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说过:“现代企业的竞争不是产品与产品间的竞争,而是商业模式的竞争”。关于商业模式的理论和案例研究多如牛毛,但学界至今并未对商业模式的定义达成一致。迈克尔•莫里斯等将商业模式定义为一种简单的陈述,旨在说明企业如何对战略方向、运营结构和经济逻辑等方面一系列具有内部关联性的变量进行定位和整合,以便在特定的市场上建立竞争优势。国内学者魏炜、朱武祥、林桂平认为:从本质上来讲,商业模式是利益相关者(包括顾客)的交易结构。由于商业模式定义的非明确性,学界对商业模式要素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2015/12
2000年某个周六下午1点过5分,一群死忠的影迷站在芝加哥郊外的一座电影院前,想要看一场午后场电影——由梅尔•吉布森主演的动作片《危险人物》(Payback)。他们拿到了免费的软饮料和爆米花并被告知,电影结束之后要晚走一会儿,以便回答几个有关电影院售货摊位的问题。在不经意间,这些粉丝就参与了一项关于“非理性状态之下的进食行为”的研究。他们拿到的爆米花有点与众不同——都受潮了。事实上,这些爆米花的受潮是有意而为的。在事先搁置了5天之后,爆米花的味道已经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当人们吃的时候,会发出吱吱的响声来。
2015/12
在日益复杂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下,获取大量的数据和信息可以帮助组织做出更好的预测和决策。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决策者在解决问题和制定战略时,会依靠统计结果和基于数据的决策模型。但是随着数据量越来越大,分析越来越复杂,分析师如何才能最有效地传达分析结果,以确保决策者正确理解数据的含义?无论分析活动本身多么棒,其有效性取决于目标受众如何理解分析结果。以患者就医为例。可以说,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任务是诊断,因为它关系到选取合适的治疗方案。即使最终选择权掌握在患者手中,选择哪一种治疗方案关键还是看医生如何向患者介绍不同的治疗选项
2015/12
以前在大企业工作有许多优势,首先它的工资一般比其他小规模企业中的同类员工工资要高。这种现象叫做企业规模工资效应。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在过去三十年间,这种效应逐渐削弱,它的影响波及员工和雇主关系以及收入不均等一切事物。但是人们不了解的是,哪些领域的员工受工资效应减退影响最大?这种减退在何种程度上加剧了美国日益增长的收入不平等现象?随着企业规模和工资之间的关联减弱,位于工资等级中部和底部的员工感受到的负面影响最大。而那些位于工资等级顶部的人在大企业工资溢价中并没有什么损失。
2015/12
那个时代,威权在顶层是有道理的。因为,标准品或柔性标准品的生产都能够满足市场需求,换句话说,市场是由企业去“定义”的,企业家们用自己的天赋(gift)定义、猜测或引领出用户的需求。那个时代,市场调研并非决定生产的关键,所以,才会出现那种大规模市场调研依然找错方向的案例。反之,促销、4A广告商、大量刺激消费者、牢牢掌握分销渠道……才是王道,“顾客就是上帝”只是虚伪的道德承诺。所以,先是以大生产和大销售为特征的福特制,而后是以精益生产和深度分销为特征的丰田制,这些管理范式的元素都是科层制,都标配KPI主义。
2015/12
不少《(财富》500强企业单靠一个理念起家,其灵感来自对客户需求的见微知著。星巴克为咖啡店增添了几许意大利风情;家得宝给人们自己动手组装专业设备的机会;美体小铺(The Body Shop)从成立伊始就反对残忍的动物测试,这种做法广受顾客支持。灵感的力量无穷,但我们怎样才能发现它?是应该与同事做头脑风暴,还是通过筛查分析大量数据?是简单地进行反思,还是继续做分内的事,直到一个苹果砸到自己头上?虽然灵感的迸发对许多人来说纯属巧合,但是我们仍然相信,人们能够通过更系统的方式捕捉创新灵感,并总结出了下列7个“灵感路径”。
2015/12
然而,成功的数字化企业采用的方法并非如此,而是首要注重商业模式。技术是推动力,但并非成功的关键。初创公司和小公司在起始时处于有利地位,因为它们无须摆脱成规或是再造。企业传统的空白使它们更加灵敏快速地响应外界变化。相比之下,很多传统的公司需要克服组织惰性,市场策略和决策需要更加敏捷迅速。快速原型法将成为主要手段,通过与商业假设试验、迭代产品发行和验证性学习相结合,缩短产品开发的周期。除了数字化变革,真正颠覆性的创新产生于对消费者需求变化的理解、利用和快速准确的把握。
2015/12
赫尔曼黑塞在1927年所写的《荒原狼》中这样写道:也许有一天,不管有无导线,有无杂音,我们会听见所罗门国王和瓦尔特封德尔福格威德说话的声音。人们会发现,这一切正像今天刚刚发展起的无线电一样,只能使人逃离自己和自己的目的,使人被消遣和瞎费劲的忙碌所织成的越来越密的网所包围。我第一次读到这段话时,朋友圈还未像今日这般繁盛。那时我的微信里大概只有一百来个好友,都是周围的亲朋好友。比起当时普遍公开的微博,豆瓣等社交工具,它的出现给已经干涸的河床里注入了新的水源。它足够私密,足够有趣,足够社交。
2015/12
河马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动物之一,它们的速度比人类想象得快许多,只要有敌人挡路,它们便会把对方踩扁(或是咬死)。职场中的“河马”同样可怕。我们所说的职场中的“河马”,指的是“高薪人士的意见”。从本质上来讲,薪金的高低与决策能力完全无关,而只有在决策人使用个人经验作为有力凭据时,我们才能说经验的多寡对决策有所影响。但遗憾的是,在多数企业中,个人经验就是最有力的论点。我们说这样的企业使用的是“年资制”,他们将权力与任职时间挂钩,而不看个人具体能力。网景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吉姆•巴克斯代尔有一句话让我们觉得非常有趣
2015/12
普渡大学一位名叫威廉•谬尔的生物进化学家研究了鸡。他对生产率很感兴趣——我觉得他的研究关系到我们每个人——但计算鸡的生产率很简单,只需要数数鸡蛋就行了。他想要知道如何提高鸡的生蛋率,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鸡都是群居的,所以他先选择了一群普通的鸡,然后他让这一群鸡独自生存繁衍直到第六代。然后他又用生产力最强的鸡创建了第二个鸡群——你可以叫它们“超级鸡”——他将超级鸡放在一起成了”超级鸡群“,然后在每一代里,他都选择最高产的鸡来繁衍。在经过六代以后,他发现了什么呢?第一群普通的鸡,表现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