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管理学上有个概念,叫承诺升级。这个概念的开创者贝利•斯托在读研的时候正巧赶上越战。他看到美国总统肯尼迪从最开始受到一点挫折,承诺撤军却一直撤不下来,接着越陷越深。而后面几任总统虽然对战争有所怀疑,但是因担心撤军会给美国带来软弱形象,结果让战争规模越来越大。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战争越来越大,从陷得很浅到越来越深,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斯托发现,其实很多时候导致恶果的并不是事先决策错误,而是过程错误,是在一个过程中一点点升级成为一个大错误的。不是观念决定行为,而是改变行为就会改变观念。
2015/12
人有一点怀旧情结并没有什么害处。但是有些人很像约翰•博格尔提到的划船人,他们对过去很难释怀。人们毕竟对过去多少有些熟悉,有些模糊的了解,因此对于有些人而言,生活在过去比生活在当下要惬意,也自然要比生活在将来更舒服。对于这些人而言,他们的悲观主义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负担,因为他们在内心深处认为进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比不上过去,什么也不会有起色。恐惧未来而造成失败的例子不胜枚举,而这种恐惧的病毒整日都盘旋在公司上空。 我非常相信进步的现代哲学观,我们肯定不会重复以耕作为生的祖辈的生活方式。
2015/12
我安然无恙地走过了20世纪70年代世界陷入冰封期的“末日”,走过了80年代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件之后的世界“末日”,走过了21世纪之初千年虫问题引发的世界“末日”,走过了人们对苹果的质量问题可能会导致死亡的恐惧,走过了对电器、手机、食品色素、健怡可乐中甜蜜素等原因导致癌症的恐慌。在20世纪70年代,当人们因为甜蜜素引发的担忧对其大张挞伐时,科学界的很多人认为这种攻击其实是毫无根据可言的,因为之前人们已经食用了那么多的甜蜜素却毫发无损。他们指出在实验室里被用来做癌症实验的实验鼠们每天消耗的含有甜蜜素的饮料和人一样多
2015/12
很多创业者在前期的营销上都会面临一个困惑:如果手里有1000万元,我是做品牌,还是直接买流量做效果?在我看来,做品牌和效果投放并不对立。从流量池的角度看,品牌不仅是心智占有和信任背书,更是巨大的流量池,品牌并没有站到流量池的对立面。 那么,luckin coffee是如何打开品牌这扇大门,用较低的成本迅速建立起品牌流量池,完成最终的效果转化呢?关键在于找准品牌定位。定位对于品牌来说,是灵魂的注入,让品牌有了与众不同的目标、愿景和能够在市场上立足的基础。在实践中,有3种最简单有效的定位方法。
2015/12
“我开着奔驰来公司上班,周围是同样兢兢业业却一无所获的同事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那画面简直太美了。”一名空乘人员发帖称,“到底是谁想出这个馊主意的?我猜他们是想把中奖的机会留给自己。”一名机长表示,与其参加公司抽奖,不如去7-11便利店买彩票。他建议公司管理层“重新斟酌这个打击士气的方案”。面对大规模的抵触情绪,美联航不得不紧急叫停这个方案。发言人麦迪•金告诉CNBC,他们将重新制订激励方案,让员工继续为美联航效力。那么,怎样才能正确激励员工,使其最大限度地发挥潜能并心甘情愿地努力工作呢?
2015/12
我们每个人都在描绘自己的礼拜堂。想象一下,如果当时彭托莫让大门敞开,他原本可能完成哪些伟大的创作、他可能成为多么杰出的艺术家,还有他可能会启发数百万人的心灵。他原本可以培养建立人际关系,而不是减少人际接触。他原本可以寻求帮助。他原本可以实行最有效的自我照顾方式:关怀其他人。或许,彭托莫留给世间最持久的遗泽,就是他失去眷顾的故事。领导人必须要留意这个故事的警告:不要划地自限、让自己陷入困境。我们在自己周遭建造的围墙其实是监狱,而不是防御的堡垒。脆弱是力量的来源。我们若是扩大对他人的信任,就能赢得他们的信任。
2015/12
时常跳出产业竞争的认知局限,从生态视角思考如何管理人脉。创业者应认识到,现代商业关系不再是竞争关系和合作关系这么简单。敌人的敌人不见得就是朋友,今天的朋友明天可能就是竞争对手。与生态关系类似,现代企业之间的关系多样、复杂而且多变,孪生、伴生、寄生、衍生……创业者从生态的视角审视自身的定位与价值,更有可能掌握适合自身、谋求长远的人脉管理之道。企业转型,人脉先行。尽管创业者都意识到人脉的重要性,但人脉更新或转型并非易事。人脉绝非多多益善,更不能一成不变。我们提出中国创业者人脉转型的意义、内容以及方向
2015/12
一次,我们碰巧围着小会议室的一张正方形桌子开了一次会,直到那时,约翰和我才意识到我们之前犯下的错误。围在这张桌子的四周,大家的互动更加积极,沟通更加顺畅,眼神交流也更多。大家忘记了头衔,自由地畅谈。这不仅正中我们下怀,也体现出皮克斯的基本信念:无论你的职位是什么,畅通无阻的交流对你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围在又长又窄的桌子旁,坐在中心位置的我们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已经完全背离了这一基本原则。想要进行一次有效的交谈,房间里的氛围是不可小觑的因素,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本以为我们已经做足了功课
2015/12
那么,这样一个明显外行的特朗普先生,又是如何吸引一个由“志趣相投的信徒”组成的支持团体的呢?看看他们中的一些在第一次大选辩论之后的行内,就能对原因略知一二了:当时有特朗普的支持者对新闻主持人莱斯特•霍尔特(Lester Holt)在辩论中的主持表现不满,于是跑到小能队投手乔恩•菜斯特(Jon Lesler)的推特上骂了起来——谁叫你的名字里有莱斯特,骂你还冤枉不成?里基在《生活》杂志那篇文章的结尾写道:“要让棒球大联盟改变些什么,是这世上最难的事。但是假以时日,他们终将接受我对棒球统计学的新分析。不接受是不行的。”
2015/12
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人们已经不像从前在大海上航行的船长,整天害怕会驶入陌生海域了。在这个现代科学社会,在高度工业化的西方世界,对未来惶惶不可终日的态度是不理性的。但是,如果你想要品尝失败的苦果,那么你就畏首畏尾好了。古代希腊的神学家认为,神所拥有的最大能力就是预知未来。不论是在古希腊还是现在,普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没人能预测明天到底会怎样。没人能做到这一点。无论是世界上最好的占卜家,还是麻省理工学院任何一台电脑上安装的程序,都无法断言明天太阳一定会照常升起。明天的太阳是有可能不再升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