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在德国,上大学的人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很多人中学毕业以后,就直接进入一家企业。德国的职业教育非常发达,培训学校很多,员工进入企业以后,企业会先花一两年的时间对员工进行严格的培训。培训完,这些人就是非常合格的产业工人了,以后可成长为高级蓝领。德国产品的质量之高、工艺之完善,跟这种严格的职业教育密不可分。而让人感到诧异的是,他们的工资并不低。其实过去在中国也有这种情况,但是后来这种传统没有了。20世纪50年代,一个八级工能养活八口之家,工资比工程师还要高。我跟格兰仕的老总俞尧昌聊过,他跟我说了一些让我感到很吃惊的事实。
2015/12
但是在大前研一的平衡管理思想中,对于木桶理论的解读却与通常意义截然相反,他提出了一种“斜桶理论”。大前研一认为,木桶理论并不能套用在企业的管理活动中,若一定要把企业管理与木桶理论扯上关系的话,那就只能反着用,斜着用。平衡管理旨在平衡各项管理工作,但并不是强调“平均主义”。传统的木桶理论意在补齐短板,把精力集中在短板建设上;而大前研一在企业平衡管理方面的“斜桶理论”却强调重点发展企业的“长板”,把木桶倾斜过来,重点进行长板建设。如今的企业需要的是一块足够长的长板,以此来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2015/12
从架构上来看,分析部门可能位于两个相反、但同样深具挑战性的极端之间。一个极端,是与业务保持太大距离的数据科学小组。这些小组通常会产出令人印象深刻又复杂的模型,而这些模型并没有证明太多可行的见解。以一家零售金融服务公司的经验为例:这家公司分析部门的员工,尽可能只使用专业的软件包,以及特定的复杂菜单单。同时,这个小组会刻意避免采用传统的商业标准做法,像是访谈客户、以图像来简报结果、把分析结果放在商业的背景条件下来解释,以及把复杂的发现与传统智慧连结起来。结果,这个小组变成一个孤立的部门
2015/12
当李•罗森(Lee Rosen)年纪最小的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之后,他和同事们决定在其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市的家里运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以省下每月3.5万美元的房租。律师们开始在他家厨房操作台和家附近的图书馆里写案情摘要。对他们来说,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有一件事除外。“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人们通常喜欢从案件代理之初就和律师面对面交流。”罗森说。所以他的事务所租了一些按月付租金的会议室,一年下来总共租了12个会议室,总花费只有过去租办公室时的1/3。使用联合办公空间再也不是个人独资公司、创业公司和年轻专业人士的专利了。
2015/12
“真是招不来人!”刚刚结束招聘的大刘感慨。前段时间受命给测试团队招人,大刘立刻打开BOSS直聘软件在网上勾搭有志青年。一共找了137个人,“回复的只有一半,有一半压根儿就不搭理你。”这一半里有10个人愿意来面试,真正出现在办公室的只有8人,面试下来选了2个。最终,来入职的只有1人。从137到1,大刘服气了。另外一个同事负责找JAVA开发,都说JAVA应该是主流的产品和应用,招人相对容易,其实也不见得。他联系了1200多个人,到了面试轮只来了几十个,最终只剩4个。“现在还都没有谈薪水,只是愿意聊,能符合条件再去谈薪水问题。”
2015/12
不管喜不喜欢,在职场生活上,建立人际关系都是必要的事。为此,本文提出以下四大策略:专注在学习上、找出共同利益、广泛思考你能给予什么、找个更崇高的目的。如此一来,即使是再厌恶经营人脉的人,也能有效做到。“我讨厌经营人脉。”我们不时听到企业主管、专业人士,以及企管硕士班学生讲这句话。他们告诉我们,经营人脉让他们感到不舒服,觉得自己虚假,甚至龌龊。虽然也有些外向的人喜爱社交,并藉以踏上发达之路,他们天生热爱经营人脉,许多人却认为经营人脉是逢迎拍马、剥削利用、虚伪不实,这是可以理解的。
2015/12
在非洲以东1500英里、澳大利亚以西4000英里的印度洋中有一个小岛,葡萄牙人称它为“圣阿波洛尼亚岛”,英国人称它为“波旁岛”,法国人则一度称它为“波拿巴岛”。而今它的名字是“留尼汪岛”。在圣叙藏——留尼汪岛最古老的城镇之一——矗立着一座铜像。它所展现的是一个1841年的非洲男孩,从衣着上看仿佛是要去教堂做礼拜——单排扣夹克,蝴蝶领结,无褶裤堆在地面上。他没有穿鞋,右手伸出,不是为了打招呼,而是将大拇指和其他手指都蜷在掌上,也许正要掷一枚硬币。他名叫爱德蒙,是个十二岁的奴隶孤儿。非洲裔奴隶儿童的雕像在这个世界上十分少见。
2015/12
我要从徐家汇赶去机场,于是匆匆结束了一个会议,在美罗大厦前搜索出租车。一辆大众发现了我,非常专业的、径直的停在我的面前。这一停,于是有了后面的这个让我深感震撼的故事,象上了一堂生动的MBA案例课。为了忠实于这名出租车司机的原意,我凭记忆尽量重复他原来的话。 "去哪里……好的,机场。我在徐家汇就喜欢做美罗大厦的生意。这里我只做两个地 方。美罗大厦,均瑶大厦。你知道吗?接到你之前,我在美罗大厦门口兜了两圈,终于被我看到你了!从写字楼里出来的,肯定去的不近~~~" "哦?你很有方法嘛!"我附和了一下。
2015/12
说到基础设施,我们通常想到的是国家行使职能和蓬勃发展所需要的种种设施和体系——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和铁路。坑洼的路面和摇摇欲坠的高楼能让我们清楚地看到,提醒我们有必要采取措施。但是,知识同样也是一种基础设施,而且现阶段亟须得到关注。科学与技术是现代经济的基础,也是解决诸多重大环境、社会和安全问题的关键。受好奇心、自由和想象力驱使的基础研究,为所有应用研究和应用技术建立起了根基。就像我们必须打破对公路铁道小修小补的无尽循环一样,对知识的长期投资也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工程。
2015/12
泰勒的贡献不止于此。根据唯物史观,当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一生产力得到发展后,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也将得到相应的改观。在泰勒之前,由于工业革命的结果,造成了社会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两大阶级的对峙。生产力的发展,使得体力工作者收人大幅增加,其工作强度和时间大幅下降,社会地位上升,由无产阶级变成了中产阶级,并且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前者的“哑铃型社会”充满了斗争与仇恨,后者的“橄榄型社会”则相对稳定与和谐—体力工作者生产力的提升,彻底改变了社会的阶级结构,缔造了我们所说的发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