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文摘 - 管理
2015/12
有人坚持说奖励人们的行为是有道理的,但有时候,取消奖励可能产生的后果才是真正让他们担心的。比如,一位商务顾问撰文说,他很惊恐地获悉一家公司平均分配红利,他说,“平庸和卓越得到了同样的奖励”。但在后文中,我们发现,他从道德立场的批评出发,最后却是展望可能的后果(一个人付出多少就该得到相应的回报),因而变成了另外一种反对。他担心工人会来质问,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好处,“为什么还要卖力干活?”当然,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看看驱动人们的具体动力是什么,以及使用(或不使用)奖励的后果会怎样。
2015/12
我们进入了平台时代。Facebook、谷歌、亚马逊、苹果这些成功的技术公司都是基于平台经营的商业模式。初创企业,比如Uber和Airbnb也都凭借平台模式快速成长起来。平台通过多方网络连接了不同类型的用户,并促成它们之间的交易。比如,eBay是将买家与卖家连接起来,PlayStation将游戏开发商与玩家连接起来,苹果公司的应用商店则将软件开发商与iPhone及iPad用户连接起来。现在,有很多初创企业和老牌企业都在复制平台型商业模式。它们认为成功的关键是要尽快扩大用户数量和开发者数量。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2015/12
随着我们与组织的关系日益紧密,“断开连接”变得越来越难。“保持连通”的概念被许多人解读为“随时有空”。然而,他们错了——工作和生活之间存在边界,管理者需要倡导这样的边界。我们开始将工作和个人生活混为一谈,对一些人来说,工作和生活已经没有区别。许多员工把他们的个人生活带到工作中,又将工作带回家。《赫芬顿邮报》(Thc Huflington Post)在2012年4月6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桑德伯格:工作与生活无法实现平衡》的文章,文章引述了桑德伯格的话:“工作与生活无法实现平衡。工作是存在的,生活也是存在的,但平衡不存在。”
2015/12
公司的这种运营方式迫使员工成为社会学家所描述的“理想员工”( ideal worker),即对工作百分百投入,随叫随到。职场和管理层中充斥着这种现象。我们能在初创技术公司、投资银行、医药企业等机构中找到很多针对此类情形的深度研究。这些工作环境中,员工对工作以外任何事的兴趣都会被视作不适合这份工作的信号。卡拉•哈里斯在进入摩根士丹利工作之初非常担心这点,现在她是公司的高级主管。她同时也热爱演唱福音歌曲,出过3张CD,开过许多场演唱会。但在进入商界早期,她并没有对外公开这一兴趣,害怕别人会觉得她在演唱上花了太多时间
2015/12
人们喜欢重复曾经取得过成功的行为,专业人士称之为" 自羊群效应”。与“羊群行为”类似,我们是在跟随自己以前的行为。加里•哈默尔用一句发人深省的话描绘这种永恒的过去:“执迷不悟的人很容易变成傻瓜,因为他们始终紧紧抓住陈旧的经验。”查尔斯•达尔文就曾经说过:“只有傻瓜才不做实验。”那么你就把它当做变革吧,就像狂野青年运动一样:实验!练习!测试!千万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当然也要把失败考虑在内,不要等待尽善尽美,因为根本就不存在完美。为成果欢呼。无论是在企业内部,还是在市场范围内,每一次改善都是迈向大未来的一块小铺路石。
2015/12
对于未来的组织来说,核心是激活组织成员——随着共享经济的渐渐渗透,所有成员已没有内外之分,让他们充分释放能量,让优秀的个体可以发挥作用,已经成为一个全新的管理课题。而激活个体价值,并让个人在组织中贡献更大价值,你就得变身为平台。这个追随时代主流的组织形态,正在逼迫着传统官僚层级制的大型企业转型。因为传统的组织体系已经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对于创新与速度的要求。可以预见的是,延续已久的“公司+雇员”,将随着共享经济模式的大行其道而成为过去。未来的组织形态,“平台+个人”将取代之成为一种新的主流。
2015/12
来到谷歌大约6个月后,埃里克深深参透了“不作恶”的意义。这句话是谷歌工程师保罗•布赫海特和阿米特•帕泰尔在公司成立不久的一次会议上提出的。可是,埃里克完全没有料到,这句简短的口号会如此彻底地渗透到企业文化的方方面面。一次会议上,大家讨论到对广告体制做出一项改变可能带来的好处。虽然这一改变有可能为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但一位工程负责人却拍桌反驳道:“这是在作恶,这事我们不能做!”屋里顿时鸦雀无声,让人不禁想起老西部片里打扑克的场景:一名玩家指责另一名玩家做了手脚,所有人从桌旁退开,等着看谁会先掏枪。
2015/12
在合弄制中,我们采取的是平等关系,而不是相互依赖的父母与子女间的动态关系。我们以同伴的身份出现,每个人都对组织的目标负责,对实现该目标所承担的角色负责。在HolacracyOne中,这种同伴关系不仅仅是我们相处模式的改变,更是一种合乎规定的现实。我们这样构建的组织没有雇员。相反,每一个人都是符合合弄制章程管理规定的同伴关系中的一位同伴,都在组织合规的权力结构中通过合弄制管理会议享有发言权。当然,并不是每家公司都有必要让合弄制像这样具有规章制度约束力;即使只是简单地采用合弄制,其产生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2015/12
在你刚进入一家公司时,你通常处于组织的“底层”。这意味着,如果你是做销售的,那么你一开始通常是协调员,然后是客户经理,接下来也许可以晋升为销售经理,接着是高级销售经理、销售总监……直到你爬完“销售”这架梯子的所有梯级。有人称此为“交学费”,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既过时又可笑。一旦你开始攀爬一架梯子,它通常会成为你唯一的职业路径,很多人最终会卡在某个梯级上,直到退休。我认为“自定义工作”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概念,虽然一些企业还在探索,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这还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提法。自定义工作的整体思路是,让员工决定自己的职业路径。
2015/12
前几天,一个朋友和我说,让我给他推荐一些身边的“斜杠青年”。 这个概念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花了点时间去进一步了解。原来,“斜杆”一词来源于英文“Slash”, 这个概念出自2007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Marci Alboher写的一本书《One Person / multiple careers》: A New Model for Work Life Success. 她在书中提到说,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专一职业”这种无聊的生活方式,而是开始选择一种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多重身份的多元生活。这些人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区分不同职业,例如,莱尼•普拉特(Lenny Platt),律师/演员/制片人,于是,“斜杆(Slash)”便成为了他们的代名词。