悄悄地设法离开公司。九个月后,她在公司的竞争对手公司里找到更好得多的工作。因为上司的道德瑕疵,而必须作出职涯决定,这听起来可能不太公平,但有时候,这反而能让你朝正确的方向走去,只是可能会比原本你预期的更快作出这个决定。
2015/12
远程具现的承诺给了这个问题一丝正面的希望。如果远程具现允许人类超越距离进行必需的身临其城的互动,那么原则上各个层面上的远程学习都是可实现的。但如果远程具现不能提供一个教室和讲堂的替代品,以便兢兢业业的老师们可以培养学生的情感代入,就如同现实环境中学徒每天耳濡目染地模仿他的导师一样,那么远程学习最多织能培养出有能力的学生,而培训出专家却仍是遥不可及的,更别提大师了。“超-学习”(Hyper-learning)“就变成了一句空话。所以我们的问题就变成了:远程具现可以提供多大程度的具现体验?
2015/12
最近,沸沸扬扬的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正说明了这一点。扎克伯格的国会听证,也从侧面反映出了美国社会对于这个庞然大物的权力的担忧。即使扎克伯格在2020年不参加竞选,我们也已经开始担心美国最大的几家公司及其领导者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大量研究表明,相比十几二十年前,多数行业的大型公司收益和利润在市场中占比提高,权力也更大。同时,公众越来越不信任它们:约40%的美国人称自己几乎完全不信任大企业,这一数字在1985年只有24%,更多人提议应当按照公共事业的监管标准监督谷歌及Facebook,甚至干脆解散这两家公司。
2015/12
大量斜向竞争的出现,对中国正在发展和完善的市场经济带来了诸多挑战。首先,企业之间越来越难以和睦相处。即便是成功企业也难以高筑壁垒,画地为牢,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我消灭你与你无关”的斜向力量打垮;有时不得不以攻为守,在进攻中才能建立动态的壁垒。其次,行业边界越来越难以清晰界定。“互联网+”行动第一轮跨界所形成的企业已界定清楚,所有平台属于它所服务的行业。比如滴滴出行属于运输企业,美团点评属于餐饮企业等。但未来出现越来越多的跨行业综合性平台,它们又该属于哪些行业?由此,市场监管面临新的挑战。
2015/12
白石头不仅是个人的,企业也有自己的白石头。汉迪认为,组织惟有兼具灵魂和良知,才可能在当今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并持续发展。很显然,汉迪关于企业白石头的观点卷进了“企业是否应承担社会责任”的论战。20世纪70年代初,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一篇名为《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赚取利润》的文章,使“企业社会责任”成为热点话题。之后,不断有学者反驳弗里德曼的观点,提出了“相关利益人说”、“企业公民说”、“慈善投资理论”等多种理论。其中,“企业公民说”要求把企业当作社会公民来对待,企业在为社会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的同时
2015/12
一般来说,我们认为工作中形成的友谊很有裨益,会拉近彼此的关系,营造良好的工作氛围,让工作成为一件令人愉悦的事。然而,这种友谊也可能导致复杂的局面,甚至在圈子内外制造紧张关系。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南希•罗斯巴德(Nancy Rothbard) 、沃顿商学院在读博士生、研究组织行为的皮勒摩(Julianna Pillemer)指出,这是因为友谊的决定性特征和组织的决定性特征之间发生了冲突。她们在研究报告《没有利益裹挟的友谊:了解职场友谊的黑暗面》中,探索了职场友谊的互动方式、微妙之处,以及个人和企业管理者应该如何防止局面失控。
2015/12
但实际上,他们并不具备成为领导者的潜质,他们的冲动天性和气质并不适合成为领导者,或者是他们缺乏成为领导者的头脑。在现代企业中担任高层管理职务,抱负和干劲是绝对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如果缺乏成为高层领导的才能,抱负和干劲反而带来负面影响。有可能需要经受一些考验,并且显示出冷静残酷的诚实,才能判断自己是否真的适合从事领导工作。如果适合是哪一类的领导角色,或者是你的天赋适合担任各种领导职务。切记,领导是一种工作,而不是荣誉,重要的是当你发现自己有领导的天赋时,你就应该采用轮岗培养模式来管理自己的职业发展
2015/12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中国式智慧中确实充满了这种相反相成的警句。从这一意义上看,妥协不是软弱。没有妥协,就会培育出律师世界和暴力丛林。甚至个人的发展也充满妥协,即眼前的愉悦和长久的利益之间的妥协,未来最好的东西和眼下最想要的东西之间的妥协。这种对于妥协的把握,正是我们摆脱悖谬的重要手段。只有妥协,才能培育出同情;只有同情,才会使世界走向博爱。汉迪的这些思想,富有哲学意义。究其本质,他除了其他管理学家所强调的理性和逻辑外,更为重视想象和感悟。也许,这种思维方式,对中国的管理者能够带来不同于其他管理理论的启迪。
2015/12
无数的互动和影响,这一切组成了生命,不知为何,还有闪烁的圣诞灯饰。我有时会在家里想象,在家人玩游戏时,沉浸在书海里时,或者餐桌上交流时,那一串串的灯饰正不停地闪烁着。这些小人儿很快就会长大,能够做无数复杂到令人惊讶的事情,这似乎是完全不可能,但实际上这是可能的。这一天终究会到来。毕竟,我们是髓鞘质人。有一天,女儿佐伊拿起小提琴,琢磨着练一首关于胖国王和养狗的王后的新歌。她不断地停下来。错误百出。又重新开始。听起来很不连贯,但是很美妙。“我要练它几千次,几万次。我一定会拉得超级棒。”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