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成为爱将之后的生存之道。我们都遇过上司有爱将的情况。如果上司的爱将是别人,你看到那个人获得所有的关注,而你觉得自己能拿到的资源少、得到的肯定也低,这情况实在令人沮丧。但讽刺的是,如果你发现自己是爱将,情况似乎同样充满挑战。能得到额外关注、工作得到赞赏,确实是好事一件,但要当个爱将,常会需要付出代价。你可能会面临四种风险。第一,你太接近权力中心,所以同事可能开始对你反感,觉得你会打小报告或多管闲事,于是不再信任你,不再像一般同事一样互相支持,例如,不再提供种种重要信息、关系或其他资源。
2015/12
经营粉丝团的关系,时常会有人留私讯给我,私讯除了邀约课程、演讲以外,不外乎就是询问私人问题。而这些私人问题中,「职场中与老板相关的困扰」总是最常见的诸多小问题中,最起眼的大问题。「老板每次要我帮忙买烟,却不给我钱。」这个我看了啼笑皆非的例子,是某位担任业务工作的粉丝留言给我:「每次老板要我出去拜访客户的时候,都叫我顺便买烟给他,回到办公室把烟给他,他都借机忘了给我钱,现在烟钱越来越贵,我自己都不够钱,还要帮他买烟,宪哥,我该怎么办?」我回:「两个方法,第一,你戒烟,说自己分不清楚哪种烟才对
2015/12
如果说“手机是当代人的外挂器官”,那么微信就像这个器官的“动脉”。据统计,国人日均花在移动应用上的时间约达31亿小时,其中微信占了约30%。我们不难描绘出自己是如何与微信共度一天的——早上醒来先拿起手机,消灭微信对话框和朋友圈右上角的红色数字;出门买早餐,连煎饼果子都可以“扫一扫”便捷支付;工作之中,大大小小的群成了交流利器;偶尔小憩,也忍不住“跳一跳”;即便晚上临睡前,还得刷一波朋友圈。这些年,从BBS、QQ到微博、微信,网络社交产品在迭代,人们的沉溺程度也在加深。举目四顾,不管在街头巷尾
2015/12
很多著作都提出建议,告诉你可以如何应付组织内的权力动态,像是如何管理有毒的(toxic)或太过杰出的部属,或是如何应付难以预料或太自恋的上司。有些研究人员花了一辈子心力,系统化地分类掌权的人和无权的人在动机、行为、偏见等方面的不同。问题在于,这些建议多半是单独针对领导人,或只针对跟随者,却忽略了身兼两种身分时的特有挑战。虽然我们总爱研究在权力高低两个极端的情形,但大多数员工拥有的权力其实处于中间水平,必须不断和权力比自己高一些或低一点的同事互动。这种情况对中阶主管特别明显,这些人就是在组织里掌握着中等权力。
2015/12
诺思有几篇论文阐述制度的收益递增效应。他指出,规模越大的政府总是追求更大规模,权力越大的人倾向于追求更大权力,成功的制度有复制自身的冲动,直到社会被锁死于早已僵化但曾经成功的制度陷阱之内。他并且找到了不少消亡的人类社会,成为“锁死”效应的例证。诺思的警告格外触动我们这些中国学者,因为历史太悠久而且太难以割舍,所以我们不能放弃传统,但我们必须改造传统,否则中国就可能消亡。于是,技术的本质,与制度的本质类似,有强烈的路径依赖性从而常将人类“锁入”既有的技术路径或制度路径。锁入,于是可能锁死。
2015/12
今天的世界是复杂的、不确定的,随时在改变,而且也很难预测,我们发现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有时候并不能奏效。大家可能会问物理学跟管理学有什么关系?我认为物理学和管理学是始终可以结合在一起的。自17世纪牛顿的机械物理学理论提出之后,很多领域的科学家都在尝试着把自己的学科领域和物理学相结合,管理学就是其中之一。以管理学大师泰勒为例。牛顿认为宇宙是一个大的机器,泰勒说组织也是大的机器。在这个大的组织机器里面,每个^都处在不同的部门,而且是自上而下被管控的。员工是被动的生产者,是部门的操纵者。
2015/12
对CIO奖励庞大预算和庞大团队的企业面临重大的长期竞争风险。相比创新型初创公司的战略,许多企业之所以能保持或增强市场地位,就是由于它们谨慎行事,有条不紊地逐步实施变革。之所以认真缓解风险,是由于企业风险更大了,可能危及有价值的业务。但人工智能可能会突然带来影响。这需要重新思考创新的方式,而这很可怕,也颇有风险。人工智能是一套技术,有望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对大多数行业的赢家和输家重新洗牌。预计赢家将会是吸引和利用“人工智能生态圈”的最佳人才,并用他们顺利完成业务转型的公司。
2015/12
经济学解决的永远是效率问题,道德与公平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道附加题。如果市场完美运作,那么财富就会加速向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等人的手里聚集,而“卖炭翁”“养蚕女”并不会因辛勤劳作而得到额外奖励,卖火柴的小女孩仍将手捧火柴因寒冷而死。那么如何借助市场实现公平、道德与正义,关照弱势群体,保障他们基本的生活权利?卧底经济学家借助“领跑理论”给出解题思路,以政府“有形的手”,来调校市场的“钟表”,即在不损害市场效率、不造成资源浪费的前提下,由政府重新为因特殊原因而仅能慢跑的“运动员”设置起跑线。
2015/12
2017年10月,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者理查德•泰勒,研究的是人类种种理性和非理性的行为决策。虽然经济学时常强调“理性人假设”,假定经济活动的主体理智而自私,但经济学家这个群体本身,却总是心怀一些天真的梦想。例如,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一方面发现了残酷的帕累托法则(二八定律):80%的效益来自于20%的项目,80%的社会财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中;另一方面,他又滿心期待着这样一种优化——某人的境况变得更好,却没有任何人的境况随之变糟,这样的一步操作被称为“帕累托改进”。而当全社会再也没有帕累托改进的余地
2015/12
果壳作为互联网界的科普小王子,公司内部有个特殊的职位叫作“鼓励师”,而担任这个要职的却是只叫作Seven的猫,平时它的任务就是没事卖卖萌,给员工们补充元气。公司养了猫后,程序员代码出错可以说是猫碰键盘了,办公效率低可以说是鼠标被猫给抓走了……一切都交给猫来背锅。这固然是个段子,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了猫,创业环境变得不那么严肃了。因此,猫在创业公司里有着不容小觑的地位。不少人都将猫视为公司的文化图腾,如同呵护某种梦想一般,将它们小心安放。由此看来,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创业潮,猫奴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