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五月十五日英国广播公司网站有一则“趣闻”,日本业余相扑协会认真考虑允许少年学员在尿布似的“腹带”(mawashiloin cloths)之下穿上底挎——一种贴身有质感的所谓“大力挎”(miahty pants),因为曾经有相扑手在比赛时被对手弄松“腹带”露出那话儿而出丑,业余协会循学员要求作出这种外界看来很合理的调整,可是此举不为职业相扑力士谅解,以其有违“历史、文化和传统”,职业相扑协会甚且发出不准穿“奇装异服”的业余少年相扑手在东京国立相扑竞技场比赛的声明。此事如何了断,笔者不得而知,唯继续行旧制即不穿底挎的祖例相信很难改变。
2015/12
最简单最彻底的解决办法是提供面向所有公民的全民基本收入,这笔钱发给每个人,无论他们的工作、财富或社会贡献。2016年,一些人对这个构想重新产生兴趣,芬兰和荷兰进行了试点。6月,瑞士甚至就是否引入基本收入举行了公投,但是被高票否决了。一些硅谷人士也支持“数字分红”的构想。支持推行基本收入的人认为,该措施将促进经济发展并重振社会,赋予公民作出人生选择的能力。这将有助于个人腾出时间抚养子女、照顾老人、为改行接受再培训。反对者认为,基本收入过于简单化、成本过高、针对性较差,而且会破坏努力和回报之间的联系。
2015/12
史黛西面临的问题,很多人也都遇到过。工作与生活的边界如何管理,一直是个难题。社交媒体的兴起使得这个边界愈加模糊。个人分享是否该有个限度?你的政治观点、宗教信仰、去哪儿度假、旅伴是谁,这些都不介意让同事知道吗?你的信息披露是否会在你的工作环境中产生什么影响?个人生活领域与职业领域的融合,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公司同事之间分享个人信息有助于彼此找到共同点,增进同事关系,从而提高团队活力和工作效力。还有,如果你的个人生活分享让人觉得你符合团队文化,具备团队合作精神,那么你求职和晋升的机会也会大大增加。
2015/12
在我们的社会中,只有学前儿童和无工作的家庭主妇这一大群人的行为是真正的非“组织”行为。组织的普遍存在并不是关注它们的唯一或主要理由。作为社会科学家我们感兴趣的是解释人类的行为。从社会心理学家的观点来看,我们感兴趣的是哪些环境因素影响个体和个体如何应对这些影响。对大多数人而言,正式组织代表了大部分环境。我们甚至希望组织对人的行为产生更重要的影响,而不是像我们前述那样仅仅是想到察看时间预算。与社会许多其他影响过程相比的组织影响过程的特性,如果要用单一特性来概括我们会说后者的专一性与前者的扩散性是截然不同的。
2015/12
近年来,以互联网为主导的服务业对传统制造、零售行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也引发了产业虚实之争。最典型的就是2016年马云和宗庆后的隔空对话,引发了社会各界热议,一直持续到今天。甚至有论者把服务业与实体经济对立起来,认为重视、支持发展服务业是轻视、否定制造业的重要基础作用,直接把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服务业归结为虚拟经济,应该说陷入了一个误区,这个误区的形成来源于新兴商业模式对传统模式的颠覆和市场挤占,导致传统企业一种情绪上的本能逆反。基于此我作为一个实体经济从业者,希望从自身角度谈几点看法与大家交流。
2015/12
流氓经济是人类历史上的一种周期性现象,经常与迅速、突然的巨大转型密不可分。在发生重大变革时,政治经常会失去对经济的控制力,因为经济会沦为那些残忍的新兴企业家手中的一支流氓部队。依靠赤裸裸的剥削和欺诈、血腥的暴力和奴役,流氓经济通过野蛮征服侵蚀了古老的经济、摧毁了古老的帝国,并建立起了全新的帝国。今天,流氓经济再次浮出水面,因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着一次同样深刻的变革,恐怕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变革。虽然历史本身的轮回验证了这个预言,即政治将再次控制经济,但是流氓经济所经历的这几十年将再次成为人类为其征服所付出的惨重代价。
2015/12
对于媒体在履行这项职能方面表现如何,我们可以无休止地一直辩论下去。要给真理下一个令人满意的定义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但对于战后多数时期而言,英美主流媒体通过创建一种共同的国家叙事帮助塑造了政治辩论。如今,我们被告知,传统媒体原子化以及社交网络的蔓延意味着,我们都生活在我们自己的“过滤泡沫”中。科技吃掉了真理。我们生活在一个后真理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可以忽视自己不喜欢的事实,转向我们喜欢的个性化叙事。然而,如果没有约定的真理基础,就很难通过民主过程得出结论。正如我们在英国退欧辩论以及美国总统竞选中看到的那样
2015/12
遇到好老板,得到好待遇,首先就是有自己的房子,安居才能立业,也可买房投资,近来房价高涨又可赚一笔,接着小孩因家里境况丰,有较多教育资源,有足够的钱去国外上大学,研究所,等于改变了家族命运,在我看来,焉有不感激老板之理。我了解以员工角度,老板可能是最难感激的人,甚至是我们生命里的克星或敌人。但各种宗教都在教导我们,要原谅敌人。此外万事互相效力,老板与员工是同船共渡,如果能感激老板,大概对家人、社会、时代都会感激,也会充满希望。人生虽然麻烦无尽,因为路还在,梦还在,可以尽情欣赏路上的美好风景。
2015/12
网红这个名字从娱乐圈跨界进入财经圈。某网红转发一条广告5万、某网红淘宝店年销3亿、某网红被估值5亿、某网红老爸是中国首富……伴随着营销传播服务逐渐的具象化、拟人化、明星化,原本略带贬义的网红,正在成为时尚经济中间的重要环节。围绕着可能带来的收益,网红个人、经营团队、广告客户组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搅动的不仅是广告行业,更可能成为创业的下一个风口。3年前,当胡悦微博粉丝蹿升到近20万,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网红了。她身上有所谓网红的所有标签,漂亮、身材好、拥有各种各样奢侈品牌,会在不经意间“秀”出来。
2015/12
为了解读这个问题,笔者的思考是:究竟按照哪个主线思考最有价值。笔者尝试过“时间—事件”主线,比如哪一年互联网诞生、商业模式形成、互联网泡沫出现、互联网2.0出现,也尝试过互联网商业竞争形态的维度,比如初创期、诸侯割据、三足鼎立、后三足时代,还尝试过按照互联网功能属性的角度来划分,甚至还考虑过资本运作的视角。最后决定还是回归“人”,也就是从用户的视角来尝试梳理出“大运营”的发展演变脉络。毕竟,“用户”才是我们运营开展工作未曾变过的核心。基于此点考量,我们归纳了运营演变的四个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