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今天的世界是复杂的、不确定的,随时在改变,而且也很难预测,我们发现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有时候并不能奏效。大家可能会问物理学跟管理学有什么关系?我认为物理学和管理学是始终可以结合在一起的。自17世纪牛顿的机械物理学理论提出之后,很多领域的科学家都在尝试着把自己的学科领域和物理学相结合,管理学就是其中之一。以管理学大师泰勒为例。牛顿认为宇宙是一个大的机器,泰勒说组织也是大的机器。在这个大的组织机器里面,每个^都处在不同的部门,而且是自上而下被管控的。员工是被动的生产者,是部门的操纵者。
2015/12
对CIO奖励庞大预算和庞大团队的企业面临重大的长期竞争风险。相比创新型初创公司的战略,许多企业之所以能保持或增强市场地位,就是由于它们谨慎行事,有条不紊地逐步实施变革。之所以认真缓解风险,是由于企业风险更大了,可能危及有价值的业务。但人工智能可能会突然带来影响。这需要重新思考创新的方式,而这很可怕,也颇有风险。人工智能是一套技术,有望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对大多数行业的赢家和输家重新洗牌。预计赢家将会是吸引和利用“人工智能生态圈”的最佳人才,并用他们顺利完成业务转型的公司。
2015/12
经济学解决的永远是效率问题,道德与公平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道附加题。如果市场完美运作,那么财富就会加速向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等人的手里聚集,而“卖炭翁”“养蚕女”并不会因辛勤劳作而得到额外奖励,卖火柴的小女孩仍将手捧火柴因寒冷而死。那么如何借助市场实现公平、道德与正义,关照弱势群体,保障他们基本的生活权利?卧底经济学家借助“领跑理论”给出解题思路,以政府“有形的手”,来调校市场的“钟表”,即在不损害市场效率、不造成资源浪费的前提下,由政府重新为因特殊原因而仅能慢跑的“运动员”设置起跑线。
2015/12
2017年10月,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者理查德•泰勒,研究的是人类种种理性和非理性的行为决策。虽然经济学时常强调“理性人假设”,假定经济活动的主体理智而自私,但经济学家这个群体本身,却总是心怀一些天真的梦想。例如,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一方面发现了残酷的帕累托法则(二八定律):80%的效益来自于20%的项目,80%的社会财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中;另一方面,他又滿心期待着这样一种优化——某人的境况变得更好,却没有任何人的境况随之变糟,这样的一步操作被称为“帕累托改进”。而当全社会再也没有帕累托改进的余地
2015/12
果壳作为互联网界的科普小王子,公司内部有个特殊的职位叫作“鼓励师”,而担任这个要职的却是只叫作Seven的猫,平时它的任务就是没事卖卖萌,给员工们补充元气。公司养了猫后,程序员代码出错可以说是猫碰键盘了,办公效率低可以说是鼠标被猫给抓走了……一切都交给猫来背锅。这固然是个段子,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了猫,创业环境变得不那么严肃了。因此,猫在创业公司里有着不容小觑的地位。不少人都将猫视为公司的文化图腾,如同呵护某种梦想一般,将它们小心安放。由此看来,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创业潮,猫奴会越来越多。
2015/12
在德国,上大学的人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很多人中学毕业以后,就直接进入一家企业。德国的职业教育非常发达,培训学校很多,员工进入企业以后,企业会先花一两年的时间对员工进行严格的培训。培训完,这些人就是非常合格的产业工人了,以后可成长为高级蓝领。德国产品的质量之高、工艺之完善,跟这种严格的职业教育密不可分。而让人感到诧异的是,他们的工资并不低。其实过去在中国也有这种情况,但是后来这种传统没有了。20世纪50年代,一个八级工能养活八口之家,工资比工程师还要高。我跟格兰仕的老总俞尧昌聊过,他跟我说了一些让我感到很吃惊的事实。
2015/12
但是在大前研一的平衡管理思想中,对于木桶理论的解读却与通常意义截然相反,他提出了一种“斜桶理论”。大前研一认为,木桶理论并不能套用在企业的管理活动中,若一定要把企业管理与木桶理论扯上关系的话,那就只能反着用,斜着用。平衡管理旨在平衡各项管理工作,但并不是强调“平均主义”。传统的木桶理论意在补齐短板,把精力集中在短板建设上;而大前研一在企业平衡管理方面的“斜桶理论”却强调重点发展企业的“长板”,把木桶倾斜过来,重点进行长板建设。如今的企业需要的是一块足够长的长板,以此来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2015/12
从架构上来看,分析部门可能位于两个相反、但同样深具挑战性的极端之间。一个极端,是与业务保持太大距离的数据科学小组。这些小组通常会产出令人印象深刻又复杂的模型,而这些模型并没有证明太多可行的见解。以一家零售金融服务公司的经验为例:这家公司分析部门的员工,尽可能只使用专业的软件包,以及特定的复杂菜单单。同时,这个小组会刻意避免采用传统的商业标准做法,像是访谈客户、以图像来简报结果、把分析结果放在商业的背景条件下来解释,以及把复杂的发现与传统智慧连结起来。结果,这个小组变成一个孤立的部门
2015/12
当李•罗森(Lee Rosen)年纪最小的孩子离开家去上大学之后,他和同事们决定在其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市的家里运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以省下每月3.5万美元的房租。律师们开始在他家厨房操作台和家附近的图书馆里写案情摘要。对他们来说,在哪里工作并不重要—只有一件事除外。“在我们的工作过程中,人们通常喜欢从案件代理之初就和律师面对面交流。”罗森说。所以他的事务所租了一些按月付租金的会议室,一年下来总共租了12个会议室,总花费只有过去租办公室时的1/3。使用联合办公空间再也不是个人独资公司、创业公司和年轻专业人士的专利了。
2015/12
“真是招不来人!”刚刚结束招聘的大刘感慨。前段时间受命给测试团队招人,大刘立刻打开BOSS直聘软件在网上勾搭有志青年。一共找了137个人,“回复的只有一半,有一半压根儿就不搭理你。”这一半里有10个人愿意来面试,真正出现在办公室的只有8人,面试下来选了2个。最终,来入职的只有1人。从137到1,大刘服气了。另外一个同事负责找JAVA开发,都说JAVA应该是主流的产品和应用,招人相对容易,其实也不见得。他联系了1200多个人,到了面试轮只来了几十个,最终只剩4个。“现在还都没有谈薪水,只是愿意聊,能符合条件再去谈薪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