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我要从徐家汇赶去机场,于是匆匆结束了一个会议,在美罗大厦前搜索出租车。一辆大众发现了我,非常专业的、径直的停在我的面前。这一停,于是有了后面的这个让我深感震撼的故事,象上了一堂生动的MBA案例课。为了忠实于这名出租车司机的原意,我凭记忆尽量重复他原来的话。 "去哪里……好的,机场。我在徐家汇就喜欢做美罗大厦的生意。这里我只做两个地 方。美罗大厦,均瑶大厦。你知道吗?接到你之前,我在美罗大厦门口兜了两圈,终于被我看到你了!从写字楼里出来的,肯定去的不近~~~" "哦?你很有方法嘛!"我附和了一下。
2015/12
说到基础设施,我们通常想到的是国家行使职能和蓬勃发展所需要的种种设施和体系——公路、桥梁、隧道、机场和铁路。坑洼的路面和摇摇欲坠的高楼能让我们清楚地看到,提醒我们有必要采取措施。但是,知识同样也是一种基础设施,而且现阶段亟须得到关注。科学与技术是现代经济的基础,也是解决诸多重大环境、社会和安全问题的关键。受好奇心、自由和想象力驱使的基础研究,为所有应用研究和应用技术建立起了根基。就像我们必须打破对公路铁道小修小补的无尽循环一样,对知识的长期投资也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工程。
2015/12
泰勒的贡献不止于此。根据唯物史观,当社会存在的根本柱石一生产力得到发展后,整个社会的“上层建筑”也将得到相应的改观。在泰勒之前,由于工业革命的结果,造成了社会上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两大阶级的对峙。生产力的发展,使得体力工作者收人大幅增加,其工作强度和时间大幅下降,社会地位上升,由无产阶级变成了中产阶级,并且占据社会的主导地位。前者的“哑铃型社会”充满了斗争与仇恨,后者的“橄榄型社会”则相对稳定与和谐—体力工作者生产力的提升,彻底改变了社会的阶级结构,缔造了我们所说的发达国家。
2015/12
过去,时间管理专家会建议将工作分为A、B、C三级,概念是先做A级、再做B级、最后做C级的工作。如果优先级有所不同了,就是改变A、B、C的顺序。这样一来,只要你遵守着某些基本的时间管理规则,看起来就能做完这个职位的所有工作。到了2007-2009的经济衰退期,这种想法也画下句点。从2008年1月到2010年2月,有880万个职位消失。但虽然职位不见了,要做的工作还是一样多。于是教师的每个教室里孩子人数增加;客服人员要接的电话数变多;而在工作分组数减少后,每个经理要管的人数反而也增加。不论什么职位,要做的事都变多了。
2015/12
这些年,我听过的最励志的谎言就是:你可以兼顾事业和家庭。搞得好像事业和家庭不双丰收,就是你努力不够能力不行似的,特别是对于女人而言。如果你看了事业女性人手一本的鸡汤《向前一步》,被Facebook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完成洗脑,摩拳擦掌,准备勇敢地去拼事业和家庭的完美平衡时,你也不妨同时看看月之暗面——美国普林斯顿的女院长安妮-玛丽•斯劳特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一切》。安妮以前也认为事业和家庭是可以达到平衡的。但是,当她接受了希拉里给她的offer——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
2015/12
前几天,我在下城也看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景象:一位街友靠着墙角,对着某位假想仇人咆哮,而不远之处站着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也在大声的自言自语。只有当西装男侧过头来时,才看见他耳朵上塞了个小小的蓝牙耳机。的确,我们现在的许多行为,古人看来一定会觉得像是疯子。我们会对着一个小小的盒子哭笑;一群人坐在地铁的车厢里,却没有任何眼神的交集,甚至连好奇的眼光都没有;一群年轻人围着餐桌,有男有女,每个人低着头,手指很忙碌。
2015/12
我们总能听到别人说:“只要你一直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好事就一定会在你身上发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事实好像并非如此。微软现任首席执行官,年薪高达1800万美元的萨提亚•纳德拉,在3年前上任时,回答记者关于硅谷男女薪酬待遇差别的问题时说:“女性不应该主动提出加薪或是升迁的要求,要相信机缘,多正面思考,用积极的心态看待薪酬差别问题,这样最后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段明显带有性别歧视意味的言论,让纳德拉在上任之初就变得声名狼藉,最后,他不得不为那些不当的言论而公开道歉。不过,这段话也反映出了社会上很普遍的一种认知
2015/12
20多年来深入做“中国领先企业的研究”过程中,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中国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遇到的最大挑战是组织的瓶颈和惯性。我们常常说改革难、转型难,很大原因是整个组织由于思维惯性而卡了壳。管理学界和商界人士大多将企业的战略思维或者战略作为企业的成功关键,但是在企业发展的实践过程中,另一个也需要关注的视角是组织思维,组织思维对企业的成功至关重要。一个企业组织在平稳发展之时,最可怕的是怠惰,是组织疲劳,就像人们说的“温水煮青蛙”;最可怕的是固步自封,活在自我的成就上,活在过去的功劳上。
2015/12
如今,G20需要扩大视野,认识到数字技术所制造的市场结果假如不通过世界竞争网络加以制约,将会一直牺牲工人的利益来满足跨国公司的利益。数字经济让一家或少数几家企业攫取日益扩大的市场份额,因此正在制造新的劳资裂痕。随着“超级明星”公司经营的全球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对多国市场的主宰,由20个发达经济体和主要新兴经济体组成的G20集团,其市场集中度在过去15年里显著增加。要改善这个现象,G20应该建立一个世界竞争网络(World Competition Network),以重塑竞争环境、解决劳资之间的收入不平等。
2015/12
一个叫互联网的幽灵已经在中国游荡好多年了。毫无疑问,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深刻的变量,但是如果你和很多中国企业家接触过,你就会发现,他们被这个幽灵惊吓过度了。我不止一次听到一些老板说:“我愿意把前半生的所有积累都扔进去,拼死一搏换取互联网转型的成功。”不得不说,他们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大家都知道马云的阿里巴巴很厉害,如今实体店生意不好做了,但是你若真算算账,就会发现,线上交易只不过占全国消费品零售总额的5%左右。你能说这5%就弄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吗?我也时常听做商业地产的朋友抱怨实体店经营状况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