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人们过于看重“团队和谐”,其实想要的是“日标和谐”,即每个成员“劲往一处使”。这样做的弊端很明显。社会学家布鲁克•哈林顿曾观察了20世纪90年代位于美国加州的投资俱乐部。那个年代的股市一片繁荣,很多股民开始抱团分析股票,一起投资赚钱。经过细致的跟踪研究,哈林顿发现,由朋友组成的俱乐部做出的投资选择往往很糟糕。原因是,为了维护成员之间的友谊,社交型供乐部对分歧和争议避而不谈,以免伤害任何人;相反,成员关系更疏远的俱乐部能及时否决槽糕的投资方案。但如果你觉得友谊第一,赚钱第二,那么就等着亏钱吧。
2015/12
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发展迅速,而我们只不过刚刚找到几条线素。如果我们希望这些观点转化为现实,需要付出的努力将不亚于从原子中分离能量。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昂贵的、有时会令人失望的过程,并且在很多人的眼中,这是不切实际的。追求产业管理的经济目标,需要更多人进行创新与坚持,将科学的梦想转化为平常的现实。人在自然科学领域的努力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如今,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期,只要我们在企业的人性面的实践中付出同样的努力,不仅能有卓越的实际收获,还将会距离“美好社会”更近一步。有这样的前景,难道我们还不立即付诸行动?
2015/12
大数据营销的前提是挖掘网上的数据,而网下的数据较难搜集;同时,对于非数据化的事物如何转化为量化的数据面临着挑战。尤其是大数据营销虽然能够追踪到消费者的行为,但却抓不住消费者的心,不过未来要想抓住消费者的心,也还是存在努力的方向,其一是大数据营销与人格心理分析,其二是大数据营销与人际情境心理分析,其三是大数据营销与物理情境心理分析,其四是大数据营销与文化背景心理分析。最后,我想说的是:人心即宇宙,宇宙即人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大数据营销未来之路漫长而艰辛,至于能否抓住消费者的心,依然是个未知数。
2015/12
其实,冲突或困惑,不是来自于知识本身,而是产生于如何看待知识和学习,怎样使用知识。换句话说,知识就是力量,是需要恰当学习和正确利用知识。知识本来是个好东西,但用不好也是个坏东西。用途或方向不对,知识可充当战争的武器,可以作为罪犯的工具;即使被用来做好事,用之不当,也会成为进步的阻力。我们如果不能跳出知识看世界,往往因为知识太多而瞻前顾后,捆住手脚,遏制创新。创新需要“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魄力,更需要站在人类知识积累基础上和巨人肩膀上的高瞻远瞩。研究表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亿万富翁中,大学毕业的少
2015/12
“读”不是“听”的孪生兄弟,“读”是“听”的儿子、孙子,也许还是重孙。在印刷术被发明之前,我们认知的历史是“口口相传”的历史,一句话,是“音”的历史,是“听”的历史。文学是这样,宗教是这样。西方的《荷马史诗》是这样,我们东方的“话本”也是这样——要不然,怎么会叫“话”本呢。时代变了。但时代之变未必就是向前,有时候,它也向后。谁能想到科技的发展会如此这般?在我们使用视力即将抵达极限的时候,我们终于想起来了,我们还有耳朵呢。音频来了,“听”的时代訇然而至。人类的耳朵高兴坏了。它们骄傲,智慧在充血,耳朵在脑袋的两旁都翘起来了。
2015/12
埃里克•莱斯的《精益创业》就是要避免以上所有创业时的浪费。精益创业的名称来源于精益生产。后者是由丰田公司的大野耐一和新乡重夫发展出来的。精益的思考方法大大改变了供应链和生产系统的运作方式。它的原则中包括了吸取每位员工的知识和创造力、把每批次的规模缩小、实时生产和库存管理,以及加快循环周期。新创企业的目标在于弄明白到底要开发出什么东西,它得是顾客想要的,还得是顾客愿意尽快付费购买的。换言之,精益创业是研究创新产品开发的一种新方式,强调要同时兼具快速循环运作和对顾客的认知、远大的理想,以及壮志雄心。
2015/12
职业生涯,路漫漫其修远。每个人都要在职场度过人生最宝贵的年华,我们借助职业生涯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成就自己的人生。在中国当代的职场上,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五代同堂,每一代人的身上都有自己成长时代的深深烙印,有自己职业上的优势也有发展中的先天不足。50-60年代的人,长期受计划经济的影响,找工作是组织安排,职业发展是组织规定,在他们的职业发展早期,很难自己做主。70-80年代的人虽然受到改革开放的洗礼,却也面对高房价带来的沉重生活压力,不得不屈就现实,而90后一出生就面对一个万花筒般旋转的职业世界
2015/12
人家还会尊重你吗? 设计应该是什么? 我给大家打个比方。进行室内装修时,房子里通常会有很多面墙,但设计师的脑子里应该没有墙,你的意识里若有墙就没法创新了。我们的设计之所以徘徊不前,就是因为设计师的脑子里有一堵墙。设计师的脑子里应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可以是墙,但什么都不是墙。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共和国成立以后,包括改革开放以后,凡是我们靠引进发展起来的项目,都基本停滞在引进的水平上;而凡是外国人不给我们的、对我们实行封锁的,我们反而都自己搞出来了,其技术水平甚至走到了世界前列。
2015/12
在共同的价值观下,我们会把组织变小,但是更有效。如果说从上到下一管到底,价值观不一样,天天管也管不住。但只要“信了同样的教”,价值观一样,不用管,大家也一定朝着一个方向用力。我们的团队很小,但坚持了12年,就有价值。我们在西安有团队,是小组织。每一个组织在当地都要成为项目公司。我们有很多小组织。在互联网时代,小组织灵活机动,可以随时改变。接下来,我们仍然会做很多小组织。形式上我们是分散的,实际上我们用价值观协调。这些小组织按照我们的想法,朝着同一个价值观方向协调。最后我们能够攻坚克难,做成很多事情。
2015/12
大部分个人创业者低估自己时间的价值。工作者、个人创业者和独立顾问面对的最困难决策,是如何为他们的时间和专业定价。若是别人抱怨你开价太高,更糟的是,若因此而完全不与你有业务往来,怎么办?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转向另一个极端,要求太普通的价格,结果让你自己很不高兴。一如我在《你就是创业家》(Entrepreneurial You)一书中提到的,没有办法在行业内生存下来的人,就无法提供优质工作成果给客户。要求合理的价格,你才能创造长期价值。记住下列四件事,让你能自在地要求符合你价值的价格。定价过低会传达负面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